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繁花相送

一路繁花相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一章 无限大的监牢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一章 无限大的监牢

路非将车开进院子中,正赶上戴维凡打开后备厢,将辛笛的行李放进去。辛笛看着一夜未归的辛辰从路非车上下来,没流露惊奇,倒有几分高兴。路非还赶着要去开会,跟他们打个招呼先走了。

辛辰走过来,笑盈盈地说:“护照和国际航班机票放在包的最里面一个夹层,身份证跟飞北京的机票放在靠外的夹层,不要让这个包离开你的视线。”

“你重复我妈这段话真是分毫不差。”辛笛不禁失笑,踌躇一下,悄声说,“辰子,不管我妈说什么,都别在意,好吗?”

辛辰一怔,随即笑了,“别瞎操心,大妈不会说我什么的。”

毕竟是自己的母亲,辛笛也不想再谈这个话题,“我走了,你乖乖在这儿住着,可别不等我回来就不声不响地消失了。”

“不会,你只是看一个时装周嘛,拆迁款发放大概没这么高效率的。”辛辰打个哈欠,“笛子上车吧,别误了机,一路平安。”

看着戴维凡将车驶出院子,辛辰上楼去洗澡换衣服,然后带齐房产证、身份证,赶到拆迁办公室办手续。拆迁办的工作人员告诉她,待她签字以后,就等他们统一安排中介机构对她的房屋主体、装修、附属设施进行勘查与评估,并尽快将《房地产评估报告书》送给她,待确认后,才能安排领取拆迁款,具体时间他们也不好说。

辛辰并没指望马上拿到钱,不过她本以为签完字便再没她的事了,完全没想到会这么复杂。她想,要脱身还真不是件简单的事。

出了拆迁办,她只能闷闷不乐地赶去广告公司戴维凡的办公室,严旭晖完成拍摄后已经回了北京,她这段时间连续加班,将图片修好,只需戴维凡最后审核,提出修改意见,定稿后进行后期制作印刷。

戴维凡看到一半,手机响起,他脸上一边显出笑意,“辛笛打来的。”一边起身,“到了吗?对,老严请你吃饭是应该的,你等一下,我出去跟你说。”

他漫步走出办公室,辛辰继续看着图片,隔了一会儿,一个高挑女孩径直走进来,居高临下地打量她,正是前段时间在这里碰过一面的沈小娜。辛辰扫她一眼,目光重新回到液晶显示屏上。

沈小娜不客气地看着她,“你在这里干什么?”

辛辰漫不经心地回答:“自然是工作。你有公事洽谈的话,请找前台珍珍联系。”

沈小娜不理她,视线一下落到戴维凡办公桌上新放的一个相框上,里面镶嵌的照片拍摄于辛笛今年三月底在北京举行的发布会,戴维凡走上T台去献花,相熟的记者捕捉到两人相拥的瞬间,辉煌的灯光打在两人身上,穿着宝蓝色衬衫的戴维凡气宇轩昂,高大健美的身体向娇小的辛笛微倾,一束百合隔在两人中间,他的面孔堪堪要触到她仰起的脸上,画面称得上赏心悦目。戴维凡早收到了这张照片,只是近几天才突然记起,找出来放大冲洗了摆在办公桌上。

沈小娜头次看到,有些意外,伸手准备拿起来细看,却只见辛辰正带点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她,她不愿输了阵势,缩回手,做不经意状绕过来,坐到戴维凡的位置上,“这是哪家服装公司的图片?”

没想到辛辰马上伸手关了显示屏,沈小娜先是被她的举动惊呆,随即恼怒了,“你什么意思?”

辛辰将转椅转了半圈,从办公桌边退开一点,正面对着她,没一点退让的意思,“我没弄错的话,你也是服装公司的吧?这些图片你并不方便看,可以的话,请不要打扰我的工作。”

沈小娜不要说在自己家公司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这家广告公司出入,也一向受着礼遇,骤然面对如此毫无通融的对待,倒怔住了,刚好戴维凡讲完电话回来,立刻叫道:“维凡,你这员工怎么这么没礼貌?”

“找我有事吗,小娜?”

“没事我不能找你吗?”

戴维凡一瞥之下,已经看见辛辰好整以暇的观望表情,正色说道:“小娜,你委托的宣传品制作,我已经安排小刘跟进,有什么具体要求,可以直接跟他提。”

沈小娜显然没料到他口气这么正式,指一下辛辰,“维凡,介绍一下这位小姐跟我认识吧。”

“信和服装的设计总监沈小娜,这位是我们公司的兼职平面设计辛辰。”戴维凡正式介绍完毕,却清清楚楚地加上一句,“也是我女朋友辛笛的妹妹。”

沈小娜大吃一惊,辛笛这个名字在本地服装业算得上响亮,她父母开着服装公司,她挂着个设计总监的名头,自然听说过。她看看桌上的照片,再看看戴维凡,“辛笛什么时候成了你女朋友?”

戴维凡好笑地说:“我不用详细汇报我的私生活给学妹听吧?!”

沈小娜险些被噎住,怒火上升,只能强自按捺着,眯起眼睛笑,“好,学长,我去找小刘。”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这个表现算过关吧。”辛辰撇一下嘴,显然并无赞赏之意。戴维凡只能自我解嘲:“你比你姐可难取悦讨好多了。”

辛辰笑了,重新打开显示屏,“戴总,不跟人暧昧,是有诚意恋爱的基本条件,我家笛子对男人的要求没那么简单。”

戴维凡自然明白她的言下之意,哈哈一笑,继续和她一块看图片,全部修改审核完毕后,辛辰正准备走,戴维凡也起了身,“辛辰,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

“也不是特意送你,我昨天把蓝牙耳机忘在辛笛那儿了,得去取一下。”

辛辰只能无可奈何地上了他的车,两人一块上楼,她拿钥匙开门,却一下怔住,李馨正坐在沙发上,折着收下来的衣服。辛笛一向疏于家务,平时请个钟点工,一周过来三次做清洁。不管她怎么抗议,李馨都从来没放弃对她的照顾,隔一段时间会过来一次,给她收拾房间,整理换季的衣服和被子。

李馨目光锐利地看向同时进门的辛辰和戴维凡,戴维凡确实被这眼神吓了一跳,本能想到自己昨晚的留宿,只以为老太太大概已经知道了这事。

辛辰镇定地说:“戴总,你找找看耳机放哪儿了。”

戴维凡回过神来,“阿姨您好,我昨天送小笛回来,把耳机落在这儿了。”他一眼看到耳机正在茶几上,连忙拿起来,“您现在回去吗?我送送您。”

“不用了,小戴。”李馨语气十分和蔼地说,“你忙你的去吧,我再坐会儿。”

戴维凡走后,辛辰想,恐怕还是躲不过一场正面的谈话了,想起辛笛早上临走前的告诫,她坐到另一张沙发上,静待李馨开口。

“小辰,你觉得我和你大伯对你怎么样?”

这个标准的开场白让她有点哭笑不得,“对我很好啊!”

李馨一笑,“你也不用勉强,你大伯对你的确很好,疼你不亚于疼小笛,有时甚至对你的关心比对她还要多一些。至于我这个做大妈的,我知道我们从来说不上亲近,可我自认也从来没亏待过你。”

“您对我的照顾已经很周到了。”

“对,这一点我完全问心无愧。笛子是你堂姐,她一直拿你当亲妹妹看待,这点你也没有异议吧?”

李馨语声轻柔,辛辰无语,只能默然点头。

“所以我希望,你要懂得感恩。”

“大妈,我早上已经去拆迁办签了字,拿到钱后我马上去昆明。”

李馨点点头,“小辰,不是我狠心要赶你走,如果只是单纯地住在我家,我从来没有拒绝过,只是现在的情况没那么简单。我也不想做恶人,有些事,我必须跟你讲清楚。你还没生下来的时候,你爷爷奶奶就把我找过去,非要我自称怀孕,等你生下来后,由我们带回去上户口,省得你爸爸背个未婚父亲的名声,妨碍他以后的生活。你大伯是个愚孝的人,居然一口答应了。他完全不想一想,我们都是公务员,怎么可能公然违背计划生育政策,不要前途不要公职挨这个义气?为这事,我和他头一次翻脸,吵到接近要离婚的地步,他才妥协。”

辛辰倒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往事,她微微苦笑,“爷爷奶奶的那个要求的确不合理,您拒绝是应该的。”

“我们夫妻感情一向很好,在那之前从没红过脸,以后的每次争吵,原因可以说多半离不开你或者你爸爸。包括那次为了让你爸爸不坐牢,你大伯动用了很多关系,对他的声誉和职务不能说完全没有影响。就算我对你不够好,他确实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所以,我现在有一点私心,相信你也是可以理解的。你跟路非,不可能……”

“真的不用再说什么了,大妈。我很珍惜大伯和笛子对我的感情,也谢谢您这么多年对我的包容,您对我有什么想法,我都不介意,但没必要讲出来,伤了和气没什么意思。”辛辰看向李馨,神情平静,“我现在向您保证,我会尽快离开,不会做任何让大伯和笛子为难的事情,这样可以了吗?”

李馨走后,辛辰只觉得手心全是冷汗,心跳沉重得仿佛在耳朵内都引起了共鸣。她躺倒在沙发上,按照曾经练习过一阵的瑜伽呼吸法,放松身体,慢慢调整着呼吸,直到心跳渐渐恢复了正常的节奏。

躺了不知多久,她陷入了梦境之中,独自走在一条黑暗狭窄的路上,四周是绝对的寂静,她只能单调地重复着迈步向前,两旁始终是没有变化的灰蒙蒙的景物,前方看不到尽头,回首看不到来路,如此绝望的跋涉,却没法停下来。

手机铃声将她唤醒,她默默地躺着,等到恢复行动能力,挣扎着欠身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是路非打来的。她按了接听,路非的声音传来:“小辰,我现在过来接你去吃饭好吗?”

她本该感激这个电话将自己带出梦魇,可是他始终温和镇定的语气却让她突然勃然大怒了,她狠狠地嚷道:“我不吃,不吃。”随手挂断,将手机扔到茶几上,机身与茶几上的玻璃相碰发出一声刺耳的脆响,她一惊之下,才冷静下来,心灰意冷地蒙住了双眼。

夜色渐渐降临,房间内安静得让她有窒息感,她爬起来开了灯,再打开电视机,然后重新躺到沙发上。

她在装修自己家时就放弃了电视机,闲暇时只在电脑上看看网络电视。眼前荧幕上演着综艺节目,主持人和嘉宾插科打诨好不热闹,好歹让房间内添了点生气。

她慢慢恢复平静,只想,手头的工作都结束了,也不打算再去接新的工作将自己绊住,恐怕接下来只好无所事事地等着了。她一向并不算性急,现在却突然不能忍受再在这个城市没有一个具体期限地待下去了。

门铃响起,辛辰去开门,看到路非站在门口,她对刚才在电话中的发作感到抱歉,却的确调动不出礼貌待客的情绪来了。然而路非并不理会她绷着的脸,径直走到餐厅,将手里拎的食品盒打开,去厨房拿出碗筷,“过来吃饭。”

辛辰简直有点搞不清状况了,她想,难道昨晚酒后自己还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弄得现在路非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照顾姿态。

路非拿来的是一个爆鳝丝,一个焖笋尖,一个鱼片汤,摆到桌上热腾腾散发着香气,她也确实饿了,决定没必要别扭,于是痛快地坐到他对面吃了起来。

两人都没说话,好像这样对坐着吃饭,再自然不过。辛辰吃完,利落地收拾桌子,将碗筷拿进厨房洗净放好,出来时看路非正站在客厅窗边看着外面,柔和的灯光下那个挺拔颀长的背影让她立定脚步,一下恍惚了。

这时,路非突然转过身来,这个老式房子有很长的进深,隔着狭长的客厅和餐厅两人目光相遇,辛辰竟然没有时间将那个漫不经心的笑挂上面孔,一瞬间,她疲乏得几乎无力支撑了,靠到厨房门框上。

路非走过来,握住她的手,将她领到沙发边,让她坐下,“今天出了什么事吗?”

“你对我可真有信心,居然认为只有出了事后我才会无理取闹乱发脾气了。”

他微笑,“是呀,我倒是希望看到你肯毫无顾忌地发作,可是你现在太控制自己了。”

“谁有那个权利对别人毫无顾忌呢?刚才跟你发火,我很抱歉。实在是心情不大好,没办法维持基本的礼貌。”

“别急着道歉,告诉我原因。”

“拆迁手续太烦琐,一时烦闷,没特别的理由。”

“你很急着走吗?”

“很急。”辛辰惨淡地笑,“如果不是大伯工作太忙,我会把拆迁这事委托给他,然后赶紧离开,至少给大家留个比较有风度的背影。”

“昨天晚上我问过你,如果我请你留下来,你同意吗?”

辛辰努力回想一下,不得要领,“我应该没说什么吧,就算说了,也是醉话,当不了真的。”

路非含笑叹气,“醉得那么厉害,你也没理我的要求。”

他的眼睛眷恋地看着她,她再次发现承受着这样的注视,会不由自主地松懈软弱下来,只能躲开他的视线,“你要干什么,路非?想看我到底会多冷漠、多无礼吗?”

“我想留住你,方法很笨拙,而且清楚地知道,我的手握得越紧,你越会急着挣脱,可是我不能不试一下。”

“养成对一个人的依赖,是件可怕的事情,我不会让自己再去经历一次,更何况我有充足的理由不留下来,所以,别试了,好吗?”

路非凝视着她,“对不起,弄得你这么不快乐。”

辛辰笑了,“路非,不要跟我说对不起了。你总是这样,忍不住就要心软,再说下去,我会真当你对不起我了。可是你并不欠我什么,别坚持把我的快乐或者生活当成你的责任,你承担不起,我也不敢让别人背负。”

“你拿我当个心软负疚,被自以为是的责任感困住的烂好人了。”路非嘴角笑意加深,“可是小辰,如果到了今天,我还妄想为你的生活负责,就确实是对你没一点了解了。我只希望你快乐,不管这快乐的前提是不是我。”

第二天上午,辛辰接到了拆迁办打来的电话,通知她务必过去办理手续。她以为是安排中介机构给她验房,无精打采地答应下来。

外面下着小雨,空气中带着点微微的凉意。辛辰到拆迁办,对工作人员报上自己的名字,过了一会儿,拆迁公司自称姓王的总经理亲自接待了她,告诉她,只要她签几份文件,拆迁款马上就能打到她的账户上。

看着那几份内容烦琐的文件,辛辰不免疑惑,王总很客气地说:“辛小姐,你也知道这个拆迁项目是由昊天集团开发的,那边路总一早就从深圳打电话过来,我们自然按她的吩咐行事。”

他拿起手机拨通电话,讲了几句话后递给辛辰,“路总请你听电话。”

辛辰接过手机,里面传来的果然是路是的声音:“小辰,你好。”

“路是姐姐,你好。”

“我已经跟王总说了,你只管签署文件,把银行账号给他,他会在最短的时间里给你把手续办妥的。”

“谢谢你。”

“别客气,小辰。”

这个转折来得太出乎意料,辛辰放下手机,定下神来好好想想,断定没有必要迟疑。她快速签了文件,将相关权属证明和钥匙交给工作人员。过了一会儿,出纳过来,拿转账凭证给她,不到70平方米的房子,变成了一笔不多不少的现金,躺到她的银行账户上。

从拆迁办出来,雨稍微下大了一点,辛辰撑伞走了几步,情不自禁驻足,隔着街道看自己从小生活的地方。

前期拆迁的那部分公房和仓库在密集的居民区内拉出了一个突兀的豁口,沿街有的门面已经关门,有的打出了诸如“拆迁大甩卖”之类的标语,用高音喇叭招徕着顾客,那样急促热烈的叫卖声,也并没引来顾客迎门,在雨中却透着几分凄凉。

她缓缓抬头看向自己的家。

五楼那个阳台上,爬满防盗网的牵牛花叶子依然翠绿,一朵朵紫红色的花已经开到荼.,要不了几天,将不再有新的花蕾出现,叶子会渐渐枯黄凋零、藤蔓会渐渐萎败。而这个曾经人口稠密的居民区会搬迁一空,被拆成一片废墟,然后竖起一座购物广场加高档写字楼、公寓。

如果她还会回来,应该再也找不到一点旧日痕迹了。

辛辰不让自己再停留下去,她顺着街道往前走,找到一家航空售票点,进去查询航班、折扣,订了第二天早班机票。拿着出好的机票走出来后,她给辛开明打电话,他当然吃惊,“为什么这么急?”

“省得耽误我爸爸的婚期啊,他也老大不小了。”

这个调皮的回答让辛开明嘴角牵动一下,却实在笑不出来。他由秘书做到领导,对于世事有清楚的了解。拆迁款以如此惊人的速度打到辛辰的账上,辛辰如此毫不拖延地决定离开,这中间的联系哪里还用细想,他只能同样以尽可能轻松的口气说:“小辰,晚上过来吃饭吧。”

“不了,大伯,我还得去买点东西,晚上约了朋友,您帮我跟大妈说一声,我就不当面去告别了,到了昆明我马上给您打电话。”

路非的电话紧接着打了过来,“小辰,打算订什么时间的航班?”

路是远在千里之外的深圳,却突然介入此事,辛辰当然不必问路非怎么会提这个问题,只将机票时间告诉他,他在听筒中喟然轻叹:“为什么这么急?”

她没办法拿给大伯的那个回答给他,沉默一会儿,“请替我谢谢路是姐姐,也谢谢你。”

这个致谢让路非也沉默了。此时他正站在窗前,身后是他的新办公室,柚木地板光可鉴人,宽大的办公桌上井井有条,深色的书柜里装满了精装书籍,靠另一侧的窗边是一组黑色皮质沙发,茶几上的水晶花瓶里插着马蹄莲,角落上高大的盆栽阔叶植物枝叶舒展。

今天他正式履新上任,上午王丰主持董事会,将他介绍给股东及公司高层,下午,还有一个投资立项的工作会议等着他,要分别与各部门经理谈话,晚上要招待客户。秘书按他的吩咐开始排出日程,他已经进入了紧张的工作状态。

玻璃幕墙隔绝了来自脚下这个城市的喧嚣,然而手机听筒里却清晰地传来各种声音:雨水密集地打在伞上,汽车一刻不停地驶过,摩托车、电动车的喇叭声不绝于耳,人声嘈杂。他可以想象,她正站在闹市街头,跟他一样握着手机,保持着一个静立倾听的姿态,雨水纷飞、周围的车水马龙和人来人往仿佛与她毫无关系。

办公桌上内线电话响起,他对着手机说:“对不起。”过去按接听,秘书清脆的声音传来:“路总,会议时间到了。”

“知道了,谢谢。”

辛辰开了口:“你忙吧,我也得去买些东西了,再见。”

“小辰,我马上要去开会,晚上还有个应酬,估计会到很晚,明天早上我来接你去机场。”

“好的,谢谢。”

路非过来按门铃时,辛辰刚刚起床,含着牙刷开门,然后跑回卫生间。她订的折扣最大的早班飞机,已经算好时间可以从容梳洗,但路非来得早得出乎她的意料,她只能加快速度刷牙洗脸梳头,将头发绾成小小的髻,然后去换衣服,“我马上好。”

“不急,先吃早点。”

路非带上来的是小笼包和豆浆,辛辰一看包装纸袋,就知道是本地一家没有分店的老字号出品。她从前爱吃这个,而路非清楚地知道,逢到假期去看她,会特意先去买好再匆匆赶到她家,含笑看着她吃。

此刻在他的目光下,她有点食不知味,勉强吃完,起身跑出来关好所有房间的窗子,然后拎起昨晚已经收拾好的行李箱、笔记本包,“好了,走吧。”

路非接过去,看她锁上门,两人一块下楼。昨天的雨骤来骤去,不知在夜里什么时候停了,清晨空气清新而宁静。辛辰站在合欢树下等路非倒车过来,微风吹过,树叶上积存的雨水滑落到她身上,她全无提防,那点凉意让她惊噫一声。路非从后视镜中看到她仰头望向高大的合欢树,甩甩头发上的水,秀丽的面孔上浮上浅笑,他屏住呼吸,几乎不能自持地握紧方向盘。

从他看到她以顽童的姿态摇动合欢树,制造一场花雨,然后甩头抖落身上的花瓣,已经过去了整整11年,他们曾无限接近,然后渐行渐远,远隔重洋。现在他正要送她离去,他们之间的距离将再度被拉开。

路非将车驶出城区,在将要上机场高速时,他突然说:“小辰,带你去看看你的花,用不了多长时间。”

不等辛辰回答,他已经转方向盘,驶上了向左的一个出口。

眼前一条笔直的大道通向近郊一大片纵横交错的天然湖泊区,辛辰以前闲暇时来这边参加过环湖徒步,深入到湖泊通江的腹地,对这里的环境并不陌生,也曾注意到临湖一侧在建的小区,当时同伴还争论此地打了近郊最大湿地生态保护区的牌子,却又批下住宅小区建设项目是否合理,但不管怎么说,建在如此景致优美湖畔的别墅引起了大家一致眼热,他们临时中断行程,去售楼部转了转,其中几位有经济实力的网友还特意跟工作人员询了价。

天气并没放晴,空中云层密布,从车中望出去,湖面有薄薄雾气流动,沿着湖畔是一排高大笔直的水杉,迤逦勾勒出湖岸线轮廓。路非驶入小区,停到一幢联排别墅前,他下车,绕过来替辛辰打开车门,伸手握住她的手,她只能借势下车。

一个高个子男人牵着一只浅黄色的金毛寻回犬,意态悠闲地走过犹带湿意的院前车道,树上小鸟啁啾,带着雨后清晨特有的静谧。

这是一栋还没装修的三层别墅,与其他别墅一样,统一的青灰色墙砖,带着间阳光室,附带的车库没有装门,空洞地朝着院落,而院子还没有经过任何收拾,只是一角整整齐齐地放着从她家搬过来的花,一盆盆长势良好,两盆垂丝海棠萌出小小的果实,天竺葵心形的叶子上水珠滚动,各色月季热闹地开着花,那枝引人注目的近一米高的文竹枝叶舒展,没有枯萎的花朵挂在枝头,没有黄叶,看得出这些天受着精心的照顾。

“我已经找人出设计,过几天开始装修。”

辛辰嘴角上翘,笑了,“这里环境不错,不过,”她漫不经心地拿下巴指一下那些花,“我种花都是以好养活、花开得热闹为原则,它们不见得与这边的环境相衬,你装修好了以后,可以找园林设计规划一下庭院,选种合适的品种。”

路非的声音不疾不缓,“我不需要找人来规划什么对我最合适。我只是告诉你,半个月前,我买下了这房子;昨天,我刚接手了一份本地的新工作。以后我可能会探亲、出差、度假,但大部分的时间,我会定居在这里。”

辛辰回头,眼睛里明明白白地写着:为什么跟我说这个?

路非看着她,眼睛里同样明明白白地写着:你应该清楚为什么。

他凝视着她,目光深邃。辛辰再次发现,面前站的这个男人,有着镇定的姿态,她抵挡不了他的目光,偏头再看向那些花,“好吧,还是那句话,大家走走留留,来来去去,开心就好。”

“告诉你这些,不是拿我的计划来约束你。我只是要你知道,如果现在你不愿意我陪着你,那么我会留在这里等你,多久都可以。”辛辰无言以对,路非简短地说,“走吧,我送你去机场。”

两人上车,路非开车去机场,给她办理登机和行李托运手续,送她走到安检口,她接过自己的笔记本包,回头看着他,“我从来没等过你,路非,我不需要你用这种方式补偿我。”

“一定要说这是补偿的话,也是补偿我自己生活的缺憾。原谅我的自私,小辰,我留不住你,本该让你毫无负担去过你想过的生活,可我还是忍不住把这个等待强加给你。”

辛辰目光流转不定,“我只能说,一份我并不想接受的等待,大概不会束缚住我。”

路非微笑,“对,我只用它束缚住我自己,你是自由的。”

“自由?”辛辰也笑了,“小时候我憧憬过,长大后浪迹天涯四海为家,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现在我能支配自己的生活了,却不能确定,这就是我要的自由。再见,路非。”

她笔直走进安检口,将笔记本包放在安检传送带上,通过金属探测门,拎起包笔直走进去。

路非凝视着那个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他的确有很多留住她的机会,但他却选择了放手,差不多亲手解除了将她留住的羁绊。

从Forever酒吧出来的那晚,她带着醉意,伏在他怀中,零乱而不停地说着话,一时讲起跟他在一起的日子,在公园后面林荫道上徜徉、和他看电影、听他拉琴、跟他下棋,一时讲起甘南拉不楞寺上空突然出现的彩虹、夕阳下的花湖草海、茫茫戈壁上孤烟落日、远方的雪山,一时讲起同行的驴友、没有灯光的小客栈、蚂蟥丛生的雨林、泥泞的山路、草间一蹿而过的蛇……

深夜寂静的街头,偶尔有车开过,车灯一晃而过,她的声音渐渐微弱含糊,接近精疲力竭,却仍然不肯停下来。他将她抱上车,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半夜一点。他将车开回住处,抱她上电梯回家,将她放到自己的床上,她茫然抬头四顾,突然抬手臂抱紧他,吻上他的唇,他的嘴唇先于他的意识做出反应,两人唇舌交缠在一起,带着酒的味道,一样急迫。

上一次的热吻,还是在将近八年前,头次勾起他青春期的情欲,让他几乎无法自持;而此刻怀中是他魂牵梦萦的女孩子,他吻上她的颈项,吮吸住她激烈跳动的颈动脉,细细的血管在他牙齿间搏动,他咬下去,带着似乎想将她吞噬的力量,她嘶声呼痛,在他身下颤抖,他蓦地清醒过来,松开她,她却翻身伏到他身上,含混地说:“咬我吗?”她同样重重一口咬向他,呼吸的热气喷在他颈间,他一动不动,承受着这个甜蜜的疼痛感,只轻轻抚着她的背,她的牙齿渐渐放松,嘴唇贴在原处,身体在他怀中松弛下来,呼吸慢慢平稳,沉入了睡眠之中。

路非将她挪到身边躺好,近距离凝视着她。那个面孔表情安详,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覆出一排阴影,肿胀的嘴唇微张着,呼出的气息仍带着酒的味道。

尽管两个人的身体需求同样诚实热烈,但他知道,她正陷于酒后的欣快放纵感觉,他如果此时占有了她,醒来后,她会逃得更远。

他不能纵容自己的欲望,趁这个机会将自己强加于她。

前天晚上从辛笛家出来后,路非坐到车上,先致电路是。听了他提的要求,路是诧异:“你让我这样做,是鼓励她马上离开吗?”

“她现在待在这边并不快乐。”

路是轻笑,又似在叹息,“路非,但愿你清楚,你要的是什么。”

“我一直清楚,我要的是她,可我现在留不住她,只好给她自由。”他也笑了,“囚禁一个人,最好的办法是将监牢造得无限大。”

他语气轻松,似在开玩笑,路是只能笑着摇头答应下来。

辛辰果然迫不及待地要走,不带一丝迟疑与留恋。他们此刻只隔着咫尺之遥,随着飞机起飞,马上就要相隔千里,然而他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路非开车回到这个已经没有了辛辰的城市,继续他的工作。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