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二十八、北极雪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二十八、北极雪

“补课”的地方在学校附近的麦当劳。李燃在前面推开沉重的玻璃门,陈见夏大大方方地笑着说:“我都没吃过麦当劳呢,我家那边只有肯德基。”

刚进门就看到俞丹左手领着女儿右手捏着麦当劳外卖纸袋子,朝门口走过来。陈见夏心里咯噔一下,本能地想掉头离开,俞丹却已经看到了她。

“陈见夏?”

见夏紧张得都快结巴结巴了,干干地笑着说:“俞老师好。”

俞丹的目光在和她擦肩而过的李燃脸上停顿了一下,当发现李燃看都不看见夏一眼就径直去点餐,终于明白两人并不认识,只是凑巧一起进门。俞丹脸色放松了一些,只是微微皱眉看见夏:“怎么不去食堂?”

吃麦当劳就奢侈吗?我在家也经常吃肯德基呀。见夏对俞丹的古板有些不快,甚至觉得她瞧不起自己这个外地生。

“因为我想吃麦当劳。”

想都没想,脾气就顺着嘴边漏了出来。见夏余光都能看到背对自己点餐的李燃笑弯了腰,俞丹也很惊讶,但没说什么,嘱咐了一句“早点回宿舍”就拉着女儿离开了。

陈见夏瞬间懊恼起来。她硬梆梆地回话,也没蹲下来夸俞丹的女儿两句——谁家的爸妈不希望别人一见面就大呼小叫地称赞自己的小孩“真乖真好看几岁啦叫什么名字太可爱啦”……她反倒像压根没看见人家带着孩子一样,怎么这么不会做人。

门都合上了,见夏还转头盯着,愣愣地回味,直到脑门被李燃弹了一下。

“我也不知道你想吃啥,刚才也没法问,就随便点了些。”李燃先是抓起一个汉堡自己咬了一口,又放下,把盒盖撕下来当做盘子,挤满了番茄酱。

见夏捻起薯条,心不在焉地蘸了蘸:“你反应真快。”

李燃笑:“习惯了。见不得人的事儿干多了,当然会躲老师。”

“咱俩一起吃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见夏嘴硬。

“这得问你呀!”李燃吃得腮帮子都鼓了起来,“你要是觉得特别能见人,刚才怎么不当着你们老师的面喊我?‘李燃,我要吃巨无霸!’——你倒是喊呀!”

李燃捏着嗓子学陈见夏说话,被陈见夏从桌子底下狠狠踹了一脚。

陈见夏吃饱了就用纸巾擦擦嘴,居高临下地评价:“薯条不错,别的没有肯德基好吃。”

“我觉得新地还行呀。”

“没有圣代好吃。”

“你等着!”

李燃说完就起身出去了,留下见夏一个人在座位上看着他的书包,不出五分钟就跑回来,左右手各拿一只甜筒。

“来,各舔一口。”

见夏眨巴着眼睛,乖乖地各咬了一口,仔细甄别了一番,勉强地指着其中一只:“这个。”

李燃笑得嘴巴都快歪了:“这是麦当劳的!”

见夏脸有些红,梗着脖子道:“话还没说完呢,我是说这个……没有那个好吃。”

李燃没和她继续争,把肯德基的甜筒递给她,自己大喇喇地举着麦当劳的甜筒吃了起来,第一口就咬在见夏咬过的缺口上。

陈见夏觉得这一口咬在了她心上。

她低头从书包里翻出语文基础知识手册,轻声说:“快吃,该念书了。”

给李燃讲课是一件特别头疼的事,因为该用心的地方他完全无所谓,不该用心的地方他倒追根究底问个没完,而且总和她抬杠。陈见夏讲鲁迅,李燃就说鲁迅休了大老婆,大老婆还伺候公婆一辈子,鲁迅人品不行……把她气得没辙。

“干你什么事!他就是上完厕所不冲水也跟你没关系!让你背你就背!”

陈见夏终于发飙,把书直接扣在了李燃脸上。已经八点半,冬天的省城总是很没有活力,街上行人寥寥,餐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个食客。

“我有好几本练习册没做呢,明天上课还要讲,跟你在这儿废什么话!”见夏气鼓鼓地开始收东西。

李燃把书从脸上拿下来,小心地抚平褶皱还给了见夏,按住她收东西的手:“十点才关门呢,你就在这儿写呗,我不吵你了。对了,你把CD拿出来,咱们听歌!带了吧?”

陈见夏脸一红,急速又不舍地把手抽出来,点点头。

李燃接过CD,把电源线交给陈见夏:“这个你收好,今天听没电了,回去自己充。早就该给你了。”

“你就这么送我一个CD机,没关系吗?”

“好几个月以前你就问过了,磨叽死了。”

“那时候是因为你把于丝丝的CD给我了,心里过意不去。现在你也帮我报仇了,事情也过去了,我不能再收着你的CD。”

李燃观察着陈见夏的表情:“还生我气呢?”

见夏本能地觉得这话问得有些怪,好像他们关系很亲密似的——她有些开心,表面上却维持着冷淡:“我……我问你点事情,你好好回答。”

李燃嗅出了危险,头立刻摇得像拨浪鼓:“别问,肯定没好事,你不是要做题吗?快做快做。”

陈见夏用笔尖轻轻点着桌面,自己愣了一会儿。

她能问什么?问你当初是不是也很喜欢于丝丝?如果没有你哥们梁一兵站在道德制高点从中作梗,你俩是不是挺聊得来的?只要是漂亮小姑娘你都喜欢,凌翔茜也好,于丝丝也好……可我不漂亮呀。

你对我,是什么感觉?旁人说什么都不行,我要听你说。

然而陈见夏不敢再尝试一次了。曾经她怕答案是否定的,现在却害怕答案是肯定的——那将让她无法收场,比今天在麦当劳遇见俞丹要惊险一万倍。

心中的罪恶感压抑住了陈见夏的好奇和醋意。她果然不再问,伸出手要一只耳机,自己戴好,低头去做《王后雄化学手册》。

耳机里还是周杰伦,但是换了一张专辑。见夏沉迷在背景音中,机关枪声、直升机螺旋桨声……倒让她下笔飞快。今天做题很顺,不知道是否应该归功于旁边那个百无聊赖的家伙给自己带来的好心情。

“你这么晚不回家,没事吗?”

“他们不管。”

“哦。”

见夏合上化学练习册,翻开数学,继续求反函数。

李燃托着腮帮子用手机玩吃蛇和打地鼠,忽然转过头去看她。麦当劳白亮的灯光下,陈见夏侧脸算不上多好看,尖尖的鼻头还有点出油,一副做题很卖力的样子。只是低垂的睫毛怪可爱的,随着写字的姿势而微微颤动。

陈见夏依旧低头演算,脸却因为他的注视而微微泛红:“看我干吗。”

“我以为你做题那么认真,感觉不到呢。”

“我有余光,谢谢。”

李燃合上手机,整个人都趴在桌子上,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以后你就在麦当劳学习吧。”

“为什么?”见夏本能地反问,愣了一下,才把目光从课本移到没精打采的李燃身上。

看上去有些可怜。

“行吗?”李燃再次请求,抬眼仰视她,都挤出了抬头纹。

见夏点点头,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拍了拍李燃毛茸茸的脑袋。

九点半的时候,店员开始分区域把凳子倒扣在桌子上,用拖把来回擦地。陈见夏觉得再坐下去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时候她才发现李燃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她把耳机摘下来,听到他发出的安恬的呼吸声。

陈见夏有点舍不得拍醒他,过了一会儿店员擦地擦到附近,碰到了李燃的脚,他一个激灵爬起来:“几点了?”

“该走了,”陈见夏说,“要打烊了。”

李燃披上薄薄的羽绒服,还敞着怀就拎起书包,被见夏阻止:“把拉链拉上,刚睡醒就出去会感冒的,你还不多穿点!”

她想了想,摘下了自己的围巾,踮起脚尖给李燃绕在了脖子上。李燃愣住了,反应过来就急着往下拽:“给我干吗呀,你自己戴上!”

“我没问题,把帽子戴起来,拉链拉到最上面,你看,一直保护到嘴巴呢,像不像太空人?”陈见夏迅速把自己武装起来,然后再次伸出手帮他把围巾缠绕严密,有点羞涩,“可惜是化纤的,不是羊毛的,也顶不住风,你、你凑合戴吧。”

李燃没有再推脱,不知怎么安静了下来,整张脸都缩进围巾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半晌才瓮声瓮气地说:“走吧,送你回去。”

走着走着,就下起雪来,从黑暗中潜进灯光里,细细碎碎,凉凉地落在脸上。整个世界像一只沉默的沙漏,两只长长的影子被时间覆盖。

陈见夏一直仰头走着,痴迷地盯着橙色的灯光下纷乱的雪花,仿佛走近了梦里,只顾微笑,完全克制不住。

“你怎么那边耳朵还戴着耳机?”李燃问。

见夏故意立刻摘下来:“对不起我忘了,耳机你可没打算给我。”

李燃迷茫了许久,才想起他们初次见面的情景。分别时,他当着他们那个班长的面,阴阳怪气地把耳机从她手里夺了回来。

他很难为情:“这次打算给你了,否则你回去怎么听。”

“我逗你呢,我有复读机的耳机,一样可以听。”

“这个是索尼的,音质好。”

“对对对,你的什么都好。”

李燃伸出手拉过一边的耳机,给自己扣上:“我的当然什么都好。来,一起听。”

他们穿得厚实,走路都笨拙,像被细细的耳机线连接起来的、不怎么灵光的连体机器人。

响起来的音乐是《北极雪》,这一年的新专辑。李燃奇怪:“不听周杰伦了?”

“都循环过两遍了,发现你还有一张陈慧琳的,就尝试一下。”

“不是我的,是别人落下的。”

“别人是谁?”

“你怎么总管得这么宽?”

陈见夏黑了脸,不再讲话。

耳机里一男一女正在唱着“也许我的眼泪、我的笑靥只是完美的表演”,陈见夏忽然明白,有时候还是演一演比较好。她曾觉得李燃透彻犀利,以为自己可以在他面前永远保持自然,想听歌就听歌,没吃过麦当劳就是没吃过麦当劳,什么都不需要伪装——可于丝丝表演出来的热情单纯不也同样让他心动?人与人之间,总是要把那些实实在在的粗糙隐藏起来,才不会划伤脆弱的纽带。

“是许会。别瞎担心了。”

她刚自我反思结束,那边就别别扭扭地来了这么一句。

“我有什么好担心?”陈见夏丝毫不长记性,又接着问。

“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不清楚。”陈见夏说完自己都呕了一下,她怎么开始说这么无聊又白痴的话,跟演电视剧似的。

李燃却来劲了:“那你们那个假模假式的班长又怎么回事?他为什么拍你的头?手脚不干净。”

陈见夏几乎要大笑出来了。手脚不干净——谁能把这个评和楚天阔联系在一起?全世界怕只有李燃会这样说楚天阔。

是为了她。

他们谁都没想过,自己到底站在什么立场上评判和干涉对方,却驾轻就熟,谁也不说破,让那点点霸道在内心发酵。

一个沉寂已久的念头却不合时宜地浮上陈见夏的脑海,她转头看看李燃,思索再三,还是开口询问:“上一次,我回家的时候,你听到电话里面的吵架了吧?”

“什么吵架了?”

“别装了,”见夏低下头轻声说,“你越这样我越难堪。”

李燃为自己的拙劣表演而不好意思,挠了挠鼻子:“谁家里不吵架啊,这有什么。”

“可是不是每一家都这么丑陋。”

李燃没有安慰她。沉默中,陈见夏的心一点点在往下沉。

为什么要自己提起来?自取其辱。那个苍白的中午里,妈妈和舅妈的撕扯历历在目,李燃在听到那些中年妇人的尖利嚎叫和连篇脏话时,会想什么?

见夏的呼吸让鼻子处的拉链都结了霜。她没有戴手套,一只手揣在兜里,另一只勾着饭兜,虽然羽绒服袖子覆盖了大半的手背,露在外面的指尖依然冰凉。

李燃注意到了:“冷不冷呀,这是什么,给我拎。”

“不冷,没事。这是饭兜。”

“学校有食堂,你为什么带饭?”

“是水果,我每天自己洗点苹果橘子什么的,切块带着,课间可以吃。”

“给我吧。”

“你也没戴手套呀,都一样。”

见夏话音未落,拎着饭兜的手背就被李燃暖暖的手心覆盖。他把她整只手都包住,紧紧攥住。

“那就一起拎着吧。”李燃说。

陈见夏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在羽绒服的帽子里,像被扣住的鼓,轰轰隆隆,在耳畔鸣响。

宿舍楼就在眼前了。怎么这么近。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