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繁花相送

一路繁花相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九章 被加深的陷溺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九章 被加深的陷溺

冯以安迈步走向敞开的大门,却只见门外靠楼梯扶手处笔直地立着一个人影,他坦然而立,完全不介意别人推测他在那里站了多久。冯以安停住脚步,适应一下外面的黑暗,只见面前的男人穿着浅灰色的条纹衬衫,个子修长,清俊的面孔上表情肃穆,看得出来,不是上次在酒吧中巧遇的那个开朗英俊的大男孩。

两个男人眼神相撞,他没一点躲闪,冯以安有一点了然,回头看看辛辰,“我太高估自己了,居然以为你关手机躲到一个空荡荡的房子里来只是为了避开我,祝你好运。”他绕开那男人,扬长而去。

辛辰踱几步,走到正对大门的位置,歪头看着门外的路非,笑了,“上午你还拉我,我以为你不会屑于听别人的对话呢。不知道你来了多久,听到了多少,可我好像也警告过你,偷听总能听到让自己不自在的话。”

路非走进屋内,“抱歉,我没及时走开。”

他下午给辛辰打电话,她手机关了机,到了晚上,也没回辛笛家。他对她会去哪里毫无线索,几乎是本能地开车到了这个地方。这边看上去比以前更为杂乱,然而五楼她的窗口却透出了光亮。

他以为自己应该松一口气,可是想到这个一直敏感的孩子,现在摆出刀枪不入、波澜不惊的姿态面对一切,却到底要回到一个废弃的房子中来独自消化心事了,他的心隐隐作痛,犹豫一下,决定还是上去看看,哪怕做她不欢迎的打扰,也不能任由她一个人难过。

辛辰家的门敞开着,一个男人的声音清晰地传了出来,他的教养提醒他应该走开,然而他却做了完全相反的事。

路非这么坦白地承认旁听了她与冯以安的对话,她倒无可奈何了,“听也听完了,你请回吧。”

“太晚了,这里不够安全,我送你回去。”

“也不知怎么的,我似乎突然成了香饽饽,前男友一个个找上来。谢谢你们的好意,很能满足我的虚荣心,可是太密集,让我应接不暇,我实在有点消受不起,还是不要了。”

她含笑调侃,声音平和,将话中带的刺掩饰得若隐若现。路非深深地看向她,两个人只隔了几步的距离,彼此都能清晰地看到对方的脸,落在各自眼内的是熟悉的面孔、复杂难言的表情。

她不记得曾多少次这样看着他,在她的眼睛中,他曾凝视她,带着明明白白的贪恋;他曾含着微笑,眼中盛的是满满的温柔;他曾那么痛苦和无奈,视线仿佛织成网,不舍地将她缠绕;他也曾将目光从她身上一扫而过,如同路人,而现在,他的眼神中全是深切的痛惜。

辛辰承受不起这个目光的密度与重量,她突然没有了尖刻嘲弄的力气,疲惫地说:“路非,如果你刚才听得足够多,那你应该知道,不管是谁,我都不会任由他在我生活里进进出出。你这样放下身段看牢我,不顾全你的风度听我的隐私,摆出和我纠缠下去的姿态,有什么意义?”

“从前我的确放不下我的身段,我一直顾全我的风度,这两点让我就算爱着你,也是一个自私的男人,在失去你七年的时间后,我怎么可能还去保留矜持的姿态?可是小辰,请放心,我不会违背你的意愿纠缠你,不会拿你不喜欢的问题和要求来烦你。”

辛辰笑了,左颊边那个酒窝隐现一下随即消失,“那好,我可是真累了,走吧。”

辛辰返身去关上阳台门,拎起搁在地上的背包,关了灯,反手锁上门,路非在前,她在后,下了一层楼,她才意识到,她置身于黑暗中,竟然没有依着每次出门时的本能反应拿出手电筒,只紧紧地跟着前面一个笔直的背影。

她猛然停住脚步,正要摸向自己的包,路非回过头,伸手过来,稳定而准确地拉住她的手,他的手掌干燥温暖,她往回一缩,他握得更紧,轻轻一带,两人变成并行,楼道狭窄,到转角处,不时有堆放的杂物绊倒走在外侧的路非身上,但他的步幅始终不变。

出了单元门,他才松开手,走到自己的车前,替她打开车门。她坐上去,开了手机,打辛笛的电话:“笛子,大妈现在怎么样?”

“还好,医生会诊了,心脏的情况比较稳定,也排除了美尼尔氏综合征,再观察几天,应该就可以出院了。哎,你让路非带过来的鸡汤很好喝。”

辛辰嘿嘿一笑,“我明天带鸽子汤过来,你让大妈好好休息,今天赶时间,没来得及进去看她,对不起。”

放下手机,辛辰靠在椅背上,并不说话,路非也不作声,他专注开车,眼角余光扫过那个微侧向窗外的面孔。从他这个角度,只看得到她绾着的头发略为松散,一只精巧的耳朵在发丝间半掩半露,眼睛半合,嘴唇紧抿,带着掩饰不住的倦态。

车子开进院内,路非熄火,辛辰解开安全带,说:“谢谢,再见。”伸手打开了车门。

“小辰,如果你需要一个安静独处的地方……”

辛辰的手留在半开的车门上,回过头对他摇头,“不,路非,我就住在这边,直到我去昆明。没人有资格要求所有人的喜欢,我不会做让大伯和笛子不解的事情,他们对我的好,已经远远抵消大妈的那点不喜欢了。”她并不踩越野车门下的踏板,敏捷地直接跳下车,回手关上车门,走了进去。

路非回到别墅,路是正在卧室整理行李,这边的工作告一段落,她准备第二天回深圳。路非坐到靠窗的小沙发上,伸展双腿看姐姐忙碌着。

“路非,你取消婚约的事算是暂时跟爸妈交代过去了,以后有什么打算?工作马上就要交接完毕了,你不会是想什么也不做,专心去追回辛辰吧?!”

“我和丰华集团的徐董事长约谈过几次了,她的先生王丰这几年一直在做投资公司,但业务始终集中在为省内地产企业融资一块,他们有意发展资产管理和风险投资业务,重点收购投资有潜力上市的公司股份,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可能我会去他的投资公司工作。”

路是略微沉吟,丰华集团与昊天前期有合作项目,只是那个项目由她的小叔子苏哲负责,丰华集团董事长徐华英与她先生苏杰是EMBA同学。她与王丰夫妇是点头之交,并没直接交道,但也大致知道,丰华实力雄厚,这夫妇二人在本地商界都有强悍之名,王丰数年前卷入一场官司,被判处了两年缓刑后才从集团引退,开始隐身幕后操纵投资公司。

“你确定你能适应民营企业的行事作风吗?虽然一样是做风投,但操作手法肯定完全不同。”

“试试看吧。”路非淡淡地说,“既然打算在这里长住下来,一切都要接受适应。”

“可是我前两天去市里开协调会,碰到了辛叔叔,听他说辛辰打算去昆明她父亲那边,你留在这里,算怎么回事?”

“我倒是想陪她去昆明,不过估计她不会喜欢这提议,换我留下来等她好了。”

路是吃了一惊,将手里的一件外套丢到床上,走过去抬手摸下他的额头,“路非啊路非,你觉得这样有意义吗?如果她确实觉得没有你,生活一样继续,两两相忘不更好一些?”

路非拿下姐姐的手,“前提是能够做到忘记。”

路是低头看着他,“你这个样子,我可真不放心。”

“放心吧,姐姐,我现在的心境比过去几个月都要平和得多,甚至可以说是几年来最平静的时候。”路非笑了,“别为我担心,好好回深圳陪宝宝,不要把精力全放在工作上,你先是母亲、太太,然后才是昊天的董事。”

路是也笑,“一天在这个位置,就一天有丢不开的工作。我的确打算回去跟苏杰好好谈谈,接下来把这边的项目交给职业经理人负责。”

“姐夫肯定会赞成你的决定。”

“你倒像是个旧式男人了,路非,一心把女人赶回家庭才开心。”路是半开玩笑地说,“苏家的媳妇可不好当,婆婆结婚后没工作,一直侍奉老人相夫教子,操劳不下于职业女性。看过她的例子,我觉得有份工作可能更适合我,而且做到现在,就算我想撒手,苏杰恐怕也不会答应。”

路非多少知道昊天的内部架构,老爷子稳居董事长位置,短期并无退休之势,苏杰担任集团总经理,苏哲负责投资运营,路是掌管着开发部门,都是公司的要害所在,苏杰想推行的发展战略如果失去弟弟、妻子的支持,并不见得能在董事会上取得多数票。路是的婚事看上去完美无缺,但嫁入大家族承担的责任显然不是轻易可以推卸的。

“恋爱可能是两个人的事,到了婚姻,就远不止于此了,对我们来讲,尤其是这样。”路是重新去收拾着衣服,“你还是要考虑父母对你选择的接受程度。”

路非完全明白姐姐的意思,想到今天接连听到的两场对话,他只为辛辰感到难过。可是她竟然始终保持着镇定,没有怒气,没有辩解,最多只是无可奈何。从什么时候起,她变得如此宽容随和?她是学会了设身处地,还是完全不介意别人的看法?她在掩饰自己的情绪,还是根本已经没有了情绪?

不管怎么说,那个娇憨任性的辛辰已经不见了。这个念头再度浮上心头,他只能仰靠在沙发上无声地叹息一声。

路非回了房间,打开电脑,登录辛辰常混的那个户外论坛。

从与林乐清在咖啡馆见面那天起,他知道了辛辰的网名,开始在这里找她的足迹,并第一时间发现她发帖转让种的花,马上注册了ID跟了帖。

辛辰在论坛已经注册了将近七年,却只发了那一个主题帖,其余全部是跟帖,翻找起来并不难,但那些回帖大部分是只言片语,多半是:“报名,一人。”或者复杂一点,附上自带的装备明细,极少表达一点感叹。

回复字数稍多的是对别人上传照片的评论:“第17楼照片处理并不恰当,天空呈现出那样的晚霞肯定会映衬出大地有相近的暖色调,为了追求视觉效果将下面调成冷色调,有违常识。”

再或者是:“这一张照片角度很特别,但广角没运用好,右边那株白桦树有些变形。”

路非这一段时间的晚上,全花费在这个论坛上,他耐心地从辛辰回复的第一个帖子看起,渐渐串起了她的徒步经历。

最初她只参加短距离纵山,后来慢慢加入野外宿营,假期有时会报名参加一些出行。他看到第一张有她的合照,心跳速度有些加快,看看时间,她那时应该刚读大二,头发剪得短短的,染成稍浅的亚麻色,下巴尖尖的面孔上有着张扬凌厉的美,在一群人中十分醒目。

网友徒步结束后,比较爱拍作怪的照片发上来留念,有身材健硕的男士手牵手跳四小天鹅;有一排人搭着前面人的肩头一齐模仿齐格飞的歌舞,齐齐扭头,踢起大腿,指向镜头,也有美女秀高难度的瑜伽动作。

刚开始,这些照片里都少不了辛辰的倩影和笑容。但没过多久,她似乎突然没了兴致,再不肯摆姿势,只出现在别人抓拍的镜头里了。她的头发稍稍留长,恢复了本色。

辛辰将要升大三的那个暑期,有人发帖,邀请大家同去福建霞浦,他似乎与辛辰相熟,点名问她为什么不报名,辛辰回帖:“暑假打算兼职工作,暂时还不想去海边。”

路非久久地看着这个回复,他当然清楚地记得,辛辰曾说想在高考结束后去海边,而他许愿会带她去。

不知道她后来是与谁一块去看的大海?

读到大三,辛辰加入了论坛一个探路小组,负责与另几个人一道,先期探访周边适合徒步纵山的地区,评估行程难易、安全程度与所需装备,再在适当的时间组织网友同行。

她很少缺席小组的活动,评论路线时语言十分简明扼要。

有一个ID“长风几万里”逐渐与辛辰联系在一起,有人发帖开玩笑历数本论坛佳话,其中一条便是:“祝贺长风正式成为合欢的护花使者。”下面一片起哄祝福,辛辰的回复也是玩笑性质的:“谁是花谁护谁还不一定呢。”长风则大方地说:“我的荣幸。”除此之外,他们很少在同一个帖子里露面,保持着低调作风,并没提及感情或者有秀恩爱的举动。

他去翻看长风的资料,他来自西北。想来他就是得到过辛开明赞许的那个男孩子了,他发帖颇多,看得出文采极佳,且很有思想。

在一个楼建得极高的帖子里,大家谈及参加徒步纵山的起因,几乎论坛里所有的ID都做了回复,长风的回帖是:“讨厌钢筋水泥的丛林,行走在自然之中,乐山乐水,更能静下心来思考生活的本质,求得心灵的平安。”

辛辰的回帖仍然很短:“想知道不知名的道路通向哪里。”

路非的目光再次定格在这个回复上,他同样记得少女时期的辛辰曾对他说起过的噩梦内容:有时她好像是跑在一条总也看不到尽头,不知道通到哪里的路上;有时她好像在黑黑的楼道里转来转去,一直找不到自己的家。

那么噩梦仍然困扰着她,她用随身携带的手电筒对付漆黑的楼道,用参加徒步来告诉自己道路总有尽头和终点。

到了辛辰临近毕业的那一年三月,她请假声称要缺席一段时间探路的活动,说近期打算去外地找工作,有熟人好奇地问她是不是打算与长风一块去西北,她的回复只一个英文单词:NO。长风则保持沉默。

到了六月,长风发了主题帖,与这个城市告别,他写得极为隐晦而文采斐然,既有乡愁又有对未来的思索,还有对逝去时光的眷恋。论坛网友为之打动,纷纷回复,有人回忆一块徒步的经历,有人祝福他鹏程万里,有人约定后会有期,有人含糊地好奇合欢的反应,轮到她保持沉默了。于是又有人唏嘘感情的脆弱,长风的最后一个回复是:“始终感激生命中曾有她的出现,不会因为最后的结果而后悔当初的相识。”

长风后来再没出现在这个论坛里。

到了那年九月,辛辰才重新现身论坛,报名参加一个短途纵山,她从来没提起过她的北京和秦岭之行。

第二年,她去了甘南;第三年,她去了新疆;今年,她去了西藏。组织者发了长帖回顾行程、总结攻略,她都只略作了补充。合影中,她全戴了太阳镜与帽子,没有单独的照片放出来。

这样能寻找到什么?路非并没明确的概念。

他错过了她七年之久,她的生活中出现过什么,又消失过什么?她曾是谁生命中的过客,谁又曾在她生命中留下印迹?这个论坛只记载着她的一部分经历,不可能告诉他全部,可他仍然耐心地翻着一张张旧帖,仔细地看着那一张张照片,一个个与她有关的帖子。

正是这个细致的翻找过程,让他在听到辛辰与冯以安的对话时,留在了原地,他不能抗拒任何一个多点了解辛辰的机会。

路非清楚地知道,他正亲自加深着自己的陷溺,没一丝犹豫与后悔。

辛笛接到妈妈的召唤,回家吃饭,并指名让她带上戴维凡。他在李馨住院期间忙前忙后,姿态殷勤得体,已经得到了李馨的极大好感。

辛笛按惯例打电话叫辛辰同去:“待会儿叫戴维凡顺路带你一块过来。”

“不。”辛辰应得很快,随即笑了,“我有点事,不坐他车了。跟大伯大妈说,晚一点我自己过去。”

辛辰比他们晚到差不多半小时,她专注于吃饭,很少开口。餐桌上只见戴维凡谈笑风生,他的表现依然极讨李馨欢心,甚至很少说话的辛开明也对他和颜悦色,那样言笑融洽的场面,不知怎么的看得辛笛有点后悔了。她还没决定要与戴维凡怎么相处下去,居然就乖乖听妈妈的话,将他带回了家,可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辛开明问起辛辰拆迁那边的进展,辛辰说:“今天正好邻居给我打电话了,拆迁公司公布了补偿价格。”她说了一个平均数字,略高于之前盛传的悲观预测,至少给她打电话的邻居觉得还可以。

辛开明点点头,“就地段讲并不算高,不过就房龄来讲,可以接受。”

“拆迁公司还同时宣布了附加条款,挺有诱惑力的。在通知下达的一周内、十天内、半月内签字,分别有金额递减的额外奖金。这个政策一出台,据说马上有人去签了字。好多邻居都动心了,大概坚持去做钉子户的人不会多。”

“市里也很重视这一片的拆迁工作,几次召集几个相关政府部门和昊天集团开协调会,路是代表开发方表态很到位,相信应该很顺利的。小辰,你不用多拖延,早点去把手续办了。”

“大伯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去。”

“你是不是拿了钱就准备去昆明?”辛笛问。

辛辰点头,“嗯,刚好手上的事情也忙完了,再不打算接新工作了。”

辛笛正要说话,李馨却开始细细叮嘱辛笛第二天出差的注意事项,戴维凡在旁边应和着,辛笛叫苦不迭,“我只是去纽约看个时装周,不是移民火星,要带齐您开的这单子,行李肯定会超重。”

“你太粗心,待会儿一定让小戴再帮你检查一次,千万不要落下什么。”

戴维凡摆出一定不负重托的态度点头。

吃完饭后,几个人帮着将碗收进厨房,李馨并不让他们动手洗,只让他们看电视,然后去切水果。辛开明说:“小辰,到书房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辛开明的书房有占据两面墙壁的书架,装修得凝重而有几分古朴风格,按辛笛的说法,与辛辰以前的办公室式装修有异曲同工之妙。辛开明坐到窗前的藤椅上,辛辰在他旁边坐下,笑着说:“大伯,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批评我?”

以前辛辰淘气了,辛开明从来不愿意当着大家的面说她,总是叫她进书房,她再怎么倔强,一听到去书房,便先有了几分自知理亏,多半会低下头来。而辛开明看到她那个样子,也不忍再责备她了,只会温和地讲道理,用李馨的话讲:“你的耐心全用在你侄女身上了。”

想起往事,辛开明笑了,“这几年你很乖,小辰,我倒真是没什么好批评你的,只是,”他踌躇一下,“你坦白告诉大伯,你喜欢路非吗?”

辛辰苦笑,她明白大伯为人向来谨慎持重,路非的父亲路景中又是他的老上级,一直受他爱敬,此时自然为难。她清楚明白地说:“大伯,我跟路非很多年没见面也没联系,现在基本上是陌生人,谈不上喜不喜欢。”

这个回答让辛开明不知道说什么好,当然,李馨已经就这件事发表了意见,话说得十分尖锐直接。

“我不是对小辰这孩子有偏见,她这两年确实变化不小,可是她随便搅进路非的生活,就证明她还是不够谨慎自爱。

“路书记会是什么立场我不好随便猜测,可谢大姐平时有多严格,你我都知道。她对路非一向有什么样的期望,还用我多说吗?

“你难道真的想让老上级找你谈话才开心?

“连老冯一个跟你平级的家庭都觉得小辰不适合他们的儿子,开明,你真得慎重了。”

辛辰语调轻松地说:“大伯,您别操心我的事了,我还是打算先去昆明住一阵子,爸爸昨天还给我打电话,问我几时过去呢。他和阿姨把我的房间都装修好了,准备等我过去,他们就去领结婚证,办个简单的仪式。”

提到辛开宇的婚事,辛开明还是赞成的,还特意嘱咐弟弟过年时带妻子回来一起聚聚,自然没理由阻止辛辰过去。看着弯起嘴角笑得仿佛没有心事一般的侄女,辛开明心情复杂。

那天听到李馨转述的冯以安与辛辰分手的原因后,他大为震惊。再联想辛辰只字不提,只说性格不合,完全若无其事地接受了那样的羞辱,他火气上升,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给老冯理论。

李馨死死拦住他,“开明,你家小辰也不是省油的灯,冯以安又在家里闹上了,非要跟她和好,这当口你还要去自取其辱吗?我也觉得他们有些过分,可是你不能不承认,人家的考虑很现实,你又何必再去找事呢?”

“小辰有什么配不上冯以安的,要被他们这样挑剔?”

李馨冷笑,“一谈到小辰,你就不客观了。当初我就跟你说过,你全不听。老实讲,我要有儿子,我也情愿他找身家清白、性格温文的女孩子。”

那场争执以李馨胸口发闷、头疼结束,辛开明只能连夜开车送她去医院检查,再没跟她谈起此事。

“小辰,大伯上了年纪,想法可能古板,总觉得女孩子有事业是好事,可是最重要的还是要有一个家庭。我疼你的心和疼小笛是一样的,外面坐的小戴对小笛来说,会不会是合适的男朋友,说实话我一点没把握。可是路非不一样,如果你跟他在一起,我就完全不用担心了。所以,要是你喜欢他,不管怎么说,大伯都是支持你的。”

辛辰的眼中悄然泛起一点泪光,她完全明白大伯此时还这么跟她说,是把她的幸福放在第一位考虑了。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点点头,“我明白,大伯。放心,我会找到自己喜欢的人的,小笛也是,她一向比我把握得住自己。”

外面李馨扬声招呼他们出去吃水果,两人走出书房,辛辰说要先走一步。辛开明说:“等一下,让小戴送你和小笛一块回去。”

辛辰笑道:“我还有点事,先不回家,笛子再坐一会儿吧。”她跟大家打了招呼,匆匆走了。

从辛笛父母家出来,戴维凡送辛笛回家,颇为自得,大言不惭地说:“现在除了辛辰,你家里人都算得上喜欢我了。”

“辰子对你一向还好吧?”

“你这妹妹恋姐到了一个新高度,开始仇视我了。这些天每天在我公司修图加班到那么晚,宁可叫出租车,也不让我顺道送她回来,甚至连话都不肯跟我多说一句了。”戴维凡显然并没把辛辰的态度放在心上,只开玩笑地说着。

辛笛怔住,她这才意识到,辛辰最近与戴维凡的距离的确保持得十分刻意。一向与人打交道远比她来得圆通自如的辛辰会这样,当然不是因为那个可笑的“恋姐”,大概她妈妈的猜疑多少落到了辛辰的眼内。辛笛的心不免一沉,那个猜疑来得太伤人了,而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弥补解释才好。

戴维凡一直将辛笛送上楼,进门坐下,架势很足地说:“按你妈妈说的,把行李拿过来给我检查一下有没遗漏。”

辛笛笑道:“这么一说,我还真漏了样东西,你去帮我买吧。”

“什么?”

“卫生巾。”

本来已经起了身的戴维凡一下迟疑了,“这个,我好像不大方便去买呀,要不我送你过去。”他看到辛笛满脸的捉弄,顿时醒悟,一把捉住她,“你现在一天不拿我开心就像缺了点什么吧?”

辛笛认真点头,“哎,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哪天我们要闹分手了,我上哪儿找这么多娱乐。”

戴维凡哭笑不得,抱她坐到沙发上,“好吧,我决定牺牲自己供你蹂躏,让你养成依赖,看你以后敢动跟我分手的念头。”

他紧紧地搂着她,英俊的面孔逼近她,她有点抵挡不住地仰头避开,“我们好好坐着说话,待会儿辰子可要回来了。”

戴维凡大笑,不过还是收敛自己,将她放开一点,“辛辰既不是修女,也不是风化警察,我们不用坐得直直地等她回来检查吧,而且,是不是她不回来,我就可以为所欲为?”

辛笛白他一眼,“你想得倒美。”

戴维凡正要说话,茶几上电话响起,他侧身过去拿过听筒递给怀里的辛笛,是辛辰打回来的:“笛子,朋友约着喝酒,我会回得很晚,带了钥匙,不用等我。”

“去哪儿喝酒呀?”辛笛倒真想叫她早点回来,好好谈谈。

“没多远,就在Forever,哎,阿风有话跟你讲。”

听筒里传来阿风的声音:“小笛,我回来了。”

“你总算肯回了,我还以为你打算留在珠峰定居当雪山怪人呢。”

阿风笑道:“想我了吗?”

“想你个头。”他们一向开玩笑惯了,辛笛也笑,“你好好回来务下正业,你的修理厂和酒吧就快长草了,这次好像去了快一个月吧?”

“差不多,今年是适应性训练,明年我会争取登顶。对了,我在那儿还碰到了一个你的同行,比利时的服装设计师,人很有趣,登过好几大洲的最高峰了。他先去上海,过几天过来,我介绍你们认识啊。”

“我明天去纽约,大概得一周回来,到时候再说吧。”

“好,你不过来一块喝酒吗?”

辛笛知道阿风约着聚会的大半是驴友,她承认他们拍的照片很好看,不过她对徒步野外实在兴趣有限,“不了,明天还得赶早班飞机。你们尽兴,要是辰子喝多了,你可得负责送她回来。”

放下电话,戴维凡似笑非笑看着她,“原来你还真有个爱好登山的备胎放着啊。”

辛笛愣神,不记得什么时候跟他说起过阿风,不过要说她和阿风是彼此的备胎,倒也不算冤枉,普通朋友显然不会约定35岁以后结婚,哪怕是开玩笑性质的说法,她只能顾左右而言他:“我去检查一下要带的东西。”

她刚一动,戴维凡的手臂已经搂紧了她,将她牢牢地按回他腿上,“跟我解释一下吧,我好多年没吃过醋了,这滋味来得新鲜刺激。”

辛笛笑,“解释什么呀,我跟阿风是好朋友,仅此而已。”

“那跟我呢,算什么关系?”

辛笛被问住了,不过她从来不肯示弱,“男女关系呗,还能是什么关系?”

戴维凡着实被逗乐了,“没错,而且还是相当纯洁的男女关系。”

最近辛笛既要陪伴住院的妈妈,又忙着在出差之前处理完手头上的工作,很少有时间与戴维凡约会,此刻这样耳鬓厮磨,他呼吸的热气痒痒地喷在她耳朵上,她不免情动,只努力镇定着,“你这个样子,很像是色诱了。”

戴维凡龇着整齐洁白的牙齿笑,凑近她的耳朵边,声音低沉暧昧地说:“那是自然,天生的本钱不利用岂不是对不住自己,而且也对不住你,来吧,尽情享用我,不要怕上瘾。”

“喂喂,没见过自恋成你这样的。”

“在香港那次,你明明有这念头的嘛。”

再提到香港,辛笛仍然有点不自在,“那不一样啊。”

戴维凡眯起眼睛看着她,“那会儿你是想对我始乱终弃,对不对?”

辛笛的脸有点发烫,干笑了一声,求饶地说:“拜托你别这么怨妇腔,我听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戴维凡笑道:“还有更肉麻的,不听可是你的损失。”

这种对话实在幼稚,辛笛在心里鄙弃,然而同时又承认,她听着很受用,“说吧说吧,一块考验我的承受力。”

然而戴维凡话锋一转,说:“我白天给阿KEN打了电话,让他帮我看好你,别让你在纽约走丢了就麻烦了。”

“用不着这么托孤吧,你和我妈一个比一个夸张,活活拿我当低能儿对待了。”

“我在香港一路跟你回来,看你过关讲电话顺手把手袋放一边,进酒店登记找不到身份证,去机场走错登机口,下飞机不记得拿身边的提袋,已经确定你的确生活低能了。”辛笛苦笑,正要说话,戴维凡放在她腰际的手臂紧了一下,“也幸好你有这点低能,我才有胆子来追你。”

辛笛哑然,她的才华被人公认以后,她的粗心与对小节的漠视通通被人原谅,成了无伤大雅的小怪癖,她也乐得姑息自己。像戴维凡这么直截了当的说法,她还是头一次听到,“这是夸我的魅力还是损我啊?”

“你说呢?”

“要按我对自己的认识,我那点小名气不至于吓得男人不敢追求,我的低能也不至于到可爱的地步,”辛笛老实不客气地笑,“所以,我宁可相信你是折服在我的魅力下了。”

辛笛圆圆的面孔上最出色的部位是她的眼睛,明亮灵活,瞳孔偏点褐色,眨动间闪着慧黠的光芒,嘴角挑起,那个略为调皮的笑意让她的表情更加生动,戴维凡再也把持不住,深深吻了下去,这个吻一点点变得炙热,从她的嘴唇探入口舌深处,交绕挑逗,极尽缠绵。

辛笛有点意识涣散地想,果然色诱最能击溃意志了,可是这样心神飘荡如踏云端的感觉太眩惑、太迷人,如果集中起意志去抵挡,似乎有点跟自己过不去了。当他有力的手臂抱起她走向她卧室时,她紧紧箍住他的脖子。

原来两个人的身体可以这样亲密,辛笛实在觉得奇妙。

18岁以前,辛笛在妈妈的严格管教下长大,对于异性几乎没有想象。上了大学,先是混迹于后台只穿内衣等待换装的男女模特中,再然后开始上服装设计系开设的人体写生课,最初的震撼一闪即逝,她飞快地适应了出现在面前的异性和他们的身体,开始以专业的眼光打量他们,仍然没有什么绮丽的想象。

谈过的那几次恋爱全都浅尝辄止,没能发展到亲密的阶段。

当戴维凡将她放到床上,手探入她的衣内时,她有些许的惊慌,可是她决定这次不叫停了。他的吻缠绵热烈,让她窒息;他的身体强健,紧实而线条分明的肌肉在她手指下涌动;汗水顺着他微带古铜色的身体滴下,落到她的身上;进入伴随着疼痛,可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以内。

她刚想原来不过如此,他的吻落在她的耳边,身体开始起伏,结合紧密到没有一点间隙。她无法再去想到其他,只全心抱紧他。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