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 > 古文国学

颐和园谐趣园游廊——饮绿亭到知春堂2

2016-03-28     收藏 推荐 举报 保存为WORD 分享

羲之爱鹅

原文

性爱鹅,会稽有孤居姥养一鹅,善鸣,求市未能得,遂携亲友命驾就观。姥闻羲之将至,烹以待之,羲之叹惜弥日。

又山阴有一道士,养好鹅,羲之往观焉,意甚悦,固求市之。道士云:“为写《道德经》,当举群相赠耳。”

羲之欣然写毕,笼鹅而归,甚以为乐。其任率如此。

摘自《晋书》列传第五十

译文

王羲之生性爱鹅,会稽有一个独居老妇人养了一只鹅,叫得很好听,王羲之想买却没买到,就带着亲友前去观看。老妇人听说王羲之要来,就把鹅宰了煮熟招待王羲之,王羲之为此惋惜了一整天。

又有山阴的一个道士,养了好几只鹅,王羲之前去观看,心里很是高兴,非要买这些鹅。道士说:“只要你能替我抄写《道德经》,我这群鹅就全部送给你。”

王羲之高兴的抄完《道德经》,用笼子装着鹅回来了,觉得很快乐。他任性率真的就是这样。

(待考)

刘邦邙砀山斩蛇起义

二世元年,秦廷颁诏,令各郡县遣送罪徒,西至骊山,添筑始皇陵墓。沛县令奉到诏书,便发出罪犯若干名,使邦押送前行。邦不好怠玩,就至县中带同犯人,向西出发。一出县境,便逃走了好几名,再前行数十里,又有好几个不见,到晚间投宿逆旅,翌晨起来,又失去数人。邦孑然一身,既不便追赶,又不能禁压,自觉没法处置,一路走,一路想,到了丰乡西面的大泽中,索性停住行踪,不愿再进。泽中有亭,亭内有人卖酒,邦嗜酒如命,怎肯不饮,况胸中方愁烦得很,正要借那黄汤,灌浇块垒,当即觅地坐下,并令大众都且休息,自己呼酒痛饮,直喝到红日西沈,尚未动身。

既而酒兴勃发,竟抽身语众道:“君等若至骊山,必充苦役,看来终难免一死,不得还乡,我今一概释放,给汝生路,可好么?”

大众巴不得有此一着,听了邦言,真是感激涕零,称谢不置。邦替他一一解缚,挥手使去,众又恐刘邦得罪,便问邦道:“公不忍我等送死,慨然释放,此恩此德,誓不忘怀,但公将如何回县销差?敢乞明示。”

邦大笑道:“君等皆去,我也只好远扬了,难道还去报县,寻死不成?”

道言至此,有壮士十数人,齐声语邦道:“如刘公这般大德,我数人情愿相从,共同保卫,不敢轻弃。”

邦乃申说道:“去也听汝,从也听汝。”

于是十数人留住不行,余皆向邦拜谢,踊跃而去。刘邦胆识,可见一斑。

邦乘着酒兴,戴月夜行,壮士十余人,前后相从。因恐被县中知悉,不敢履行正道,但从泽中觅得小径,鱼贯而前。小径中最多荆莽,又有泥洼,更兼夜色昏黄,不便急走。邦又醉眼模糊,慢慢儿的走将过去,忽听前面哗声大作,不禁动了疑心。正要呼问底细,那前行的已经转来,报称大蛇当道,长约数丈,不如再还原路,另就别途。邦不待说毕,便勃然道:“咄!壮士行路,岂畏蛇虫?”

说着,独冒险前进。才行数十步,果见有大蛇横架泽中,全然不避,邦拔剑在手,走近蛇旁,手起剑落,把蛇劈作两段。复用剑拨开死蛇,辟一去路,安然趋过。行约数里,忽觉酒气上涌,竟至昏倦,就择一僻静地方,坐下打盹,甚且卧倒地上,梦游黑甜乡。待至醒悟,已是鸡声连唱,天色黎明。

适有一人前来,也是丰乡人氏,认识刘邦,便与语道:“怪极!怪极!”

邦问为何事?那人道:“我适遇着一个老妪,在彼处野哭,我问他何故生悲?老妪谓人杀我子,怎得不哭?我又问他子何故被杀,老妪用手指着路旁死蛇,又向我呜咽说着,谓我子系白帝子,化蛇当道,今被赤帝子斩死,言讫又泪下不止。我想老妪莫非疯癫,把死蛇当做儿子,因欲将她笞辱,不意我手未动,老妪已经不见。这岂不是一件怪事?”

邦默然不答,暗思蛇为我杀,如何有白帝赤帝等名目,语虽近诞,总非无因,将来必有征验,莫非我真要做皇帝么?想到此处,又惊又喜,那来人还道他酒醉未醒,不与再言,掉头径去。邦亦不复回乡,自与十余壮士,趋入芒砀二山间,蛰居避祸去了。小子有诗咏道:

不经冒险不成功,仗剑斩蛇气独雄;漫说帝王分赤白,乃公原不与人同。

刘邦避居芒砀山间,已有数旬,忽然来了一个妇人,带了童男童女,寻见刘邦。欲知此妇为谁,请看下回便知。

摘自《前汉演义》第十一回 降真龙光韬泗水 斩大蛇夜走丰乡

(待考)

婴戏图

赏莲图

(待考)

画龙点睛

原文

梁张僧繇,吴人也。天监中,为武陵王国将军吴兴太守。武帝修饰佛寺,多命僧繇画之。时诸王在外,武帝思之。遣僧繇传写仪形,对之如面也。

江陵天皇寺,明帝置,内有柏堂。僧繇画庐舍那像及仲尼十哲。帝怪问:“释门内如何画孔圣?”

僧繇曰:“后当赖此耳。”

及后周灭佛法,焚天下寺塔,独此殿有宣尼像,乃不毁拆。又金陵安乐寺画四龙,不点眼睛。每云:“点之即飞去。”

人以为妄诞,因请点之。须臾,雷电破壁,二龙乘云腾上天。未点睛者见在。

初吴曹不兴图青溪龙,僧繇见而鄙之,乃广其像于龙泉亭。其画留在秘阁,时未之重。至太清中,雷震龙泉亭。遂失其壁,方知神妙。又画《天竺二胡僧》。因侯景乱,散拆为二。一僧为唐右常侍陆坚所宝。坚疾笃,梦胡僧告云:“我有同侣,离拆多年,今在洛阳李家。若求合之,当以法力助君。”

陆以钱帛,求于其处,果购得之。疾亦寻愈。刘长卿为记述之。其张画所有灵感,不可具戴。

又润州兴国寺,苦鸠鸽栖梁上秽污尊容。僧繇乃东壁上画一鹰。西壁上画一鹞。皆则首向檐外看。自是鸠鸽等不复敢来。

摘自《太平广记》卷第二百第一十一 画二

译文

张僧繇,南北朝时前梁吴地人。天监年间,官至武陵王国将军吴兴太守。梁武帝修建装饰佛寺时,多次让张僧繇给这些佛寺绘画。当时,梁武帝的几位王子的封地都在外地。武帝特别想念他们,派张僧繇前往几位王子的封地给他们画像,梁武帝看到画像就象见了他们的面一样。

江陵有个天皇寺。是齐明帝时建造的,里面设有柏堂。张僧繇在柏堂里画上卢那舍和孔子等十位哲人的画像,明帝责怪他问:“佛门内怎么能画孔子的像?”

张僧繇回答:“以后还当仰仗这位孔圣人呢。”

到后周灭佛时,焚烧天下寺庙、佛塔,唯独柏堂殿因为画有孔圣人的画像而没被拆毁。张僧繇在金陵安乐寺内画了四条龙,不点眼睛。每次都回答别人说:“若点上眼睛,龙就会腾空飞去。”

有人认为他这是胡说,就请他给龙点眼睛。张僧繇点了两条龙的眼睛后,不多一会儿,电闪雷鸣,击穿墙壁,这两条龙穿墙驾云腾飞上天而去。未点眼睛的那两条龙还在那儿。

当初,吴人曹不兴画青溪龙,张僧繇见后很轻视。他就在龙泉亭上画了许多青溪龙,而将曹不兴的《青溪龙》画藏在秘阁中,使得这幅画在当时未引起人们的重视。到了梁武帝太清年间,雷击龙泉亭,将这秘阁的墙震塌,露出曹不兴的这幅《青溪龙》画,人们看了后才知道这幅画是神妙的上品之作。张僧繇还曾画过《天竺二胡僧图》。因为河南王侯景举兵叛乱,战乱中画中两僧被拆散。后来,其中一个胡僧像被唐朝右常侍陆坚所收藏。陆坚病重时,梦见一个胡僧告诉他:“我有个同伴,离散了多年,他现在洛阳李家,你要是能找到他,将我们俩放在一起,我们当用佛门法力帮助你。”

陆坚用钱到洛阳李家,购买另一个胡僧的画像,果然买到了。不久,陆坚的病也痊愈了。刘长卿写了一篇文章记述了这件事情。对于这张画的所有神灵感应的事,在这里就不一一转述了。

另外润州兴国寺,苦于鸠鸽等雀鸟栖在房梁上,拉下的粪便玷污了佛象。张僧繇在东面墙上画一只苍鹰,在西面墙上画一只隼鹞,都侧头向檐外睨视。从此,鸠鸽等雀鸟不再敢到屋梁上来啦。

1. 一起悦读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有明确来源的转载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 一起悦读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评论

一起悦读网    Copyright © 2016    浙ICP备110485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