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繁花相送

一路繁花相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章 那些年少轻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章 那些年少轻狂

辛笛和阿KEN牵手走上T台,从林立于两旁的模特中间穿过,后面跟着索美的设计团队。追光灯打到辛笛身上,她和同事一样轻轻鼓掌,突然想起了自己平生第一次站上全国大赛领奖台上的情景。

那一年辛笛刚21岁,接到组委会通知,坐火车奔赴南京,整个旅途激动得坐立不安。听到她当时崇拜的一个国内知名设计师出任开奖嘉宾,念出她的名字,台下掌声如雷响动,她全身血液迅速沸腾。

回头再看仍挂在她房间衣橱的那组服装,她承认,以现在的目光来说,作品有不成熟的地方,她后来也有了更拿得出手的设计。可正是从那时开始,她有了一点名气,也有了她日后设计的永恒主题:关于奔放青春的梦想。

辛笛的成长过程非常标准,她父亲辛开明和母亲李馨大学毕业后成为公务员,工作认真,晚婚晚育,提前体检补充叶酸接种疫苗后才开始要宝宝,按育儿手册指导应付着每一个环节,在教育她的过程中认真参考专家意见,发掘她的兴趣和潜能,严格要求,毫不因为家境优越就对她骄纵。

她从小表现出极高的美术天分,父母注意到这一点,早早安排她接受正规而专业的培训,期望她长大后报考美术学院,往画家方向发展。

然而她从初中开始迷上了服装设计,高考时不顾父母反对,断然报考了自己喜欢的专业。经过激烈的争论,父母也只能百思不得其解地接受了她的选择。

只有辛笛自己知道,她的爱好与梦想的发端,正是来源于她的堂妹辛辰,她将爱好转化为职业定向的起始,不能说一点没受辛辰的影响,至于她的设计思路,辛辰的烙印就更明显了。

她的堂妹辛辰从出生到成长,没有任何计划可言,与她截然不同。

辛辰不是婚生子女,户口本上,她的母亲一栏是空白。她出生时,她父亲辛开宇才19岁,母亲18岁。才上重点大学不久的两个半大孩子一见钟情,偷吃禁果后,懵懂的女孩居然到第四个月才知道自己怀孕,再茫然无措两个多月,穿宽松的衣服也无法掩饰隆起的腹部了。

那是20世纪80年代,社会风气保守,他们双双被大学开除,成为家庭的耻辱。女孩的家长从外地赶来,双方父母坐在一起郑重协商善后,两方对各自孩子都有希望和规划的家庭却始终没法达成一致。

争执来去,胎儿已经不可能引产了,而他们都没到结婚年龄,辛辰在没一个人期待的情况下出生了,然后交给了爷爷奶奶。小母亲被她家里打发去千里以外的异地一所三流学校继续上学,毕业后落籍在当地,再没回来看女儿一眼;辛开宇留在本地,稍后进了一家国企上班。在辛家,辛辰的妈妈是一个禁忌话题,没人会公然谈起。

辛爷爷辛奶奶的长子辛开明从上学、工作、结婚直到生孩子,没给他们增加任何麻烦。他们一向宠爱人过中年才生的聪明次子,却不得不在高龄来给他收拾残局,帮着带这个小小的婴儿。

辛辰从小就是个漂亮的孩子,爷爷奶奶在最初的失望愤怒过后,还是对她照顾得十分周到。而她的小父亲,除了不够负责任、烂桃花太多,其实算得上是个宠爱女儿的开朗爸爸,只要没被层出不穷的恋爱占据时间,他也愿意陪伴女儿。

从小辛辰就被奶奶和父亲打扮得如同洋娃娃,衣着时常花样翻新,白色蕾丝公主裙、桃红色的毛衣、绣花小牛仔裤、粉色浅口系带漆皮鞋,加上标致的面孔,刚一进辛笛上的那所重点小学,就成了大家注目的焦点。

大辛辰3岁的辛笛长了一张不算起眼的圆脸,小小的翘鼻子总带着点长不大的孩子气,她对自己的长相并不引以为恨,她只讨厌她妈妈给她安排的整齐保守的衣着。看看堂妹,再看看自己穿的棉质运动服,辛笛不能不有怨怼。她回去跟妈妈抱怨,妈妈挑眉诧异,“你才读小学就开始讲究穿着了吗?学生始终要穿得合乎学生的身份才好。”

于是辛笛一路合乎学生身份地穿着她妈妈挑选的衣服,宽松的棉布裤子,小花裙子从来在膝盖以下,衬衫全是棉质没有腰身的那种,外套看不出性别,鞋子除了球鞋、凉鞋就是系带子的黑皮鞋。

她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叔叔带辛辰去买衣服,同时带上她。她拒绝叔叔让她挑自己喜欢的衣服的提议,知道买回去妈妈也不会让她穿。她乐此不疲地看着辛辰一件件试衣服,并提出建议,看着辛辰穿了她挑的裙子在她面前旋转,那个过程似乎比自己穿上新衣还开心。

和辛笛一直接受的严格管教完全不同,辛辰被祖父母溺爱着、父亲放纵着,几乎是完全没有约束地长大。她上小学的头几年,辛开宇工作比较清闲,没事时会来接女儿放学,顺带把辛笛也送回家。辛笛不止一次羡慕地看到,小叔叔手搭在辛辰肩头,和她边走边聊,两个人都眉飞色舞。

他们聊天的内容非常宽泛,他们谈论的话题也是辛笛的父母不会和自己谈及的。

辛辰抱怨坐旁边的小男生扯她辫子,她爸爸笑道:“别理他,他是喜欢你又不敢说,只好用这个方法想引起你的注意。下次他再扯你头发,你踢他一脚,保证他就老实了。”

这当然和妈妈给辛笛的标准答案不一样。

辛辰不管考多少分,辛开宇都会揉一下她的头发,“不错。”辛辰说老师批评她始终弄不清拼音里“n”和“l”的区别,他只耸下肩,“本地绝大部分人都分不清,有什么关系。”

这当然和爸爸妈妈对辛笛的高要求不一样。

辛辰说天气真好啊,辛开宇会说:“明天我轮休,带你去郊外玩吧,我给老师写请假条。”

辛笛连想也不敢想能用这种理由逃学。

这样长大的辛辰,明艳开朗,似乎根本没受生活中缺少母亲如此重要角色的影响。

男孩子跟她搭讪,她态度坦然;对着任何人她都落落大方,没一点不自在的感觉;穿颜色再娇艳的衣服,都只会衬得她越发可爱;她笑起来无拘无束,左颊上那个隐现的梨涡流溢着快乐。

辛笛一点不妒忌她,她喜欢这个漂亮的堂妹挥洒自如的模样,在她看来,如果能够选择,她愿意照堂妹这个样子长大,好好享受少女时光。

考上美院服装设计专业后,从第一件设计开始,辛笛想象的模特就是辛辰,准确讲是14岁到18岁之间的辛辰。她的每一个设计,都带着她想象中青春飞扬的气息。

然而在从事这个职业六年,坐到设计总监的位置后,她设计的服装的主要消费对象是都市白领女性。流行风格变幻莫测,时而讲究端庄,时而突出俏皮,时而带点柔媚,时而变得中性,辛笛的任务是带着设计团队努力把握潮流,而属于个人的偏好,却不得不一再做出妥协放弃,最初的兴奋与成就感变得遥远。

台下客户与代理商、商场经理们纷纷起立鼓掌,每次索美的发布会都将气氛营造得热烈而有蛊惑力,整个设计团队的登台谢幕正是高潮所在,完美展示了索美强大的设计力量与风格,让客户的归属感、荣誉感进一步加强,达到老板曾诚需要的效果。

辛笛几乎机械地随着大家鼓掌。

戴维凡管不住自己眼睛看着台上的辛笛,她穿着件短款旗袍,衬得娃娃脸有了点风情感,看上去没有身后小设计师的兴奋,脸上那个微笑几乎和身边傲慢的香港人阿KEN一样带点矜持。他不喜欢这个表情。

在他印象里,辛笛从来都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大笑时快乐仿佛满溢而出,可以感染每个人;生气时嘴一撇,刻薄话脱口而出,偏偏没人能认真跟她生气。而此时在台上微微鞠躬礼貌致意的辛笛,看着很陌生。

发布会后照例是招待晚宴,戴维凡注意到另一桌上的辛笛懒洋洋地喝着红酒,并没胃口吃什么。吃到一半,她出去了,很久没有进来。

戴维凡知道这边宴会厅的对面是个带露天咖啡座的小餐厅,他走过去,果然辛笛在靠露台栏杆的一个座位上坐着,柔和的灯光下,她回头看到他,笑了,“戴维凡,你信不信,这会儿我正好想到了你。”

戴维凡的心竟然怦怦乱跳起来,可是辛笛紧接着说:“我突然发现,你和我的小叔叔很像哎。”

辛笛这次并没有蓄意打击戴维凡的意思,她确实想起了她的小叔叔辛开宇,在每个人几乎都被生活改变的时候,好像只有这个男人还一直我行我素着。

辛开宇今年44岁,至今仍然是风流倜傥的一名中年美男,有个25岁的女儿,似乎只是他人生中一个小小的波澜而已。

辛笛永远记得她那英俊的小叔叔第一次去学校开家长会时所引起的轰动。

辛辰由大伯安排,和辛笛进了同一所有很多机关干部子女就读的重点小学,所有孩子的家长和辛笛的父母都是一个模式:人到中年,神情持重,衣着整齐保守。

而辛开宇一出现就镇住了所有人,他当时也不过25岁,穿着夹克衫、磨白牛仔裤,实在年轻,又实在俊秀帅气。他神采飞扬地牵着女儿的小手,怎么看都还是一个大男生,而不像一个父亲。

辛开宇也从来没彻底适应父亲这个角色。对女儿,他差不多是有求必应的。他当时在国企上班,收入只算普通,但手里有钱又心血来潮时,他会带辛辰去买很贵的衣服、鞋子,完全不考虑价格。他不断结交女友,总是不避讳说自己有一个女儿,有时还会带女儿去和漂亮阿姨一块吃饭、看电影。

辛开宇管侄女叫笛子,管自己的女儿叫辰子,后来这个称呼被姐妹俩沿用下来。他会到路边小店给她们买女孩子喜欢的不干胶贴纸、小饰品,有时带她们吃烧烤,而这些都是李馨严厉禁止的:烧烤不够卫生,那些小玩意很无聊没营养。

可小女孩的快乐总是来得简单直接,这些便宜而且确实没什么意义的小东西就足够让两个女孩子神采飞扬了。

辛笛的父亲那时是本地副市长、路非父亲路景中的秘书,生性内向严谨,母亲李馨在卫生局任职,他们当然都疼唯一的女儿,却不可能带给女儿那样幸福的时光。

漂亮的辛辰开始发育了,很快长得比辛笛高了。她接到男生的小纸条,拿给爸爸看,爸爸大笑,摇头说:“真幼稚,不过你这么可爱,男生喜欢你很正常。不想理就扔了,别给老师看,也别取笑人家。”

辛辰说某男生约她一块去动物园玩或者看电影,辛开宇沉吟一下,“都可以,可是不要收人家的礼物,不要和人家太亲密,更不要满足他的虚荣心承认你是他的女朋友。”

辛笛只好怜悯自己生活平淡乏味,居然从没收到过这类示意和邀约,当然就算收到,她也不敢讲给父母听。她能想象得到他们的处理方式:先跟她郑重地谈话,从目前的主要任务是专心学习一直谈到人生的理想与选择,再打电话给班主任沟通情况。

辛开明看他这个早早当了未婚爸爸,却拖到现在也不肯正经结婚安定下来的弟弟,总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李馨看她这个总是麻烦不断,却没有半分抱歉表情的小叔子,自然也不会开心。

只有辛笛真心喜欢这个快乐的小叔叔,她直接对辛辰说起过她的羡慕,辛辰多半只是笑,可有一次还是沉默了一下,认真问她:“笛子,你愿意整晚一个人待在家里,听到打雷只能用被子堵住耳朵吗?愿意作业要签字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家长,只好自己模仿他的笔迹吗?愿意爸爸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要勤吗?”

辛笛哑然,不,那时她没想到事情还有这一面。她上到高中,母亲仍然每晚至少进她房间一次,给她把被子盖好。父亲除了工作就是家庭,从来心无旁骛。

辛笛长大以后,多少知道了辛辰的身世,她明白了小叔叔也许是个讨人喜欢的男人,可大概说不上是个标准的好父亲,就算一直受着女人的欢迎,大概也算不上是一个好情人。

而他和眼前这个英俊的男人,真有几分相似之处,想到这,辛笛禁不住笑了。

戴维凡发现,自从香港那个倒霉的晚上后,他有些魔怔了,辛笛嘴角那个带点调皮的笑意让他恍惚了一下。

可是平生头一次,被个年龄相近的女人说像长辈,听着怎么都不是一个褒奖,他只能苦笑,“我长得像你叔叔吗?”

辛笛认真打量他,用的是研究对比的目光,戴维凡有点不自在地接受她的审视,感觉居然跟当年首次登台走秀差不多。良久辛笛得出结论:“你比他个子高,长相嘛其实也不算相似,我叔叔是资深帅哥啊,你看辛辰就知道了,他们轮廓眉目很相似的,是比较斯文俊秀的那种。”

敢情自己的模样还不入对方的法眼,戴维凡笑道:“那我打听一下,是什么原因让我有这个荣幸使你联想到了你叔叔?”

“你们的性格和神情看起来很相似,都是游戏人间到处放电的那种。我叔叔今年44岁了,又没什么钱,照样有大把小姑娘迷他。”辛笛呵呵笑道,“几时我要建议他写一本‘情圣宝典’,专门教男人怎么泡妞,或者教女人怎么防止被泡。”

戴维凡听着颇不受用,“喂,你不会是对你叔叔有意见,就转嫁到我头上,讨厌我这么多年吧?”

辛笛摊手,“我很喜欢我叔叔啊,对他没有意见,而且真心觉得他只要愿意,不妨一直这么生活下去。他一向很坦白,又没骗谁,爱上他的女人应该自己有心理准备,不能又想享受和他相处的快乐,又要求天长地久。到哪天他愿意找个女人结婚安定下来,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戴维凡哭笑不得,没料到辛笛对于男人还有这么一番高见,“也许男人玩够了还是愿意安定下来的。”

“好多没品的男人都拿这个吊起女人的侥幸心理,女人最大的误区就是以为这个男人会为自己改变。”

“说得你好像经历很丰富,历尽沧桑了。”

辛笛自然听出了戴维凡语气中带的那点嘲讽,想到曾在他面前坦陈自己是处女,她不禁火大,可并不发作,只凉凉地说:“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走,尤其沙猪的范本,实在太多了。”

没想到戴维凡不怒反笑,“难得你对我的看法十年如一日。”见辛笛惊讶,他提醒道,“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就是这么说我的,沙猪。可怜我那会儿太逊,居然还傻乎乎地去问别人,沙猪是什么意思。”

辛笛再也按捺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经戴维凡一提醒,辛笛想起了和他的初次相遇,果然过去了十年之久。

那一年她18岁,以优异的专业成绩考入了美院。尽管父母违拗她的意愿坚持让她留在本地上学,而她也违拗了父母的意愿选择了服装设计专业,可是最终大家决定相互妥协,都很开心。

她生平头一次脱离母亲无微不至的照管,住校开始过集体生活,从进大学开始,她就彻底按自己的审美着装了,她妈妈尽管看不习惯,也拿她没办法。她享受着突如其来的自由,简直有点乐晕了。

而大学的安排在新生看来,当然丰富得让人眼花缭乱。社团招新、同学会、同乡会,各类艺术展、演出接踵而至,也正是在学校礼堂的迎新文艺演出上,她第一次见到了在校内异常惹眼的戴维凡。

一进校就表现出良好色彩感觉的辛笛被同系的学长叫去充当下手整理演出服装,此前她只悄悄在家凭自己想象画过天马行空的设计稿,头一次接触到设计成型的服装,不免激动,而后台模特男女混杂,都只穿了内衣等待化妆换衣,对她更是一个强烈的冲击。

她的朋友路非是出了名的内外兼修,她的堂妹辛辰从小就是美女,本来眼前模特的色相对她根本不构成影响,可是她一直受着最保守的家教,以前连公共澡堂都没去过,骤然间看到这么多同龄人坦然在她面前裸露着大片躯体,她的脸顿时不受控制地烧红了,完全不知道眼睛该往哪儿看。

当最英俊高大的那个男生穿着白色紧身背心、显露出完美的倒三角身形立在她面前,问她服装顺序时,她支支吾吾,好一会儿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旁边一个高挑的女生不依不饶赶上来和那男生先小声后大声地争执起来,才算解救了她。

那个男生自然就是戴维凡,而那个女生是他的某任女友。他的女友说他不够重视她,他反唇相讥说她控制欲太强,然后女生鸡毛蒜皮地举例,他先是懒得理睬,过了一会儿才一脸不耐烦地说:“既然这么多意见,那就分手好了。”

辛笛看得大乐,之前她只见过路非不动声色地拒绝女同学的示意,辛辰一脸不耐烦没好气地打发追求她的小男生,没想到眼前两个大学生会这么无聊又幼稚地当众上演话剧娱乐她。

那女生开始嘤嘤啜泣,一脸的妆顿时花了,其他同学劝解,而模特队的领队急得跳脚,“祖宗,赶着要上场了你们闹这么一出,真会砸台啊,学校和系里领导现在全坐在台下,戴维凡,你哄哄她不行吗?”

戴维凡已经换好了装,一身白色带肩章制服款服装勾勒出他健美英挺的身材,整个人被衬得俊美异常。他当时20岁,性格比现在还要跩,并不买领队的账,“就是哄得多了惯出来的毛病,爱谁谁吧。”

周围同学一筹莫展,拿着衣服等着帮这女生换的辛笛早就看得不耐烦了,越众而出,老实不客气地说:“喂,姐姐,看你也是大好美人一个,何必为这号沙猪弄得自己难受。分手就分手,会拿分手挂嘴边的男生根本不值得你为他哭。”

大家没想到这站在模特丛中娇小得如同中学生的新生有这份胆识,不约而同地大笑,有人附和:“对对对,小师妹说得有理。”“快点洗个脸补妆是正经,马上要到我们的节目了。”

戴维凡好不恼火,可他一向的宗旨是好男不和女斗,自然不会去跟个小丫头理论,而且当时他还真没明白沙猪是什么意思。碰到他的好友张新后,他认真请教,张新笑得打跌,告诉他,这个词的英文是a male chauvinist pig,直译就是大男子沙文主义的猪,简称沙猪,通常是女人用来骂有莫名其妙优越感、令人作呕的大男子主义的人。

再以后,辛笛见了他固然没有好脸色,他也知趣,并不去招惹这个个子小小却嘴巴厉害的女生。

辛笛很快在美院崭露头角,她美术功底扎实,画得一手相当专业的工笔花鸟画,连国画系的教授看了都大加赞赏,感叹这么好的学生为什么进了在他们看来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服装设计专业。而辛笛的一件件服装设计稿以迸发式的速度完成,让本系专业课老师大为倾倒,确认她是他们教过的最有才气和潜质的新生。

设计系和模特免不了打交道,戴维凡无可奈何,只能由得她冷嘲热讽,好在辛笛并不算有意刻薄,多半情况下都是随口一说,然后直接忽略他。

一直享受众人注目的戴维凡觉得,这点小性子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以内,而且他一向对聪明女生是宽容的,既然辛笛的才华已经被公认了,他更愿意承认有才华的女孩子应该有点怪癖和特权。

提起这件往事,辛笛笑得郁闷全扫,“昨天还在和路非讨论,是不是人都会随时间流逝而改变,终于被我发现了一个十年一点没变的人了。”

“娱乐了你很高兴,不过没人能十年不变,尤其在那次以后,我再也没对谁随口说分手了。”

戴维凡脸上是难得的严肃,辛笛却耸耸肩,“我可没这份自信,随口一句话就会对一个花花公子有这么大的影响。”

“倒不全是你那句话,没有人能一路年少轻狂下去,哪怕是你那个叔叔也一样。”

辛笛只能承认他的话有道理,就算是一直快乐的小叔叔辛开宇,其实也的确和从前不同了,“也对啊,辛辰跟她爸爸说,男人要么努力赚点钱傍身,像许晋亨,玩到50多了照样有人叫许公子,照样可以泡李嘉欣;要么还是得服老修身养性,收敛着点玩心装深沉才是正道。”

戴维凡摇摇头,笑道:“不是每个男人都想泡李嘉欣。另外,求求你别叫我花花公子了,别的不说,我要真是花花公子,在香港那个晚上也不至于那么丢脸了。”

此时他又提到那个倒霉的晚上,两人的视线相碰,都不大自在地移开。辛笛却没心思生气了,毕竟眼前这人宽容随和,也开得起玩笑,还是有可取之处的。至于那晚,她再度耸肩,决定不去想了,“得了,我们忘了那事吧。我先进去,不然他们该来找我了。什么时候设计人员能蒙皇恩浩荡特许,不用再参与这类应酬就好了。”

她掩住嘴打个哈欠,起身走了。戴维凡这时才发现,她穿的短款旗袍看似简单,但背后直及腰际居然有一片大胆的蕾丝镂空设计,隐约露着雪白的肌肤,他情不自禁想起那晚手抚在上面的触感,开始盘算,如果认真追求辛笛,能有几分希望。

戴维凡头次发现,他一点把握也没有。

隔了几天,戴维凡回公司,碰到来交设计稿的辛辰。

辛辰经常过来,和公司上上下下员工都相熟,她正和几个文案、策划讲刚才到某个婚纱摄影工作室时碰到的笑话,“那孩子完成的那个写真简直毫无瑕疵,就是怎么看都有点别扭,叫一帮人围着看问题在哪儿,也没看出所以然来,结果公司做卫生的大姐探头瞟了一眼,冷不丁地说:‘这姑娘看着跟仙女一样,可是怎么没有肚脐眼?’原来他处理得顺了手,把人家那个部位当疤痕给PS掉了。”

几个人全被逗得放声大笑,戴维凡笑着说:“辛辰,你还在接那几家婚纱摄影的人像处理吗?”

“为生活所迫呀,反正做那个不用费脑筋,就当是调剂。”辛辰笑着将设计稿交给他,“戴总,请过目指示。”

戴维凡和张新开的这家广告公司规模并不大,接到业务后有时会根据客户的要求,将一部分专业化程度较高或者具有难度的工作分包出去,而辛辰和他们有长期合作。这次是给一家新开张的公司做LOGO,辛辰提交了两份方案,她的设计一向做得利落简洁,从来不拖拉,深得好评。

戴维凡点头认可,“辛辰,还有一个画册的图片要修,要得比较急,你有空接吗?”

他调出原始图片给她看,辛辰皱眉,“又是这个模特,真受不了她,长得是还不错,可实在挑剔得有些过分,每次非得把她PS成芭比娃娃,比例完全失真了,她才开心。”

“这次她没发言权,画册直接由厂家定稿,他们的审美还算正常。”

辛辰点头,“那行。”

戴维凡交代详细要求,她一一记下,用移动硬盘COPY了原始图片,收拾好背包,“这个LOGO有要修改的地方你通知我,我先走了。”

“等等,辛辰。”

辛辰探询地看向他,他却有点难以启齿了,他和辛辰认识的时间也不算短,可从来只是工作往来,这女孩子看着随和,开起玩笑来笑得好像没心没肺,然而外热内冷,笑意只停留在面孔上,与人总有距离感,跟她堂姐辛笛外冷内热的性格倒真是截然不同。他只能摆下手,“算了,没事了,这个画册你抓紧着点。”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