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

李清照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九章 绿蚁酒风波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九章 绿蚁酒风波

这一年二月底,汴梁城遇上了倒春寒,大雪纷飞。而大相国寺的古玩瓦市照样火红。

这个瓦市常有上万人交易,人夜不散,灯火通明。赵明诚以前几乎每天都去,现在每月只去一两次。他购得几样好东两,忙不迭地奔回家,与李清照“相对展玩咀嚼”。

古文物,妙在一个玩字。器皿称把玩,书画、拓片称展玩。掌握相关的知识在其次,要紧的是崇尚古代“发思古之幽情”。

试想,如果拥有文同的写意画、苏拭的行草字、王安石用过的瓷雕、司马光捧过的茶壶、末仁宗拿过的棋子……那该是何等兴奋?

哦,多好的青春时光。

年轻的夫妇玩古上瘾。这瘾,对人有好处。

只是耗钱。古物一件又一件注家里搬,赵明诚不去大相国寺,自有人把东西送上门来。

李清照的物质生活水平下降了广首无明珠翡翠之饰,室无涂金刺绣之具李清照素面朝天,明珠翡翠都悄悄送进了当铺。赵明诚的藏宝室多一件藏品,李清照身上就会少一样从娘家带来的饰物。

姚笛揣摩李清照:这素打扮也怪俏,莫非是一种新时尚?

姚笛也学着素面朝天……

赵明诚几次对李清照说:不买了,再买我就对不住你了。

可是朋友兴冲冲送来一件书画珍品,南唐大画家徐熙的《牡丹图》,赵明诚的眼睛又睁大了。这人开口要价二十万钱。赵明诚凑不足这个数,犯愁了。转看李清照,那头上值钱的东西已荡然无存。这徐熙可不得了,《御制宣和画谱》称他“両草木虫龟,妙夺造化”。徐熙的书画作品,在宫廷里都是宝物,沈括在《梦溪笔谈》中极尽赞美之辞。而李清照偏爰李煜风流,爱屋及乌,对徐熙的这幅牡丹图再三展玩。

是夜,两口子破例不肯上床,生了炭火,玩赏通宵,惊叹复嗟叹。

翌日雪霁,太阳升起,徐熙的牡丹图还是被那朋友嘀咕着取走了。

夫妇二人好郁闷。赵明诚索性不去太学,偕同娘子喝起了烈性甚大的绿蚁酒。

没过几天,张汝舟拿了一本唐朝诗人自抄的诗集过来,请赵、李二人欣赏,并声称,先不谈价格,清李清照用她的小楷录个副本再说。张汝舟是赵明诚的朋友,说话时,爱拿眼睛去瞧李清照。

李清照避寒居家,抄写唐人诗集,张汝舟坐小马车冒雪而来,佯称裔进展,瞧书法,踅人赵府。

赵挺之上朝,赵明诚上学,府中的管家对张汝舟也不防备。这富家公子举止有度,对李清照的书法看了又看。他谨慎地赞美李清照,从书法到朴素打扮。

明朝的张丑见过李清照的书法作品,誉为“笔势清真可爱”。宋濂也有幸目睹李清照的亲笔画《琵琶行》,她追慕白居易,花了许多时日“图而书之”,将《琵琶行》的意境绘成校卷,绘画与书法俱佳,惊动画坛。可惜校卷后来毁于兵乱……

李清照录完副本,请张汝舟给正本开价。这男人含笑瞧她良久自李清照原是清爽透明的人,吃他这么一瞧,脸儿略红,却究竟不在意,只催他快说个数目。

张汝舟依然微笑,徐徐道:正本奉送,副本我带走。

李清照细眉一挑:这不行的,这礼物太贵重,我们不能收!

张汝舟二话不说,揣了副本抬腿便走。李清照急忙拦他。二人发生含了友情的争执,难免有接触。

赵明诚回家时,李清照告知原委,并茧复她的意见:不能收。赵明诚说:本唐诗嘛,比不得那幅徐熙的画作,汝舟盛意,我们却之不恭,不如收下吧。

那一次,张汝舟获得了李清照亲笔抄录的副本。

由于这件事,李清照对张汝舟印象不锚。

此后,张汝舟有事没事到赵府走动,给郭夫人呈献礼物,然后径直去幽篁院。通常赵明诚在家。若偶尔不在家,张汝舟会惊奇地对李清照说:今日太学好像不开讲的呀,哦,明诚兄肯定去了大相围寺……

李清照吩咐丫环偎翠上香茶。

张汝舟端着茶碗眼望美少妇说:喝两口就走,喝两口就走。

他喝下了三道香茶,脚却挪不动。又说:真是好茶,醇香可口,泼了可惜……

李清照静静地望着他。香炉、香茶俱袅袅。

姚笛从幽篁院外走过,碰上了这一幕,观望一会儿,小脚碎步匆匆走开。她到郭夫人的房里,用委婉的语气报告说,外面的男人到府中,不宜这么无拘束吧。

郭夫人点头称是。

张汝舟从赵府消失了。

李清照在观赏唐人诗集的时候想起他,并不知道这个人来赵府时被挡了驾。过几日,连这个人的换样都记不清了。

春寒料峭,连日天降大雪。李清照与赵明诚,每天总要饮上几杯绿蚁酒。

她独自居家时,时常托了香腮凝望窗外。

汴梁春天的这一场瑞雪,连冏幽篁院结放的梅花,送给李清照一首好词《渔家傲》:

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球枝腻。香脍半开娇旖旎。当此际,玉人浴出新妆洗。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琥地。共赏金樽沉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

李清照真不愧是李清照,理学盛行时,敢于写这个,蜜月体验诵向笔端。此花不与群花比……

《渔家傲》走到了肉体的边缘,却停下了。李漓照拒绝尖叫。一叫就白了,走出了杰出艺术的张力区、高贵区。

香脸半开,玉人浴出,这呰词句,像姚笛这样的女人听了是会浑身发麻的,她丈夫赵思诚一年半载不回家,借口忙公务,与各类官妓厮混,说不定早已置了偏房,在外面生下儿女。她姚笛和李清照两相对照,真是差距大呀。偏偏她记性又好,想象力又丰富,有时走在花间小路上,自个儿也冷不丁冒出一句:故教明月玲拔地,共赏金搏沉绿蚁!念过了传神句子,她又自打嘴巴。

这种绿蚁滋补酒,姚笛是喝过的,家中也常备,本来是希望丈夫喝了它长力气,提高夫妻生活的质量和数量。然而丈夫把补上来的力气都用到其他女人身上去了,姚笛细想这绿蚁酒,越想越来气,抱起酒坛子便砸,而且专门砸给李清照看,指着流了一地的绿莹莹的美酒说:骚酒,骚男女才喝的东西,我砸了你,我泼了你!

李清照从她门外过,闻到浓烈的绿蚁酒香,听到二少奶奶指桑骂槐,心里也生气,却不接她的言语,自去了。

李清照不会吵架,没练过。

可是她善于抚琴吟唱。姚笛砸酒坛子的这一天,薄暮时分,幽篁院柔柔的歌声响起来了,飘人姚笛的院落:香脸半开娇骑旎。当此际,玉人浴出新妆洗……

姚笛捂紧耳朵也听得分明,字和词像虫子猛钻她的耳和心。香脸半开却要怎地?要偎上去啊?要使劲亲啊?

姚笛捂紧耳朵,无奈心比耳朵灵。墙那边的柔媚歌声再起:共赏金瓶绿蚁。克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莫辞醉,此花……

李清照反复唱着这几句。也许是由于绿蚁酒喝多了,中气很足,复调回旋。

姚笛要疯了。

她拿起遒学家的武器自卫反击:无顾藉,无检操!

她的丫尖没听懂,上前怯怯地说:有剪刀的,二奶奶要剪刀?

姚笛大喝:要你娘的菜刀!

丫头吓跑了。

姚笛高声数落坐在墙那边的梅树下、正优雅抚琴的李清照:你是社丹花么?你是玫瑰花么?羞也不羞!杨玉环才配牡丹,李师师才配玫瑰自有本事你钻地道去呀,跟皇上幽会去呀。周秀茶坊骚婆娘,符合你的媚劲儿浪劲儿骚劲儿!

那边的琴声破空陡起,李清照气沉丹田一声清啸,啸声专遍赵府,传到数百米外的楠堂去了,赵挺之正举行秘密会谈,听了直发愣。

这边的姚笛吓一大眺。她寻思:莫不是传说中的河东狮吼?

可是怪了,李清照倒用啸声来吼她。

姚笛被啸声镇住了。

这一夜她辗转无眠,三更时分她忽然想吃绿蚁酒,欠身呼唤丫头。丫头报告说,两个酒坛子都已砸碎,哪里还有乃姚笛颂然倒在枕上,身子翻过来又覆过去,钗头凤摩擦着中间四陷的枕头。可她耳边冒出来的,竟是李清照的词句:“山枕斜倚,忱损钗头凤。独抱浓愁无好梦……”

窗外天放晴了,久违的月亮挂在高高的树梢,姚笛翻身的时候一个不留神,脑中再次蹦出李清照的句子广可能造化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珑地,一广姚笛人在被窝里,却仿佛裹在撩人的月色中,她忍不住还要往下想:造化偏有什么意呢?老天爷偏叫你李清照与赵明诚柔情蜜意?

姚笛甚至想出节奏感了:

蜜月过不完,天天是佳期。素束小腰身,明月玲珑地。

姚笛几乎是李清照的另类粉丝,对李清照的词句能够“组合记忆”,那边玲规人怀,软玉温香;这边呆呆地凝视月光……

姚笛垂泪了。

月亮似乎怜悯她,躲进云层里。

其实,这个春意初露的夜晚,赵府中的楠堂有一场风暴,将把李清照迷人的春天变成风刀霜剑的秋天。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