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热火朝天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热火朝天

孙洪伊上任后,一度想安插自己的人当京师警察总监。京师警察系统虽隶属于内务部,但对总监这样高级别官员的任免,必须得到总理的认可才行。

段祺瑞怎么可能让孙洪伊随心所欲地布置自己的势力,他的提议理所当然地遭到了拒绝。

孙洪伊安插不了总监,又把主意打到了部内。早在未入阁之前,他的“夹袋人物”也就是亲信和存记备用之人就有一百五十多人。这些人都要进行安置,孙洪伊就以整顿内务部为由,裁减了原有的一批高级部员。

部员们突然丢了饭碗,恨不得找人拼命。徐树铮见有机可乘,遂鼓动他们上诉平政院。

平政院即后来的行政法院,主要负责监察行政官吏的违法和不正当行为,原肃政厅即为其下属机构。接到有关内务总长违法裁员的投诉后,平政院裁决原告胜诉,并要求孙洪伊限期撤销解职令,准许被解职部员重新回部上班。

平政院是根据袁世凯时代的“民三约法”设立的。孙洪伊紧紧抓住这一点,认为平政院的存在本身是否合法还存在疑问,所以拒绝执行该院的裁定。

徐树铮见状,赶紧与段祺瑞商议,拟定了一道执行平政院裁定的命令,准备送府盖印。可是按照新规定,命令须由孙洪伊副署,而孙洪伊拒绝副署。

平政院听说自己的裁定竟然不能被执行,顿觉大丢脸面。他们请段祺瑞主持公道,说:“如果平政院真的不合法,请总理立即下令解散。如果是合法的,为何判决不能生效?”

平政院方面还声称,倘若孙洪伊继续拒绝执行裁定,他们将集体辞职。

段祺瑞把孙洪伊叫来,让他无条件执行裁定。孙洪伊却抵死不肯,还公然对段祺瑞进行顶撞。段祺瑞勃然大怒:“你这是结党营私,滥用私人!平政院的判决我看很合理,难道你还无法无天了?”

段祺瑞即便动怒也没能镇得住孙洪伊,孙洪伊根本就不把他这个总理放在眼里。这使得段祺瑞痛下决心,随后便向总统府呈请将孙洪伊予以免职。

孙洪伊在段祺瑞面前如此强硬,本身就与得到了黎元洪的支持有关。他虽为段内阁成员,却得到黎元洪的高度信任,可参与黎幕的一切密议,隐然执总统府之牛耳。徐树铮手持“孙洪伊着即免职”的命令前往总统府,去了四次,次次碰壁。最后一次他忍不住对黎元洪放言:“总统不盖印,就只能不准伯兰(孙洪伊的字)出席国务会议!”

见徐树铮又开始对自己不恭不敬,黎元洪顿时火了,他大喝一声:“你说的这是一句什么话?”

徐树铮冷冷回答:“这是总理说的。”

府院之争如此热火朝天,原先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国会议员们也都按捺不住,纷纷加入战团。

此时的国会议员中有两大派别,一是以原国民党人为主的商榷系,一是以原进步党人为主的研究系;基本政治倾向是商榷系靠拢黎元洪,研究系接近段祺瑞。

自段祺瑞的免孙令一问世,商榷系议员即向段内阁提出质问,认为只有国会弹劾才能罢免国务员,国务总理无权直接呈请罢免。更有甚者,还有六十余名议员联署提案,要求弹劾院秘书长徐树铮。

商榷系起劲,研究系议员同样把战鼓擂得咚咚响。先是其机关报猛烈批评孙洪伊“违法”,接着研究系首领、众议院议长汤化龙又亲自谒见黎元洪,劝其尊重舆论,主动调换孙洪伊以息争端。

在国会的推波助澜下,段祺瑞一反以往尽量克制或不直接表态的处事态度,亲临总统府催促黎元洪为免孙令盖印。

可是黎元洪仍然一再推诿,段祺瑞不由脱口而出:“总统不肯免孙伯兰的职,那就请免我的职吧!”

黎元洪虽然与段祺瑞有矛盾,但也知道如果缺了段祺瑞撑场子,他这个总统必然做不长久,只好无可奈何地表示:“可以让伯兰自动辞职,免职令还是不下的好。”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