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四十一、挪威的森林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四十一、挪威的森林

下午班委会结束时刚好想起了下课铃。楚天阔遣散了其他班委,单独叫生活委员陈见夏留下,陪他去学校后勤领新发放的扫除用具。

“我都看见了。”楚天阔忽然说。

见夏心里咯噔一下,反应过来也没有很慌张。

楚天阔是一个完美端坐无可指摘的人,但他从不对别人的出格行为大惊小怪,横加指责。见夏确信他会尊重也会漠视,估计吓唬她几句就抛之脑后了。

“看见就看见呗。”她板起脸。

“你怎么不问我看见什么了?”

“有意思么。”

“你这个反应才没意思。”

陈见夏耷拉下眼皮:“那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楚天阔扬扬眉,顿了顿,再次说道:“我都看见了。”

“你看见什么了?”见夏夸张地慌乱,“你、你别胡说!”

她第一次看见楚天阔笑得那么开怀:“陈见夏你演技太浮夸了!”

两个人正在行政区走廊拐角大笑,一个身影抱着卷子转过来,看到他们的样子停住了脚步。

“啊,”见夏收住笑,“是你啊。”

凌翔茜也只是略微愣了一下,立刻笑容如常,朝他们两个分别点头示意,轻盈地侧身离开了。

见夏瞄了一眼楚天阔,解释道:“我们在一个补课班。”

“我就在你们隔壁上物理竞赛课,否则昨天怎么目击你的现场的?”

“那她是为你去上补课班的?怪不得平时压根不听课,她成绩那么好,估计也用不着听讲。”

这种无聊的臆测,楚天阔向来是不回答的。只是走了几步之后,他回头看了一眼凌翔茜的背影。

见夏注意到了:“其实你还是挺喜欢她的吧?”

“你怎么那么爱八卦我和她,每次有机会聊天都要提,烦不烦。怎么,自己甜蜜,就操心别人?那小子我可记着呢,害咱们班禁赛的就是他,听说处分还是他家里帮忙摆平的。叛徒。”

“你别转移话题,”见夏有点心虚,“在别人面前道貌岸然也就算了,在我面前你还这样,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朋友?”

“什么叫喜欢?”

“喜欢就是……就是陆琳琳和于丝丝都找你借过书、问过题,你十次里有九次都能找到得体的借口回绝脱身,但是凌翔茜找你,你就算装得再严肃,也会不嫌麻烦地找个僻静的地方见她。这种区别,就是因为喜欢。……我个人认为。”

陈见夏绞尽脑汁说了一长串,自以为论证严密,证据详实,没想到楚天阔勾勾嘴角,语气轻松地反问他:“那我从不借别人书,却花时间跟你废话,你说我是不是也喜欢你?”

楚天阔走了几步,瞥到呆傻的陈见夏,无奈地揉了揉眉心,自己补充道:“……我不喜欢你。”

陈见夏松了一口气。

说来也奇怪,以前楚天阔就算真的和她表白,她也万万不敢当真的。现在却好像相信自己也不错,也值得被喜欢了,渐渐染上了公主病。

因为现在的确有人在拿她当公主。

陈见夏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默默想着李燃,不知不觉把楚天阔晾在了一边,楚天阔哭笑不得。

从后勤出来,见夏想起刚刚断掉的话题,盯着楚天阔问:“那你觉得什么是喜欢?”

楚天阔摇摇头。见夏习惯了他的狡猾,也没兴趣继续追问了。

下午第三节自习课的铃声打过之后,走廊里很安静。经过一扇很大的窗时,见夏看过去,刚好看到一轮孱弱的冬日夕阳没入远处地平线的厚重云层,这时楚天阔突然开口:“你有没有看过一本书,叫《挪威的森林》?”

见夏摇头:“我没有,不过……”不过李燃看过,她拿过来也想翻阅一下的时候被他抢回去,说里面有些不适合她看的内容。

所以见夏猜到这必定是一部很黄很黄的名著。反正很多名著都很黄,《十日谈》什么的……某些片段她也不是完全没看过。

楚天阔没有急着回班,把新拖把扫帚什么的随便堆在了窗台旁,看着外面慢慢说:“里面有一个女主角叫绿子,曾经说过自己想要谈一场百分之百的恋爱。”

“什么叫百分之百的恋爱?”

“我有点记不清楚了,她举了一个很小的例子,比如想吃一种蛋糕,爱人就应该屁颠屁颠地去买,买回来她不想吃了就扔掉,恋人也不会不高兴,更不会因此觉得她人品糟糕性格古怪……大概就是这样吧。”

“难道你觉得‘喜欢’是折腾别人还不许别人不高兴?”见夏逗他。

“不。能容忍这种折磨的,才是喜欢吧,”楚天阔难得认真地回答,“但人都是丑陋而不自知却又无法忍受他人的丑陋面的,怎么会有这样的爱情呢。一开始的喜欢,都是幻觉,发现真相的时候,恐怕只会立刻把辛苦买来的蛋糕砸在无理取闹的爱人脸上。所以要怎么做呢?一辈子制造幻觉来维系对方的好感?”

陈见夏消化了一会儿,不知怎么接话,只好开玩笑:“天啊,班长这段话说的真像日本人,我高一时候学《花未眠》就没看懂,你可不要变成川端康成。”

“怎么就不像我说的话了。”明月照沟渠,楚天阔有点恼。

“我一直认为你应该是那种一肚子坏水却一开口就能流利背诵共青团章程的人。”

楚天阔成功被逗乐了。

气氛轻松了,见夏才慢吞吞地说:“其实人还是知道自己有多丑陋的,所以才会伪装。但是我觉得呢,如果平时也要装,在喜欢的人面前也要装,那喜不喜欢有什么意义呢?完全没区别嘛。也许暴露自己会被抛弃,但总要有一个人先展露出真实,才会有机会遇到同样真实的对方啊。总要有一个人先迈出这一步的。说不定对方早就不想维持假象了,反倒是你在逼她继续伪装,你觉得呢?”

说到最后连自己都不知道重点在哪儿了。

楚天阔若有所思,最后又想要用弹脑门来结束这场不知所云的谈话,刚一伸出手就缩了回去。

“怎么了?”

“怕挨揍。”

楚天阔促狭地一笑,抱起一堆工具,先离开了。

见夏索性坐到窗台上,静静看着天色暗下去。

有些人轻盈得像飘落水面的羽毛,有些人是冰山,海面上露出洁白晶莹的尖顶,水下隐藏着庞大的真相,有时候表面看上去间隔很远相安无事,然而海下的真实却已经撞在了一起。

她觉得自己、楚天阔和凌翔茜应该都是冰山。那么李燃是什么?偶尔在水面上投下阴凉的云彩吗?让她不至于被阳光烤化,融入面目模糊的海洋;让她可以放心地叫一块蛋糕,然后在拿到手里之后随便丢掉,也不会被嫌弃……

心慌又一次席卷了陈见夏。

这么好的一切,为什么会发生在她身上。这说不通。

难熬的冬季终于过半,期末考试在一片死气沉沉中到来。见夏成绩比上一次略有提升,重新杀回了班级前二十,虽然仍然不能令她满意,至少说明补课班还是有点用处的。

回乡长途大巴车的暖风居然坏了,见夏挨了几个小时的冻终于回到了家里,第二天就重感冒了。这场病持续了很长时间,烧了退退了烧,反反复复,正好帮助陈见夏和妈妈缓和了关系。

除夕夜八点多钟,爸妈和弟弟一起到楼下的十字路口给奶奶烧纸,见夏得了特赦留在家里,趁这个机会偷偷给李燃打电话。期末考试前李燃就请假去参加住在邻市的姨奶奶的婚礼,据他自己说,其实他根本不认识这位姨奶奶,但是面对期末考试,他想都没想就选择了孝道。

“你走的这段时间,错过了特别多好玩的事情,”见夏蹲在茶几旁,下巴抵在膝盖上,整个人蜷成了球,细声细气地絮叨,“咱们区的学校都要参加团庆的活动,考试前我们分组去的科技馆,你猜我在科技馆看到什么了?”

李燃故意:“静电球。”

“你给我正经点!”见夏气笑了,“我看到了好多八卦!”

“一猜就是。谁?”

“我看到我们班长抱了凌翔茜一下!……当然也可能是看错了,他们被镜子挡住了,但是我觉得差不离,后来我去问他,他有点尴尬——我们班长可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慌了就说明有问题!”

“无聊。”

“怎么,凌翔茜和我们班长好,你不高兴了?”

“没没没,”李燃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忙不迭否认,“就是觉得不关心啊。还有别的八封?”

“少装出感兴趣的样子了。不想讲了。”

“唉,你这人怎么这么爱翻脸啊!好好好,我跟你发誓……”

“好啦好啦,”见夏急于讲八卦,没有继续作弄他,“我就是觉得吧,他俩可能是我撮合的。”

“真拿自己当回事。”

“我说真的!我也说不清。反正就是……唉,管他呢,这些人脑子都太复杂了。哦哦哦,还有哦,你是不是跟我提过有个初中的朋友叫林杨?你猜他和谁在科技馆里拉拉扯扯的?我以前的同桌余周周!我早就跟你说过……”

“陈见夏你是不是太闲了点?你怎么那么乐意看别人地下情啊,这可是中年妇女的爱好。”

“你懂什么,”见夏扳了扳脚趾,“我这不是希望,咱俩能多几个战友吗?”

“你就是觉得别人也早恋,你就不罪恶了。”

“说什么呢!”

早恋这个词还是陈见夏的死穴,每次提起就让她觉得自己见不得光,早晚被扒个干净。

李燃也没想到自己又踩了她的死穴,在电话那边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几声,对她说:“这个冬天赶紧过去吧。我爷爷病情好转了,再过段时间,就能回家了。”

“啊,太好了,”她已经听到了家人上楼的脚步声,连忙说道,“天暖了就去看爷爷。我先挂啦!”

这一年开春很早,天气转暖得很快,好像一眨眼,街道两旁的树就都绿了,嫩得惹人怜爱,枝条迎着温柔的春风招摇。

一班的生活相比旁边生龙活虎的二班依然平静无波。五月初期中考试刚结束,一股流言便悄然传遍了全班——连着请了四天假的班主任俞丹很可能没有生病,而是怀孕了。

见夏自然没有其他人那么惊讶。虽然不喜欢俞丹,她也还是为对方高兴的,好歹不用再被婆婆老公一起逼迫了吧。

连她这个在走廊里碰见俞丹都不想打招呼的学生都愿意祝福,没想到其他人的反响却很微妙——表面上自然是为俞老师高兴的;但另一股传言却是,一批比较团结的家长正在秘密集会,希望迫使学校更换班主任。

这个消息自然是陆琳琳告诉她的。

据说俞丹的预产期是高三下学期开学前,也就是二月份。生孩子之前要养胎,生了孩子便要坐月子,正好把整个班的高考复习阶段全面拖了过去,这不是坑人么?就在声讨愈演愈烈的情况下,这次期中考试,二班平均分第一次超越了一班。

俞丹这四天假,请得真是亏大了。

见夏虽不至于幸灾乐祸,但隔岸观火的感觉也不错。趁着班里焦头烂额,她和李燃约了周六的下午去爷爷家拜访。

李燃在宿舍楼马路对面等她。陈见夏特意穿上了自己最好看的春装,浅蓝色的小衬衫,翻着小圆领,还佩戴着李燃送给她的小鹿领夹,神气又精神。

出租车经过了两人一起去过的老居民楼,见夏把头探出窗外,望见清真寺顶的星月标志在楼宇间一闪而过。她忽然有点忐忑,如果李燃的爷爷不喜欢自己怎么办?

爷爷一定是个很睿智豁达的老人,懂得那么多,经历过那么多,是不是能够一眼看穿她的小家子气?自己该怎么表现最好的一面?莫非要把学年大榜贴在脑门上?

一边想着一边随李燃爬楼,陈见夏气喘吁吁地弯腰拄着膝盖要求歇一下,抬眼一瞧,才五楼。

“到底要爬到几楼啊?你爷爷刚生过病,每天爬上爬下受得了吗?”

“顶楼,八楼,”李燃也有点喘,“他这次生病前我爸说要把他接到家里,有电梯,说了好几年了,他非不乐意。”

“为什么?”

李燃歪脑袋想了一会儿:“我也问过,他不说。我猜,可能是因为不喜欢我妈,也可能是觉得如果和儿女住到一起,自己就会变成一个包袱了吧?一个需要人照顾的快死的老头子。他不想变成那样。”

见夏有些忧伤,深吸一口气:“继续爬吧!”

防盗门向外打开时,她还是紧张得笑容僵硬,还没看清老人的面孔便深深鞠躬下去大声说,爷爷好!——差点一头将站在前面的李燃顶翻,自己额头也撞得生疼。

陈见夏听到李燃爷爷特别明朗的笑声,突然就平静了下来。

“小丫头好,快进来。”老爷爷也笑着说。

陈见夏低头换拖鞋,发现自己那一双棉拖是粉色的,上面绣着一只白色小猫。李燃在她耳边轻声说:“我提前跟我爷爷说了你要来,他特意去商场买的。丑死了。”

见夏心里暖得不行。

李燃的爷爷已经七十四岁了,个子很高大,略微有一点点驼背,理着平头戴着眼镜,头发几乎全白了,仍然有些虚弱,笑起来时皱纹夹着老年斑,不过眼睛的形状和李燃很相像,让陈见夏控制不住地幻想李燃老了是什么样子。

爷爷给他们沏茶,端到茶几边才一拍脑门,指着李燃自责道:“小孩不喜欢喝茶,你也不提醒我。你下楼买那个什么,买可乐去。”

李燃拨浪鼓似的摇头:“爬一次楼就够我受的了,我才不去。”他转头看坐在旁边的见夏:“你是不是也很喜欢喝茶?就喝茶吧别那么多毛病。”

见夏忙不迭点头,开始卖乖:“不麻烦不麻烦,那个,爷爷这是什么茶啊,真香。”

李燃爷爷笑了:“丫头喝得出来不?这是我老伙伴给我邮过来的六安瓜片。”

六安瓜片是什么……不应该是一种瓜吗……陈见夏冒着冷汗笑道:“我以前在我爸的领导家也喝过,没这么好喝。”

李燃耷拉下眼皮,你就扯吧,马屁精。

“丫头叫什么?”

陈见夏立刻放下茶杯:“我叫陈见夏,也在振华读书,是李燃的好朋友。”

好朋友。爷爷脸上流露出微妙的笑意,转头一巴掌拍在李燃后脑勺:“臭小子!长大了呵。”

陈见夏红了脸。早都被看出来了她还在这里装。李燃爷爷不以为意,揍完了李燃就转向陈见夏,笑眯眯地嘱咐:“一看就是个学习好的孩子。以后他犯浑,你就踹他。”

踹他。陈见夏觑向李燃,乐不可支,说话也大胆起来:“爷爷放心,我一定带着李燃好好学习,积极进步。”

李燃噗地一下把茶喷了满身,见夏有些窘,李燃爷爷却没有笑,好像被这句话勾起了什么回忆,有点发愣。

任凭李燃强烈反对,李燃爷爷还是拿来了他小时候的相簿,见夏看得不亦乐乎,一下午时间过得非常愉快。道别时红霞满天,两人一前一后慢慢走下楼,夕阳日照透过小气窗洒在见夏脸上。

“刚才我是不是很傻?说带着你进步。”

李燃笑了,捏了捏她的脸。

“你那么说,让我爷爷很伤感啊,”李燃感慨道,“他肯定想起我奶奶了。”

“你奶奶什么时候去世的?”

“在我很小的时侯就心梗去世了。我爷爷以前可是资本家大少爷,后来家里资产都被没收了才去当邮差;奶奶是贫下中农,根正苗红的,在那个年代,我爷爷可配不上我奶奶。不过我小时候总听我奶奶开玩笑,说自己是舍身取义带着我爷爷积极改造、共同进步的。”

“最后改造成功了吗?”

“近墨者黑了。”

两人一齐笑了。见夏捅捅李燃:“你说我会不会也被你带坏?”

李燃诧异:“怎么会?”

她声如蚊蚋,脸庞被落日染得通红。

“嫁狗随狗呗。”

但他还是听到了,上前一步紧紧地搂住了陈见夏,轻轻地亲了亲她的长发。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