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法医

我是法医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台风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台风

我站在七楼,看着楼下打着雨伞的人群急匆匆地赶着路,觉得这个真实的世界似乎离我很近,又似乎离我很远。

我知道,台风过后的一周我会忙碌起来。


急风裹挟着雨水撞向地面后并不安身,它又带着豆大的雨滴斜飞向上,天上的地上的雨交织成一片,整个城市成了水的世界。

没积水的路段也往往被倒地的大树遮挡着,整个城市的交通几乎陷入了瘫痪。

而一旦坍塌,小屋就会倒到河流的中央。

真正快走到山脚,才发现险情的全貌。

突然,一道闪电划过,她看见凉亭里躺着一男一女,脸色异样的惨白,显然已经死去多时,老太太的“哇”的一声尖叫,话音未落,一阵滚滚的惊雷声就把老太太的惊呼掩盖得严严实实,她来不及多想,就跌跌撞撞地向山下跑去……两小时后,我来到了现场。

人员也立即被疏散,因为,山顶的水库已经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必须马上开闸泄洪。

小径远处渐渐响起了脚步声,听脚步声就不难判断来的是一位腿脚并不太方便的老人。

站在小屋的面前,这才发现大自然似乎在蔑视和嘲笑人类对它的改造——砖混结构的小屋在大自然面前似乎还不如一个易碎的蛋壳,一座房屋的一楼和二楼已经分成了两截,而另外的一座,也是伤痕累累,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


天色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远处的灯火隔着夜色显得稀稀落落,为数不多的几盏也好像是在打着瞌睡,无精打采地亮着,乌云依然笼罩在头顶,天上飘着小雨,这让上山的小径越发显得看不清楚。


一道惊雷打在了男孩的左肩,将他的皮肤烧焦了碗口大小的一块,雷电以光的速度前进着,轻而易举地熔化了挂在男孩脖子上的银饰,将它狠狠地拧成了一团,然后从鞋底逃进大地,将橡胶的鞋底和牛仔裤重重地击穿。

台风打乱了他们每晚在这里相会的约定,也让“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思念像一根毒藤疯狂地生长、缠绕,于是台风中心刚刚扫过,他们就迫不及待地相约在这夜半无人私语时了。

白板先生:第一次看你的博客,很好。其实你讲述的已不仅仅是案例,而是在讲人。这个分寸很难把握。人们都是好奇的,所以你的博客必须得有案例;仅有案例又是远远不够的,你还要顺着案例这个刀口继续深入下去,直到人性的最深处。真的很难。希望看到你更好的文章。

平平:“我知道,台风过后的一周我会忙碌起来。”这句话是故事里的话还是现实中的话?哈哈,还不知道这又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呢。“就好像无论你怎么用力呼吸,肺内的空气就是充不满一样让人觉得说不出的难受”。充满职业特色的比喻。

只见细如蚊蚁的人群在忙碌着,显然是在加固大堤了;水库泄洪的溪水现在几乎就是一条小河,带着泥沙的河水奔腾咆哮着,决不放弃它可以吞噬的任何东西;山腰上,一条长达数公里的裂痕仿佛一道伤疤,把本来清秀的小山变得面目狰狞;滑坡将山下小河旁的两座房屋几乎推到了原来河道的中央,房屋的大半已经被泥土掩埋。

我不知道应该如何权衡电,或者说科学技术发展带来的利和弊。

谋杀,就是这两天的台风当中,就至少有三个人死于电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