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繁花相送

一路繁花相送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尾声 爱之喜悦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尾声 爱之喜悦

“对了路非,你还保留着那个信封吗?”辛辰现在正与林乐清在捷克旅行,每天例行会在差不多的时间打电话给路非,临到快说再见时,她突然这样问。

路非当然知道辛辰说的是什么,那个写有辛辰母亲地址的信封已经被他收藏了十二年之久。

“当然留着,怎么突然想起这个?”

辛辰沉默一下,笑了,“也许是因为捷克与奥地利紧邻,也许。”她的声音从手机听筒中低低地传来,“是因为那天你对我说的话。”

她同意与路非重新开始,但仍然坚持留在北京工作,她的理由很简单:“工作做得还算顺手,总得有头有尾地做一段时间,我再这么甩手一走了之,真是在哪儿都没信用了。”

路非承认她说得有理,但同时清楚,这至少不是她不愿意回来的最重要的理由。她保持着谨慎的态度,不肯走得过快,他能理解,也愿意享受与她重新接近的过程。

他提出周末过去看她,她连连说不,“你的腿出差都不合适,还是等我抽时间回来。”

她的确兑现许诺,在一个周六的早上回来,直接到他的住处,给了他一个大惊喜。可惜他手机响个不停,晚上还有应酬必须出去,到深夜带着倦意回来时,辛辰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他坐在床边久久地看着她沉静安详的面孔,觉得歉疚,而第二天她醒来时的若无其事,更让他不安。

投资公司业务拓展顺利,但路非的工作日益繁重。他慢慢可以丢掉手杖后,马上接手了一个去北京出差的工作。腿上的钢钉在过安检时发出异响,工作人员免不了要出动手持金属探测仪对他上下探测,甚至用手工人身检查。他一向有洁癖,回避与陌生人的身体接触,当然也只好忍受这个过程。

辛辰看到他时是开心的,可他提到他姐姐路是这会儿也在北京公干,有意约了姐姐一块吃饭,她就迟疑了,停了一会儿才说:“还是下次再说吧。”

路非不愿意逼迫她,点点头,“好,接下来我应该会经常来这边出差。”

“我计划下个月趁休假去一趟捷克,已经办好了签证。”

路非有点为难,“下个月我得重点跟进收购湖南一家公司股份的工作,恐怕抽不出时间陪你去。”

“不用你陪啊,我跟乐清约好了,行程、酒店、机票、车票全预订好了。”

他不觉苦笑,揽过她,看着她清澈的眼睛,“你的计划里根本没包括我,对不对?”

辛辰笑着摇头,坦然地说:“你过个周末都不得安宁,手机开了就不停地响,出去旅行大概也惦记着工作,只会辜负景色,浪费钱。”

他承认她说得不无道理,当然她再不是那个挽着他胳膊不肯放开的小女孩了,可是她这样理智的态度让他无法不感喟,他温和地笑,“小辰,我们这样,能算恋爱吗?”

辛辰却怔住,眼神黯淡下去,良久不语。

“你知道我不是抱怨,也不想逼你,但这样分居两地各行其是,无助于我们拉近距离,如果你决定以后就留在北京工作,我会重新考虑我的工作安排。”

“等我回来,我们再商量这件事,好吗?”

辛辰去过的地方不算少,但她以前旅行的地方全是野外环境,除了出生长大的地方、昆明和现在生活的北京,她对其他城市没有多少概念。

对捷克的向往源于网上偶尔看到的一篇配发了许多照片的游记,其中一张是从山顶俯瞰布拉格全城,在黄昏时分夕阳的映衬下,那些起伏有致、红黄主色相间的建筑,看上去甚至有些拥挤,却带着温暖怡人的金色色调,让她心中一动。

等真正地站到这个城市时,她已经完全不后悔这次旅行了。

八月下旬仍是布拉格的旅游旺季,辛辰与林乐清从布拉格城堡出来,相视而笑。游客多自不必说,还有来自台湾、江浙一带的旅行团,在打着小旗、拿着叽里呱啦的小电声喇叭的导游的带领下,一本正经地参观,实在有点煞风景。

布拉格城市不大,地铁路线简单,只要稍微做点功课,其实是个非常适合自由行走的城市。

林乐清学建筑设计,沿路如数家珍般给辛辰介绍着城里的各式建筑风格:罗马式、哥特式、洛可可式、巴洛克式、文艺复兴式……全然不管她似听非听的样子。

街头的老人与风琴、旧城广场上吹萨克斯的艺人、伏尔塔瓦河的平静流水、草坪上悠然做日光浴的女郎、旧城区蜿蜒曲折的巷陌、略有破损的砖石铺就的街道、砖缝里的青苔与细碎的杂草、昏黄摇曳的街灯灯光、有轨电车、马车……这些景致让人全然没有走在一个陌生城市的紧张感,不用看地图,心情愉悦轻松。

辛辰每天与路非通一个电话,谈的大半是琐碎的见闻。

“布拉格市区内白天开车也必须开车灯,真怪。

“景点的水好贵,一瓶500毫升的纯净水,要价15克朗,折合6.6元人民币。

“我和乐清在肯德基喝8克朗可以无限量续杯的红茶,灌饱才走人。

“路过一个垃圾房,门上居然是现代派的雕塑,实在是艺术得奢侈。

“不知怎么的,看到那么雄伟华美的圣维特大教堂,突然想起在独龙江山区路过的乡村教堂,可惜那次没听到传说中的傈僳族人无伴奏的天籁唱诗。

“Goulash的味道还行,就是这词容易让人起联想,哈哈。

“夜晚查理大桥上有很多接吻的情侣。”

路非每次接她电话,都听得认真而开心,嘴角微微含笑,尤其这一句话,更是让他神驰。他出差去过不少国家,向来对游览没有特别兴趣。可是握着电话,他不能不想,如果此时陪她站在夜色下的查理大桥,而不是对着桌上堆积的文件,该是何等的畅快。

“我明天会去湖南出差。”

“我和乐清明天乘大巴去Cesky Krumlov,据说是非常美的小镇。”

路非呻吟一声,“你对一个没有休假的人说这些,太不公平了。”

辛辰轻声笑,“工作狂是不抱怨的。”

“我不抱怨工作,只抱怨不能陪你去查理大桥。”

辛辰咳嗽一下,带着笑意汇报:“对了,乐清在那里有艳遇,一个漂亮的东欧女孩搭讪他,我是一个人先回的酒店。”

电话里已经传来乐清的抗议:“不要听合欢乱讲,我只跟她喝了杯酒而已。”

路非被逗得大笑。

辛辰与林乐清乘大巴到了Cesky Krumlov,一个远离布拉格,只有一万四千名居民的偏远小城镇。这里是背包客喜欢的地方,几乎是一个微缩的布拉格,有哥特式的建筑、便宜的啤酒、热闹的酒吧,清澈的伏尔塔瓦河如同马蹄形绕城而过。

他们网上预订了背街的乡村旅馆,白墙红顶的房子,窗台上挂着花箱,种着各式盛开的鲜花,房间整洁温馨,窗外更是一个精心打理的小小花园式的庭院,非常有家居气氛。

小城从一端步行到另一端只需要10分钟,除了一块儿去古城堡参观,他们决定各自行动,林乐清拿了相机去拍各式建筑,辛辰兴之所至,漫步而行。

随处都可见衣着随便甚至赤膊而行的游客,河上有人兴致勃勃地划橡皮艇,河边有人就地躺下,将腿搭在岸边晒太阳发呆,人来人往,热闹却并不扰攘。

辛辰以前习惯大步疾行,不爱无所事事地闲坐,来到这儿却被所有人的闲适感染,分外放松,走走停停,随意地在露天咖啡馆的木椅上、小巷台阶、河岸边的石凳上休息。

有男人来与她搭讪,不过她英语平平,也无意与人闲聊,都只笑着摇头。偶尔一个纠缠不去的,并不讨厌,只是在她身边坐着,翻本旅行对话手册出来对她唠叨,一时日语、一时中文,仿佛要做会话练习,林乐清刚好转过来,手搭到她肩上,对那人一笑,那人便也知难而退了。

“我要告诉路非,他该着急得睡不着觉了。”林乐清坐到辛辰身边,一边摆弄相机,一边说。

辛辰只看着方砖路上的一个小女孩出神,她看上去大概只一岁多一点,细软的淡栗色头发被风吹得飘扬着,雪白的皮肤,一双灰蓝色的大眼睛几乎与小小的脸蛋不成比例,乐呵呵地举着胖胖的小手向前走,步履蹒跚却毫不迟疑,扑向蹲在她前面的母亲,另一个男人在一边含笑看着。辛辰拿过林乐清手里的相机,迅速调整焦距光圈,连拍了几张,刚好捕捉到小女孩扑入妈妈怀里相拥的瞬间和毛茸茸小脑袋搁在妈妈肩头露出的顽皮笑容。

林乐清接过相机,看得赞叹:“这张拍得真好,背景虚化得恰到好处,角度、神情都无可挑剔。”

他站起身,拿相机走过去给那个站着的男人看,那女人也抱起女儿细看着,开心地笑,交谈几句,那男人拿出纸笔写了点什么递给林乐清,然后转头对一直坐在原处的辛辰挥手致意,她也笑着对他们挥挥手。

“他们很喜欢这几张照片,让我谢谢你,给了我邮箱,请我回头发给他们。”林乐清坐回她身边。

辛辰微笑不语,如果只她一个人在这儿,她不会主动拿相机去给别人看。事实上,她回避着跟人加深联系的机会,宁可与陌生人结伴而行,去少有人生活的地方徒步,现在置身如此温暖的风景中,她突然感到怅然若失。

那个年轻的母亲抱着女儿,丈夫的手搭在她腰际,一家三口依偎着,一边交谈一边慢慢地走远,阳光下他们的身影镀着与这个小镇同样的金色,亲密得没有间隙。

她也曾经与一个男孩子这样挽手同行,绕着公园后面那条安静的林荫路一直走,从夕阳西沉走到路灯齐明,他们的身影时而长长地拖在身后,时而斜斜地印在前方。她挽着他的胳膊,头靠在他肩上,一高一矮的两条影子始终重合着一部分,那个情景已经深深刻进她的记忆中。

“我们这样,能算恋爱吗?”这句话伴随着回忆重新翻涌上她的心头。

已经有两个男人对她说过这话了,虽然冯以安冷漠,路非温和,可质疑是一致的。

你真的要与所有人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吗?在路非越来越多地重新占据你的心以后,你真的能够坚守这个距离吗?她这样问自己。

“在想什么,合欢?”

“我在想,我现在似乎很怯懦了。”对着乐清,她并不介意吐露心事。

“你怯懦?怯懦的人是不敢去走滇西北那条路的。”林乐清不以为然,辛辰将老张发在驴友网上的攻略链接给了他,他看得入迷,“说真的,我明年打算有时间也去试试。”

“那不是勇敢啊,那只是与人结伴走一条人少的路而已。我理解的勇敢是。”辛辰偏头想了想,“就像那个小女孩,刚刚学会走路,可是走得多坚定,没有一点害怕。”

“这个比方不成立,那是因为她再小,也知道有她妈妈的怀抱在前面等着,没什么可怕的。”林乐清拿镜头布小心地擦拭着镜头,漫不经心地说。

可是有一个怀抱等在前面,她也迟疑了,哪怕那个人是路非。

这种迟疑甚至不关乎信任。

她以为自己已经有了对待生活的全套逻辑,却全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失去了面对的勇气。

路非发过来德文地址,同时加上了中文注释,是奥地利制造业中心斯泰尔(Steyr)下面的一个小镇。林乐清跟旅馆老板打听后,知道本地有人提供到离捷克境外南边仅30公里的奥地利第三大城市林茨(Linz)之间的包车往返服务,车程只需一个半小时,而林茨到斯泰尔只有40公里,那边交通很方便。

十二年过去了,她还会住在原处吗?辛辰毫无把握,不过她决定去看一看,她对母女相认、和解之类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打算从直视自己生活中的第一个缺口做起。

辛辰打电话给路非,告诉他自己的安排:“我打算后天去一趟斯泰尔,最多两天时间,乐清按原定计划去温泉城,我会和他在布拉格碰面一块回北京。”

“我现在已经在机场,马上坐飞机到维也纳,你把手机开着,我们在林茨碰面吧。”路非不等她反对,“这不是一个单纯的旅行,不用你独自去面对。”

接近林茨时,首先看到很多高耸的烟囱。这是辛辰头一次没来得及做功课就踏上的旅途,只听林乐清翻译旅馆老板的介绍,此地是奥地利的工业区。她自己出生长大的城市也以工业闻名,然而进入市区她才知道,林茨也是一个文化气息深厚的城市。

她与路非约好在市中心的广场碰面,那里有黄色的微型观景列车。她本来无心观光,但时间还早,便坐了上去,车上居然有中文解说,而且配合景点播放音乐,到莫扎特曾居住的地方,放的是他为此地写的《林茨交响曲》;列车驶过林茨大教堂,响起布鲁克纳庄严的宗教音乐。半个小时下来,就浏览完市内主要景观返回广场。

路非到达时,打辛辰手机,她很快接听:“我在广场东边市政厅旁边,你听——”

手机中传来路非熟悉的小提琴曲旋律,克莱斯勒的《爱之喜悦》。他的心瞬间停跳了几拍,他带着小提琴出国留学,拉琴是他闲暇时的自娱之一,他当然记得这首曲子意味着什么。

奥地利是个音乐的国度,随处可见街头艺人。四年前的一个深秋,他到维也纳出差,办完公事返回酒店的途中,也在这首曲子声中停住脚步,站在寒风瑟瑟的天气里,听着这首充满快乐、喜悦与浪漫的曲子,他不能不想起生命中逝去的那个和煦春日、那个明媚笑容。

在异国陌生的城市,他们竟然又同时听着这首乐曲,两人保持静默,直到一曲终了,路非轻声说:“谢谢你给了我这样单纯的喜悦。”

辛辰握着手机,神驰于第一次听他站在她面前为她演奏时的情景,从那时到现在,她曾一度以为隔了无法逾越的关山岁月,两个再无可能有交集的人生轨迹,竟然重合在了这个陌生的城市。

另一首巴赫的名曲《G弦上的咏叹调》从手机中传来,路非穿过广场,越走越近,音乐在耳边放大。

古老的市政厅一侧,一个留着络腮胡须的中年男人正专注地拉着小提琴,游客丛中,他一眼看到辛辰背着背包,弯腰往琴盒中放入一张欧元钞票,然后站起身,手中仍然握着手机。路非站到她身后,正要将手放到她肩上,只见她微微侧头,对着手机轻轻说:“我爱你,路非。”

伴着小提琴乐曲,这个声音同时从她的唇畔和手机听筒传来,直到钻入路非的心底,他放下手机,将她搂入怀中,紧紧地抱住。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