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十三、可惜不是我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十三、可惜不是我

陈见夏在看见俞丹的时候还是有点心虚的。

李燃在看台上的所作所为,不知道有多少传入了俞丹的耳朵里。

然而俞丹只是一如既往地站在讲台前,带着微笑,复读机一样夸奖了全班同学,参加了一上午的庆典,又要负责打扫卫生,筹备班会,大家真是辛苦了。我们真是个团结的集体。

见夏不由有些失望。

陈见夏在被于丝丝举荐成为劳动委员之后,每天要第一个到班级来开门锁,晚上要监督完值日,最后一个离开锁门。而一班又以过分精明的书呆子居多,开学大扫除的时候,五楼的水房因为水压不足而停水了,她一个人提着水桶跑到一楼去换水擦地,上上下下那么多趟,除了楚天阔一直在帮忙,其他的男生竟然能够视若无睹。

她早就不是对老师的表扬嗷嗷待哺的一年级小学生了。但是她还是寄希望于俞丹能够说两句公道话,改变一下这个一人干活全班享福的局面——她又不是美国高中生,做学生干部还能给高校申请加分——劳动委员干那么多脏活又不能换取高考加分政策,她凭什么每次都坐在那里听“大家辛苦了”这种屁话!

陈见夏木然地听完了一通换汤不换药的表扬,然后所有人在楚天阔的指挥之下开始搬桌子搬椅子,为班会清场地。

陈见夏的书桌塞得很满。她既然拿着班级钥匙,每天必须最后一个走,索性就在教室自习到很晚,直到收发室大爷来赶人。因此她将大部分练习册都放在了学校。她和余周周与其他人一样将桌子放在地上拖着走,桌腿和地板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俞丹难得地皱了眉头喊大家停下,要求所有人都必须把桌子抬起来。

见夏犯懒,不愿意把书都掏出来搬运两次,就和余周周一同勉力抬,没想到桌子一歪,里面的东西哗啦啦地掉了一地。

周围有善意的哄笑声。余周周和她一同蹲在地上捡。陈见夏有些尴尬,因为李燃的CD机和自己的爱华随身听都被塞在最里面,掉出来的时候自然就砸在了书堆的最上面。旁边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这随身听我小时候也有”,她窘得赶紧伸手将随身听捡起来塞回到书桌。

而这时,于丝丝不解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响起在她背后。

“陈见夏,这是我的CD吗?怎么在你书桌里?”

周围有几秒钟的安静,然后议论声像潮水一般涌过来。

陈见夏还蹲在地上,抬头看的时候,周围围着的人即使眼神不善,嘴唇明明也没有动,那么,那些嗡嗡的、让人脑袋发晕的讲话声,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陈见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竟然抓起随身听一把塞进了书桌里。

这个举动怎么看怎么可疑。

眼前不远处,于丝丝微黑的面孔却明亮而无辜。

“我没有别的意思,见夏你别误会,”她略带微笑,讲话时眼神却恳切而坦荡地看着所有人,“只是我也有个一样的索尼CD机,前两天不小心弄丢了,刚刚看到你的就没过脑子脱口而出了,你别介意。”

“什么别介意啊,你弄丢的时候不是急得要死吗?见夏,这是你捡的吗?怎么你捡到了也不问问有没有人丢东西啊!”

旁边的李真萍显然没有于丝丝的演技高,这种毫无理由的责怪让见夏一股火冲上天灵盖,但是周围人早就忽略掉了李真萍这股莫名其妙的冲劲儿到底是为什么,纷纷忙着用好奇的眼神看见夏。

“这是我自己的。”

陈见夏努力用平静的声音回答。

“你!”李真萍眼睛一瞪,被于丝丝拉住了。

“别这样,是我不好,我的CD机开学就带过来,军训第一天放在教室里转眼就不见了,急得要死,看到你的就激动了,没事没事,大家搬桌子吧。”

没有人动,没有人希望这场戏就这样结束,而于丝丝也深知这一点。

陈见夏也知道。

俞丹恰巧在这件事发生的前一秒踏出门了。楚天阔走过来,带着温和的笑意。

“怎么了?”他看了看对峙中的几个人,目光扫到见夏,顿了顿。

“她捡了丝丝的东西还不归还!”李真萍很大声地说,“或者根本就不是捡的!”

“Sony又不是只产了一个CD机,别人为什么不可以有一模一样的?你家门口挂着Sony的牌匾吗?”余周周忽然在旁边平静地说,见夏心中一暖。

“要不要脸啊你?”李真萍就像于丝丝手里的一杆枪,只是此刻不知道应该对准陈见夏还是余周周了。

“好了别吵了!”楚天阔难得地收敛了脸上的温和,李真萍被他喝止,憋得满脸铁青。

陈见夏早就本能地感觉到这个CD机和于丝丝有着莫大的牵连,她本就有点怕于丝丝的演技和阴晴不定,现在对方既然敢这样来势汹汹,肯定想好了万全之策把她拖下马。

她没有办法自己讲出CD的来历,那牵涉到水面下的李燃,如果真的闹到俞丹那里去,她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一个小痞子,送了她一个CD机,而两个人之间实际上是光明磊落的——说出天去也绝对不会有任何人相信。

但是还好,还有楚天阔。

他当时是在场的,李燃把CD机给她的时候,楚天阔和于丝丝都是在场的,他们三个人围着讲台写学籍卡片的时候,CD机就躺在第一排的桌子上。只要他转身对于丝丝说一句,他见过这个CD,陈见夏没有捡或者偷——只要一句就够了。

楚天阔的确是朝见夏微笑了一下,转身要对于丝丝讲话。

于丝丝却抢在楚天阔开口前微笑着堵住了他的话:“班头,这件事情是我不对,李真萍太冲动了,她也是因为知道我丢了东西有多心疼才这样的。那个CD对我很重要,有特殊的意义。但不管怎样我和李真萍都不应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为难见夏,是我欠考虑。”

于丝丝在班里的人缘一直很好。陈见夏也曾经在医务室被她“热情对待”过,虽然这种热情当中含有极大程度上的敷衍和试探,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像陈见夏一样敏感自卑,于丝丝也不会像轻视见夏一样轻视所有人,所以她在一班是非常吃得开的。这一番话大气又诚恳,陈见夏眼见着周围很多人都露出了赞赏的表情。

她却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甚至比刚刚李真萍气势汹汹的血口喷人时还要危险一万倍。

见夏惊惶地环顾四周,发现连楚天阔都缓和了表情,只有余周周眯起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但是,陈见夏,你还是把CD机拿出来,让我看一眼,好吗?”

于丝丝笑得极为温柔和善。

“我的CD机上面刻了一朵玫瑰花,因为我的英文名字叫Rose,这个大家都知道的。我不是怀疑你,你别误会。只是既然由于我的失误,这个尴尬已经造成了,我担心如果不明不白地结束了,反而给你造成不好的影响,不如就在这里把事情了结了,大家看到你的CD上没有这朵花,谁也不会到外面乱嚼舌根,我是为你好,你觉得呢?”

果然。

陈见夏的心直接沉到了湖底。

她记得清清楚楚,那个CD机的模样,放在怀里摸索了很久,李燃擦了许久的划痕,还有那朵玫瑰一样的雕刻。

她死定了。

正如于丝丝的眼角眉梢,每一分笑意都明明白白地写着三个字,去死吧。

然而她的说法无可挑剔,全班都屏气凝神地看着他们。楚天阔拧着眉毛,担忧地看着见夏,刚要开口讲话,就被李真萍的哑嗓子打断。

“对啊,不是一模一样的,证明给大家看啊!”

“那倒是,这样最简单。”陆琳琳的大众脸出现在见夏视野中。

这种笑话陆琳琳是不可能不找个雅座从头看到尾的。

那种找不到来源的议论再次像浪潮一样包围了她。周围每一道目光都被陈见夏收进眼底,上午被李燃教训的两个男生带着一脸讥诮在旁边上蹿下跳得格外起劲儿。

她的心冷得像掉进了冰窟窿。

陈见夏的脑子已经不转了,她们要看热闹,就看个够好了。

她弯腰低头去书桌里拿CD机,却被人抓住了袖子。

“你这种做法很侮辱人。”

余周周抓着见夏的袖子,冷漠地看着于丝丝。

“如果我现在说你偷了我的钱包,让你把书包和身上所有口袋翻个底朝天亮给所有人看,还说是为了还你清白,你乐意吗?报案的也是你,判案的也是你,有点过分了吧?”

见夏满脸通红地看着余周周,眼泪在眼圈里转了好几圈,忍着没有落下来。

“周周!”有人出言阻止。见夏知道是余周周的朋友,辛锐,担心余周周也被牵扯进去。

陈见夏扯开了余周周的手。

其实这样就够了。

这个狗屁班级,这个狗屁学校,她一秒钟也不想呆下去了。

她朝余周周露出了一个近乎诀别的笑容,然后掏出CD机递了出去。

李真萍上前一步要接,被陈见夏一巴掌打在手上,直接拍了下去。

“把你的脏手拿开。”陈见夏冷冰冰地直视着李真萍。李真萍张张嘴正要反击,望进陈见夏冰霜般的眼底,吓得收了回去。

见夏将CD机递到了楚天阔手上。

“班长,”她毫无感情地说,“你主持公道吧。”

楚天阔微微蹙眉,然而见夏将CD交上去之后就垂下了眼睛,没有理会他关切的目光。

他叹了口气,低头随意地看了看CD机。

“上面没有什么玫瑰花。于丝丝,这不是你的东西。”

于丝丝的笑容第一次有了一丝裂痕。

“不可能!”李真萍倒是第一个叫出来的人,她直接跳起来从楚天阔手中夺过了CD,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地查看,甚至还对着阳光转着圈地仔细端详。

见夏这时候才忽然想起,这个CD机,是李燃自己的,不是那位“表姐”的。

她那天被李燃折腾了好几回,气得要命,忙着安抚,忙着不被同学围观,所以干脆就把调换CD机的事情给忘记了——当然她巴不得要忘记,否则也不会把它塞在书桌最里面三个礼拜动也没动过。

陈见夏怅然。老天爷总归还是给她留了一条活路的。可她没感觉到这种劫后余生的喜悦。

终于,李真萍放下了CD机,失落地望着于丝丝,将CD递给她。

于丝丝在手中摩挲着CD,沉默半晌才转过来望着见夏,眼神里不仅仅是陷害没有得逞的惊愕和恼怒,更多的竟然是一种悲哀。

不过见夏没工夫理会。

她看到周围许多人失望的眼神。

他们不是对见夏有什么偏见,他们只是想要看热闹。

真可惜她不是个小偷。

陈见夏在于丝丝构陷她的时候都没觉得如此灰心,却在这一刻感到了铺天盖地的疲惫。

她上前两步从于丝丝手中拿回CD,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班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