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繁花相送

一路繁花相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一章 细节遗失于过往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一章 细节遗失于过往

辛辰洗头洗澡,敷了面膜,然后放了玫瑰泡泡浴进浴缸,将水开到最大,看着泡泡泛起,躺了进去,舒服得叹了口气,只觉得疲乏的身体如同飘在云端。

辛笛在父母搬走后,对浴室做了重新的装修,完全不同于辛辰那边只有淋浴头的极简风格。浅色调的马赛克瓷砖,小巧的粉红色贝壳形按摩浴缸,大叠厚厚的浴巾,置物架上各式护肤保养用品琳琅满目。辛辰不得不承认,辛笛备的这些玩意还是很管用的。

洗澡出来,她一时没胃口吃什么,躺在丝绒沙发上休息。她一直很喜欢这张老式沙发,低矮宽大,暗红色丝绒旧得恰到好处,手抚在上面,仿佛摸一个让人安心的老朋友。

事实上,整套房子辛辰都很喜欢。高而幽深的空间,狭长的客厅,透着斑驳木纹的老旧地板,碎花图案的窗帘,每一处都有家的闲适、安逸的味道。当年辛笛说要全部重新装修,一下吓到她了,她连连摆手说:“不要不要,这样很好了。”

辛笛好笑,“喂,这些家具老旧也就算了,关键没一点特色,只是20世纪70年代后期木匠的手艺,你怎么这么珍惜?”

辛辰完全讲不出原因,可是她当然珍惜这里。繁华闹市区的一个院子,尽管不大,可相对安静,院内两株合欢树长得枝繁叶茂,到了夏季就开出美丽的花,散发着清淡的香气。里面住的全是彼此认识的同事,门口有值班的老师傅,楼道有专人做清洁。尤其大妈李馨有一双持家的巧手,地板定期打蜡,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得整齐有序,所有的家具都一尘不染,这和她住的地方形成了鲜明对比。

她从12岁时,就开始在这里度过自己的假期,上到高三后,更在这里住了整整一年。尽管她和大妈从来也没亲密过,可是她仍然舍不得破坏大妈一手缔造的温暖居家秩序。

辛笛的父母也推翻了她宏伟的改造计划,让她少折腾,最终她只换了一部分家具,改造了浴室就罢了手。

轮到辛辰动手装修房子时,辛笛特意溜达过去看,大叫:“喂,你真能下手啊,能扔的东西全扔了,能敲的墙全敲了。”

她笑嘻嘻地说:“嘿嘿,我赚了钱,我爸也寄钱过来了,支持我随便折腾。”

等她装修好了,辛笛再来看,直叹气:“你把自己的家整个弄成了个办公室,哪有你这样装修的。”

她却满意地说:“这样多好。”

当然,这样多好,看不出一点旧日痕迹。

辛辰在沙发上翻一个身,迷迷糊糊睡着了,蒙眬之间,似乎有一双温柔而有力的手抱住了她,轻轻抚着她的背,让她疲乏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让她的头靠到他肩头那个微微凹陷的地方,在她耳边轻声说“别怕”,呼吸的热气拂过她的耳际,引来略微酥麻的感觉……手机铃声响起,她蓦地翻身坐起,抱住头:居然又做这样的梦。

可是你躺到这沙发上,不正是想放纵自己入梦吗?甚至梦中这样的拥抱都不再纯净如回忆,却几乎似春梦一般,带了几分无法言说的绮丽意味。她有点嘲讽地对自己一笑,拿过手机一看,是她爸爸辛开宇打来的。

“辰子,怎么深更半夜还不回家?”他故作威严地说。

她忍不住好笑,“你这口气,一点威慑力也没有,我今天就住笛子这边,你带着钥匙吧。”

“天气不错,出来陪老爸吃消夜吧。”

辛辰还真有点饿了,和爸爸约好地方,去辛笛衣柜找衣服,她们身高差了将近10厘米,并不能共穿衣服,也幸好她是设计师,家里各式存货真是不少,辛辰换了件白T恤和一条不需要认码数的蓝色蜡染布裹裙,再趿上人字拖出了门。

本地夏天的晚上,在外面消夜的人一向多,他们约好的地方靠近江边,离辛笛的住处不远。晚上步行是件惬意的事情,若有若无的风吹拂着,来来往往的人都显得神情放松,步态从容,没有白天高温下的焦灼感。

辛开宇已经坐到了那边,小桌子上摆了各式小盘的卤菜,他拍拍身边的座位,递一碗牛肉萝卜汤给女儿,辛辰笑着咧嘴,“大热的天叫我喝这个。”

“就是热天喝这个才过瘾。”

这里其实是一个小小的店面,做了很多年,在本地也十分有名了。老板是个皮肤黧黑、面容阴沉的大个子老太太,人称王老太,她从来没有笑脸迎客的时候,打下手的是她的两个儿子和儿媳,也说不上热情,可是做的牛肉汤以及各种卤制食品十分美味,慕名而来的食客也就全不计较态度了。

一到夜晚,摆在门外的十几张简易桌椅就都坐满了人,不少是衣冠楚楚的白领,将皮包放在旁边,拉松领带,松开衬衫领口,捧着粗瓷碗吃得不亦乐乎,还有不少人专门开车过来买外卖。旁边跟风又开了几家小店,卖其他风味,热热闹闹,俨然像一处大排档了。

“我在昆明那边,除了惦着你,就想念这边吃的东西了。”

辛辰端起碗喝了一口汤,如意料之中辣得顿时吸气,“恐怕想我的时间远不及想这边的食物了。”

辛开宇大笑,给女儿倒了一杯冰啤酒,又去旁边小店叫来红豆沙,“快喝点这个,笛子比你能吃辣,最喜欢这家的牛肉汤,怎么不叫她一块过来?”

“她今天有约会。”

“没人约你吗?我这么漂亮的女儿居然会周末没约会,太不可思议了。”

辛辰也笑,“你女儿我完全没得到你的好遗传,真是没面子。”

“辰子,你不要老把自己关在家里,这个样子,我很不放心。”

“没见过你这样的爹,巴不得女儿出去满世界野才开心。”

“不趁着青春年少享受生活,难道等老了再追悔吗?”

“得了,年少轻狂我已经享受过了,现在享受的是另一种生活,也不错。”

辛开宇直摇头,“你该好好恋爱,享受男孩子的殷勤。”

“我试过,倒是能打发无聊的时间,可好像也没多大的意思。爸,我一直想问你,不停恋爱,能保持最初的好情绪吗?”

“当然有厌倦的时候,我也没不停好不好,尤其现在,我确实想停下来休息一下了。”辛开宇顿了一下,看着女儿,“辰子,我打算结婚了。”

辛辰大吃一惊,拿筷子夹鸭舌的手停在半空,歪头看着父亲,他神情轻松,可肯定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她疑惑地问:“谁是那个幸运的新娘?”

辛开宇拿出钱包递给她,她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两张照片,一张是自己和他的合影,另一张是个女士,从照片上看,大约30来岁,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薄薄的嘴唇微含笑意,相貌只能说清秀端正,肯定不算出众。

辛辰没法不吃惊,从小到大,她见多了各式各样的女人出尽手段找她这个风流的父亲要婚姻和承诺,其中行为最激烈的一个女人,在九年前她读高二时,甚至弄得他生意破产险些坐牢。

那天她有点感冒头痛,提早放学回来,站在自家门口听到大伯和父亲的对话,这才知道这段时间反常居家、不到处乱跑的爸爸原来惹了大麻烦。

“要不你就答应和她结婚好了,让她把这事摆平。她手段是狠了点,可不明不白跟你好几年,大概是真在意你的。”是大伯辛开明的声音,她站住脚步,疑惑地想,难道爸爸要结婚了?

“和她结婚,跟坐牢没什么区别。”辛开宇一点不嘴软地说,“而且已经闹到这个地步,她也明白不能回头了,大哥你别太天真。”

一向含蓄的辛开明终于提高声音发作了,“你要是早听我的劝告,找个安分的女人好好过日子,少出去鬼混,何至于要弄到今天这一步。”

辛开宇沉默一会儿才说:“这事你别管了,大哥。”

“你当我想管你,我是可怜小辰摊上你这样不负责任的爸爸,横竖这种事最多也就是判一两年,关进去改造倒是能收敛一下你的性子,可小辰怎么办?”

辛辰吓得手里的书包啪地掉到地上,兄弟俩才发现她站在门口,辛开宇连忙过来替她拾起书包,若无其事地说:“今天放学这么早吗?待会儿我带你出去吃饭。”

辛辰仓皇地扯住他的衣袖,带点哭音叫:“爸——”

辛开明一向疼侄女,后悔一怒脱口而出的话吓到她了,“小辰,别怕,刚才大伯说的是气话,只是一点经济纠纷,你爸爸能解决的。”

辛辰哪里肯信,眼泪汪汪地看向他,“大伯,我不拦着我爸结婚,我不要他坐牢啊。”

辛开明长叹一声,“不会的,小辰,你专心学习,这些事大人来操心。”

辛辰到后来才大致明白,辛开宇当时的女友家境颇好,一直与他合伙做着生意,逼婚不成之下,居然以他的名义签了几份足以让他倾家荡产的合同。那几个客户在她的鼓动下,已经报案,并扬言会以诈骗罪起诉辛开宇。

隔了几天,辛开宇被检察机关当着辛辰的面带走接受调查,辛开明闻讯赶来,将脸色苍白的侄女领回了家,李馨拿来热毛巾给她洗脸,擦去她满头的冷汗,就算说不上喜欢她,同时厌倦小叔子带来的麻烦,她也不禁怃然,轻声安慰她:“别怕,你大伯会想办法的,这事你不要跟任何人说,包括你姐姐和路非。”

她只能机械地点头,知道这算不上好事,不值得跟任何人分享。

好在这个案子本身并不复杂,辛开明找关系给辛开宇办了取保候审,辛辰抱着胡子拉碴的父亲,已经吓得不会哭了。接下来她每天下课间隙都会跑去学校门口用IC卡电话机给爸爸打电话,确认他没事;放学后马上回家,恨不能寸步不离地跟着爸爸。辛开宇看着如惊弓之鸟的女儿,十分歉疚,只能向她保证如非必要,绝对不出门。

这种情况下,她的成绩一落千丈也就不出奇了。

辛开明不停地为兄弟的事奔走,还通过关系和那个因爱生恨的前女友家人见了面,来回劝说斡旋的结果是赔钱庭外和解,辛开宇卖掉公司,再由大哥筹措了一部分,算是凑钱逃脱了牢狱之灾。

应一个朋友的邀请,辛开宇决定到外地重新开始,而辛辰只能住到大伯家去了。

临走那天,辛开宇将女儿带到一家餐馆吃饭,看着女儿说:“这一去不比出差,我短时间回不来,你要照顾好自己,别惹大伯大妈生气。”

辛辰知道爸爸没事了,一颗心终于落回了原处,几个月的煎熬,两人都瘦了不少。换别的父女,做这样的告别对话,大概不免感伤,可他们用的全是闲话家常的口气,都尽力表现得轻松,“知道了,我保证乖乖的就是了,你也别再给自己招惹这种烂桃花了。”

辛开宇摇头苦笑,“辰子,听大妈的话,不要再跟那个叫路非的男孩子来往了。”

头一天李馨对他们父女说的原话是“不要再纠缠路非了”,辛辰当即站了起来,辛开宇同样大为恼火,还是按住要发作的女儿,冷冷地看着嫂子不客气地说:“一向都只有别人纠缠我女儿。”

李馨拿这个惹了祸仍然没半分理亏表情的小叔子没办法,只能头疼地说:“反正道理我都跟你们父女两人讲清楚了,这也是为小辰好,你自己看着办吧。”

辛辰对爸爸的回答仍然是激烈的,“我去问路非,如果他不愿意跟我来往了,我保证再不理他,我不会纠缠任何人。”

“你如果喜欢他,别逼他做决定,辰子,他已经读大学了,自己应该明白该怎么做对你最好,你只答应我,别主动去找他就行。”

辛辰若有所思,“你们都很怕被人逼着做决定吗?”看辛开宇不解,她说,“就像这次,你宁可坐牢也不愿意被逼着结婚。”

辛开宇笑着摸摸她的头发,“你爸爸的事比较复杂,不完全是一个意思,不过,也差不多了。”

不知道她是怎么绑住爸爸的,辛辰端详着手里的照片,不管怎么说,别的女人没做到的事,这位女士做到了,应该有她的特别之处吧。她将钱包还给辛开宇,调侃道:“居然已经把照片放钱包里跟女儿并列了,估计早晚有一天,我会被彻底赶出去。”

辛开宇大笑,敲一下她的头,“胡扯,你就是爸爸生命里最重要的人,谁也休想代替。”

“我可不感动。”她撇一下嘴,“怎么突然想到结婚,不是给我弄个弟弟妹妹出来了,奉子成婚吧?”

“越说越不像话了。”辛开宇摇头笑道,“不,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不打算再要孩子了,我没兴趣这把年纪再试着给小孩子换尿布,她也没兴趣做高龄产妇,她说,只要你愿意……”

“打住打住,可千万别跟我说,只要我愿意,她会拿我当女儿看,我真怕人跟我说这话。你们结婚吧,我保证没意见,就不用跟我玩亲善了。”

辛开宇无奈地笑,“她说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过去跟我们一块住。”

辛辰也笑了,“哎,你真该警告一下她,你有个被宠坏了的臭脾气女儿,很不好哄。不,我独居习惯了,昆明那地方不错,不过我就算过去,也打算找房子一个人住。”

“不用找,辰子,她正在安排房子的装修,特意留出一间朝南的卧室给你,还让我问你有没特别的要求。如果你坚持不跟我们一块住,我回去以后筹钱再到附近买一套小房子给你。”

辛辰苦着脸求饶,“爸,你是非要我感动得哭出来你才开心吗?真的不用,你又没发什么大财,生意都需要钱周转的,再说刚准备结婚,肯定也要花钱,千万别去多买一套房子。我要是过去,就住客房,我不会在那边长住的。”

“你想上哪儿我都不反对,辰子,只要你开心,可我总会留一个地方给你的。这么多年我也说不上是个好爸爸,你不许再剥夺我这个表现父爱的机会。”

辛辰端起牛肉汤喝了一大口,辛辣味道的刺激下,让那滴泪名正言顺地流了下来,然后拿纸巾印着泪痕,“哼,贿赂我,也别想让我管她叫妈。她看着大不了我多少,我厚得起脸皮叫妈,恐怕她厚不起脸皮来答应。”

“叫什么都可以,这不是问题。”辛开宇拿起啤酒再给自己倒满,突然转移话题,闲闲地说,“刚才我回家,看到路非一直站在我们楼下。”

“路非是谁?”

“你少跟我装。”辛开宇笑道。

辛辰也笑,“哎,真是,等我的人多了去了,以前也没见你多看谁一眼嘛。”

“你怪我吗,辰子?当年如果不是因为我……”

辛辰做了个吃不消的表情,“爸爸,你现在可真像一个要结婚的男人了,这么多愁善感。我和他的事跟你没关系,你生意没问题留在本地也一样。我们分开,没人逼我们,也没有误会。你女儿这个性,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过是各人有各人的路要走罢了。”

“现在还会考虑他吗?”

“已经各走各路了,考虑什么。爸,我从来没向你问起过……我妈妈,对不对?”

辛开宇怔住,“这是含蓄地示意我闭嘴别管你的事吧。”

“爸,对你我还用示意那么曲折吗?只是听你要结婚给我找个后妈,突然想到了。你和我妈是彼此的第一个吧,可别跟我说你19岁就是情圣,曾经沧海无数了。”

辛开宇不能不有些感慨,他的青春早已走远,他并不爱回想那段掺杂了太多烦恼跟茫然的日子。当然,他们是彼此的第一个,同样刚刚挣脱高中的繁重学业和家人的监管,一见钟情,尽情享受着只在年轻时才有的热烈情感,一个吻一个拥抱很快就不能满足好奇与渴望。

如果没有后来的意外,就算以后分开了,也不失为一段单纯美好的回忆,偏偏一个意外衍生出年轻生命无法担当的后果,接下来就只能付出代价了。

她的代价自然付得更多一些,被从外地赶来的家人严厉斥责、被学校开除,狼狈离校时肚子已经凸起,周围同学的目光含着同情也带着嫌弃。两家家长商量善后,他们坐在一边,却全无插言的资格。他看过去,只见她苍白憔悴,目光呆滞,手搁在肚子上,一件厚外套也掩不住隆起的腹部,茫然看着对面墙壁。眼前的女孩子彻底失去了昔日的灵动,脸色灰暗,让他同样茫然。

晚上,他找到他们住的旅馆,让服务员帮忙悄悄递张纸条上去,隔了一会儿,她下来,两人对立,却突然都觉得对方有点陌生,曾经那样紧密的相拥一下变得遥远缥缈,老旧旅馆的大堂灯光昏暗,彼此的表情落在对方眼内都是一片模糊。

辛开宇以为自己已经下了决心来担当生活猝然交给他的责任,可是这时却迟疑了。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决定不给自己反悔的机会,对她说:“你留下来吧,我们等到了年龄就结婚。”

她明显一震,眼泪终于流了出来,可是什么也没说,只是摇头,不停地摇头,他不知道这个拒绝让他痛苦还是有一点点如释重负。

他从旅馆出来,外面秋风瑟瑟,已经带了寒意。他拉高衣领,在外面游荡到深夜才回家,父母照例责备他,而他浑浑噩噩,完全没有回应。

自那以后,他们再没单独见面。当父母将那个小小的婴儿从医院抱回来时,他才头一次真切地意识到,他在19岁多一点时,已经成了一个父亲,那个露在襁褓外、有着乌黑头发的小脑袋带着他的一半骨血。一晌贪欢,竟然凝结成如此娇嫩的一个生命,他只觉得奇妙而惶惑。

几乎在一转眼,小婴儿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女郎,正坐在他身边,看着手里握着的一杯冰啤酒出神,仿佛忘了刚刚问了什么问题,更浑然不知这个问题勾起了父亲什么样的回忆。

辛开宇知道,他的女儿有心事,他一向尽力纵容她,多少是想补偿一下那个被迫早早结束青春面对人世艰难的女孩子,可同时他也尽力纵容着自己,真算不上传统尽责的好父亲。

“我和她,应该是彼此的初恋。”

辛辰回头看着父亲,其实她也不知道打算问什么。能问出什么来呢?小时候爷爷奶奶和父亲宠她,没有母亲并不让她介怀。后来长大一点,与自称她母亲的女人匆匆一面,竟然没勇气回头向从来无话不谈的父亲求证。

他们看上去都那么年轻,跟她堂姐和同学的家长全不一样。渐渐长大后,她只能推想,大概不过是他们年轻时的一个错误,然后各自相忘于江湖。身为错误的结果,再问也不过是添点难堪或者伤感。

大家都以温和包容的态度小心待她,回避这个话题,生怕触动她的心事。直到冯以安的母亲突然找到她,她才诧异地发现,原来没有母亲,在旁人眼内,居然是一个先天的缺陷。

听到自辛开宇口中说出这句话,她心中突然一松,那么他们当初也是有爱情的,而且是初恋的美好时光,谁能将年轻时热烈的爱恋归结成一个不该发生的错误?

她拿起啤酒杯与父亲相碰,“爸,我只知道这个就够了,谁也没法保证和谁永远走下去,没什么可遗憾的。”她仰头大口喝完这杯酒。

吃完消夜已经是深夜,辛开宇送辛辰到辛笛院外,嘱咐她早点休息。辛辰带着点酒意懒洋洋地走进去,却只见半暗的院落一侧两个人挨得极近地站在车边,似在窃窃私语,她视力一向很好,已看出是戴维凡和辛笛,她做目不斜视状向里走,那两个人已经匆匆分开,辛笛笑盈盈地叫住她:“喂,你装看不见,倒显得我是在作奸犯科了。”

戴维凡笑着对她们挥下手,“晚安,我先走了。”

姐妹俩上楼,辛笛拿钥匙开了门,问她:“跑哪儿玩了?才回来?”

“跟我爸吃消夜,好像回来得不大是时候,哈哈。”

辛笛打着哈欠,“你回来得恰到好处,我正不知道怎么开口说再见。调情这个东西,稍稍来一点才能让心跳加剧,血流加快,多了泛滥了就没意思了。”

辛辰会心地笑,绝对同意这话。辛笛随手将包扔到沙发上,看她穿的裙子,不禁一怔,“这还是我刚学制版时的作品,记得吗?是按你身材剪裁的,做好了让你试穿,路非说好看,你倒是不领情,说像条面口袋,后来一直放在我衣柜里,这个样式现在也不过时,配白T恤穿蛮好看嘛。”

辛辰略微一怔,“是哪一年?”

辛笛挑剔地将她推着转到半侧对着自己,蹲下身子动手重新绑裙带,“喂,一个蝴蝶结你系这么马虎就跑出去了,简直对不起我的设计,哪怕是早期的。我想想看,应该是我快上大三那年的暑假,你快读高三吧。”

辛辰任由她整理系带、调整裙摆角度,都不想抗议说马上要脱下来换睡衣睡觉了,没必要费这个事。

当然,是那个暑假,她快乐记忆到了尾声的时候。那时她已经长得跟现在差不多高,喜欢的衣服是少女口味,不爱这暗淡带点粗糙的蓝色蜡染布面料,长过膝盖不够利落的样式也很自然。她不像辛笛那样对于与服装有关的细节记忆力出众,可照堂姐的说法,这条别致的裙子自己穿过,路非也评价过。

然而今天,她从衣橱里拿出来穿上,出门前对镜自照,居然没了一丝印象,她有点惘然,又有点释然。

那么,回忆总归会在时间流逝里渐渐淡去,更多细节会一点点遗失在过往中,终有一天,曾经的铭心刻骨也就会彻底云淡风轻了。

送走父亲辛开宇,辛辰恢复了工作状态,重新长时间坐在电脑前处理图片,一连一周根本不出门。

林乐清成了她这里的常客,他时常拿着相机去拍这个城市的旧式建筑,其余时间会带了打包的食物过来,陪她一块吃。饭后,她继续工作,他拿她的笔记本整理自己拍的图片,或者玩游戏、看书,累了就不客气地躺到工作室一侧的贵妃榻上休息,直到辛辰要睡觉了他才走。

辛辰哭笑不得,“喂,你腻在我这儿不着家,我怕你爸过来找你,我算是说不清了。”

“你诱拐少男,这个罪名你逃不掉了。”林乐清大笑。

辛辰拿他没办法,只能由着他去。其实她也是欢迎林乐清的,他待在这边,并不打搅她的工作,却会在她连续对着电脑时间久了的时候突然将她的转椅从工作台边推开,移到阳台边强迫她看会儿外面,聊一下天算是放松。

他认真告诉了她自己的名字,“林乐清。我还有个双胞胎妹妹,叫林乐平,那孩子只比我小六分钟,倚小卖小,长期以欺压我为乐。我们的名字合起来是个词牌:清平乐,多有诗意。以后你叫我乐清,比较亲切。”

辛辰忍笑,“那我要不要正式介绍一下自己。”

“不用了,我知道你叫辛辰,不过我喜欢叫你合欢,这个名字很好听。”

林乐清帮她给花浇水,“我15岁到加拿大后,就靠帮我妈浇花修剪草坪挣零用钱了,怎么样,姿势够专业吧。”

她拍张钞票到他手里,“拿着,不用找了。”

轮到他哭笑不得,“明目张胆地占我便宜,合欢。”

辛辰把图片修完,这天中午她头次下楼,林乐清在下面等她,准备先一块去广告公司交图片,然后她再陪他去拍一部分隐藏在小巷子的旧时建筑。

走出来后,她吃惊地发现,临街门面突然扯起了几条长长的横幅,赫然写着“宁要市区一张床,不要郊区一套房”,“我们要求公平合理的拆迁补偿”之类的内容。原来贴拆迁公告的地方,贴上了墨迹淋漓的大字报,非常详细地分析这一地带新房子的价格、拆迁公司给出的补偿在同等地段居于什么水平、《物权法》有关内容解释之类,号召全体住户团结起来抵制不合理的拆迁,到处站着三三两两的邻居,议论的自然是拆迁。

林乐清笑道:“你真是与世隔绝了,这几天你们这里一直都这么热闹。”

他正拿出相机拍着这场面,旁边有人还问:“小伙子,你是记者吗?”

他摇头,正要说话,突然有人叫:“乐清、小辰。”

朝他们走来的是路非和一个穿碧青色真丝上衣、灰色麻质长裤的三十来岁的短发女子,林乐清笑着答应:“嗨,你们好。大婶婶,你怎么在这里?”

那女子笑道:“正和设计院的人来看现场情况,他们出的初步方案我不是很满意。小辰你好,好久没见了。”

辛辰微笑,“你好,路是姐姐,的确是好久不见。不好意思,我得去办点事,先失陪了。”她对路是、路非姐弟礼貌地点头道别,林乐清也对他们挥下手,“我们先走了,再见。”

上了出租车,林乐清说:“你不问我怎么认识路非和他姐姐的吗?”

“据说世界上任何两个陌生人之间都可以用六个人联系起来,谁和谁认识都好像不奇怪了。”辛辰兴致缺缺地说。

“前几天我才知道,路非是我小表叔嫂子的弟弟。”这个拗口的说法让林乐清自己也好笑,可是他小表叔苏哲的哥哥苏杰与小表叔同父异母,他只和小表叔有亲缘关系,他管苏杰的妻子路是叫大婶婶纯粹是出于礼节,还真是不好解释这中间的曲折。

辛辰并没兴趣去弄明白,只看着前方不语。当然,陌生人之间相互的联系,远比他们想象的复杂,而曾经的相识成了陌路以后,就更没法去细细梳理彼此之间莫名的联系了。

到了广告公司,辛辰让林乐清在会客室等她。她常来这边,熟门熟路直奔戴维凡的办公室,进去一看,却怔住,戴维凡不在,一个穿着清凉吊带、有着健康细腻的小麦色皮肤的高个女孩子正一边接电话说:“好,好,我马上回来。”一边向外走,见她进来,放下手机停住脚步很不客气地打量她。她只能问:“请问戴总在吗?”

那女孩上下打量她,见她没一丝闪避之色,反倒饶有兴致同样打量自己,这才开口:“他不在,你找他有什么事?”

辛辰想,士别三日就得刮目相看,难道戴维凡架子涨得如此之快,已经配了秘书来挡闲杂人等了?而且是态度如此傲慢的秘书。她只说:“那我出去等他。”

辛辰转头回到会客室,只见公司的文案小赵已经与林乐清搭上讪了,“你是来试镜那个广告模特的吗?”

林乐清一本正经地说:“你看我条件合适吗?”

“你的气质拍那么俗的产品有点浪费了,要是上次拍那个温泉度假村的广告你来就好了。”

“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产品呢。”

“男性保健药品啊。”

林乐清一边拍桌大笑出来,一边说:“不不不,这个不错,应该适合我。我其实内心狂野,很有猛男气质。”

辛辰也禁不住好笑,“小赵,他是我朋友,不是模特。”

“叫你朋友可以试下兼职客串啊,辛辰。”

“你自己说服他吧,我不管,哎,戴总配秘书了吗?”

小赵诧异,“公司只有一个秘书兼前台珍珍,你又不是不认识。”

“刚才从他办公室出来的女孩是谁?”

说话之间珍珍端了两杯茶走过来递给他们,撇嘴笑道:“那是戴总的西装裤下之臣,沈小娜,今年上半年回国的海龟,信和服装公司老板的女儿兼设计总监,三天两头到我们公司来蹲守,我看很快得在戴总办公室给她加张桌子了。”

小赵也笑,“珍珍你这张嘴啊,沈小姐不是托我们公司做画册吗?”

“画册早交了好不好,以前是有借口的来访,现在索性不要借口了,架子偏偏比正经老板来得还大,一会儿要咖啡一会儿要调空调温度,一坐就是半天,嘿,总算走了。”

几个人全哈哈大笑,可是笑声未落,戴维凡出现在门口,“珍珍,又在嚼舌。”

珍珍吐下舌头,却并不怕他,只嬉皮笑脸地说:“老板,我讲事实好不好,唉,谁让我们戴总魅力无边,招蜂引蝶呢?”

戴维凡一向在公司并没架子,还真拿这班惫懒员工无法,只笑骂道:“都给我去好好做事,辛辰去我办公室吧。”

戴维凡将辛辰移动硬盘里的图片导入自己的电脑,一边看一边说:“那个沈小娜只是我学妹,你别听他们乱说。”

辛辰不语,戴维凡抬头,只见她一脸的似笑非笑,不免有点急了,“我在辛笛眼里已经算名声很差了,你可别再给我添油加醋。”

“我用得着说什么吗,戴总?”辛辰慢条斯理地说,“你干手净脚也未追得上我家辛笛,倒是试一下拖个包袱去追她。”

戴维凡大笑,“放心,我有数,不会做那么不上路的事。”

辛辰告辞,戴维凡将笔扔到办公桌上,开始琢磨刚才辛辰那句话。当然,对辛笛的追求进行得又顺利又不顺利,顺利就是辛笛并不矫情,他如果打电话去约她,而她又有空,会痛快地答应;不顺利就是辛笛倒是有意乱情迷的瞬间,可根本没如他所愿地进入恋爱的状态。

戴维凡并没尝过为情所困的滋味,一向是别人明恋暗恋他,他自己有限的一次暗恋经验也终止于萌芽状态,没来得及深刻就已经结束,只有一点惆怅罢了。从来都是女孩子为他颠倒,她们一个个两眼放光地看着他,仿佛跟他在一起,再乏味的节目也变得有意思了。

可辛笛不这样,哪怕对着他,她也很容易走神,而且理直气壮地承认自己是想到某个设计思路去了。在酒吧里她会掩口打哈欠嫌空气浑浊音乐跟气氛不配合,看电影她倒是专注,可明显对情节不在意,再煽情的电影到她那也分解成了服装和画面,演员在那儿涕泪交流呢,她却说:“这种带垫肩高腰线的衣服可能会再度流行起来,也许我们老板说得对,时尚真是不可理喻的东西。”

这样的表现让戴维凡既挫败又不免发狠,决心一定要搞定这个难弄的女人。他看看时间,打她电话,约她晚上一块吃饭,辛笛心不在焉地嗯了几声。

戴维凡最恨她这种似听非听的状态,并且吃过亏。有一次和她明明约好在她写字楼下碰面,他傻等了快四十分钟也不见她下来,再打电话上去,她竟然吃惊,“我什么时候答应你的?”

“我们昨天约好的啊。”

“我没印象了,现在在赶一个设计稿,你自己去吃吧。”她很干脆地挂了电话,戴维凡气得几欲捶方向盘,同时鄙弃自己为什么要受这个气。可是隔了两天她打电话过来,没事人一样问他晚上有空没一块去喝酒时,他居然马上就说有空。

其实去喝酒的也不止他们两个人,他过去了才知道,辛笛找他主要是陪阿KEN。阿KEN在这个城市里没什么朋友,等闲人不入他的法眼,偏又好奇心强盛,爱到处乱逛,去哪里都喜欢拉辛笛作陪。

辛笛陪了几次后不胜其烦,本着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的精神将戴维凡叫出来,同时用托孤的口吻说:“阿KEN,以后要寻欢作乐直接找戴维凡,省得我一个女人反而碍你们的事。他专精吃喝玩乐,陪你肯定胜任有余。或者你也给他取个英文名字好称呼吧,嗯,现成就有,叫David好了。”

戴维凡看辛笛乐不可支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再一次在心里发狠,等有一天她陷进去了,他就要……就要怎么样他有点没概念,自己都觉得这念头来得好不幼稚。

“喂,你到底有没在听我说什么?”

“在听在听,你刚才说什么?”

戴维凡只好耐着性子再说一次,“下午我去机场接严旭晖,然后我们一块请他吃饭。”

辛笛笑了,“说清楚啊,是你请,不是我们。严旭晖跑去北京混了个国内最新锐时装摄影师的头衔就跩了吗?他哪来那么大面子让我请呀。你接了他直接过来碰面吧,我和阿KEN先在这边审查上画册的款式,他后天回香港,这两天得抓紧时间做完。”

辛笛放下手机,继续和阿KEN讨论设计稿,正忙碌时,有人打她电话。

当那个温柔的声音在电话里说“你好,我是纪若栎”时,她完全没概念,只能回一声:“你好。”

手机里出现一个让辛笛尴尬的沉默,她正要招认对这个名字全无印象时,那个声音说:“两年多前我们在北京见过一面,一块吃过饭,我是路非的未婚妻,也许得说前未婚妻吧。”

辛笛恍然,拖长声音哦了一声,却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了,只意识到有些尴尬,实在说不清是对她的名字,还是对“前未婚妻”这个让人听着就不安的身份。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