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害群之马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害群之马

由于在段祺瑞内阁中黎派阁员占据优势,所以这场争端虽然发生在国务院内部,但其实也是府院之争的一种扩大和延续。一手挑起争端的孙洪伊原为进步党人,不过政见上却倾向于国民党,段祺瑞和北洋系对他很反感。他之所以能够入阁,完全是黎元洪提名的缘故。

段祺瑞是看在黎元洪的面子上,才同意孙洪伊入阁的。对孙洪伊,他自然不会予以重用,所以起初安排的阁员职位只是有职无权的教育总长。不料孙洪伊到京后便以领袖人物自居,当着黎元洪的面,他声称即使不入阁,也不干教育。

这时阁员名单已经发表,黎元洪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让人再找段祺瑞商量。段祺瑞很不高兴地回答道:“就他难缠!名单已发表,谁肯让他?”

事有凑巧,阁员里面正好也有人想调整,原定的内务总长情愿把位置让给孙洪伊。段祺瑞见状,又考虑到必须维持与黎元洪的关系,就再次迁就黎元洪,任命孙洪伊当了内务总长。

内阁组成不久,恰逢李烈钧在广东与人争夺地盘,对段祺瑞调他“来京听候任用”的命令也置之不理。段祺瑞十分不安,便在内阁会议上就广东问题提出讨论。

徐树铮列席内阁会议并发言。按照法理,国务院秘书长只有列席内阁会议的资格,没有发言权,可是既然段祺瑞不予阻止,其他人也就不好讲什么了。

徐树铮提出要组织粤、闽、湘、赣四省军队对李烈钧部进行会剿,并拿出了一个水陆三路进兵的计划。因李烈钧是国民党人,孙洪伊及其他原国民党出身的阁员都对此表示反对,他们采取袒护李烈钧的态度,仅主张进行调解。

内阁会议结束后,徐树铮也不管什么少数服从多数、自己有没有发言权,就按照先前在陆军部的做法,自顾自地拟定了四省会剿李烈钧的命令,然后去找府方盖印。

黎元洪、丁佛言与孙洪伊等阁员平时都是一个鼻孔出气,当然不肯给他盖。遭到拒绝后,徐树铮便索性在没盖印的情况下把电令发了出去。

事情很快泄露,孙洪伊性情自负,不甘人下,本来上任后就看不惯徐树铮,抓到把柄后马上当面指责他违法越权。徐树铮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二人言辞激烈,声达户外。

自此,孙洪伊挟黎以自重,徐树铮倚段以为抵制,二人皆视对方为仇敌,几乎无时无事不发生冲突,并且这些冲突还都相当激烈,乃至于“短兵相接,日在火并之中”。

“广东案”之后,又发生了福建省长胡瑞麟查办案。袁世凯主政时期,胡瑞麟奉袁世凯之命,曾授意其弟、湖南将军汤芗铭屠杀革命党人。尽管已经事过境迁,但参议院仍有人要跟胡瑞麟算旧账,为此提出要查办胡瑞麟。

胡瑞麟本来和黎元洪有些渊源,后来却投靠了段祺瑞,与徐树铮的私交也不错,因此查办案送到国务院后,徐树铮便不提出阁议,只以国务院秘书长的资格拟文咨复了参议院。

省长是文官,其任免、查办皆属于内务部管辖范围。孙洪伊从国会方面得知这件事后,马上提出阁议说总理滥用职权,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经过内阁讨论就直接咨复参议院?

其他各部的部长也都有意见,段祺瑞的处境十分尴尬。本来对徐树铮所为,段祺瑞是完全同意和支持的,但为了免使段难堪,徐树铮就一个人把责任承担了起来。

徐树铮就此成为孙洪伊等人集中攻击的目标。段祺瑞无言以对,只好说了一句“树铮荒唐”。

孙洪伊仍旧穷追猛打,又向段祺瑞提出辞呈。徐树铮忍无可忍,对段祺瑞说:“姓孙的太狂妄了!他想胁迫总理,我看干脆批了他的辞呈,把这个害群之马赶出内阁。”

孙洪伊得理不饶人,段祺瑞偏偏还不能赶他走,其直接原因是总统府和国会的一些人正借机大做文章,黎元洪还特招孙洪伊前去见面,对其大加慰留。

毕竟是自己理亏在先,黎元洪又做此表示,段祺瑞于是也不得不对孙洪伊进行了慰留。

孙洪伊有了面子,这才答应收回辞呈,但又迫使段祺瑞答应对院秘书长的权限进行限制,其中包括不能对内阁会议的决定进行擅改,以及政府命令必须由国务员副署后,才能送总统府盖印发表,等等。

此次冲突的结果,徐树铮受到了重大打击,此后他与孙洪伊的争斗便开始表面化,而且呈现出愈演愈烈之势。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