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还得依赖实力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还得依赖实力

这天梁、段从上午10点起,连续谈到下午3点多钟,梁启超才告辞而去。

王士珍的确不赞成,可这只是他和黎元洪私下的交流,万想不到黎元洪会当众把他推出来做挡箭牌。眼看已毫无躲闪余地,不得不闪烁其词:“德国陆军世界第一,如果德国战胜,事情就难办了。”

梁启超此次访段显然是有备而来,在原先的基础上又做了精心研究和准备。在讲到中国因不能参战而可能面临的严重后果时,他痛心疾首:“从此(中国的)国际地位更加低落,将何以自存?况日本业已参战,到德国战败,则东邻虎视,列强环伺,中国的前途更不堪设想!”

还得依赖实力

把梁启超让到小会客厅后,段祺瑞又让家人在午餐时预备正餐。段祺瑞留客人吃饭,一般只预备便饭,指明预备正餐,是暗示要加添燕窝鱼翅等海菜,以表示对客人的格外尊重。

黎元洪当然不能说出我忌惮你老段之类的话,只能说:“我对这个问题是没有成见的,但是我认为少数应服从多数。现在舆论界都反对宣战,我们不能不予以重视。”

在冯国璋推荐下,徐树铮又邀张勋出面。张勋召集幕僚商量,他的幕僚们认为段、黎“各挟私意以相争”,张勋去了只会被拿去当枪使。张勋听了这些话,便只派了一名代表赴京。

中国为什么要参战——中国既已与德国断绝邦交,那就算是把德国给得罪了,如果迟迟不参战,德国一旦取胜,中国势必处于战败国的地位。反过来,英法若胜,因并未对德宣战,中国也不能被列为战胜国!

谈话中,梁启超主要分析的还是德国为什么会输以及中国为什么要参战。

除丁佛言外,黎幕尚有被段派称为“四凶”的“四大金刚”,包括哈汉章、蒋作宾等人。这些家伙每天不干别的,就是琢磨如何倒段,而且馊点子着实不少:哈汉章怂恿黎元洪联冯(冯国璋)倒段,蒋作宾更发密电给东北的张作霖,以事成之后许以更大权位为诱饵,要对方反段拥黎。

对于舆论反对这一招,段祺瑞早有防备,要不然就不会把梁启超给邀来了。梁启超马上接过黎元洪的话茬儿:“舆论?什么舆论?我就是舆论界之一人,但我就是坚决主张宣战的。”

张巡帅也就是张勋,因其时任长江七省巡阅使,故有此称。他原先不是北洋嫡系,后来才依附于北洋,属于北洋中的杂牌。

黎元洪张口结舌,只得把目光转向王士珍说:“军界也不赞成,聘老(王士珍字聘卿)就是一个。”

蒋作宾的密电被段祺瑞的幕僚、陆军次长傅良佐查获了,段祺瑞为免被动,只好立即派人去东北对张作霖进行拉拢。

黎幕固然杀气腾腾,可段幕也不是吃素的。徐树铮在是否参战问题上与黎元洪看法相同,但这并不妨得他准备利用参战问题逼迫黎元洪让步。因为从参战问题出发,可以预知黎元洪以后一定不会和段祺瑞好好合作,国务院的其他政策也不可能贯彻得下去,这是最令徐树铮忧虑和恼火的。

这次会谈又是各说各话、无果而终,不仅没有能够弥合黎段之间的分歧,还将府院双方推到了更加水火不容的地步。

北洋实力既没有一般人想象的那么壮大,又以杂牌居多。张勋以徐州所属八县为中心,所部分布于苏皖各地区,共有步马炮各兵种六十营,共三万人。这在北洋杂牌中已经属于比较强的了,像安徽督军倪嗣冲就只有三十八营近两万人。

德国为什么会输——不错,德国军队确实部队精壮、武器优良,但同盟国和协约国战争的胜负,并不在于军队和武器的强弱优劣,而在于最后谁能在经济上撑得住。仗打了三年,德国的人力物力已经捉襟见肘,而英法等协约国却资源丰富,又有美国在后面帮忙,经济方面远胜于德。

为了攻下黎元洪这座“堡垒”,段祺瑞特邀徐世昌、王士珍、梁启超等人同赴总统府,请黎元洪说明他反对参战的具体理由。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