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 > 小小说

精选小小说《巴布什卡历险记》

2016-09-06     收藏 推荐 举报 保存为WORD 分享

  根据罗马尼亚电影《巴布什卡历险记》改编。

  故事发生在多瑙河三角洲都尔西亚港的外国船———“幸运”号上,一天深夜,绰号叫“猎人”与“教授”的两个走私犯为了抢夺赃物打起来了,还杀死了一名水手。第二天早晨,边防哨卡的扶拉德领着警犬斯必克前来调查这件事儿,他发现凶手是顺着“幸运号”上的船管爬到接应的船上逃走的。一个民兵搜到一只金表,扶拉德叔叔仔细查看了金表,拿小刀撬开表盖。呵,里面装满了毒品!扶拉德叔叔可真棒,他毫不犹豫在判断,这桩走私案与前几次的案子一样,都是一个叫“海蛇”的匪徒头目干的。

  普拉狄纳是个小渔村,没有港口,大渡船“燕子号”便不能靠岸,想过河的旅客都要靠小船摆渡到“燕子号”上才行。我的好朋友斯该丢的爸爸既是港务监督又是“燕子号”上的船夫,他不许别人插手,于是把旅客摆渡到大船上去的活儿,就落到斯该丢和我的头上了。可是,我爸爸就是不愿意让我给斯该丢当舵手,他总是一只眼睛盯住鱼网,一只眼睛盯着我,我稍一动他就嘀咕:“小嵬子,你一天有七次差点送了小命,还想溜!你整天在港口看着“燕子号”来“燕子号”走,活像个了不起的舵手,书本摆在桌上等着你念呢。你要成个人物。除非多瑙河倒流!钡笔蔽一共恢腊职值恼舛俾畋绕鸷罄捶⑸氖拢蛑彼悴涣耸裁础0诙傻男〈堪读耍乙欢ㄒ敫稣卸镒撸挥形宜垢枚贫嫜健?

  看,斯该丢已经招呼旅客上船了,还真有船长的气派。他爸爸在喊“怎么回事?巴布什卡哪儿去了?巴布什卡……”我趁爸爸没留神,一下就钻上了船。在港口里时风平浪静,到了多瑙河上可就是波涛滚滚了。斯该丢是多瑙河上最优秀的划手,我掌着舵破浪前进,幸亏那些乘客并没意识到危险。船冲过一个个浪头,只要桨一次划不对,大浪就可以把船掀翻。

  瞧!就连“燕子”号上的水手们都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地盯着我们这只飘来荡去的小船。终于,我们的小船靠上了“燕子号”。船长走过来,让我们帮助他把一个戴着眼镜夹着大皮包的教授送到狼岛去。我们很不愿意去,斯该丢还急着赶回港口去等人带来他妈妈住院手术的消息呢!后来经不住船长的再三请求,斯该丢答应去送教授。我嘛,当然得合斯该丢一起去。

  开头,我们顺流而下,可是猫湾那个地方,漩涡很大,我们不得不绕个弯向堤坝划去。

  “到狼岛很远吗?”那个瘦瘦的文质彬彬的教授问。“离边防检查不远了,一个小时就可以到。”教授一听说要经过检查站,马上要求我们绕到吊死鬼森林那条叉道上去。我们马上就明白了,他是怕人民武装,他是什么人?也许是个贼。我们开始都有点发毛,其实干掉他很容易,只要把他翻到多瑙河里就行,那里到处是漩涡,一下子就会把他吞下去。我们往前划的时候,湖上静寂无声,闷得使人透不过气来,教授不安地抓着帽子,倒换着双脚显得越来越紧张了。斯该丢使劲儿地划着桨,我们渐渐地深入到吊死鬼森林之中。森林里到处是水,外国游客刚到多瑙河三角洲,总要对这地方看上几眼,森林倒像是挺美的,可它骗不了斯该丢和我,这儿到处都是毒蛇,随时都有死的危险。蛇被地面的水撵上了树,成千上万地盘在柳树上,眼睛发亮,在黑暗的森林里像红珠子闪闪放光。我们可以听到它们像一阵阵轻风在树叶子间滑行,可比起在船上发现毒蛇这种危险来,也算不了什么。就因为这个,我得让眼睛和耳朵高度警惕起来!蛇从树上窜下来时,总发出嘶嘶的叫声,这样就暴露了自己,斯该丢已经听到蛇在叫了:“巴布什卡,准备好,蛇在那里,注意它下来了!”我忙拿起弹弓随时准备打击想窜到船上来的蛇。“你拿弹弓干什么?!”乘客露出凶相,居然掏出了手枪,逼我们不许停留赶快走。一切都明白了,他根本不是什么教授,斯该丢向我使了个眼色,我们准备一到湖心就把他扔到河里去。“教授”看硬的不行又软了下来:“咱们讲和吧,有人在狼岛等我,他会赏给你们钱的,你们把我送去吧!”后来我们才知道,“教授”就是在“幸运”号上作案,抢走金表的逃犯。他要到狼岛去会他弟弟———一个绰号叫独眼龙的家伙,然后在那里把金表转移。

  然而,在狼岛等着“教授”的根本就不是他的弟弟独眼龙,而是在“幸运”号上跟他抢夺赃物的死对头———“猎人”和一个长着大胡子的胖子———麦克斯。他们是“海蛇”手下的打手,奉命在狼岛堵截教授,抢回金表。到了狼岛后,我们远远看见,“猎人”用手枪逼着“教授”放下皮箱,命令他把衣服脱光,然后把他绑在柳树上,问他金表藏在什么地方,是谁把他送到岛上来的。“教授”苦苦哀求“开枪把我打死吧,别把我这样留在岛上!”

  我和斯该丢都明白,在这沓无人迹的森林里,这样呆上半天就会被饥饿的蚊子咬死。我们得赶快逃出这鬼地方,让“猎人”发现了,我们也会送命的。斯该丢拼命地划桨,船在飞快地前进……后面传来两个匪徒的嚎叫:“糟了,别让那两个小家伙跑了,他们什么都看见了,放跑他们我们可就完蛋了!”“猎人”开着一艘汽艇追了上来,河心里有渔民撒的渔网,我们得把匪徒引到那里,这样才能逃掉。斯该丢拼命地划着桨,而巧妙地绕进渔网就要看我的本领了。哈,我们成功了!傲匀恕逼系穆菪挥嫱浪赖夭。欢恕N颐浅没狭税叮杲锩髯磐白摺B乩锎Υκ窍葳澹徊恍⌒木突岬艚釉罄镌僖渤霾焕戳恕K垢枚榛畹孟裰缓镒樱首攀髦湍艿垂ァ绷缴戏送阶飞侠吹氖焙颍冶纠匆部梢宰プ∈髦τ频蕉悦娴模墒俏液ε铝耍缓枚憬桓鍪鞫蠢铩U谡饨艏笔笨蹋颐翘搅朔苫娴纳簦茄猜叩闹鄙苫谔炜张绦“巴内特叔叔,巴内特叔叔,我们在这里!”我和斯该丢不顾一切地大声喊叫,巴内特叔叔听见了,他放下扶梯,我们得救了,刚才真是太危险了。

  村子里没有人相信我们去了狼岛,更不相信我们曾被两个走私犯追赶,差点送了命。相信我的只有邻居那个平时总爱嘲笑我的小姑娘埃欧娜,女孩子的心可真难摸透呀,她还给了我好大的一块西瓜呢。这时,扶拉德上校找到我们,要我和斯该丢带他去狼岛。我们到狼岛的时候天已经漆黑了。“教授”已经死了,有人把他埋在一个木头十字架下面。难道还有人来过这里,这人是谁呢?

  第二天早晨,斯该丢收到一份医院打来的通知他妈妈病危的电报。斯该丢的爸爸不在家。多瑙河上有那么多大船,我是他的舵手,不能让他一个人驾着小船在河上航行,哪里有斯该丢哪里就有我巴布什尔。我们在多瑙河上走了很长时间,终于进了港。一上岸,就有一辆医院的救护车在等着我们。医生见到斯该丢,拉着他就往车上跑:“不好了,出大事了,赶快上车,否则就来不及了!”我们匆匆上了车,还没坐稳就被一个满脸麻子的家伙用枪顶住了后脑勺。事情明摆着,有人给我们设了圈套!可他们怎么会知道斯该丢的妈妈在都尔西亚住院呢?

1. 一起悦读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有明确来源的转载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 一起悦读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评论

一起悦读网    Copyright © 2016    浙ICP备110485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