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我不干了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我不干了

鉴于黎元洪和国会都把攻击他的重点放在内阁残破、无法负责这一点上,而且黎元洪的态度也似乎有了一些松动,段祺瑞又亲自提出了一份补充阁员的名单。

当张国淦携带着这份名单前去征求总统府征求意见时,黎元洪已经拟好了对段祺瑞的免职令,他问张国淦:“芝泉的光杆总理还能当下去吗?”

张国淦回答:“总理正打算补充阁员。”

黎元洪冷冷地说:“恐怕全是合肥人吧!”

如果名单真如黎元洪想象的那样,他将当场拒绝接收,然后公布免职令,但是看完名单,他才发现自己想错了。

对段祺瑞拟定的这份名单,其幕僚们曾建议用清一色的自己人来补充阁员,但段祺瑞本人没有接受。他所提出要补充的六名阁员,几乎没有一个属于段派,头三个更是黎元洪所喜爱的湖北同乡。

这是一份有意无意取悦于黎元洪的内阁班子,黎元洪的脸色顿时缓和下来,并留下了名单。

张国淦回去后汇报了与黎元洪见面的情形,段祺瑞感到事情有了转机,第二天亲赴总统府,欲与黎元洪讨论内阁的名单问题。不料黎元洪却对名单上的人指指点点,说这个不行,那个国会也通不过。

段祺瑞想不到黎元洪会突然变卦,犹如全身被浇了一盆冰水,他赶紧强调:“内阁应由总理全权组织,不能完全按国会的意思去做。”

黎元洪的变卦来自于“四凶”的怂恿,后者认定段祺瑞是在用苦肉计兼缓兵计,为的是堵住黎元洪的嘴,他们建议幕主下定决心,对名单不予理睬。

黎元洪照此办理,他不仅当面称段祺瑞已完全失去国会的信任,还提出对方要对督军团“公然干涉制宪,闹得不成体统”负责。

二人不免又要说到对德宣战的事,黎元洪还是说国会不同意,不肯照办。双方越说越僵,段祺瑞拍着桌子和黎元洪大吵,随后愤怒异常地冲出了总统府。临走到客厅门口时,他突然用力一跺脚,回过头对黎元洪说:“我不干了!”

到了段公馆,当家人接过段祺瑞脱下的马褂时,发现他的鼻子已经向左边歪了两指多。段祺瑞虽然一生气就歪鼻子,但是歪得这么厉害,是空前的一次。随行副官也赶紧打“预防针”,叮嘱家人:“我们要小心伺候,别找倒霉。”

段祺瑞脾气上来宣称要撂乌纱帽的话,正中黎元洪的下怀。他的那些幕僚策士们更在他面前推波助澜,说别看老段表面上凶,其实色厉内荏,并没有什么实力,如果直接对他下达免职令,他必只好拂袖而去,如此则天下事不难大定矣。

当天下午,黎元洪即派人到国务院宣布三道总统命令,其中第一道就是免去段祺瑞的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一职,由已递交辞呈,但尚未批复的原外交总长伍廷芳暂代国务总理。

段祺瑞对黎元洪不留一点余地的做法感到异常愤慨。在决定依旧搬去天津居住之前,他通电全国,认为凡实行责任内阁制的共和国家,总统命令须由总理副署才能生效,而黎元洪的三道命令都未经他副署。

段祺瑞在通电中还特地声明,如果黎元洪执意要这样做,“将来国家因此发生何等影响,祺瑞概不负责”。

一会儿,段祺瑞叫来卫队营长杜奎,要求马上预备去天津的专车。杜奎带人到前门车站找站长要车,站长却说刚刚才接到总统府电话指示:“不经总统批准,任何人不得开行专车。”

杜奎不由分说,在强逼着站长备好专车后,即去向段祺瑞汇报。段祺瑞平常照例都要午睡,现在午睡也不睡了,就带着便衣卫队乘汽车直奔前门车站。

段祺瑞刚上专车,“舅老爷”吴光新也来相陪。一行人等了十余分钟,还不见专车开动。吴光新立即让人把站长叫来,问他:“你为什么还不赶快开车?出了事故你负得了责任吗?”站长回答:“刚才总统府曾来电指示,没有总统的命令,谁也不能擅自开专车走。”

吴光新为人骄傲自大,脾气古怪,平时就很难接近,听了站长的话后顿时暴跳如雷:“他(指总统府)是放屁,胡说八道,不开不行,赶快开车。”

杜奎马上掏出手枪,指着站长的胸前问道:“你开不开车?”

站长吓得脸都白了,一面大声喊快开车,一面对身边的站内职员说:“赶快打电话向总统府报告,专车不开不行。总理大怒之下,不开车就会枪毙我。专车已经开走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