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法医

我是法医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水·乳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水·乳

看着小伙子的尿袋,二十四小时还不到一百毫升,再这样下去小伙子会由于低血容量性休克诱发肾衰竭的!

一看到这个场面我就开始犯嘀咕了:八枚不知去向的子弹!这么大的地方,运动中开枪,众多的树木、广告等遮碍物,怎么找子弹头啊?天知道它们会往哪个方向飞:理论上哪怕是柔软的水面、泥地,只要入射角度够小,也是可以跳弹的,回想一下小时候拿着石头“打水漂”你就知道了。

我前脚到,后脚铁匠就跟了进来。

说老实话,我对铁匠的拳头倒是不怎么担心的。

等警队在政治处的带领下赶到的时候要求献血的人居然排成了长龙,于是也不分什么警啊、民啊的就混在一起排队,几个原本认识的人亲兄弟一样聊着什么,开朗的笑声似乎马上就赶走了眼前的阴霾。


输进小伙子身体的鲜血很快就起到了神奇的作用:小伙子的身体一天好似一天,第七天的时候他甚至开始做广播体操了。

zeway2005:这个世界很精彩,这个世界很无奈。地球很危险,有时候牺牲是必要的。

我合上了资料,闭上眼睛在椅子上伸直了身体,回想起我了解的一切。

这时候传来了另外一个好消息,最后一个弹头也找到了,真的很佩服一位老刑警的眼力——他居然隔着将近一百米发现一颗树的树枝不对劲,于是在这棵树上找到了最后一个弹头,然后大家根据射击方向判断出来只有打在护栏上的那颗跳弹才是罪魁祸首,当然,这个时候找到的破铜烂铁拉了两三轮车才全部运完。

画画的猫:如果真是警察误伤的,警察是否会受罚呢?

两个蒙面劫匪打劫了省会的一家银行,带着大量现金慌忙跑进早已准备好的车辆,想溜之大吉。

大家都认为这会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没想到后来居然发生了一点不愉快,事情是这样的:小伙子失血很多,医院决定采血一千二百毫升,而这两个献血的小伙子都认为自己应该献血八百毫升,另外一个只能献四百毫升,两个人居然闹得快打起来了。

还真别小瞧了现代媒体的力量,很快就有人来要求验血了。

这说明子弹在射入人体之前早就因为剧烈的摩擦失去了沿自身长轴的旋转和稳定(这就是膛线的作用:让子弹旋转着前进,这样更稳定,这下人们该明白为什么射的箭后面有羽毛了吧?一个道理),几乎是横着射入人体的;第三是跳弹弹道和直接射入完全不一样,直接射入人体的子弹给人体带来最大损伤的并不是子弹本身,而是子弹带来的冲击波——它甚至能让周围十厘米的组织变成碎渣(美制弹头很轻,但是弹速奇大,从背后射入能把全部腹腔脏器从前面推出来,我认为那是最不人道的枪支!),而跳弹则明显不一样,能量在碰撞中丧失了绝大部分,它所造成的弹道更像是锐器的刺伤,非常有限;最后就是弹头:最大的一块弹芯不单是有刀魂剑魄提到的纵向平行排列的摩擦痕,中央赫然就有一块镶嵌得很紧的水泥!昨天看了出租车我就知道,子弹一定是从打开的窗户射进去,擦着座椅射进小伙子的身体的。

墙上挂满了纸鹤,在病床边紧握着他的手的想必就是千纸鹤的作者——他的女朋友了,昨晚一定是一夜没合眼,就在折这些纸鹤吧?另外一个坐在旁边的肯定是他母亲,现在正在拿着手绢擦眼泪。

我可没有夸大事实:小伙子的血型的确属于稀有血型:本来AB型血型就不多,仅占人群百分之三左右,而Rh阴性血型只有千分之二到千分之三,因此ABRh阴性血型一万个人里面也找不出三个。

这水乳交融的情形显然感动了医院,医院决定派以检验科主任为首的一队人马专门来化验血型;他们决定为所有来义务验血的人免费提供盒饭,不过大多数人留下个电话一声不吭就走了;甚至不少医护人员也加入了验血的队伍,铁匠就是其中之一,他说声当了这么多年外科医师还不知道自己的血型是什么就下楼了,我敢担保他在滥用职权:从他没三分钟就回来的情况看,他压根就没排队。

月光:哈哈。我决定以后穿防弹衣上街,哈哈……

铁匠和我都皱起了眉头。

网友评论选登

他甚至和被追逐的车辆不在同一个方向:他们已经下了高速公路,在右侧的出口附近,到底是谁的子弹击中了他,又是怎么击中的?

听说小伙子被子弹击中了肺部,马上就要动手术,那么现在还轮不到我出场,于是我赶到了枪击现场,想看看能不能理出一点头绪来。

孔雀蓝:可爱的铁匠!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