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真是岂有此理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真是岂有此理

靳云鹏的第二策是:由各军队联名通电,要求内廷宣布共和。

接到密电,段祺瑞当即复电:“第一策失败,本在意中。”他要在京的靳云鹏赶紧查明北洋各军将领的姓名及驻军地点,以便联名电奏。与此同时,他又致电内阁,借手下各将领之口,说将领们在听到亲贵们阻挠共和后,“多愤愤不平”。出现这一局面,让他很是为难,“压制则立即暴动,敷衍亦必全溃”。

最“愤愤不平”的当然不是各将领,而是段祺瑞自己。段祺瑞如此着急上火,是因为孙中山此时已在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但孙中山同时也表示,如果袁世凯能倾覆清廷,仍愿让位于袁。

在收到段祺瑞电报后的第二天,内阁即以袁世凯、王士珍、冯国璋、徐世昌四人联名复电,劝告段祺瑞“服从命令,军人大道……切勿轻举妄动”。四个人里面,除了袁世凯属于装腔作势、掩人耳目外,其他人的保皇意图都很明显。

段祺瑞对此不屑一顾。1月26日,他联合四十六名北洋将领,由他亲自领衔,向北京发出了主张共和,奏请清帝逊位的通电。电文系徐树铮手笔,洋洋近千言,其主旨是撇开已成立的南京临时政府,让清廷将政权直接移交给袁世凯。

段祺瑞的电文一到京城,廖宇春马上印刷万张,加上各大报纸的刊行号外,在城内广为传布。时任禁卫军总统官的冯国璋也收到了这份通电,他一边翻着电报,一边脸上露出了很不以为然的表情。

看完电报,冯国璋转过脸来很生气地对随员说:“芝泉(段祺瑞的字)怎么会发出这样的电报?这个电报是不是有人捏造,还是他的本意,我一定要问一下。”

这时段祺瑞已回保定,而电报是由汉口发出的,所以冯国璋怀疑电报可能是有人假借了段祺瑞的名义。为此,他打算在发电报质问段祺瑞为什么要发逼宫电的同时,自己再发一个通电,问一问列衔在逼宫电中的其他人是不是真的和段的意见完全一致。

身边的随员们知道事关重大鲁莽不得,赶紧上前劝解道:“这个可以不必问了,谁还敢假冒他(段祺瑞)的名字呢?!好在这个通电里并没有列咱们的名字。”

冯国璋听了略一迟疑,才没有立即干出这种愣头愣脑的天真举动。

冯国璋的反应早在段祺瑞意料之中,根据他的安排,靳云鹏专门造访冯宅,替段祺瑞疏通。冯国璋当天戴着小帽,歪着短短的小辫,穿着便衣,嘴里叼着雪茄,就在客厅里接待了访客。针对通电一事,他质问靳云鹏:“这是哪个坏蛋出的馊主意?”

靳云鹏顺势解释说,通电是在段祺瑞离开汉口的情况下,由他们发出的,请冯国璋原谅。

虽然靳云鹏刻意强调拍发逼宫电时段祺瑞不在现场,但却并没有回避电报来自段授意这一点。冯国璋终于明白此事乃段祺瑞蓄意而为,顿时怒火中烧,拍着桌子大声斥责道:“当统帅的人,怎么能够私离驻地?他(指段祺瑞)不在,你们就敢发出这样的电报,真是岂有此理!”

接着他又狠狠地骂了靳云鹏一通,声色俱厉。靳云鹏窘得面红耳赤,几乎无地自容。经旁人解劝,靳云鹏才得以脱身而去。

靳云鹏走后,冯国璋尚余怒未息,又重复了一句:“真是岂有此理!”

既然段祺瑞已来打了招呼,多年故交,总不至于为此翻脸。冯国璋随后又冷静下来,说:“好啦!我也不再追究,不再回电了,我要是回电的话,就没有好的。”

和冯国璋一样,清廷开始也以为逼宫电是伪造的,经内阁电询段祺瑞,没有得到回电,这才知道对方是动了真格的。

事到如今,大家都把袁世凯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即只要袁世凯表明态度,事情还有挽救的可能。因冯国璋忠于清室,并且身兼“君主立宪会”会长一职,于是就由他带着包括副会长在内的几名亲贵前去拜见袁世凯,请求袁支持君主立宪。

袁世凯对他们说:“我和你们大家的意思是一样的,可是有实际困难也不能不和大家说,现在最要紧的是军饷没有着落,还有宣布独立的地方太多了,我们的军队顾此失彼,实在是不敷分布。所以,我现在正和革命党力争。”

听了袁世凯这几句不得要领,同时又无懈可击的场面官话,冯国璋等人哑口无言,只得垂头丧气地退了出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