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二十九、拼不出的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二十九、拼不出的你

李燃在宿舍楼门口就松开了她的手,陈见夏的手背已经被他温热的汗微微沾湿,冷风一吹便格外凉。

“那我回去了。”见夏低头盯着脚尖,无意识地在松软的新雪上画出一道又一道。

“快走吧,哦,对了,这几张你都拿去听吧,总听那一张会腻味的。我回家再搜罗搜罗,还有不错的就明天都给你。”

明天,麦当劳。陈见夏听懂了这一重意味,重重点头。

“为什么?”陈见夏晃晃手中的CD。为什么这么温柔?

李燃迷惑地眨眨眼:“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自己买不起?”

你有没有脑子啊!陈见夏忽然很想抡起饭兜砸上那张狗脸。

正当她几乎要推开沉重的铁门,背后忽然传来一句:“没关系的。”

“什么没关系?”

李燃整张脸都包裹在呼吸的白气间:“家里吵得再难听也没关系,毕竟……”

毕竟他们是爱你的,对么?真是万灵药。

陈见夏无奈却又感激地朝台阶下的李燃笑了笑。

李燃却大声喊:“毕竟他们是他们,你是你,又不是你求着要出生的,一家人也用不着一起丢脸啊。”

……果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陈见夏本能地想要捍卫自家人。

人类真是奇怪,明明她自己跑到省城来就是为了逃脱,为什么别人说出来,她就觉得被冒犯了呢?想到这里,陈见夏愣了一会儿。

“你会不会好好说话?”

“你明白我的意思不就得了,又不是说不让你孝顺他们了。你就是你自己,用不着替别人难为情,就算是亲爹妈,也犯不着。”

“那你是怎么长成现在这样的,六亲不认?”

“我怎么不认了,”李燃不乐意,“我只是认的方式和你们这些俗人不一样。”

“那你觉得……那你觉得我和他们不一样?那我是什么样?”

为什么人心中有爱意滋生的时候,总是如此热衷于确认自己在对方心里的位置呢?你如何定义我,你如何评价我,你如何想起我……像是活了许多年之后,五官突然被抹去,画笔塞给对方,请给我重新画上你喜欢的面孔。

“你什么样?”

陈见夏紧张地看着李燃。

他搓着手思考了一会儿,忽然笑了。

“我不知道。”他摇头。

陈见夏不由得有些失望。

“我是觉得,”李燃却补充道,“我觉得你现在还不是真正的你。至于真正的什么样,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

“真的?”

“真的挺好。走了!”

她看着他穿过十字路口,朝着一辆出租车奔了过去。

陈见夏入睡时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被他握过的左手紧紧贴着胸口,被全身包围,但好像都没有他的手心暖和。

其实站在大门口的时候,她想吻他。

当他说,现在这样也挺好——她忽然很想冲下台阶,抱住他,问,那这样呢?

陈见夏幻想过许多次自己的初吻,对象曾经是许多男明星,也曾有一次是初中隔壁班的一个个子特别高的体育生,这都是陈见夏内心的黑匣子,有一些幻想对象过段时间连她自己都不肯面对,觉得无比丢脸。

那些小学高年级时就开始偷偷拉手的家伙们,一定以为陈见夏这样的书呆子不知道什么是爱情。

怎么不知道。她的胸膛里也关着许多的蝴蝶,扑扑楞楞,只是他们看不到。

要心明眼亮,挑对人,珍而重之,从一而终,白头偕老。

李燃是这样的人吗?肯定不是呀,她怎么也得找个学习好的。

陈见夏瞬间被自己的势利惊到了,仔细想想,简直幼稚得可笑。

千万不能告诉别人。

她躲在被窝里天马行空地想,一会儿傻笑一会儿难过,忽而觉得就这样下去也挺好,忽而又担心下次再撞见什么不该撞见的人……

陈见夏忽然翻身下床,光脚站在地上。关了灯的室内并不昏暗,下了雪的夜晚总是明亮一些,路灯光反射在窗棂上,窗花流光溢彩。

她闭上眼,踮起脚,轻轻地亲吻空气。

他们后来每天放学后都在麦当劳一起学习,确切地说,只有陈见夏自己学习,偶尔帮李燃做两张不得不交差的卷子。又在麦当劳撞见过一次俞丹之后,阵地就转移到了更远一点的必胜客——这里比麦当劳贵一点点,而且是高背沙发座,遇见同学的几率比较小,利于低头躲避。

但谁也没有提起过那天的牵手。谁也没有问起过,这种躲避,究竟是在害怕什么。清者自清还是心中有鬼,谁也不主动探究。

李燃不再捉弄陈见夏,在学校里遇见时,他也会配合陈见夏,装作彼此并不认识。然而每每相遇过后,陈见夏背过身去离开,嘴角总控制不住地上扬。

怀揣着秘密,是会让人有种巨大的优越感的。

当然,路过二班门口的时候,撞见李燃和包括凌翔茜在内的一群初中同学嬉笑打闹,她也要面不改色地稳步向前。

人和人之间也真奇怪,明明是越靠越近,边界却也越来越清晰。愣头青凭着一股热情往他人的内心闯,总要被电网伤过一次,才知道哪里需要绕着走。

陈见夏听到背后几个同样往洗手间走的男生们大声聊天。

“终于放下了?”

“放下什么?”是李燃不耐烦的声音。

“装什么装,你以前不是看见凌翔茜就绕着走吗?”

“不绕着走怎么办,没你们关系好,谁不知道你和她还有蒋川三个人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

“受不了了,还是这么酸,我看你那么正常,还以为你都好了呀。”

“滚!……哎,凌翔茜最近到底怎么样啊,怎么看上去没精打采的?”

陈见夏走快了几步,拐弯进了女洗手间,再也听不清。

和李燃一起学习并没有扰乱陈见夏的步骤,她也从没因为小鹿乱撞或者谈天说地而分心,反倒效率奇高。

“有时候看你这样做题,觉得也挺爽的,一行一行地演算出结果,一对答案,嘿,全对!挺有成就感的。”

“羡慕?”

“不羡慕。”李燃打了个哈欠,继续看书。

李燃真是让人难懂。他竟会捧着一本《醒世恒言》在那里看得津津有味——上个月他还给蘑菇披麻戴孝来着。

“你看得懂吗?”

“看个大概呗,非得一个字一个字抠它的含义吗?多没劲。”

见夏翻了个白眼,李燃头也不抬,准确地捻起一包没开封的番茄酱砸在了她的脑门上。

“我又不是你认识的唯一的好学生,”陈见夏嘟囔,“有什么好羡慕的。”

“他们都不像你这么认真,做题的时候眼睛都发光,写字都用力,断铅芯都溅到我脸上来了。”

见夏心里有点不舒服,什么意思,所有成绩好的里面只有我认真,说我笨咯?

“是,我没凌翔茜聪明。”

李燃的目光缓缓地从文言文移向陈见夏,歪头不解:“这又关她什么事?”

陈见夏不回答,咬着嘴唇狠命地演算着万有引力公式,再次绷断了自动铅芯。

“你看你看,又溅到我脸上来了!”李燃捏着铅芯正要说事被个男声打断。

“陈见夏?”

“王南昱?”见夏惊讶地抬起头,“你来吃饭?”

王南昱有点不好意思:“我请我的主管吃饭,刚吃完,把他送走了,突然发现我把手套落在这儿了,一进来就看见你了。”

“工作怎么样?上次说好出来吃饭,我们又月考来着……”

李燃不可置信地看着陈见夏就这样笑眯眯地离开了他们的桌子,和那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男生走到旁边的沙发座坐下了。

王南昱高兴地讲着自己通过试用期的事情。

“其实也不是啥正经工作,不过我们这个旅行社不是那种骗人的公司,管理还挺正规的,虽然经理是我表舅,但我还是觉得自己应该自己通过试用期,不能因为是亲戚就乱了规矩。”

“应该的,你没问题的。”

陈见夏笑得特别灿烂,热情得王南昱都晃不开眼,有点受宠若惊了——他是干了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事吗?

“我跑的线是滑雪场,对了,你想去吗?下周末你要是学习不忙,就来玩吧,我和我舅舅说一声,加一个同学进团也没关系的,不花钱!”

“加两个花钱吗?”李燃插嘴。

陈见夏表情一僵,出现在桌边的李燃朝王南昱一笑:“你好,我是陈见夏的……同学。”

那个漫长的停顿是什么意思?

王南昱友好地一笑,正要开口说话,李燃已经坐回到自己的沙发座去了,让王南昱十分尴尬。

陈见夏却明白了李燃什么意恩。王南昱进门就把她带走了,压根没看见对面坐着的李燃,他是在报复。别人无视他一次,他也要无视一次。

陈见夏翻了个白眼,不巧被王南昱看到:“你变活泼了。”

“有吗?”

“是啊,以前你可不会主动给我电话,跟我说常联系。咱们以前在班里话都不说的,大家背地里都说你傲气,所以我还挺惊讶的。”

“我只是不爱说话,但是你们说的八卦我都知道,”见夏笑了,“我都偷偷听的,我知道李晨和饶晓婷毕业前又分手了。”

“他俩现在又和好了,”王南昱说起八卦也兴奋起来,“李晨跟我是哥们,你知道的。他和我说要跟饶晓婷一起做生意,去广州进货回来卖。咱们县城都没多少正经买衣服的地方,我觉得他俩能成。”

陈见夏第一次仔仔细细地去了解这群和她在一个教室里坐了三年的陌生人们。有人当兵,有大去火车站扛大包,有人接手家里的工厂,全家族都很有钱却把家直接安在鞋厂楼上,直接睡在弹簧都支棱出来的沙发上……

她也不知道自己听得如此津津有味到底是因为真的被百味人生所震撼,还是因为报复李燃的快感?

陈见夏和王南昱相谈甚欢,竟有了一种洗刷自我的扬眉吐气感——谁也不要以为她孤单可怜,她也有同学,有朋友,有叽叽喳喳的小圈子和满满的默契,只不过因为他们都不在振华,没办法集合在走廊里堵着通道当众表演友谊万岁。

我不是只有你一个朋友。陈见夏愤愤然。

转念一想又觉得李燃可怜。

傻子都看得出她在故意晾着他,她的确生气,但理由实在站不住脚。他是无辜的,本可以拎起包就走,但他没有。

李燃坐在那里翻着《醒世恒言》,正着翻,倒着翻,一看就知道完全是在装样子。

但他还是没有走。

他没走。她又凭什么。

“……后来那个游客到底还是挂在了树上,六个救援都……”

“王南昱!”

“啊?”

陈见夏红了脸:“周末……周末,我想去滑雪,我……我给你钱,我能不能多带一个人?”

王南昱宽和地笑了,眼神却有些落寞。

“当然没问题啊,”他瞟了一眼和他们隔着一条宽阔走道的李燃,“我和我舅舅说一声,给你打电话。那个,都这个点了,我得先走了,我住在我舅舅家,回去太晚不好。你也早点回学校。”

陈见夏目送他匆匆离开,不知怎么,竟有些内疚感。

“得了,难受什么,真以为全世界都在抢你?”

李燃在一旁冷冷地讽刺道。

“为什么你要这样?”陈见夏心头火起,“你笑话我的时候每句都那么毒,我都怀疑你会读心术了。你这么会看人,就看不出我为什么不高兴?你那么多朋友,那么多初中同学,当中还有被你关心近况的、学习起来毫不费劲的聪明姑娘,何必每天在餐厅里陪我耗?我又不是没朋友,你也用不着这么自大,到底是谁孤独可怜谁需要别人陪,还真说不准呢!”

李燃手中的书掉在桌上,半张着嘴震惊地盯着陈见夏,表情从刚才的讥诮迅速转化为一如既往的迷茫。

“好口才啊……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他竟称赞起了她,还鼓了鼓掌。

一个拳打在棉花上。陈见夏气得头疼,大步走回座位上开始疯狂地收东西,却被李燃大力摁住了手。

“别走啊,我都听见了,”李燃忽然笑了,“周末咱们到底去不去滑雪?”

话题转太快,陈见夏愣住了。

李燃恬不知耻:“我都偷听到了。”

“你家那么有钱何必去蹭人家的免费团……”陈见夏机关枪一样的语速渐渐慢下来,抬眼看他。

“跟你一起去呀!”

李燃一脸讨好,嘿嘿干笑着,就差流口水摇尾巴了。

千言万语哽在胸口。陈见夏一下阵头晕。

喜欢一个人怎么会是这样的心情?上一秒钟你想撕碎了他,下一秒钟,却蹲在地上边哭边捡,不知道应该怎么拼起来。

“如果成行,王南昱会告诉我的。”

“不行我们就自己去!”

“谁跟你是我们。等我消息吧,确定行程之前,我们就不要见面了。最近被你闹得都没怎么好好学习,都快期末了,我得专心。”

“离期末还有一阵呢,你至于吗?”

“不至于的是你认识的那些好学生,我这种不一样,我笨,就得专心。”

陈见夏说完就推开铁门气鼓鼓地走了,背后传来一句气急败坏的:“有完没完,陈见夏你这人怎么好胜心那么强啊!”

她顿了顿,没回头也没反驳。

等隐匿在宿舍楼大厅里,她才偷偷转身看,李燃依旧站在路灯下盯着门口。

见夏压制住跑回去的冲动,硬生生把自己劝走了。

是使小性子,也不全是使小性子。她不想不明不白地做一个伴读,变成他生命中排在凌翔茜于丝丝之后的退而求其次。

觉得“就这样下去也挺好”的是她;不想被退而求其次的也是她。陈见夏自我反思之后,甚至有点替李燃难过了——不能怪他,再洞察世情的人,也不可能搞懂女人。

当她换好睡衣躺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一句话在脑海盘桓不去。

那天夜里,李燃说:陈见夏,我觉得现在的你还不是真实的你。

今天,李燃说,陈见夏你这人怎么好胜心那么强啊。

她怎么会好胜心强呢,她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怎么会去和凌翔茜比。她可是一个被于丝丝和李真萍瞪一眼就连忙低声下气写小纸条去求和的人,是拿到成绩单时候希望同桌余周周比自己高几分的巴结小丑,她怎么会是个好胜心强的人,怎么会。

被他握过的左手贴在胸口上,一颗心倔强地在手下起伏。

陈见夏忽然觉得自己很陌生。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她接到了爸爸的电话,说自己周末会来省城出差一趟,参加干部培训。

周末。王南昱一大早就给她发短信说舅舅同意他款待两个同学,周六日两天随便她挑。

“小夏,这次行程安排比较紧张,我只能周五开完会陪你吃个饭,周六我们要去度假山庄陪领导一起活动,就不在省城待了。”

陈见夏松了一口气。

“那行,周五一放学我就去找你!你住铁路局宾馆?就在我们学校旁边!我知道一家馆子挺好吃的,我还没去过呢,我们去那边,我请你!”

“傻丫头,”爸爸在那边笑了,不知怎么,陈见夏觉得爸爸好像格外开心放松,和在家里的状态很不一样,对她也亲切了许多,“行,你请我,我买单,行了吧?”

挂下电话时余周周端着水杯走进开水房,看到她拿着电话,微微笑了一下,意味深长的。

“不是。”陈见夏摇头。

“哦。”余周周没多问,有点失望,倒是让见夏笑起来——余周周从不多问,却总能给出恰到好处的关心和淡漠。

自己如果是这样的人多好。

离周五越来越近,没有一个人先低头。陈见夏迟迟没回复王南昱确切的日期,却也没回绝他。

周五教育局领导过来视察,学校取消了最后一节自习课,陈见夏跑回宿舍放下书包,就步行到铁路局宾馆的大厅里,到了才给爸爸打电话。

铃音在大厅响起了,见夏循声回望,看到爸爸和一个年轻阿姨就站在转角的玻璃门后,阿姨的一双手正在帮她的爸爸正领子。

“小夏,你来了?”爸爸后退一步远离阿姨,往大厅里四处张望。

陈见夏本能地迅速退缩到落地窗幕帘后。

“还没,”她说,“马上就到啦!”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