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连环计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连环计

府院之间的天地大冲撞,全都被身在徐州的张勋看在眼里。张勋自许为督军团盟主,虽然他只派了代表赴京,但一直密切注视着北京政局的发展。公民团事件发生后,见督军团在黎元洪和国会面前也表现得束手无策,他感到自己大显身手的机会已经渐渐成熟,便开始向一些督军及督军代表发来密函,邀其到徐州开会。

张勋是个复辟派,他在前清时当过江苏巡抚兼署两江总督、南洋大臣,进入民国后,脑后依然拖着辫子,人称“辫帅”。有人劝他剪掉辫子,张勋说:“我张勋的辫子等于我张勋的脑袋,脑袋掉了辫子才能掉!”

张勋的军队也和他一样都留着辫子,号称“辫子军”。“辫子军”以剽悍著称,但军纪非常坏。当初袁世凯镇压“二次革命”,“辫子军”攻入南京,张勋竟纵兵掳掠三日,其暴虐程度超过了土匪,犹如刚入关时烧杀抢掠的清朝军队。当时军队中流行着一首歌谣:“穷巡防,富陆军,吊儿郎当镇嵩军,奸淫抢掳找张勋。”

段祺瑞内心里非常看不起张勋这个怪物,即便在迫切需要外援的情况下,他最初仍希望由“四哥”而不是张勋来出面组织督军支持他的主张。

可是在曾毓隽持段祺瑞的亲笔信前往南京后,冯国璋一如既往地把皮球踢给了张勋,他对曾毓隽说:“我虽是以副总统的身份坐督江苏,但江南的有些事,还是以徐州的张绍帅(张勋字绍轩)为首。他年资在我等之上,是我们的老大哥,遇事总要请他出来主持。这件事关系很大,应该与张绍帅商量。”

与上次徐树铮劝他入京不同的是,这次冯国璋知道段祺瑞境遇困难,不能光用两句闲话打发。除秘密通知在京的督军和督军代表到徐州开会外,他又当即挥笔写了一封致张勋的亲笔信,信上请张勋出面支持参战并使段祺瑞复职,同时强调这一条件如不能得到满足,即共同展开逐黎行动,他冯国璋虽不会亲自与会,但一切都会服从大哥(指张勋)安排。

冯国璋让自己的总参议胡嗣援作为代表,拿着这封信与曾毓隽同去徐州。张勋看了信假装客气,对胡嗣援等人说:“这么大的事我怎么办得了?还得请副总统出来主持才好。”

其实这时由张勋召集的第四次徐州会议已经开幕。在他和冯国璋的共同相邀下,原在京的二十余名督军和督军代表齐聚徐州,与会者一致推举张勋为会议主席,张勋俨然成了督军团的盟主,这令他十分受用。

督军团到徐州的第二天,即收到段幕靳云鹏、傅良佐发来的电报,得知段祺瑞已被黎元洪下令免职,并且段祺瑞通电否认此命令有效。

会场内外顿时掀起一股倒黎拥段的热浪。安徽督军倪嗣冲第一个暴跳如雷,对黎元洪破口大骂,其他人也都群情激愤。

并不是所有督军都像倪嗣冲那样真心拥段,他们有的推崇徐世昌,有的认可王士珍,但总之一句话,他们所拥护之人都得是老北洋这个圈子里的。在他们眼中,黎元洪属于外人,现在外人把自己人给免掉了,分明就是要对整个北洋发起挑战,是可忍孰不可忍。

商量下来,众人一致推举张勋出来推倒黎元洪,另请冯国璋出来当总统,并恢复段祺瑞的总理之位。张勋当天没有出席会议,主持会议的是他的秘书长万绳栻。万绳栻以张勋的原话作为答复:“你们的主张我是无法办到的,因为师出必须有名。”

张勋还说他已经想到了一个妥妥的法子,这个法子就是“把大政奉还给今上”。

在前三次徐州会议中,张勋也曾经一而再、再而三地对复辟进行过暗示,但都没有说得这么直白,此次会议才终于正式涉及了清室复辟问题。

一听说要以保清室复位为条件,与会者面面相觑,都觉得不能贸然答应。在出席徐州会议的诸人中,有一个人虽非督军或督军代表,但却分外瞩目。此人就是徐树铮,他以段祺瑞代表的身份与会,察觉出张勋真正感兴趣的是复辟,众人如果在这个问题上不松口,徐州会议将不会有任何结果。

徐树铮很快酝酿了一个连环计,即对复辟不再明确表示反对,引诱张勋放胆进行,以便假张勋之手驱走黎元洪、解散国会,之后再拥护共和、打倒张勋,恢复段祺瑞政权。

后来他对人如此阐述自己的用意:“张勋是复辟脑袋,先他去做,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