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法医

我是法医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有惊无险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有惊无险

昨天晚上打开电子邮箱,收到一封题目是《法医,急》的独特求助。

首先求助人就够独特的了,他是一位新闻工作者;而求助的内容就更独特了,他们有一个稿子涉及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一个精神病人外出十个月回家后,腹部多了一道疤痕,家人怀疑其肝脏被人窃取。

目前,CT有两种不同结果。

他们和家属一样,疑惑很多,希望能咨询一下有关的法医学知识。

真的很独特。

收到过不少新闻工作者的来信,一般要么是要采访我,要么是要采用我的博客内容,而来自新闻工作者的求助还是第一次。

而求助的内容就更独特了:窃取肝脏!如果当事人家属的怀疑是真的,这可不是一件小事,绝不会有人窃取肝脏仅仅是为了自娱自乐,这让人最直接的联想就是供移植使用。

从当事人事后仍然存活的事实来看,这不是一个人可以就能完成的任务:首先必须有高明的手术医生,然后必须要有麻醉、护理人员及一大堆相关设备,然后是必须有完善的供销渠道——肝脏可不是每个人都需要,而组织配型成功更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从当事人腹部有手术疤痕,而且做了两次CT看,家属的怀疑并非完全没有证据。

我的兴趣一下就来了。

我很快了解到事情的大致经过:一位精神失常的男性走失,大约十个月后家人找到了他,却意外地发现他的肚子上多了一道手术疤痕,大约十厘米长,在右上腹部。

带着巨大的疑问家人给他做了一个B超,而B超医生的说法对大家无异于一个晴空霹雳:未见左半肝,建议CT复查。

着急的家人带着他一下子做了两次CT,一次说未见左半肝,一次说左半肝显影不良。

家人可是懵了:这左半肝到底是在还是不在啊?也管不了三七二十一,先报了案再说。

记者发现了这条消息,要是真的是左半肝不见了,这个新闻绝对轰动,值得一个整版,说不定还是头版头条,但是编辑出于新闻工作者负责任的态度,决定核实一下这个消息。

巧合的是,他找到了我。

更巧的是,我对任何悬疑的案件都感兴趣。

了解到这些情况并核实了CT报告后:我向编辑做出了以下回复:一、两份CT报告并无矛盾,未见左半肝和左半肝显影不良没有实质性差别。

二、B超和CT未见左半肝尚不足以证实肝脏一定就是被切除了,很多其他的情况也会出现未见左半肝,比如说先天性发育不良,以及肝脏疾病诸如胆结石之类导致的肝脏萎缩。

三、要想证实肝脏是不是被切除了,最佳方案是做腹腔镜检查:在肚脐处打一个零点五厘米的小洞就可以直接看到肝脏,而术后只需要一个创可贴就可以了。

四、我需要看一下腹部手术切口的照片。

大约三分钟后我看到了照片,看完照片我又向编辑做出了这样的解释:一、手术切口只有五厘米左右,没有十厘米那么长,因为比较一下就知道了,切口的长度只有三根指头那么宽。

二、切口的位置离肝脏的位置肋缘下(肚子和肋骨交界的地方)还有五厘米以上的距离,无论是从切口的长度还是位置看,外科医生几乎不可能这样完成一个肝叶切除手术。

三、我宁可相信当事人曾经因为肠道疾病被人救治过,哈哈。

编辑向我竖了一下大拇指,就去忙他的稿件去了。

下面就是这个新闻的题目了:《他的左肝有没有人动过?》。

顺手解决了一个小问题,我可不会因为这个“案件”原来并不是一个案件而有半点的失望,因为,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案件需要我的出现才是我最大的期望。

对了,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证实我的判断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