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十、一百年后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十、一百年后

同样是漂亮的橱窗,有钱人和穷人看到的是不一样的画面。至少陈见夏是这样认为的。别人也许看到的是橱窗里面的华服款式,陈见夏看到的却是灯光。

暮夏时分,华灯初上,,这座曾经被殖民过的城市遗留下来许多俄式风格的老房子,现在都被商铺租用了。檐口柱头的浮雕遗留下来的旧时魅影迷失在百年后华丽艳俗的金钱味道中,倒是有种特别的美感。

没有人认识她,她也不认识任何人。

振华、于丝丝、家乡、重男轻女的妈妈,还有一切能勉强与陈见夏相牵连的不愉快,都被这种灯光和建筑群割断。连行人的脸都如此模糊。她着迷地踩在百年前铺成的老旧地砖上,目光流连于每一间商店,却从没被任何一件美丽的商品捕捉到。

陈见夏没有爱上任何一个包,或者任何一条裙子,胸口却膨胀出一股欲望,好像再一次确定了自己孤身前来的意义。那种被金钱所引发的、却实际上与金钱无关的雄心壮志,让她从自己那点可怜可悲的埋怨中脱身出来,仿佛再回到书桌前死磕数学符号和化学方程式的时候,演算纸上的每一笔一画都有了更为壮美的意义。

见夏在街上停步,非常戏剧化地慢慢转了个圈。霓虹招牌在她眼前连成了一个迷人的圆环。

她忽然有点想哭。

“你当这儿是百老汇啊!怎么站大街上就开始演啊!”

见夏的脸垮下来。

怎么是他。

红毛李燃站在不远处一家西餐厅的霓虹灯招牌下,抱着胳膊像看二愣子一样看着陈见夏。

“你当年能考上振华,是不是因为脑子有病,所以有加5分的优惠政策?”李燃笑嘻嘻地走近。

“要是有这个政策的话,你这种病情就能当中考状元了。”陈见夏小声嘟囔。

她刚说完,就再次自己被自己逗笑了。

李燃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她。

“你是不是真当我没听见?”

李燃说着,忽然抓起陈见夏挂在脖子上的手机往自己这边一扯,陈见夏脖子一僵,差点被带了个跟头。

“你怎么把手机直接挂脖子上啊,你是狗吗?土不土啊?”李燃带着一脸好笑的表情。

“我爸爸说这样安全!”见夏拉住挂绳往回扯,李燃就是不撒手,她被拉得被迫低了头,自己也觉得像条狗。

“对,安全,那怎么被我给抓住了?要是碰上个力气大的贼,不光抢了你的手机,还能顺便把你拽成个高位截瘫。”

李燃说着就拿着手机往后一绕,从见夏脖子上将绳子取了下来。

“赶紧拿下来,又丑又危险。”

“丑不丑干你什么事儿啊!”

李燃三下五除二就把手机挂绳解了下来,直接扔进路边的垃圾桶。

他再接再厉,把手机解锁,然后把自己的手机号输入了进去。

“你连一个联系人都没有啊,这也太扯了吧?把我手机号接你充充门面好了。”

陈见夏觉得自己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李燃一脸“世界终于清静了”的样子,转移了话题,带着一副戏谑夸张的表情大声说:“怎么样,我大省城好玩吗?”

大省城。见夏再次闭上眼睛翻白眼。

刚一睁开眼,就看到李燃的食指和中指朝着自己的双眼戳过来,她吓得往后一倒,堪堪躲过。

“你再敢翻白眼试试!”

见夏气结。

然而看着李燃摇头晃脑的样子,好像有什么东西被他的红色发梢融化掉了,她自己也说不清。

陈见夏是多么拘谨的人,一讲话就冷场,幽默感总是和别人不同步,哪怕豁出去想要装一下活泼热情也只能端着一脸僵硬的假笑,甚至自家表姐生了孩子,塞到她怀里让她抱一下,她都觉得胳膊有千斤重,连孩子都不喜欢她。

然而眼前这个人,她才见过他几面,他竟然不觉得自己又呆又冷,她也从没感觉到不自在。

他要是不是个男的就好了,自己也会有一个朋友的吧?虽然做了朋友之后,她可能就会非常婆婆妈妈地劝人家把头发染回黑色并好好学习,但是,她也想要个朋友啊。

陈见夏沉浸在自己的思路之中,愣愣地看着李燃,把对方看得发毛。

“你干吗?”李燃护住胸口。

“我摸底考试考了全班第四名。”陈见夏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说。

“你说这个干吗?”李燃一边后退一边小声说。

“全校第十六名哦,虽然是和别人并列。”陈见夏像犯病了一样步步紧逼。

“我连摸底考试都翘了,我还是比你牛逼。”李燃梗着脖子嘟囔。

“你们都是省城的学生,我可是从外地来的!”见夏有点急。

“你就是从外星来的也不关我的事儿啊。”

陈见夏步伐一滞,脸慢慢地垮下来。

自己这是魔怔了吗?考成什么样关人家什么事啊?在大街上对一个陌生人念叨自己的名次,她到底是有多不要脸啊!

见夏清醒过来,难堪地蹲在地上,脸埋在膝盖里,眼泪都在打转。

她不过是想找个人,夸夸自己而已啊。

好丢脸。

陈见夏旁若无人地蹲在大街上,像只流浪狗,刚刚对她热烈欢迎的霓虹灯和老建筑此刻明明白白地在脸上写着“外乡人”三个字。

没有朋友也没有家人关心的外乡人。

陈见夏呜呜哭着,直到感觉头顶落下一只僵直的爪子。

李燃格外生硬地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好、好厉害啊,全校第十六,真、真牛逼啊。”

陈见夏哭得更厉害了。

“我请你吃西餐,庆祝一下,好不好,好不好?”李燃的声音里也带着哭腔。

陈见夏头也不抬,瓮声瓮气地说,“好”。

点完餐,李燃还是小心翼翼地看着陈见夏。

“你为什么一定要来这里啊?”

“因为我很小就听说过这家餐厅,都一百年历史了,很有名气。所以,”见夏想起菜单上的高价位,有点心虚,声音也放低了,“所以我一直想来尝尝。不过——”

她急急地抬高声音,“不用你请客,我只是开玩笑的,我,我,我……”

那句“今天我请你好了”怎么都说不出口。

她有那份心,却没有那笔钱。

李燃却毫不在意,“正好我也没吃晚饭,虽然这家很难吃,不过算了,你喜欢我们就将就一下好了。”

“这家很难吃?”见夏略微一想也明白了个大概。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不过就是赚个名气,宰游客而已。”

见夏微笑,她的确就是个游客,挨宰不也正常。

“不过,”李燃打量着暗红色的木地板,自言自语道,“你说的百年历史,其实是误传啦。”

“误传?”

“嗯,这个地方最早是一家点心店,叫什么我忘记了。要真的说到一百年前,应该是一栋平房吧。后来1926年,一个犹太人在这里开了一家茶食店。”

“茶食店?是茶餐厅的意思吗?”

“我不知道,反正那个年代,城市里到处都是外国人,这条老街上遍地都是茶食店。我听我爷爷说,茶食店比真正的西餐厅的规模要小,而且也不适用于特别正规的场合,经营很灵活。我自己想了想,应该是和快餐店很类似吧。”

李燃认真的时候,整个人不自觉地散发出特别的光彩。他的声音很清朗,毫无违和感地融入到了背景之中,见夏踏在木地板上发出笃笃的声音,有一种不小心踏入了历史纪录片的错觉。

“后来茶食店越开越好,这个犹太佬就把周围的店铺和斜对面的门市都租了下来,开始做起面向俄国人的生意,彻底升级为西餐厅,服务生有俄国人、犹太人,甚至还有中国人和日本人。”

“后来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有人说日本人打过来之后犹太佬就把餐厅转手了,也有人说他一直在这里待到了抗战胜利后,转手交给了一个中国人经营,1949年这家餐厅倒闭了。当然,你懂的,那个年代,私营经济一退再退,这家也不例外。”李燃惬意地靠在椅子上。

“那现在的这个是……”

“其实是另一家五十年代的老餐厅搬了过来——这样说也不准确。应该说,五十年代的老餐厅搬了过来,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后很火爆,就重新盖了一座三层洋楼,然后嵌了一块1926年的铜牌,硬是把两个不相干的东西嫁接到了一起,对外还是说,这是百年老店。生意人嘛。”

李燃自顾自地说完,才注意到对面的见夏神情有些忧郁。

“怎么了?你又想起自己考全校第十六名的事儿了?”

见夏闭上眼睛翻白眼,李燃又站起来要戳她,幸好这时服务员端上了餐前面包,打断了新一轮的争吵。

“我只是觉得很遗憾。原来连这栋楼,都不是原来那栋楼了。”

李燃往面包上抹果酱的时候,见夏幽幽道。

男孩竟然没有笑她,脸上也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遗憾,不过很快他就笑着宽慰到:

“不过,倒也没什么好伤心的。犹太佬的茶食店是一百年前建立起来的,你想啊,一百五十年前这里说不定是个什么王国公府呢,还住着特漂亮的大家闺秀,要是伤感,最伤感的应该是王府里的人,自己家都成了西餐厅。历史就是这样,新的代替旧的,没什么好伤感。你觉得你是传统,他还觉得他是祖宗呢。”

见夏听得入了迷,好像身边的一砖一瓦,一桌一椅,一草一木,上面都寄居者几百个老魂灵——他们却拿自己没办法。因为自己活在现在。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呢?还是说,本地人都知道?”

“本地人也懒得管这些吧。本地人知道个屁。”

“那么你是听谁说的呢?”

“这座城市我很熟悉。我爷爷是邮差,没有他不知道的地方。我小时候常常跟着他到处走。”

见夏出神地望着他,却无法控制地想到他微微泛红的头发配上绿色的投递员制服,“红配绿赛狗屁”,她扑哧笑出了声。

“可是,”她带着笑意问,“你不是五行不缺钱吗,你爷爷为什么是邮差呢?”

问完了见夏都觉得自己很差劲。

邮差又怎么了,她怎么老是绕着钱打转。

“我不是那个意思,邮差很好,我就是随便那么一说……”

李燃静静看着她。

见夏沮丧地低下头,“李燃,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我这个人,真的很不会说话,你不要、你不要生气。”

李燃却把手中涂好了果酱的面包递给她,“我倒觉得,你真的很诚实。”

俄式西餐的确不是很好吃,罐牛罐羊都像是没有煮熟,面包干干的,罗宋汤也寡淡无味。

“欢迎来到上世纪七十年代。这就是国营餐厅的服务和质量,坐时光机你都体验不到。”李燃朝见夏咧嘴一笑,满脸的“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见夏脱口而出:“你好奇怪。”

“我,奇怪?”李燃下意识去摸自己的莫西干头。

“我不是说这个。”见夏摇头。

他只是个小痞子,目无尊长,胆大妄为;但他讲起这些稀奇古怪的历史和经济时,却出奇的沉稳和笃定,一切同龄人觉得毫无用处的知识,他信手拈来,言谈中那一丝对故人和时光的尊重与懂得,与他的外表毫不相称,却又出奇和谐。

陈见夏那一刻除了好奇和震撼,更多的是对自己在大街上拿着学年名次逼着人家夸奖的行为感到羞耻。

她曾经看到的李燃是个仗着家里有钱就不学无术的小痞子,而李燃看到的她,恐怕更是一个可悲又虚荣的书呆子吧。

脑海中那一丁点“做朋友”的冲动被冲走。她无地自容。

李燃掏钱买单,陈见夏低着头玩手机——只是翻来覆去地锁屏、解锁、锁屏、解锁……她爸爸的这个手机里面连个贪吃蛇游戏都没有。

陈见夏忽然觉得自己一切都好差劲。

她决定过两天就去书店买些历史和哲学类的书籍好好充充电——虽然曾经陈见夏坚决认为这些知识都可以在以后慢慢补充,当务之急是把高考科目都学好——但是现在她不再这么想。

毕竟见夏心里清楚,对她来说,中考也罢,高考也罢,这都是一种逃离的手段,而不是目的。她终究还是希望借此成为一个真正优秀的人。

再不受制于环境,再不让自己受委屈。

陈见夏懵懵地跟着李燃出了门,心情很复杂。她觉得自己是应该回宿舍了,早点睡觉,早点回归到自己的世界里,好好应对逃不开的振华一班。然而看着满街的流光溢彩,她是真的舍不得。

她的目光和街灯胶着不分。

李燃百思不得其解。学校就在这条老街不远处,步行不过十五分钟,这姑娘跟谁生离死别呢?是不是学习学傻了?

“明天还要上课呢,我送你回宿舍吧。”

见夏先是点头称是,随后很快摇头:“不用送我,就几步路,我自己回去。今天,今天真谢谢你了,改天我一定回请你吃饭。”

李燃不以为意地一笑。

他看到陈见夏还在盯着老西餐厅,有点痴的样子却让他心中一软。

“你要是喜欢逛这条街,周末可以随时散步过来,又不远。”

见夏默默点头,“我知道。”

李燃朝着学校的方向走了两步,本以为见夏会跟上,一回头,她还在原地不知道想着什么。

“陈见夏,你怎么了?”

见夏摇头,小跑了几步追上他。

“你舍不得?你要在这里待上三年呢,有的是时间。”

“可是,”见夏低头认真地小声说,“我什么都不懂,走马观花,都糟蹋了景色。”

李燃失笑,“你逛个街都跟参加高考似的那么认真?累不累啊?”

见夏没有解释。

她从来没有奢望过李燃会明白她的这些小心思。就没有人明白过。层层词不达意的交谈背后,是陈见夏的自卑和无力感。

“那下次,我陪你吧。”

见夏惊喜地抬起头,路边的灯柱在她眼底点亮,两盏橙色的灯火,让李燃忽然觉得有点无法直视。

他只是随便那么一说。

当然也不那么随便。他平时没那么多好心和闲心。

“真的?”

“真的。”

“给我讲那些街道和建筑的历史?”

“我先提醒你,高考可不考这些啊,你确定你要听?”

“你讲不讲嘛!”

“讲讲讲!”

李燃侧过脸,身边的女生低头看路,只露出喜滋滋的侧脸,嘴角的浅浅梨涡也盛着街上的灯光。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脖颈上。手机挂绳虽然早就被他给扔了,可还是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了细细的一道痕,微微泛红。少女的长发随意地盘在脑后,不小心遗留下几绺碎发搭在肩上,他忽然很想伸手去拉。

分别时,见夏执意不让李燃送到宿舍门口。

李燃知道她不想被收发室的老师看到。

“今天谢谢你了。”

“烦不烦啊,谢起来没完,没话就别说了,赶紧走吧。”

见夏不好意思地点头,转身小跑了两步,又停下来,转过身。

“你今天晚上为什么会一个人在街上?”她问。

“因为我不想回家。”李燃很坦然地回答。

他看到陈见夏的口型,“为什么”三个字几乎都要脱口而出,却被憋了回去,憋成了一个仓促的笑容。

“为什么?”他开口问。

“呃?”

“你既然想问为什么,为什么不问呢?”

少年眼眸晦暗不明。

陈见夏沉默良久,还是笑了。

“可能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吧。”

他们再次道别。

“哦,对了,你考得真的很好。我刚才故意不夸你的,因为我不喜欢读书。不过你考得很好,真的。”

李燃扔下这句话离开了。陈见夏却站在原地呆了很久。

又难堪,又有一点开心。

暮夏的晚风温柔地吹乱了陈见夏的头发。她把手插进口袋,碰到了旧手机,掏出来解锁,橙色屏幕上只有一个联络人。

李燃。

陈见夏忽然没有原因地觉得心跳得太快。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