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繁花相送

一路繁花相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六章 往事不必再提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六章 往事不必再提

拍摄时装图片听着浪漫唯美,其实是很累人而单调的工作,摄影师不停地吆喝、指挥模特,模特不停地换装、卡位摆各种姿势,化妆师不停地补妆,助理不停地调整灯光整理衣服置换背景道具。辛辰要做的则是不停地对比拍好的一张张照片,随时做着调整修改。照例忙到深夜,所有人都精疲力竭,严旭晖才宣布收工,放大家休息。

四月花园离辛笛的住处不算远,辛辰谢绝严旭晖送她,也懒得叫车,一个人顺着老城区的街道往回走,这一片街区治安良好,纵横交错的道路她早就烂熟于心,她很喜欢在凉爽的夜晚慢慢独行的感觉。

走到一间即将打烊的饼屋前,她停下来,买了蛋挞和哈斗,这两样甜食是她和辛笛都喜欢吃的。她拎在手里,再到旁边的便利店买了一个巧克力蛋筒边走边吃,转过一个街道,她一抬头,停住了脚步。

路非正站在不远处昏黄的路灯下,他的脸半隐在黑暗中,身影被斜斜拉长,投射在人行道上,这个景象分明是她熟悉的,从前他曾站在相同的位置等她,然而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她停住脚步,惘然回想。

当然过去得太久了,不知道是记忆模糊还是眼前的情形有点恍惚,所有的一切都显得不够真切,简直如同转过拐角走上回家的路,却突然误入了某个梦境。

辛辰先走到一边,将还剩一半的蛋筒扔进路边的垃圾箱里,然后转身走向他,“你好,路非,有什么事吗?”

路非看着她,薄薄的嘴唇紧紧闭着不说话,下颌的线条明显咬着牙,似乎在努力克制着某种激烈的情绪,她有点吃惊,疑惑地问:“怎么了?”没得到回答,她想了想,还是说:“本来我不打算专门去说那些多余的话了,不过你既然来了,我想还是讲清楚一点比较好。”

她认真看着他,“可能乐清跟你讲的话让你误会了。他跟你讲的那些是事实,但请不要漏掉一个前提,在太白山上那会儿,我正在发高烧,大概一般人碰到那种倒霉情况会叫妈妈,偏偏我没妈妈可叫,当时说了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想我不用为病中说的胡话负责,所以千万别把那个当真好不好?”

路非仍然不说话,只紧盯着她。辛辰无可奈何地继续说:“我从读大学时就开始徒步,决定去秦岭和你没有关系,生病只是一个意外。在那以前和以后,我都碰到过更危险的情况,比如这次去西藏,路上爆胎,车子险些失控冲下盘山公路,难道也要找人来认账不成?不用我解释你也该知道,玩户外,这些情况不可避免,也是刺激人投入的乐趣之一。你要为此负疚,我觉得就有点没事找事了,毕竟我们分开很久,大家都是成年人,为各自的行为负责就好。至于你和你未婚妻的事,请不要牵扯到我,我可不喜欢被不认识的人找上门来谈判。”

“三年前你去北京,为什么不肯见我?”路非终于开了口,声音低沉。

辛辰烦恼地皱起眉,“我为什么要见你?好吧,我再多余解释一下,我是去北京求职,工作倒是找好了,可我讨厌北方的气候,又干燥又多风沙,就回来了,我说得够清楚吧?!”

路非盯着她,他的眼神犀利得完全不同于平时,而辛辰不避不让,同样看着他,那双眼睛没有一丝波澜。良久,路非长叹,“小辰,为什么要这样?居然面对面也不肯叫我一声。”

辛辰的脸蓦地变得苍白,停了好一会儿,她笑了,那个笑容冷漠而疏离,“真是个奇迹,隔了三年时间,突然记起我曾和你面对面了,可是已经过去的事,再翻出来没什么意思。”

“你的脸全蒙着,我确实没认出你来,如果不是看严旭晖的博客,我大概永远不会知道你去北京找过我。哪怕你只喊一下我的名字,一切都不一样了,少年时说的赌气话,真的那么重要吗?”

“很好,你就当我一直赌气好了。”辛辰转身要走,路非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拉住她。

“小辰,当时我和若栎只是普通朋友。”

“这个倒不用跟我交代了,我们分开那么久,我交过不止一个男朋友,你有普通朋友、女朋友和未婚妻都是完全正常的。”辛辰淡淡地说。

“我确实该受惩罚,小辰,但你不应该用自己一个人不声不响地离开来惩罚我。”

辛辰微微眯起眼睛笑,带着几分嘲讽,“你一定要逼得我在你面前彻底坦白自己的那一点卑微吗,路非?那么好吧,我跑去找你了,还神经质地误会了你和别人的纯洁友谊,然后放弃找好的工作,灰溜溜地回了家。不仅如此,听到你回来,我又跑了,这次跑得更离谱,差点把命丢在外面,这个版本足够狗血有趣,而且戏剧化了吧?”

没等她说完,路非手臂一带,伸手抱住她,他用的力道猛烈,她猝不及防地被拖入了他的怀抱中,他一只手紧紧地搂住她,另一只手将她的头按在他胸前,这个姿势正是他以前抱她时的习惯动作。他的声音沙哑而痛楚地从她头上传来,“别说了小辰,一切都怪我,我没有一拿到学位就回国找你,伤了你的心。”

辛辰的脸贴在他的胸口,隔着衬衫都能感受到那里激烈的跳动。她一阵失神,往日记忆如同潮水般翻涌袭来,从心头到指尖掠过一阵酥麻,让她突然没了挣扎行动的力气,只能软软地靠在他身上。

然而充满她呼吸的,是他身上混合着须后水、沐浴露的清淡味道。这是属于一个成熟男人散发的气息,并不是她少年时熟悉并愿意安心沉醉的大男孩的怀抱,意识到这一点,她调整出一个笑意,努力仰起头看着他,他的手仍然扶在她后脑上,手指插入她发丝内,固定住她。

几年来两人头次隔得如此近对视着,他深邃的眼里情绪复杂,痛楚、怜惜、无奈是如此深切,让她再无法维持嘲弄的表情,那个笑意像片残破的叶子被风吹离枝头,一点点离开了她的面孔。

“对不起,路非,我忘了你一向爱揽责任上身。我现在有很恶劣的幽默感,喜欢乱开根本不好笑的玩笑,请别当真。”她心平气和地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承认,我的确去找过你,只是知道当时你也在北京,想见见你。等真的看到你以后,我有点尴尬了,突然意识到,我们早分了手,几年没见,算是陌生人了。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我没权利在说了不用再见后,又去任性地当别人生活中的不速之客,于是我走开了,就这么简单。之前不说,不过是不想把事情弄复杂。”

路非深深地看着她,路灯下,她的面孔清瘦,下巴尖尖,褪尽了少女时期的一点婴儿肥,再没有那份如刚成熟桃子般的饱满圆润。此刻她坦然迎着他的目光,眼睛依然清澈如水,不带从前在他面前惯常流露的那份爱娇色彩。她的声音清脆柔和,显得镇定而平静,没有任何负气意味。路非只觉得心中那份疼痛更甚,他扣着她后脑的手指不自觉收紧,她能感受到那修长的手指突然施加的压力,却只一动不动地站着。

“你不愿意再提这个就算了,小辰。”他轻声说。

他完全明白,她这一番条理清晰的回答看似言之成理,其实是在回避,在轻描淡写,在搪塞。

伫立北京的风沙中一动不动几个小时,面对他和纪若栎时保持缄默,独自离开北京返回老家,又避开他独自去徒步,这当然不是简单的生气或者赌气,她大概只是死心了。他有很多问题堵在心头:你一个人站在那里时想的是什么?你对我真的已经失望了吗?那天你俯在我车头写了什么?你终于从心上抹掉我了吗?但他清楚地知道他没权利再问什么,更不忍心触动她可能已经愈合的伤口。

辛辰看上去松了口气,似乎满意于这样将事情交代过去,她轻轻挣开他的怀抱,退开一点距离,“我们讲好,都别再提以前的事了,尤其不要把我扯进你和你未婚妻的纠葛里面,我的修养始终说不上好,恐怕没多少耐心这样跟人反复解释。”

“没什么再需要你来解释,我惹出的麻烦我会全收拾好。”

辛辰点点头,“那就好,不早了,我先回家,再见。”

不等她转身,路非伸一只手再度拦住她,“等我能够再来面对你,小辰,让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辛辰睁大眼睛看着他,良久她礼貌地笑了,“这不是一个好提议,路非,我都说了往事不必再提。”

“你不愿意提的事,我保证再不会追问探究。”

“可是说到重新开始了,我们能当作从前不认识,什么也没发生,若无其事再来一次吗?”她耸耸肩,“不,路非,你大概没什么变化,还跟以前一样,不过我可真扮不来天真少女了。”

“你当我有恋童癖喜欢小女孩吗?我爱的是你,小辰,以前的你,现在的你,只是你。”

辛辰微微一震,提着食品袋的手指无意识地握拢抓紧,她清楚地记得,从前他们在一起时,那个内敛得超出年龄的男孩子从没对她说到过爱,他只是那样爱恋地注视她、呵护她,而她当时自信满满,坦然享受他的温柔,并不需要索取语言来肯定自己的拥有。在一切都已经改变了的今天,却迎来了一个迟到的表白,她的指甲不知不觉嵌入了掌心。

路非继续说:“我一向沉闷,把自己的感情看得太过矜持,总以为有些话不必说出来。如果不是你在15岁时吻我,我不知道我这一生要错过什么,现在我也没资格再对你有更多的要求,我只想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你也许不恋童,可你对我的认识确实停留在15岁了。”辛辰再度眯起眼睛笑了,“对呀,我那会儿是够疯的。只要我喜欢,我就没一点犹豫地断定别人跟我有同样的感受。我不后悔那么疯过,但是你不能当我一直活在15岁呀。我今年25岁了,路非,谈过好多次恋爱,甚至跟人讨论过结婚的可能性。我们七年多没见面,北京那一次可不算数。你现在对我说爱,我只能说谢谢,对不起,我的爱没那么强悍,经不起时间和距离的考验。而且你该记得,有一点我倒是一直没变,我还是没有停在原地等人回头的习惯。”

“小辰,看看现在的我,快30岁的男人,一直爱着一个女孩子,却一再弄丢了她,同时又辜负了另一个人,把别人和自己的生活弄得狼狈不堪,你觉得我会狂妄到要求你在原地等我?”

辛辰注视着他,他的面部轮廓清朗依旧,英挺的五官有了成熟的韵味,然而神情焦灼苦涩,眉头微蹙,下巴上有隐隐的青色胡茬儿,她没法将这张面孔和记忆中那个温润如玉的大男孩重合起来,只能微笑,“你让你的负疚感泛滥,把自己弄混乱了,甚至不惜取消婚约来补偿我。可我不认为你有需要负疚的地方,更不认为我需要补偿。你这样对你的未婚妻算不算公平不关我的事,不过拿一份我不需要的感情来补偿我,对我也算不上公平。”

“负疚?我承认我有,可你以为我对你的感情只是一点负疚那么简单吗?”路非看着她,轻声说,“不要急着对我的感情下结论,小辰,也不要急着拒绝我,给我一点时间。”

辛辰哑声一笑,“别找我要时间,路非,我给不了你。你的建议对我没吸引力,我的年纪并没白活,我再不是那个太需要抓紧一个人求得安全感的小姑娘了。如今和人恋爱,我图的是开心和快乐。对着你,这个感觉太沉重了,我负担不起,还是算了。”

路非握住她的手,将她紧紧握拢的手指一一拉开,拿过那个食品袋,注视着她的手,依然纤细,但掌心有几个深深的月牙形指甲印痕,他抬起她的手放在自己唇边轻轻吻了一下,“不管你要的是什么,我尽我的努力来给,如果我努力后,达不到你的要求,你可以拒绝我,什么时候,什么理由,我都接受。”

“我刚才说过,我长大以后,再没让自己去当别人生活里的不速之客,同样,我也不欢迎我生活里出现不速之客。”辛辰往回抽自己的手,疲惫而无可奈何地说,“你的决定,我管不了,不过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你,我不会为你改变我的计划,你要怎么样,对不起,那都是你的事了。”

路非敲门进来时,显得意态消沉,辛笛本来积攒了不少问题,可看到他的样子,只能叹气,“辰子在四月花园加班还没回,她去北京找你,你竟然不知道吗?”

“我没认出她来。”路非沉默一会儿,只简单地说。

辛笛回想严旭晖博客上的照片,一时无话可说,当然,北京每年三月底都有一次大的服装博览会加时装周,她从读大二一直到工作,年年都去,赶上过两次沙尘暴,街上到处是黄土,所有的人都包裹得严严实实,戴着大口罩和墨镜,用索美设计部小姑娘出门前对镜自怜的话说就是:“亲娘也未见得能认出女儿我了。”她们住的酒店前面是个风口,出来等出租车的工夫,个子娇小的她猝不及防,被风吹得啪的一声贴到墙上,旁边同事看得狂笑,然后掩口不迭,已经是满嘴沙子了。

如果那张蒙面的照片不是挂在严旭晖的日志里,她也认不出是辛辰。下午她给路非打过电话后,马上打严旭晖的电话兴师问罪:“老严,三年前那会儿明明我也在北京出差,我们在国展、时装周发布会差不多天天碰面,你怎么没告诉我辰子去了北京?”

严旭晖弄清她说的是什么后叫屈:“辛辰不让我说啊,她一来就到处面试,说一定要找好工作再跟你说。哪知道她找好了工作又突然说要回去,还让我别跟你提她来过北京。”

辛笛哑然,她当然知道辛辰平时开朗背后的那点不声不响的倔强,严旭晖在电话那边长叹一声,“老实跟你讲,辛笛,当时我是真想留住她,都跟她表白了,我喜欢她,希望她做我女朋友,留在北京,我一定会好好珍惜她,可她只是摇头,说她如果付不出同样的感情,就再不会随便敷衍别人的真心了。”

放下电话,辛笛自然说不上心情好,戴维凡打电话说要接她去吃饭,也被她没好气地推掉了。

路非在她这略坐了一会儿就要走,辛笛知道他肯定是出去等辛辰,并不挽留,“我现在不大确定翻出严旭晖三年前的博客给你看算不算做对了,很明显,辰子并不愿意别人再提这事。”

路非黯然,“我知道,可我想求的不是她的原谅,她一个人背负了这么久,不管怎么样,该轮到我了。”

辛笛看他下楼,昔日英挺笔直的身影都透着落寞,只能再次断定,复杂纠结的感情对别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她不知道,对她来说,确实还是能避则避的好。

她洗了澡换上睡衣,用微波炉做了爆米花,倒了小半杯红酒,窝到沙发上一场接一场地看时装发布会,画板搁在膝头,铅笔握在手中,有点灵感就马上画下来。这是她周末的保留节目,一向觉得这样最舒服惬意,比任何约会都要来得放松。

辛辰拿钥匙开门走进来,把食品袋递给辛笛,辛笛欢呼一声,拿出一个哈斗大口吃着,“我最喜欢吃这家的哈斗,老是懒得去买。哎,你看上去很累的样子,老严这家伙赶工是不是赶得太狠了?”

“还好啊,他手上有不少合约,当然得赶,这几天把四月花园的部分拍完就该进摄影棚了。”辛辰坐到她身边,拿起一个蛋挞吃着,“我也可以不用成天跟着了。”

辛笛转动着手指间的铅笔,看画板上随手勾勒的一个草图,那个简略的面目仍是辛辰,眉眼盈盈的,她画这个面孔已经熟极而流,完全不用费思量,此时看着身边这个镇定得好像没有情绪起伏的辛辰却有些疑惑。她画的真是辛辰吗?是她一直认为青春无敌的16岁辛辰,还是活在她对于纵情任性青春想象中的一个幻影?

“在想什么呀,看发布会都不专心了,倒来看着我。”辛辰早就当习惯了堂姐的模特,并不怕她审视的目光。

她还真是波澜不惊了,辛笛叹气认输,只得重新看向电视,突然失笑,示意辛辰也看。屏幕上是时装发布会终场,一个戴墨镜的瘦削黑衣老人正左拥右抱出来谢幕,辛辰对时尚没多少概念,自然不知道是哪位大师。

“Karl Lagerfeld,号称时尚界的‘恺撒大帝’,六十多岁了,据说用十三个月减了四十来公斤体重,现在穿的是美少年的最爱,Dior Homme,这个牌子的衣服只适合电线杆样的身材。”

“你还说我纵山是自虐,要依我看,这位老先生才算是对自己够狠。”

“嗯,看看他再看看我们,就着爆米花喝红酒,快睡觉了还在吃哈斗跟蛋挞,突然觉得很开心了。”

辛辰舔着手指上的蛋挞碎屑,承认她说得有理,“是呀,我一直认为,要求不高的话,开心并不难找,只要不是刻意跟自己过不去,那把自己活成一个悲剧的概率还是比较低的。”

“可是要求不高,会不会错过更值得投入的人和事?”

“反正越大就越知道,投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既然做不到投入,又何必在乎错过,我不操这个心了。”她站起身,伸个懒腰,“去洗澡了。”

“辰子——”

辛辰低下头来看着她,她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辛辰一下明白了,笑道:“这么说,你也看了严旭晖的博客吧,好像就剩我这当事人没看了。他那爱抒情夸张的习惯,真不知道把我写得有多凄凉,要命。”

“还好,写到你,他还算克制、含蓄。辰子,去北京的事,为什么不想让我知道?”

“其实现在说来也没什么,就是自尊心作祟吧,”辛辰语气轻松,“本来只想找好工作再跟大家说,后来灰头土脸地回来了,自然更没说的必要了。”

辛笛看着她,也笑了,“知道吗?辰子,我有时真的想,如果你不说,我似乎再不用问你什么了,对于任何问题,你都有了一个现成的、非常流利的答复。”

辛辰呆住,摸摸自己的脸,“我居然没脸红,可怕。我向天保证,笛子,我没敷衍你的意思。”

“我明白我明白,你不是敷衍我,可是我真的有点疑心,你是在敷衍自己呢。”

辛辰站在原地,侧头想想,苦笑一下,“是呀,这么一说,我都弄不清楚,我是真不在意了,还是装着装着,连自己也哄过去了。”

辛笛倒有点受不了她自我反省的样子,秀丽的面孔透着无可奈何和认命,只能认输地摆手,“得了,你去洗澡吧。早点睡,明天我能休息,你可还得去受严旭晖的剥削。”

“对了笛子,我不会住很久,你怎么还这么费事地买了新床?”

她以前偶尔会住这边,都是把书房里一个两用沙发放倒当床,可是昨天晚上头一次过来,就发现里面居然放了张崭新的铁艺床,乳胶床垫上铺了全套浅米色的床上用品,辛笛昨天回来得晚,她也没顾上问。

辛笛笑道:“不是我买的。”

辛辰昨天处理完家当就去工作,她的电脑设备、衣物和那个贵妃榻都是路非送到辛笛家的,她当然不会笨到再去问是谁买的,只能摇摇头去拿睡衣。

辛笛手机响起,她拿起来一看,是戴维凡打来的,懒洋洋接听:“喂,你好。”

“睡了没有?到阳台上来。”

辛笛莫名其妙地拿着手机走上小小的弧形阳台,她住的是二楼,低头一看,只见戴维凡正倚在院中的车边,仰头对着她,她承认月光如水下,那个高大挺拔的男人看上去相当悦目,“搞什么鬼啊,这么晚不睡还跑过来干吗?”

“下来,我带你去兜风。”

“我都换了睡衣打算睡觉了。”

“看到了,穿这么幼齿型的睡衣,真不符合你设计师的身份。”

辛笛忍不住笑,她个子小,身上这件睡衣是在香港出差时,顶着同事的取笑,去某个牌子的童装部买的,虽然是吊带的式样,可娃娃款的下摆,浅粉的颜色,再配她喜欢的玫瑰花图案,一点说不上性感,还真是幼齿得很,“我穿着开心就好嘛。”

“好吧,我看着也开心。”戴维凡笑道,“下来吧,不用换衣服,我们出去转转,我保证好好把你送回来。”

他声音微微拖长,似乎强忍着点笑意,又带了点诱惑。辛笛白天刚下的不再和他纠缠的决心一下动摇了,有点鄙视自己,可是又想,咦,在如此郁闷的夜晚,送上门来的消遣,为什么要拒绝?这个念头一动,不免脸红,可是却绷不住不理他了,“好,等一下。”

她还是回房,在睡衣外面套了件白色真丝长衬衫,对辛辰说:“我带了钥匙,你先睡,不用等我。”

辛辰笑着点头,辛笛趿上双人字拖下楼上了戴维凡的车,他发动车子出了院子,侧头一看,只见她的脸泛着红晕,两眼亮晶晶地看着前方出神,他本来打迭了精神准备来哄她,可她此时心情看上去不错,完全没有下午接电话时的没好气了。

“想什么呢?”

“我以前印象最深的一次深夜出门,还是18岁的时候。”辛笛降下车窗玻璃,头歪在椅背上吹着风,“我爸妈出差,叔叔带我和辰子出去吃消夜,我才知道,原来晚上有那么多人不睡觉在外面晃荡。”

那是个让她记忆深刻的夜晚,已经18岁的她头次发现,这个城市并不像她妈妈安排的那样井然有序,到了11点以后大家都统一关灯上床直奔梦乡。辛开宇带她们姐妹去的地方热闹非凡,每一处排档都人声鼎沸,夹杂而坐的人操着各式口音高谈阔论,不时还有卖花姑娘、卖唱艺人穿插来去兜揽着生意,空气中浮动着食物的辛辣刺激香味,吃的是什么她没太大印象,只知道回家后兴奋犹存,脑袋晕陶陶地在床上折腾了好久才睡着。

读大学后相对自由了,她也和同学一块消夜,不过她并不爱那些油腻的食物和嘈杂的环境,在没了第一次的新奇感觉后,也就懒得出去了。

她长到28岁,只在设计想象上天马行空,可一直过得都是循规蹈矩的生活,以前她妈妈管束得她就算出门去小卖部买包盐都要衣履整齐,后来就算独居了,积习之下,却没了放纵自己肆意的冲动。头一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刻穿了睡衣下来赴一个男人的约会,想到这,她的心跳不由加快。

戴维凡一向自由自在习惯了,觉得好笑,“看来你家教的确严格,”言下之意辛笛自然有数,斜睨着他,他只好接着说,“很好,女孩子这样好一些,我最烦疯丫头了。”

辛笛哼了一声,懒得提醒他,就她记忆所及,他以前的女朋友倒有很多是疯丫头的类型,而颇有才华内秀的一个师姐对他示意频频却没得到回应。静谧的深夜,车子平稳地行驶在宽阔的大路上,清凉的晚风迎面吹来,所有烦恼似乎都随风而去,更没必要去提那些扫兴的话题。

“想去哪里?”

“不知道,一直往前开好不好?”

戴维凡笑,“那我直接上出城高速吧,这个样子有点像是私奔了。”

“不错,月白风清,不冷不热,确实是个适合私奔的天气。”她动了点淘气的念头,“你看我们私奔去哪儿比较好?”

“哪都可以,只要是和你。”戴维凡回答得十分爽快。

辛笛靠到椅背上大笑起来,“如果你稍微考虑一下再说出来,会显得有诚意得多,可你答应得没有一点挣扎,我改主意了,不上高速,我们就沿滨江路走走吧,江边的风吹得真舒服。”

戴维凡将车开到江滩公园接近出城的地方停下,两人下车,这里十分安静,四下无人,江风浩荡,吹得辛笛身上套着的大衬衫飘飘拂拂,戴维凡从她身后抱住她,“我稍微考虑了一下,好像每次吻过你以后,你会比较好说话一些。”

不等她开口,他的嘴唇灼热地烙在她脖子上,接下来是一个接一个绵密的吻,她不记得她是怎么在他怀中转身,不记得她的胳膊怎么绕上了他的腰,她忘情地回应着。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