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短命皇帝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短命皇帝

段祺瑞只是要缓解危局,真正落井下石的是没能在“二十一条”中得偿所愿的日本人。3月中旬,驻日公使传来消息,说日本首相正在与大臣、元老们举行御前会议,计划以保护东亚为由,乘机出兵中国。听到这个消息后,袁世凯当晚就病倒了。

袁世凯的身体本来很好,载沣说他“现患足疾”,不过是要让他滚蛋的借口。二次出山后,袁世凯的健康和精神状况不是好,而是好得很,办公会客从无倦容,但自此之后,他开始忧危成疾、神情恍惚。

在内外交困、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袁世凯只好请原国务卿徐世昌出面帮忙收场。徐世昌系北洋元老,小站练兵时代即为袁世凯的高级幕僚和好友,他对帝制也不赞成,早在袁世凯开始酝酿复辟帝制时,就已借故辞职,跑到天津躲了起来。

对袁世凯要他救驾的请求,徐世昌再三推辞,急得袁世凯最后差点要跪下来了:“这时候老朋友都不帮忙,谁来帮忙?”

徐世昌无话可说,但要求必须取消帝制,并去函劝说袁世凯:“及今尚可转圜,失此将无余地。”

按照眼下的形势,帝制是无论如何撑不下去了,袁世凯满口答应,并立即派人赴天津将徐世昌接进北京。徐世昌到京后与袁世凯就取消帝制问题做了一番长谈,直言:“此事关系重大,须约芝泉共同商办,才有力量。”

袁世凯当然清楚段祺瑞的分量,但对能否请动段祺瑞却毫无把握。他长叹一声对徐世昌说:“芝泉一直生我的气,不见得能帮忙啊!”

“芝泉为人耿直,我看他是只反帝制,不反总统。”徐世昌知道问题的要害在哪里,“如取消帝制,芝泉会答应的。都是自家人,几十年的关系了,他不会太在意的。”

袁世凯听了长叹一声:“芝泉能出山,那最好了!”

按照袁世凯的交代,他的夫人于氏给段公馆的张佩蘅打电话,对她说:“总统病了,急着想见一见芝泉,你先帮助疏通,很快总统就会有新的任命。”与此同时,袁世凯又让徐世昌出面,向段祺瑞转达了他要取消帝制的计划。

袁世凯既已如此,段祺瑞自然不能再置之不理。3月19日,他和徐世昌一同来到袁府,袁世凯大为高兴,立即从病榻上坐起来,握着段祺瑞的手说:“我老且病,悔不听你言,致有今日纠纷,若取消帝制,还需要你帮助。”

听袁世凯说得这样诚恳,段祺瑞颇为动情地表示:“当竭力相助!不过请容我与东海(徐世昌的号)再认真商量一下。”

当天晚上,袁世凯收到一份密报。这就是由冯国璋领衔其他四名将军所发的“五将军密电”,内容是要求袁世凯“迅速取消帝制,以安人心”。冯国璋将密电遍发给全国各省的将军,希望以此制造出更大的声势。直隶将军朱家宝也收到一份,于是赶紧向袁世凯报告。

一手培植并赖以发家的北洋系居然也要算计自己了!看完密报,袁世凯两眼发呆,几乎晕了过去。

此情此景,与当年段祺瑞领衔发出逼宫通电何其相似!不同的只是相逼之人和被逼之人不同而已。袁世凯实在难以接受这一现实,他对坐在身边的人说:“我昨天晚上梦见一颗巨星落地,这是我生平第二次做这样的梦了。第一次做梦后,未满一个月,‘文忠公’(李鸿章的谥号)去世,这次大约轮到我了。”

3月21日,袁世凯召集在京要员在怀仁堂举行联席会议,当天会议的气氛也神似于清廷商讨退位的御前会议。在袁世凯宣布取消帝制后,众人传阅讨论了他事先拟好的电令,结果是一致通过。

会后,袁世凯又忽生悔意,派人将已送出派发的电稿取回。段祺瑞闻讯急忙会同徐世昌赶到中南海,问袁世凯是否要改变主意。袁世凯知道不发不行,只好临时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说:“昨天送去后,我觉得有几个字不太恰当,叫人取回来改。”

3月22日,袁世凯宣布取消帝制,恢复大总统名义。从他宣布称帝,才一百天出点头,若从年号开始算,那就更少了,仅仅八十多天而已,堪称短命皇帝。

取消帝制后,袁世凯分别任命段祺瑞、徐世昌为参谋总长、国务卿。二人加上同样对帝制持反对态度的副总统黎元洪,联名致电负责南方护国军的蔡锷等人,声明帝制取消,西南起兵的目的已经达到,希望他们停战善后。

可是外界舆论并不肯就此放过袁世凯,无论西南独立各省,还是尚未独立的省份,都认为他的称帝之举有负民国,帝制取消后,连总统也不能当,应该马上退位。后来南方护国军甚至提出了更为苛刻,也更令袁世凯无法接受的条件,其中不仅要求将袁世凯逐出国外,还包括了“处决帝制祸首十三人”、“查抄袁氏及帝制祸首十三人的财产”以及“剥夺袁氏子孙三世的公民权”。

负责交涉的徐世昌虽然资格老、地位高,但他对北洋系和南方的反袁运动实际没有多少影响力,蔡锷等人提出的要求让他左右为难,于是申请辞去国务卿。袁世凯知道他无能为力,也不再勉强,转而决定让段祺瑞代替徐世昌。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