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侦讯师

无名侦讯师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四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四章

01

哈利总是避开网路咖啡,不希望有人坐在身边好奇地伸长脖子。他也不信任这种地方,就算他们有网路安全系统也没用。不过这已是绝望时刻,因此他在这里,坐在“夏绿蒂的网”咖啡座,使用六台笔电中的一台。莉莉坐在他的左边,细长的手指挑出司康饼上的胡桃碎片,如同参与淘金潮的人赞美着一块闪亮、刚找到的金块般,把每一片胡桃碎片举在眼前。

室外白花花的阳光如薄饼般把城市变成煎锅,这种热度会令驾驶人的喇叭变成侮辱,皱眉变成威胁。不过咖啡座里空调良好,使哈利愿意宽容墙上扩音器所传出的低脂爵士乐。从柜台后方那个亚洲家伙买来的咖啡也不坏。

哈利转动嘴巴里的一口咖啡,思索着该用什么字眼请求盖格。他以“机车男”代号登入美国线上即时通,查询“GGGG”的状态。盖格在线上,他该写什么?写“老兄,我快要失控了。我全身都痛,还带着一个疯子,那些混蛋在跟踪我。快告诉我你的地址”如何?是怎么演变到这种地步的?他连自己唯一视为战友的人住在哪里都不晓得。

他考虑过打电话找卡密尼帮忙,或至少找个地方避风头,可是那个人让他毛骨悚然。他上次见到卡密尼是在一年前的一个执行过程,那个琼斯为卡密尼一些连栋别墅提供卫浴设备,可是卡密尼收到线报,他告诉哈利的说法是,“那个王八蛋喜欢把‘旧货’当成‘新的’。”那个琼斯几分钟内就屈服了,卡密尼在一旁看着,一面啜饮花了他一百八十五块的夏翠丝香草利口酒。哈利重新把琼斯绑好准备运回卡密尼的安全屋后——如果哈利听过所谓的矛盾修饰法指的就是这个——卡密尼走过来捏捏他的肩膀说:

“哈利,哈利,我们的小子真是美呆了,对不对?就像在拳击场上看西洋棋比赛一样。”

“说得好,先生。”

“结合棋王卡斯帕洛夫和拳王阿里的化身,我们的小子真是个天才。”哈利还记得他说完这段话时的格格笑声,平滑得如同卡密尼西装外套口袋露出、折叠完美的丝质手帕。卡密尼让哈利时时记得,有些人就是能随心所欲,得到他们想要的,通常这得归功于他们背后有长眼睛,手里似乎总是有用不完的王牌和绝招,用了既不会良心不安也不会内疚。

这时,对哈利而言,唯一似乎可知的就是盖格。虽然昨天的怪异举动使哈利的世界失去重心,盖格仍是他唯一的希望,唯一能使他停止自由落体的一只手。他只剩下盖格了。

哈利的手指放在键盘上。

02

艾斯拉仍然如此害怕,坐立不安,他在盖格的空间里游荡,瞪着错综复杂的地板以控制自己的惊慌。盖格在衣柜里的时间已经久到足以放完一首奥乃格的奏鸣曲,再加上半首佛瑞的E小调奏鸣曲,不过,艾斯拉完全不知道音乐是否有帮助。这个发作突然出现,看起来如此猛烈,对他而言,似乎完全有可能以死亡结尾。

艾斯拉打开衣柜门,盖格的胎儿姿势使艾斯拉很难看出他是否在呼吸,因此,艾斯拉轻轻用球鞋前端推推盖格的胫骨,他如预期危急攻击的小甲虫般卷成球状。

“你在睡吗?”艾斯拉低声说。

他移步走到衣柜里,在盖格身旁坐下来,向后靠瞪着镜子里的自己,这就像他的父亲:看得到但碰不到的倒影。一年中在他的生命里出现两个礼拜,只是电话里的声音或线上讯息的伙伴。一阵强烈的感觉传送到艾斯拉的背部,愤怒与恐惧各半。他很好奇父亲人在哪里,他希望他死了,又祈祷他的安全。他恨他的自私,害艾斯拉处在这个衣柜里,而怪兽还在街上徘徊着嗅闻他的味道。

艾斯拉起身时,小心不去撞到盖格,他走到书桌前,坐在电脑前的椅子上。荧幕下方的美国线上即时通图示召唤着他,他点进去,以非会员身份登入,建立讯息给“大老板”,他父亲在他们线上对谈时所使用的账户名。

艾斯拉瞄一眼盖格深色、抱膝的身影,然后打字:

他按下“传送”键,靠在椅背上瞪着眼前封起的窗户。没有光线透进来,只有街上最强烈声音的魅影透过隔音设备传进来。

艾斯拉听到讯息通知声时坐直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弯身向荧幕靠过去,右上角出现以无衬线小字体显示的讯息。

机车男:嘿,是我。

机车男?艾斯拉沉坐在柔软的皮椅上,“机车男”是谁?这个打招呼的方式似乎显示对方是认识的人,甚至很亲密。艾斯拉双手伸到键盘上,但踌躇着。他的专注力欠佳,有那么一会儿甚至差点因恐惧而反胃——为了自己而恐惧,为他的父亲,为衣柜里的男人。如果盖格没有醒过来该怎么办?艾斯拉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过他知道自己被反锁。

艾斯拉深呼吸,让自己的手指落在键盘上。

哈利瞪着讯息。

GGGG:你是谁?

这可是另一种新的荒谬,只有吃饱太闲、很小心眼的上帝才会堕落到开这种宇宙级的玩笑。哈利是如此地惊讶,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大声说话。

“他妈的怎么回事?”

网咖里许多人抬起头来,转动双眼寻找这粗鄙之人,连莉莉都从自己的司康饼计划中转头看他,像猫舔着脚掌一般舔着手指头。哈利不理会那些笨蛋,开始打字。

机车男:我是谁?你又是谁?

GGGG:我不是盖格。我是艾斯拉。

机车男:被抓的那个孩子?

GGGG:对。你是谁?

机车男:哈利。盖格的朋友。他在哪里?去叫他来,马上去。

GGGG:他在睡觉。

机车男:把他叫起来。

GGGG:我不敢,他不知道怎么了,发生不好的事。

机车男:什么意思?

GGGG:他真的很怪,有点像癫痫发作。

机车男:癫痫发作?

GGGG:尖叫那些的,跪在地上,很痛苦,有点失明,然后他爬到衣柜里躺在地上睡觉。

哈利停下来。盖格是中风吗?心脏病?癫痫发作?就算在猜测发生什么事的同时,哈利也意识到一件事:想到盖格可能崩溃了,自己却没有很震惊。执行室里的那一幕和决定带着孩子离开只是序曲,这几年来,他认为身为人的盖格虽然具有强大的力量,但背后背负着同样强度的重担。它们终于让他倒下了吗?才刚刚触及这个问题,哈利就知道自己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哈利又开始打字。

机车男:那我过来。你在哪里?

GGGG:什么意思?我在盖格他家。

机车男:我知道。在哪里?

GGGG:我不知道。他带我进来的时候我眼睛被蒙住,所有的窗户都封起来,我看不到外面。你为什么不知道?我以为你是他的朋友。

哈利在本来就已经所剩无几的库存里寻找仅存的耐性,可是里面几乎空无一物。他快要失去耐性,比起其他人所带来的阻碍,他更厌倦自己所造成的打扰。面对小孩总是使他神经紧张,他们的冰雪机灵使他觉得自己很笨、很拙劣。他得小心翼翼面对这个男孩。

机车男:小子,你听好,我知道你很害怕,我不怪你。可是我是他的朋友,只是从来没去过他家。记得他把你放在车上的时候还有另一个家伙吗?那就是我。

GGGG:好。可是你要怎么找到我?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而且我被反锁。

机车男:我想想办法。

GGGG:快一点。

沮丧的哈利手掌拍在桌面上,一声巨响传遍室内,莉莉抽动了一下,大家又抬起头。

“老天爷!”他咆哮着。

柜台那名亚洲男子过来在他旁边梭巡,布满义式浓缩咖啡污渍的手指拉着下垂嘴角旁的胡子。

“先生,你太吵了,”他说,“吵太多了。”

哈利不发一语,双眼锁定荧幕。

“嘿,先生,听到我说的吗?”

哈利抬起头,咬紧牙根,牙缝吐出两个字:“什么?”

“你太吵了。”

“有吗?抱歉。”

“所以不要再叫了,”柜台男说,“别人不想听,好吗?”

哈利手掌放在桌面上,颤抖地吸口气。

“我听到了,”他说,“不要大叫,知道了。”

“好。”柜台男说,接着他弯身朝向莉莉,她从嘴唇到大腿都布满一层碎片,“还有拜托,小姐,可不可以干净一点?”他手指指引她不存在的专注力到墙上的标示:“食物请远离电脑”。他对她点点头,“好吗,小姐?谢谢你。”

哈利从椅子上起身贴近柜台男,他突然变得很火大,觉得自己轻如鸿毛,几乎因恶毒而晕眩。

“听好,老兄,”他说,“我会尽快结束,一点声音都没有,然后我们就会离开。可是你不要跟她说话。”

柜台男陈述的回答带着一丝微弱、询问的微笑,“你在威胁我吗?”他问,“因为先生,你看起来不像是该威胁人的样子。”

哈利举起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他都忘了自己憔悴的模样。他的冲动马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迷惑和难为情。

笔电以另一阵愉悦的叮当声召唤他。

GGGG:你还在吗?啊?

听到电脑发出铃声的莉莉开始唱,“叮叮当,叮叮当,铃声……”

她唱歌时只有宽阔、苍白的嘴唇翕动着,僵直的眼神、不动的身体,和歌词诡异地毫不搭轧。

柜台男看看莉莉,又转回来看着哈利,“她哪里有问题?”

“我说别管她,好吗?”

可是莉莉身上某处的神经元突然出包了,开始唱得越来越大声,随着音量变大,她也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她吃了什么亢奋药吗?”柜台男问。

“对,因为人生而亢奋。”哈利说,“好了,我只需要结束线上讯息然后就离开这里,好吗?”

还在唱歌的莉莉结束歌曲,高高举起两只手臂,“那是圣诞铃声最棒!”

最后一阵爆发带走她的什么东西,她不断拍打双手以求平衡。放在桌面上的双手泼倒哈利的咖啡,洒在笔电上。

“好了,够了!”柜台男说,“你们俩都得离开。”

男子匆匆离开找抹布时,哈利抓住莉莉,把她推回椅子上。

“坐好!别动!”

03

艾斯拉心急如焚的等待着哈利的回应,起身离开电脑。他想跺脚大叫,可是这么做也许会吵醒衣柜里的怪兽。艾斯拉不相信盖格是怪兽,可是他体内肯定住着一个。当他看着怪兽害盖格跪下来时,艾斯拉感受到怪兽的愤怒,他可不想再把他唤醒。

为了努力克制自己的慌乱,艾斯拉漫步离开桌前,看到盖格在CD架附近放下的两个袋子。他拿起有汉堡王图样的袋子,一手伸进去拿出一个汉堡,两口就吃掉半个,因瘾头得以纡解而垂下头。接着他挺身发出“我知道了!”的叫声。

“收据!”

他撕开汉堡王的袋子,把薯条撒得到处都是。

“收据……快点,收据!”

可是没有收据。他抓起药局的袋子底部往下倒,一小张白纸跟在一瓶艾德维止痛药后面跌出来,缓缓朝地板飘落。艾斯拉在半空中拦截收据,扫视印在上面的资料。

“太好了!”他冲向桌前。

04

柜台男用抹布吸掉桌面上的混乱。

“我说了请出去,不是吗?”

“老兄,放我一马,”哈利说,“五分钟,我只需要五分钟。她不会再这么做了。”

“出去。”

“三分钟。”

“现在。”柜台男说,为了在命令后加上惊叹号,他伸出一只指头碰触笔电的电源按钮。哈利一手拦住男子的手臂阻止他,知道自己距离灾难只有一个拳头的远近。

柜台男嘴巴张得老大瞪着他,“放开我的手,否则我就叫警察。”

“老兄,让我再传一个线上讯息就好,”哈利说,“再一个。”

“给我滚出去——带着叮当小姐一起。”

那家伙现在根本就是在大吼了,可是他的话被一阵愉悦的叮当声打断,另一个讯息出现在笔电上。

GGGG:我在阿姆斯特丹大道一四七四号的生活特价药局附近!

哈利伸手到键盘上,可是这时柜台男的手指找到目标,放在电源上。荧幕瞬间变成黑色。

“出去!两个都出去!”

哈利拉着莉莉的手让她下椅子,他们朝着门口走去,瘸子拉着废物。可是哈利兴高采烈,他拿到了地址,有地方可去了。

艾斯拉站在盖格桌前读着线上讯息最新的宣告。

“机车男”已登出,无法接收离线讯息。

他拿出吃了一半的汉堡,再度坐下。猫过来蜷曲在他的大腿上,艾斯拉一手喂自己,另一手抚摸猫,拒绝哭泣。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