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五、同类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五、同类

面对楚天阔疑惑的目光,陈见夏窘得满面通红。

李燃阴晴不定,直白得吓人。虽然他的确没有说过将耳机给见夏,见夏也并没想过将耳机一同收下,然而当着班长的面被追讨耳机,她连杀了他的心都有。

她很快地将耳机拔下,另一半甚至还连在她自己的右耳上,也速速扯下来,仿佛是烫手的木炭,直接塞到李燃手里。

“对不起我刚才没注意到,真是对不起。”

她低下头,匆匆出门,怀里面的CD机也开始发烫,没有看到背后的男孩脸上闪过的一丝窥觊。

走着走着,陈见夏忽然后悔了,她半分钟前就应该把耳机连带整个CD机都塞还给他啊,她真是蠢,又蠢又没骨气。

悔得肝疼,现在再回去,又担心楚天阔看出什么来,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

楚天阔走在她身边,于丝丝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于丝丝去哪儿了……”见夏开口缓和气氛。

“她可能先回班了吧,谁知道。”楚天阔耸耸肩。

他完全没有问起和陈见夏一同呆在医务室的男生是谁,也没有诧异于凭空出现的CD机。

见夏打心眼里感激。楚天阔似乎有本事避开别人所有的难堪,把话题引向了教官的东北口音和搞笑的口头禅上,把她逗得眉开眼笑。

“对了,班长,我听说你是今年中考的全市状元呢!你可真厉害。”

楚天阔不置可否地一笑,“中考这个东西虽然靠实力,可是对咱们这些同一水平线上的人来说,究竟谁能拿第一,还真的就像中彩票一样,凭运气。没什么可炫耀的。”

这是见夏听到过的谦辞中最自然真诚的。相处才两分钟,她就发自内心地喜欢上了这个优秀的班长。虽然他是男生,还是很帅气的男生,可是见夏却没有感到一丁点害羞不自在。楚天阔优秀得很温和,用笑容和教养包裹起了所有锐利的棱角。

所以见夏也更容易将内心的想法和盘托出。

“可是我很担心自己跟你们并不是同一水平线上的人。毕竟我们那里的教学水平和省城是有不小差距的。如果……如果我考了尖子班的倒数第一,还不被人笑死……”

楚天阔并没有假惺惺地说些客套话来安慰她。

“只要有排名,就总得有人做倒数第一名啊。要说到丢人,你想想,大家都在看着我,如果中考状元第一次考试……别说倒数了,就是考个中等,可能都会被笑话呢。谁没有压力啊,区别就在于心态。”

见夏脸上渐渐浮现出了自然的笑容。

“我明白了,谢谢班长。”她大声说。

“有什么事情就来找我吧,学习上的困难也好,其他的方面的也好,我都会尽全力的。”

她正要道谢,抬头就看到于丝丝正抱着胳膊站在班级门口等他们,眼神冷淡,虽然是在笑。

“俞老师等着呢,别磨蹭了,快进去吧。”

她说完就自顾自进了教室,见夏停步在班级门口,有些无助地看了看楚天阔。

对方却一副对于丝丝的小性子毫无察觉的样子,于是见夏也只好紧随其后进了门。

班主任俞丹前年刚生了个女儿,初为人母,发福了不少。她穿着一套宽松的连衣裙坐在讲台前翻学籍册,看到见夏进门,微微一笑,很亲切。

“听说你刚才在操场上晕倒了?怎么搞的,现在好点了没?”

见夏点头,“现在没事儿了,”想了想又补充道,“多亏了班长和于丝丝照顾我。给他们添麻烦了。”

“真够客气的,”楚天阔摇摇头,“你都谢过好几遍了。”

“是啊见夏,有完没完,祖宗八辈都谢到了。”

陈见夏一愣,抬眼去看站在俞丹身边的于丝丝,对方却笑眯眯的,被班主任嗔怪地拍了一下后背就夸张地叫着躲开,大咧咧的,开朗活泼,好像一分钟前那些阴郁乖张的情绪统统只是见夏的错觉。

俞丹笑着对见夏和楚天阔说,“这个于丝丝天天净胡说八道,不过挺热心的,正式选举班委会成员前,楚天阔做代班长,于丝丝就是代理团支书了,主要负责管理女生。咱们班一共有四个外地生,两男两女,这四个人的事情我就都托付给陈见夏了,你既然住在宿舍楼,就帮老师多照看一点。我女儿还小,所以晚上没办法天天照看晚自习,你们三个人各司其职,万事开头难,多配合。有什么事情彼此商量着点,拿不定主意就来问我,行吗?”

三个孩子乖巧地点头。俞丹将学籍卡的整理工作交给了他们就出去了。

三个人彼此无话,围着讲台站了一圈,每个人拿着一沓学籍卡安静地填写。陈见夏却发现于丝丝时不时就会偏头偷看几眼被自己放在第一排桌子上的CD机。

然后于丝丝突然放下笔说“去上厕所”就冲出了门。

陈见夏不自觉地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听见楚天阔低低的笑声。

“怎么了?”

他摇头,笑得更神秘,“你们这些女生啊。”

“……我们……我们怎么了?”

楚天阔笑了一会儿终于严肃起来,他只是答非所问地说,“见夏,我劝你以后别总那么在意别人的表情和心情。太敏感不是好事。”

见夏似乎听懂了,又有些糊涂。

“你怎么……你怎么知道我在意……”

楚天阔没理她,低头刷刷地写字,写得很快。直到见夏闷闷地把自己分配到的那一摞学籍卡都快写完了,才听到他淡淡地说,“可能因为我跟你有同样的毛病吧。”

这时候于丝丝走进门,见夏失去了追问的机会。

一班汇聚了各种各样的学生,活泼的,沉闷的,风云人物或者书呆子,唯一的共同点是,成绩都很好。陈见夏在上午的军训中跟所有人都混了个脸熟,却没怎么说过话。下午军训结束之后大家浩浩荡荡地进班,她不想被看见独自坐在教室里面,所以假装去上厕所,然后混在队伍里从后门进班。

大家只是随便找地方坐,不一会儿俞丹就叫同学们出门按照大小个排队分座位。

分配结果竟然是男生同男生一桌,女生同女生一桌。这样的方式让陈见夏有些意外,俞丹却轻描淡写地说,你们这样的年纪,容易在最关键的时期胡思乱想,影响了学业就不好了。

陈见夏的个头中等偏上,被安排在正数第五排,倒数第四排,算是班级的中间位置。她回过头,看到楚天阔和一个又高又胖的男生坐在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一桌,他们的前面刚好就是于丝丝和另外一个女生。

而坐在陈见夏旁边的是个梳着马尾的清秀女生。

“我叫陈见夏,是外地生。你呢?”她鼓起勇气打招呼。

“余周周。”

“怎么写?”

“剩余的余,周末的周。”

陈见夏突然觉得她这样解释自己的名字,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她试着跟对方聊点什么,“你初中是哪个学校的?”

“十三中。”

对方并没有礼节性地回问外地生陈见夏的家乡是哪里,好像根本不想要将谈话继续下去。陈见夏绞尽脑汁想不到下一个话题,只好作罢。

余周周长得蛮好看,眉眼清秀,白皙干净,但是很不喜欢理人。那种冷淡倒不像是出于傲慢,陈见夏想了想,突然觉得,楚天阔所说的那种“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和表情”也许说的就是这副样子吧。

可是,一颗天生敏感的心,要怎么才能变得粗糙呢?她希望改变,可是秘籍上不应该只有一句简简单单的“别想太多”。

她再一次回过头去看楚天阔所在的位置。

周围人都热情地跟他攀谈,他也笑得阳光灿烂,礼貌,大气,充满了亲和力。

陈见夏又想起面对于丝丝阴晴不定的表情仍然表现得若无其事的楚天阔。不论怎么看,在情商上,他都比小里小气的自己要强许多。然而他却说他们有一样的毛病。

那么现在的他,是否克服了这一弱点呢?

陈见夏扭着头胡思乱想了半天,不期然对上了于丝丝的眼神。

那神情竟然冰冷而厌恶。陈见夏一瞬间不知所措,再一定睛,于丝丝已经跟同桌的女孩子笑嘻嘻地聊上了天,让她觉得自己真的出现了幻觉。

她转回头,轻轻地叹了口气。

“你听说有摸底考试这回事吗?”她不死心地再次挑起话题。

“没。”

“……的确有摸底考试。”陈见夏再次强调。

“嗯。”

陈见夏挫败地伏在桌子上,把头深深地埋进臂膀。

她想家了。尽管妈妈不愿意花钱给她买CD,尽管初中班级乱成一锅粥,可是她想回家。

这个班里全是变态。

“门外好像有人找你。”

余周周的声音清凌凌的,陈见夏抬起头,前门探出一个红毛脑袋,直直地看向她的位置。

李燃。笑嘻嘻的李燃。

“陈见夏!”他大声喊。

班级里霎时一片安静。

被包围在各种好奇目光中的见夏脸色发青。

这个家伙果然五行缺德。应该改名叫李德全。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