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二、江湖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二、江湖

于丝丝后来不止一次地夸奖过,见夏的名字很好听。

当她回答对方自己叫陈见夏的时候,这个刚刚揶揄她是军训积极分子的漂亮女孩笑得更灿烂了,“这名字真好听!……唉,为什么我一定要叫于丝丝?”

十几年前,丝丝婷婷一类的名字正流行,家长喜欢用这些听起来洋气的叠字给孩子取名字。然而当孩子长到十六七岁的时候,却又都纷纷喜欢上那些含义不明朦胧伤怀的字眼,娜娜婷婷玲玲这些名字,终归被嫌弃。于丝丝似乎很讨厌自己的名字,“丝丝丝丝,念起来就娇滴滴的,腻人。”

见夏被她的直爽吓了一跳,只好说,“于丝丝……挺好听的,真的。”

于丝丝耸耸肩,并没有搭理她这种干巴巴的安慰。

“其实一开始我爸想让我叫于湘,因为我妈是湖南人。虽然也很普通,但是念着挺好听的,总比于丝丝好。都怪我妈非要给我取这么个名,这么中年妇女,俗死了!”

见夏第一次听说有人称呼自己妈妈为中年妇女——虽然她的确应该是中年妇女。

“我还是喜欢我的英文名,虽然很普通,但是对我有特别的含义。以后就叫我Rose吧。”

见夏笑了,“如果你的名字叫于湘,那么你的英文名就得一起换,不能再叫Rose了。”

于丝丝完全没有听明白,“为什么要换?”

因为鱼香肉丝。见夏在心里想了一下,傻笑了一声,然后才连忙摇头说,“不,不为什么。”

那些说出来一定会冷场的小笑话,打死也不敢在刚认识的新同学面前说起,否则谁也不会再跟她讲话了吧。

这时候站在一旁被忽略很久的男生忽然笑起来,见夏是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个男孩一定是听懂了自己没说出口的玩笑,她抬起头,男孩逆光站着,背后正好是直射的大太阳,她还晕着,看不清对方的脸。

“于丝丝你陪着她吧,看样子没什么事儿,我先回去了,一会儿俞老师还找我呢。”

“没问题”,于丝丝大笑,“谢谢帅哥班长给我机会偷懒!”

男孩的笑声很温和。

见夏垂下眼睛,“真是谢谢班长了。”

班长刚离开医务室,于丝丝就贴近她的耳朵轻声说,“呀,你脸红了。”

见夏很诧异,认认真真地否认,“没有啊。”

她看到眼前的于丝丝愣了一下,笑嘻嘻的表情有了一丝裂缝。也许是她这种认真地态度让对方觉得很无趣。

见夏有点懊恼。自己果然是个呆子吧,连开玩笑都不会。

想要补救点什么——她是那么希望这个新班级里面优秀的同学们喜欢自己,比如眼前的于丝丝。

见夏还在为自己蹩脚的社交表现思前想后,于丝丝已经踱步到窗台边饶有兴趣地向外看了。

看得很出神。

“对了,你初中是哪个学校的?”

见夏冷不防被她问起,有点迟钝,“我……我不是省城的学生。我是外地生。”

她知道新同学都是来自各个初中的尖子生,很多人都对彼此至少有所耳闻,即使初中不是同校同班,也可以聊聊“你们班的xxx和我认识”一类的话题。尤其是省城很出名的师大附中,才一天的时间,来自那个学校的同学就因为庞大的家谱结成了团体。

为了把话题继续下去,见夏也试探性地问,“那你……你是师大附中的吗?”

于丝丝回头看了她一眼,摇头,回答得很干脆,“不是。我是八中的。你们只听说过师大附中吧?”

见夏对着她有些冷的眼神,想了想,说,“八中我也知道的,八中在我们那里很有名的。”

于丝丝的表情似乎又重新热情起来了一点。

其实见夏根本没听说过八中。不过她觉得自己终于说对了一句话。

“你是外地生,那你住在?”

“就在学校后穿过一条马路的家属区里面有个教师宿舍,空出来了几间给我们这些外地生。反正我们人也不多。”

“哦。挺好的。”

半响无话。于丝丝看着窗外好像蛮有兴致的,把刚才被她称为“好可爱好可爱”的陈见夏扔在床上发呆。她忽冷忽热的样子让见夏有些惶恐,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真的很不招人待见,初中如此,高中的第一天也如此。

陈见夏低头穿鞋下床,窘迫地发现自己左脚袜子的大脚趾位置上破了一个小洞,虽然看上去并不明显。这双白色薄棉质袜质量一般,洗了几次就开始破洞,她本来打算今天晚上赶紧拿针线补上的,谁想到这种突发状况?

她家并不穷,偏偏第一次就在新同学面前表现得像一个小县城营养不良的贫困生。见夏默默系上鞋带,心里一直在猜测到底是谁帮她脱了鞋——她倒希望是男班长,而不是于丝丝,因为男生相对来说不是那么细心,也不那么愿意传闲话。

她走到窗台边,坐到于丝丝旁。对方才突然回过神来,站起来大叫,“你怎么下床了?不行不行赶紧回去躺着去!”

见夏心里一暖,“闷得慌,我站着透透气。”

医务室窗子对着的这片区域有两个班级在军训,正好就是一班和二班。见夏和于丝丝没什么话说,就并肩坐着看他们练习踏步正步的分解动作。

“看见二班那个正在喊口号的男生了吗?”

见夏赶紧顺着于丝丝的指引看过去。有个高个子男孩面对窗子站得笔直,正在指挥他们班同学向右看齐。

“看见了,怎么?”

“那是师大附中好几次区模拟的第一名,林杨。我初中和他上同一个语文补习班,那个班是市教研员主讲的,数语外和理化分别开班,一堂课80块。不过林杨好像只上语文课。那可是三百人的大教室,每次连过道上都坐满了人,好多人想进那个班还进不了呢。”

见夏认真地听着于丝丝提起这些毫无关联的事情,她觉得很新奇。那种场面一定有种真正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感觉。

“想进都进不去”的补课班,怎么听都觉得有种贵族气。

许多年后见夏后头想起自己的这些小心思,都羞愧得想要往地缝里钻。

一个充满了“贵族气”的补课班。

她一定是吃错药了。

然而她不明白于丝丝特意让她看林杨到底是为什么。

“前两天来学校报到领教材的时候,我发现那个补习班的好多人都考上振华了,真够神的。倒不一定每个我都认识,不过现在看着都眼熟。中考结束之后,我们这些人还在同一个补习班里一起提前学了一点高一的数理化。”

今年暑假?

见夏低下头,心中忐忑不安。人家已经提前起跑,基础又比她好,自己怎么比得上?天知道她今年的暑假被亲戚朋友捧上了天,被邀请去给人家的孩子“传授学习经验”,光顾着得意,根本没有为竞争激烈的高中生活做什么准备。

她惴惴不安地望着那个林杨的背影,轻轻地叹口气。

“不过,”于丝丝的口气变得很轻快,嘴角也有了一丝含义不明的笑容,“他们师大附中一直在补课班里显摆,好像中考状元已经是他们林杨的囊中之物。结果,林杨中考只考了全市第四名。”

“只”考了……见夏长叹一口气。

记得在初中的时候,老师告诉她,想要考上县一中,就要认真对待每一次考试,把总分稳定在550分以上。所以很早以前,陈见夏的目标就已经不满足于第一名了,她要用全县的目标来要求自己。最后一次模拟考试公布成绩,仍然考了第一名的见夏却因为总分只拿了530分而伏在桌子上掉眼泪,从她桌边经过的女生本就看她不顺眼,当场就把只得了30分的数学卷子卷成筒敲在桌子上骂她神经病。

那一刻见夏转过头,含着眼泪恶狠狠地对那个一脸不屑的女生大声说,我不满足是我的事,我不是你,我也没有跟你比较!比你强也没什么好满足的!

那几乎是见夏唯一一次在班级里面大声讲话,也是安静腼腆的她唯一一次显露出来属于优等生的骄傲自负。

年少轻狂,以为不争就是没自尊的孬种。

然而此时听到于丝丝用有些幸灾乐祸的口气说出“只考了全市第四”这种话时,见夏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间变成了后桌那个把数学卷子敲在桌子上的女孩。

没有人有资格教育别人要知足。

她把目光投向窗外的男孩。

那你呢,考第四,你是不是很不甘心?

“林杨倒也挺可怜。我估计他压力太大了,所有人都说他肯定是第一,难免会发挥失常的。”于丝丝耸耸肩,口气里倒是没有一丝同情。

发挥失常的第四。见夏仍旧在心里碎碎念。

“其实他倒是挺和气的男生,我就是看不惯他们师大附中,一个个拽得二五八万似的。”

见夏终于想起来,“对了,那最后考了全市第一的是谁?”

于丝丝停顿了一下,语气昂扬,“就是刚才背你过来的咱们班长啊,楚天阔,我们八中的。”

见夏笑了,“这么厉害呀!真好。”

于丝丝那一刻的表情,和被她所不屑的师大附中众人一样,拽得二五八万似的。

“左边第二排那个小个子男生,看见了没?他叫邢帅,别看又瘦又小的,他是省数学、化学、物理、计算机四科一等奖。这种人的大脑都是生化武器,咱们理解不了。还有最左边的那个短头发的女生,陆琳琳,她中考语文得了116分,作文是全市唯一一个满分。哦,还有倒数第二排排头最高的那个女生,阮一秋,她参加过中央电视台的希望英语竞赛,得没得奖我忘了,反正口语特别好。”

于丝丝就像一个装满了学籍档案的活动文件夹,给见夏介绍着一班所有潜力风云人物。见夏默默听着,努力记着,虽然她不知道自己记住这些做什么——于丝丝所说的一切,对她来说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加重心理负担。

仿佛羊入狼窝,四面楚歌。

和这么多优秀的人在一起,哪怕想随波逐流都很吃力。

见夏抬起头,笑笑,“对了于丝丝,你也肯定很出色啊,不比他们差的。”

于丝丝夸张地摇头,“什么啊,我考进这个班纯属幸运,和这些牛人哪是一个级别的?估计摸底考试考个倒数,我就能跟这个班级彻底say goodbye了。”

“摸底考试?”

“你不知道吗?军训结束了就考。”

“啊?!那……我没准备,考不好的话……”

“当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考不好就要被踢出这个班。不过你准备什么啊,你从外地被振华花重金挖过来,肯定特别厉害,该担心的不是你,是我!”

于丝丝大大咧咧的安慰并不怎么真诚,见夏只好摇摇头说,“没,我一点都不厉害。”

仿佛一群武林高手被聚到某个山顶开比武大会的前夕,互相恭维,互相试探,哦哈哈哈笑得胸腔和山谷一起共鸣,手却永远按在刀鞘上蓄势待发。见夏心中仅剩的一点点考上振华的喜悦和骄傲也在这一刻被阳光晒了个干净。

“不过,二班也有很多牛人,除了刚才提到的林杨——看到现在正被教官拎出来单练的男生没有?他叫路宇宁,拿过化学奥赛的金牌。哦,还有那个矮胖的女生,郑桐,戴了一副啤酒瓶底的那个,她今年中考全市第二,只比咱们大班长低了0.9分,是匹黑马。郑桐旁边那个女生也跟我是同一个补习班的,叫凌翔茜。师大附中的校花。都说她跟林杨关系不一般,一天到晚总在一起,估计是一对儿。”

见夏不自觉微笑。所有被于丝丝用夸张语气介绍出场的各路神童,只有凌翔茜没有任何金光闪闪的资历,被称为牛人的原因,竟然是漂亮和绯闻。她歪头看向远处正在休息时间与同学聊天的美丽女孩,有些同情,又有些羡慕。

“我得回去军训了,”于丝丝说完这些,忽然站起来,“不能再偷懒了。”

见夏感觉自己脸颊发热,好像于丝丝那句偷懒也把自己囊括在内了一样。

“我跟你一起出去,我也休息够了。”

“得了吧你,桌子上的妙芙,还有雀巢巧克力牛奶是大班长给你买的,赶紧吃完了再说。要不然你站不了五分钟又得晕倒。有机会还不好好歇着,军训上瘾啊你?”

于丝丝说完就把桌子上的零食推到她面前,快步走出了门。

见夏呆坐了一会儿,用目光把于丝丝介绍的每一个人都重新认过一遍,然后拿起妙芙撕开包装袋。

的确有些饿了。她昨晚第一次独自睡在宿舍里,太兴奋了,翻来覆去也睡不着,天快亮了才迷糊了一阵,所以早晨起晚了,来不及吃饭就跑来站军姿。本以为午饭能多吃点,偏偏到了中午才想起来,他们这些外地生的饭卡被收上去集体办理餐饮补助,老师怕是忘记及时发还给他们了。见夏没有什么认识的同学,茫茫人海中寻找不到一个相熟的面孔,又不好意思问别人借卡吃饭,只好饿着。

于是顺理成章地晕倒了。

突然门被推开,见夏抬起头,眼前赫然站着一个血流满面的男生。

她吓得倒抽一口气,妙芙的碎渣就被吸进气管里,呛得她咳嗽不止,肺都快呕出来了。泪眼朦胧中抬起头,发现男生已经走到自己面前,迅速地拆开吸管外面的塑料包装,插进牛奶纸盒递到她手中。

她连忙喝了好几口,终于慢慢平息了剧烈的咳嗽。

“你没事吧?”

被一个血淋淋的人关心,见夏有点哭笑不得,“我没事。谢谢你。”

这才发现自己手里还紧捏着蛋糕边。她不好意思地把妙芙塞回到袋子里,对那个男生说,“校医帮我看完之后就有事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男生没说话,那一脸的血让见夏没有办法辨认出他的表情。

见夏忽然没来由地紧张。她想去暑假时候,弟弟一直在看一部偶像剧,她也偶尔瞄两眼,当时刚好就看到女主角给篮球队的男主角包扎胳膊上的伤口,连消毒都不做,就把绷带往上缠,她还在一边嗤笑了好一阵。

此刻却鬼使神差地开口问,“要我帮你吗?”

“行。”

对方的回答,干脆得不像话。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