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法医

我是法医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后记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后记

我只是个简单的人,做的是简单的事。

在我刚开办新浪博客“我是法医”的时候,人们对我的身份进行了种种猜测,甚至有人揣测我是网站雇佣的写手。

但我一直非常清楚地知道,我是一名年轻的法医学教师。

在媒体终于发现我姓甚名谁之后,人们又对我为什么写这个博客进行了种种猜测,甚至有人猜测我是不是为了一夜成名。

但我开博的理由只怕简单得让人难以置信:我依然清楚地记得,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四日下午,几名对法医职业有着极大好奇的女生在下课之后找到我,希望我能给她们讲几个法医故事。

而我给她们上的是另外一门课程,没办法在上课的时候大讲法医案例,于是我答应她们回去想想办法。

第二天,我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博客。

我的学生可以在课余的时间随意浏览,哪怕是他们已经毕业;我甚至可以和学生用留言的方式互动,随时解决他们的疑问,而他们根本不用不好意思,因为我不会知道他们究竟是谁。

而这种方式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办个网站居然不用我花钱。

于是我就开博了。

连我本人都没想到的是,就好像一石激起千层浪,新浪博客“我是法医”点击量节节攀升,五万,十万,很快就突破了百万。

瞠目结舌之余我在想,也不错,法医这个行业人们的确太不了解了。

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随之而来的媒体热捧给我带来了不少的困扰。

在我的博客里我曾经发过一篇《幸福是什么》的文章,它忠实地记录着我当时的心路历程。

其实我很久都闹不明白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我的博客成为了同行业中影响最大的一个博客。

我不是最早办博客的法医;我的写作水平也肯定比不上公安题材的专职作家;由于我从未接触过惊天大案,故事的精彩程度也肯定不如别人,那为什么就我的博客最火啊?实在要我自己找理由,我只能解释为是作品中人物的朴实形象感染了大家,如果非要再加一条,那就是我在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人生态度以及对专业的理解比较容易被大众接受吧?其实这个问题我得请教大家,因为你们,才是这个问题最好的裁判员。

但是不管怎么说,它就是火了,它正在改变我的生活,从方方面面。

客观地评价博客火了之后带给我的影响,无非“名、利”二字。

说名,那是因为我的名字从来不曾被报刊这么报道过,也不曾被数千网页转载过,就连我的同事也会哈哈地笑着,“名人了啊,你”地开着玩笑。

说利,那是因为我从来不曾想到过我潜藏已久的文字才能会有这样的商业利益,但是面对这些,我感觉到的更多是困扰,而不是快乐。

比如说,现在我每天打开邮箱,都会看到各式各样的求助,而其中大部分超出了我的职业范围,这让我觉得承载了太多的公众信任;而对于各种形式的改编和发表,我只能说它们远没有写博客那么轻松愉快,毕竟,我不是专业作家,我很清楚自己的不足,对于过多的人物出场以及支末情节的穿插,我并不在行。

我只能把这些改变控制在我可以接受的范围,尽量不让它们去干扰我的工作生活,比如说,小说的改编我会在休假的时候完成。

而且,我发现越来越多地出现这种现象:不少人问我怎么才能做一个法医。

我并不鼓励这种现象,事实上,我认为这和原来大家对法医不那么好的联想一样,都是由于不了解所造成的,只不过现在表现成了另外一个极端。

毕竟法医的工作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接受的,毕竟经常要去面对各种各样的尸体,各种各样的人间悲剧,各种各样的压力。

而且,至少在以下的几个方面法医不如外科医生:第一,收入,第二,工作环境,第三,也是更重要的是社会认可度。

比如说,曾经就有儿科的专家看了我在《庸医》中“胃内也有了空气,十二指肠还没有,说明他还没来得及尝尝做人的味道,生下来不到半小时就离开了人世!”的描写后质疑为什么我不认为这种现象是先天畸形,比如说是“幽门梗阻”(胃和肠之间不通畅)造成的。

我得说,如果在手术之中您看到了这样的现象,那么您是对的,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还未出生的胎儿是不用呼吸的,胃肠道也就没有空气,因此我们能作出的第一个判断是孩子出生的时候是活的(活产),第二,胃肠道进入空气的进程和时间相关,我们能大致推断出孩子存活的时间。

这是由于您不了解我的专业所造成的,我只能这么说。

我无悔于我的选择,但是我不能保证现在看了我的博客想做法医的人也会无悔。

于是最近常常在想,什么是幸福?为什么原来我会觉得幸福?一直没有答案,直到今天早上。

今天早上阳光很好,我牵着妻子的手去买菜,途中看见了一个卖烧饼的,闻着很香,我花了两块钱买了一个,和妻子就在路边吃了起来。

那一刻我觉得很幸福。

原来,幸福是如此的简单。

其实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博客这么火。

但是我很清楚地知道,这篇文章其实是一个分水岭,它让我在纷繁复杂的世界里重新找回了简单。

就像我在博客里不止一次地提到的那样,很多事情之所以复杂,是因为你把它想复杂了。

有人看也好,没人看也好;有媒体追捧也好,没媒体追捧也好,我还是我。

于是我一直按照这种简单的思路解决问题。

就好比这次结集成书,我之所以愿意发表这些纪实性的文字,是因为它能继续宣传法医职业这个初衷;之所以交给山东文艺出版社,是因为他们不打算为了销量把我的文字变成地摊货。

这本书火也好,只能放在自己家里做纪念也好,我还是我:那个年轻的法医学教师。

简简单单做人,专专心心做事。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