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三十二、夏天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三十二、夏天

冬天白天太短,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高中生早就不流行圣诞节送贺卡这种事了,见夏根据楚天阔的指示,买了几张圣诞树和麋鹿的贴纸,在窗户和前后门草草贴了一下,就算是增加节日气氛了。至于元旦联合会,那纯粹是于丝丝等人出谋划策大显身手的场合,陈见夏只要在一旁看着就好了。

不出所料,十二月三十一号那天,隔壁二班的热烈气氛把一班衬托得像殡仪馆。这两个尖子班的巨大的性格差异让学年里的其他老师也表示不解,而且分化有愈演愈烈之势。陈见夏心里清楚,即使人各有不同,但集合成群体之后也会表现出趋同的性格——正如二班成绩赛不过一班,就变着法的衬托一班的呆板无趣;一班正相反,排名是最好的反攻碾压。

陈见夏的期末成绩和期中基本持平,算是不好不坏。她没有太难过,为李燃患得患失这么长时间,没退步就算不错了。

下学期,要认真加油了。她暗下决心。

“你爸爸来接你?”

“嗯。在家里联络可能不太方便。”

“我懂。还是你找我吧,安全。”

陈见夏坐在光板床上和李燃发着短信,被褥都锁在了柜子里,行李包放在床尾。等一会儿爸爸开完了期末家长会,她就直接下楼。

期末复习期间,见夏还是隔三差五和李燃在必胜客一起复习功课。圣诞节前的滑雪就像一条开口向下的抛物线的顶点,此后,澎湃的心绪渐渐退潮,他们表现得越来越像两个普通同学。

心却比以前更近了。

考试前一天晚上,李燃睡醒了之后从桌上爬起来,没头没脑地问道:“你回家,不用给你弟弟买个什么礼物吗?”

见夏愣住了:“为什么?”

李燃无语,二话不说起身出门,不一会儿就回来了,把一个数码暴龙的怪兽机器人放在桌上。

“你又乱花钱,给他买这东西干吗!”

“帮你缓解姐弟关系啊,这样你妈也会高兴,”李燃摆出一副已经可以插手陈见夏家事的样子,“你不是说你弟弟喜欢数码暴龙吗?你就说这是得了奖学金买的。”

“高中哪有奖学金!”

“你爸妈又不知道!那就说是外地生补助买的,死脑筋,”李燃话音未落,忽然冒出另一个问题,“对了,陈见夏,你弟叫什么?我猜猜,陈知秋?”

陈见夏翻白眼:“叫陈至伟。”

本来应该叫志伟的,因为二叔家的小哥哥叫志辉。但妈妈不乐意,硬是改了一个字,变成了至伟。

李燃单手托腮想了半天,缓缓评价道:“至伟……野心够大的啊。”

见夏扑哧乐出来,看着桌角那只金黄色的霸王龙模型,笑得愈发甜。

模型现在就在行李包最上层,陈见夏怕压坏了,小心翼翼地用棉衣包了起来。

“我爸刚给我打电话了,我得走了。下学期见。”

李燃回复地很简单:“去吧。”

陈见夏一直算不清楚到底是寒假长还是暑假长,反正高中一年级的寒假,她过得格外漫长。

和妈妈的关系依旧,刚见面时高兴又亲热,不出两个小时就开始拌嘴。但这一次,情况实在好太多了,都是数码暴龙模型的功劳,陈见夏觉得弟弟对自己的感情恐怕达到了自出生以来的巅峰值。

年前她真的去了卢阿姨家,还是妈妈送她去的。怪异的气氛不复存在,卢阿姨和妈妈也相谈甚欢,刹那间陈见夏怀疑自己可能从没看到过卢阿姨为爸爸正领子的那一幕,一切都只是记忆偏差。

还是说,对成年人来说,这都不算什么?

陈见夏不是单纯无知的小孩子,她从不期待父母之间有亲密无间、坚贞如铁的爱情,因为并不觉得幻灭。

保持现状就好啊,大家亲亲热热的,还是一家人。

除夕夜,鞭炮声最响的时候,陈见夏偷偷钻到冰冷的阳台,站在自家悬挂的红灯笼底下给李燃打电话。

拜年话说了几句之后,见夏轻声问:“你想我吗?”

巧的是说这四个字的时候,鞭炮莫名集体停了几秒钟,见夏听清了自己的声音,几乎吓一跳。

然后客厅里传来春节联欢晚会的跨年钟声,外面鞭炮声响彻云霄,陈见夏没听到李燃的回答究竟是什么。

但过了一会,收到了李燃的短信:“你这破围巾,起静电!”

见夏乐不可支,蛮不讲理的回复道:“那也不许摘下来。”

冬天就这样过去了。

陈见夏重新回到振华的时候。竟有种“这才是回家”的归属感。即使启程时候舍不得爸爸妈妈,还抱着弟弟掉了几滴眼泪,然而坐在长途大巴上,心定下来,就感觉到铺天盖地的喜悦。

她已经受不了家乡小县城的乏味和冷清了,也不耐烦亲戚邻里之间的闲话长短;陈见夏想念省城的高楼大厦,甚至想念一班的“勾心斗角”——连这都比初中同学聚会中明刀明枪的攀比要来得高级;最重要的是,她又自由了。

这是不是说明,她在越变越好了呢?曾经惊慌的,不敢离开熟悉的大树的松鼠,终于试着撒开手脚跑向一整片森林。

天气渐渐暖和起来,操场上运动的同学越来越多。楚天阔喜欢打篮球,一班的男生攒不起局,就约着二班的男生一起打,据说二班的男生里面也有一个和楚天阔地位不相上下的风云人物,fans数量同样惊人。凌翔茜也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观战队伍里,和于丝丝等人一样光明磊落——都是给自己班的男生加油嘛。

谁的青春期不是心怀鬼胎。

陈见夏不是花痴队伍的一员,于是每天中午都和余周周一起打半个小时羽毛球,只不过操场场地简陋,又被打篮球的男生霸占了大半,她们两个人根本就施展不开,充其量只能算是在玩接球游戏。当然,有更懒的同学下课的时候直接站在走廊里打羽毛球,被教导主任抓到之后,贴白榜通报批评,写的处罚理由却是“从事高中生不适宜从事的活动”——是的,被处罚的人就是高一十四班的李燃。

陈见夏和其他同学一样,盯着这张幽默的白榜,啼笑皆非。

并且托它的福,陈见夏终于确认,原来李燃不是十六班的,他是十四班的。

十四班的李燃同学后来又在操场上踢足球,因为“危险性过高”再次被白榜通报批评;十四班的李燃同学明明在楼上,却不知为什么总是出现在二楼的走廊上厕所;十四班的李燃同学喜欢在必胜客的餐桌上枕着物理书睡觉……

十四班的李燃同学,没有人知道陈见夏会如此熟识的李燃同学。

夏天就这样慢慢悠悠地来了。陈见夏摘下围巾的时候,恍惚中耳边想起了一首难懂的闽南语歌曲,送围巾的男孩好像说了一些什么伤感的话语,但是她已经记不真切了。

可那又怎么样呢?她的确在天热的时候摘下了围巾,但李燃还在,又没有被压箱底。

夏天的确来了,但下一个冬天也不会远。

人生总有冬天。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