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暗杀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暗杀

冯国璋离京前,特地到西山看望段祺瑞。当他谈及袁世凯无意称帝时,段祺瑞苦笑着连连摇头。

冯国璋便试探着问他:“万一老头子真的称起皇帝,我是说万一,芝泉将如何处理?”

“我不赞成帝制,但要我与项城对着干,也做不到。”段祺瑞这样表达了自己的真实心境,“我不想让人骂我段某忘恩负义。项城倘若一意孤行,我只有解甲归田。”

段祺瑞自西山养病起便闭门谢客,什么人也不见,仅仅和前往探望他的冯国璋、王士珍等人谈过话。

“北洋三杰”不仅是武备同学,还是结义兄弟,其中冯国璋居长,王士珍次之,段祺瑞最小。他们之间的感情向来亲密融洽,但段祺瑞因为怕袁世凯猜忌,起初连王士珍都不想见。王士珍到段公馆,段祺瑞的夫人张佩蘅亲自出来挡驾。王士珍说:“我就是看看芝泉的病,没有旁的意思。”说罢硬闯了进去。

王士珍进去后,段祺瑞也只跟他说了几句,会面就结束了。

尽管段祺瑞已流露出了倦怠官场之意,但袁世凯对他仍不放心。在段祺瑞最初称病期间,袁世凯多次派“御医”给段祺瑞诊治,还不断派人往段公馆里送东西,什么鸡汤啊、参汤啊,差不多天天都有,以示关怀。袁世凯的这些举动明为关怀体贴,实际也是为了监视、打探段祺瑞的动向。

外界甚至传说,袁世凯因为痛恨段祺瑞不跟他合作,曾在一碗鸡汤里下了毒药,想把段祺瑞毒死。不料这碗鸡汤被段的一个姨太太喝了下去,结果立刻毒发身亡。

其实这是捕风捉影的谣传。当时盛传前总理赵秉钧就是被袁世凯下毒药毒死的,段公馆又没有可靠的技术手段能够对鸡汤、参汤里是否有毒进行检验,所以段祺瑞根本就没敢吃,公馆的其他人也不敢碰,最后只能全都倒掉完事。

除了被下毒的危险外,还可能被暗杀。段祺瑞西山养病期间,正赶上京城里发生了一起惊人的刺袁案。

袁世凯有一个本家兼亲信,曾做过北洋的总军需,后来在袁府任大管家。他跟袁世凯的关系自然非同一般,本人也在袁世凯的帝制活动中积极奔走,但他的儿子袁英却“很不安分”,乃同盟会会员。

袁英将炸弹秘密藏在花盆里,要炸袁世凯。事机不密,暗杀行动被发现了,袁英锒铛入狱。这样一来,北京城里风声鹤唳,防范得非常严密。段祺瑞因反对帝制而跟袁世凯闹崩,自然也怕袁世凯暗杀他。

当时陆军部卫队营长曹树桐带着卫队,负责保护段公馆的安全。张佩蘅再三对他说:“曹大哥(从段祺瑞孩子的角度称呼),俺们可都靠着你了。”

曹树桐把胸脯一拍:“师母(曹树桐曾做过段祺瑞的学生),你老放心吧。有我在这儿,谁也不能让他们进来。总长是我的老师,我得负责保护他。”

在卫队的保护下,轻易没有人能够走进段府的内宅,只有一个人例外,这个人叫罗凤阁。

罗凤阁的亲生父亲是北洋总军医,与段祺瑞私交极厚。张佩蘅作为续弦嫁到段家后,只生了几个女儿,没有儿子。段祺瑞很苦恼,曾跟罗军医谈起,并极力夸奖罗凤阁聪明,将来一定大有出息。罗军医一听就说:“我的儿子就是你的儿子,咱哥儿俩不分彼此。”

于是罗凤阁就拜张佩蘅为干妈。罗凤阁也的确聪明乖巧,见到段氏夫妇都是娘啊爹啊的,叫得极为亲热,很得夫妇俩的欢心。

罗凤阁一向在段府穿堂入户,和自家人一样,段府家人都称他为“小罗”。有重要客人来访,连段祺瑞的长子段宏业都要回避,小罗却可以在旁边走来走去,毫无顾忌,可见段祺瑞对他的钟爱。

有一天,段祺瑞一个人正独自坐在内宅的书房里看书,忽然见小罗走了进来。长期的军政生涯,让段祺瑞练就了敏锐的观察力,他用眼神一扫,就发现小罗神情紧张,举止与平时有异。

“你这小孩子要干什么?”段祺瑞不动声色地问了一句。

不料小罗一听,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并且一边嘴里吭吭哧哧“他们叫我……”,一边用手往口袋里摸。

段祺瑞厉声言道:“拿来,你摸什么呢?”

小罗从口袋里掏出来的原来是一支手枪,他双手把枪递给段祺瑞,说:“我怎么忍呢?”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段祺瑞很冷静地从小罗手里接过手枪,放到桌子上,什么话也没有说。这时小罗抽抽噎噎地还想说什么,大概意思是受什么人的指使前来行刺,但因为受段祺瑞多年厚恩,实在不忍下手。

段祺瑞用手一拦,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你别说了,我也不问。你要说,连你的命都没有了。你称病吧,以后你不要进来了。”

小罗依言朝段祺瑞磕了个头,就离开了段公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