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策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策

还在袁世凯小站练兵的时候,靳云鹏便加入了新军,不久他被挑到炮队随营学堂当学生。段祺瑞当时担任炮队统领,兼任随营学堂监督,所以二人有师生关系。

炮队学堂最重数学,段祺瑞不仅自己教数学,还从海关请了一个人专门教授微积分。靳云鹏虽然天分不高,但非常刻苦用功,数学也学得不错,因此受到段祺瑞的重视,遂将其选为学长(相当于班长)。

就在学堂临近毕业时,炮队出了一个排长的缺,靳云鹏以为自己一定可以调充排长,不料却没有被选上。气急之下他抓了狂,结果被迫回家休养了一年多。靳云鹏原有斜眼之症,人称“靳瞎子”,自此以后,大家又送了他一个新的绰号:“靳疯子”。

“靳疯子”毕业后,被段祺瑞推荐至云南的第十九镇新军中担任总参议。随着武昌起义爆发,蔡锷等人在昆明发动起义,靳云鹏化装成轿夫逃回了北方。此时恰逢段祺瑞署理湖广总督,听说靳云鹏北返,他的第一反应是“靳能生还,不禁狂喜”,对靳云鹏很是欣赏和信任,这样靳云鹏也就顺势投奔了段祺瑞。

靳云鹏新投段府,急于为幕主效力。在公开谈判陷于僵局的情况下,他提出不如与上海的革命党人进行秘密谈判,以摸清对方真正的筹码和底线。

徐树铮等其他幕僚听了靳云鹏之策后,也表示赞成。段祺瑞于是按计而行,以廖宇春等人为密使,派遣他们前往上海接洽。

在上海,双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达成五项协议。代表段祺瑞的廖宇春同意确立共和政体,上海方面则承诺“先推覆清政府者为大总统”。1911年12月24日,廖宇春返回汉口,向段祺瑞报告了这一情况。

对达成密约,段祺瑞高兴之余又不无担心。高兴的是,以实力而论,“先推覆清政府者”可以肯定为袁世凯莫属;担心的是,袁世凯是否肯答应还是个未知数,毕竟他在公开场合曾一再声称要坚持立宪。

见段祺瑞有此担心,廖宇春自告奋勇,表示愿意再辛苦一趟,北上一探究竟。

得到段祺瑞的同意后,廖宇春随即动身出发。他首先找的是袁克定,袁克定倒很坦白,他告诉廖宇春,关于共和之举,袁世凯“心中已以为然,特口不能言耳”。也就是说袁世凯对共和并不排斥,只是限于身份,嘴上不能这么讲罢了。

接着廖宇春又去暗访其他在朝的北洋将领,但这回却遇到了障碍——冯国璋等人都不能接受南方关于共和的要求,主张继续开战。

还没有问到袁世凯本人就碰了壁,廖宇春不免有些沮丧。他向靳云鹏建议:“此事除由第一军主动,断难收效。”

靳云鹏迅速在第一军内部展开活动。有段祺瑞在背后支持,他四处联络,很快就有了满意的结果,前后总计有二百多名将校赞成共和。

在第一军内部取得一致已经没有太大问题了。当然这还远远不够,接着靳云鹏又拟定了实现共和的三策,其中第一策是:运动亲贵,由内廷降旨,自行宣布共和。

为实现第一策,继廖宇春之后,靳云鹏亲自入京拜见袁世凯。提及共和,袁世凯既未肯定也没否定,而是问段祺瑞的态度如何。靳云鹏回答:“第一军全体一致,主张共和,并议推举宫保(袁世凯)为临时大总统。”

袁世凯挺能演戏,他一听之后马上装出吃惊的表情,对靳云鹏说:“军心怎么一下就变到如此地步?”

装完了,袁世凯羞羞答答地给靳云鹏做了交代:“汝曹握兵权者,亦复如此,我尚何言?但使我得有面目与世人相见足矣。”

靳云鹏明白了,敢情袁世凯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换句话说,只要段祺瑞能够做得干净漂亮,不让他留下篡权之名,完全可以放手去做,他也会予以积极配合。

在与袁世凯取得默契的基础上,段祺瑞致电内阁、军谘府、陆军部,称其所部已经有一个标与革命军有瓜葛,而且这种情况其他镇也都有,“共和思想,近来将领颇有勃勃不可遏之势”。

外面段祺瑞造出声势,里面袁世凯就可以出来说话了。1912年1月16日,他与内阁大臣联衔向朝廷上了一道密折,建议尽快对南方提出的共和方案进行讨论。

根据袁世凯的建议,隆裕太后随后召集宗室王公御前会议。在连续几天的密集会议中,主张退位以保全皇室的观点虽有,却并不占上风,逐渐占据上风的反而是宗室王公中的强硬派,这就是铁良、良弼等人所组成的宗社党。他们力主与革命军决一死战,关于共和的讨论也在他们的坚决反对下搁置了。

看来无论段祺瑞的正面恫吓,还是袁世凯的幕后助力,都无法使不识相的亲贵们做出完全意义上的让步。1912年1月25日,靳云鹏密电段祺瑞:“内廷降旨,已为亲贵所阻,全归无效,请速谋第二策。”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