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救命稻草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救命稻草

按照督军团在徐州会议期间定下的策略,张勋没有随众宣布独立。此时的张勋与黎元洪若即若离,加上被外界视为督军团盟主,遂有举足轻重之势。正好李经羲与张勋的私人关系又比较密切,于是就劝黎元洪电召张勋进京调停时局——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各省独立和“兵谏”起自徐州会议之后,作为徐州会议召集人的张勋如果能够出面调停,不但能够劝服督军团,而且足以加强新内阁的地位。

由于张勋一直主张清室复辟,而德国皇室对复辟派表示过支持,所以张勋在对德宣战上一直不太积极,这一度让黎元洪认为张勋站在自己一边,可以进行拉拢。不过张勋毕竟不是冯国璋,在不知其真实态度的情况下,黎元洪对于要不要召此人进京也一时拿不定主意。

总统府秘书郭同和张勋是同乡,而且二人过去还有点交情,他自告奋勇,愿凭三寸不烂之舌,说动张勋襄助黎元洪。

得到黎元洪的同意后,郭同秘密前往徐州。张勋正在家里等鱼儿上钩,不仅予以盛情款待,而且对郭同说:“我有三总不做,一不做总统,二不做总理,三不做总长。黎总统是忠厚长者,如果有难言之隐,张某不吝为之声援。”

郭同闻之大喜,返京后力言张勋可用。接着,张勋也致电北京,表示拥护总统,担任调停人。

恰如溺水之人捞到了救命稻草,黎元洪忙让代理总理伍廷芳给张勋发电报,令其“迅速来京,以备咨询”。第二天,他又以国务院名义发电,要张勋来京“共商国是”,以便“匡济时艰,挽回大局”。

1917年6月7日,张勋以应黎元洪之命调停说和为由,率步马炮共十营“辫子军”启程北上。

张勋的总司令官张文生对此行顾虑重重,他虽然没有能够偷听到“连环计”的全部内容,但仍认定徐树铮和督军团诸人布置了一个圈套,一旦张勋到北京后真的保清废帝溥仪复位,一准儿会上他们的圈套。

他知道如果直接劝阻张勋进京,对方不可能听得进去,张文生便从外地调来一名叫苏锡麟的统领,安排他带兵随张勋出发。

张勋的大太太曹琴常住天津,除有重大事情外一般不去徐州。临行之前,张文生便嘱咐苏锡麟,让他一到天津,就把这些顾虑转告给曹夫人,要曹夫人劝张勋,“什么都可以办,只有保皇上复位这件事办不得,一办就糟糕,准得上当,又不得好。”

张文生仍怕不保险,又对苏锡麟说:“必要时,你还可以向大帅(张勋)把我的话说明白,千万不要让大帅上这个当,将来是无法收拾的。”

张勋一行从徐州出发后,先到天津。苏锡麟找了个机会,把张文生要他转告的那些话告诉了曹夫人。曹夫人当时听了也很重视,马上就对张勋说了,可是张勋复辟之心已定,且到了临门一脚的时候,哪里能够接受劝阻?

就段祺瑞的处境来说,他不仅已经在野,而且舆论上也正处于下风,督军团尤其是张勋的支持无疑意味着雪中送炭,但他绝对不赞成张勋复辟。

还在第四次徐州会议期间,他就派曾毓隽到徐州对张勋声明:“如议及复辟,段必尽力扑灭,勿谓言之不预也。”张勋这才明白段祺瑞并不像徐树铮所说那样支持他复辟,只得通过万绳栻加以否认。

会议结束后,徐树铮返回天津,向段祺瑞报告了自己的计划。段祺瑞虽不便表示反对,可是也觉得这一利用张勋的计策过于毒辣了一些。在张勋到达天津的当天晚上,他便闻讯赶来看望张勋。二人见面谈了很长时间,他对张勋说:“大哥来了很好,到了北京首先要维持治安,这是要紧的事。别的事都可以办,只是保清帝复位的事还不到时候,即使勉强办了,就算北方答应,南方亦不会答应。我看这件事还是慢慢来办。”

苏锡麟当时也在旁边,听后很是感动,认为“老段这个人可真够朋友”,然而张勋当时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

张勋自然也要回访段祺瑞,以及一起吃饭、打牌。段祺瑞趁此机会,再次郑重其事地把重话放在了前面:“你如复辟,我一定打你!”

段祺瑞虽掌握军权,但由于长期任职于中央,所掌握的军权也只是间接军权,手下没有什么可以直接控制的嫡系部队。这或许让张勋认为他只是空言恫吓,并不可能真的动用武力进行干涉,所以仍未能听进去。

当然段祺瑞毕竟是北洋的重量级人物,张勋表面上对段祺瑞还是非常恭敬的,以至于连段府家人都以为他和段祺瑞特别接近,殊不知他仅仅只是做些表面功夫而已。

与段祺瑞相比,张勋真正看不起且敢于玩于弄股掌之间的其实还是黎元洪,他曾经说过:“一个小小协统也配当总统?”

到天津后张勋即驻步不前,随后向黎元洪提出五大条件,其中第一条为解散国会,同时威胁黎元洪:“如不解散国会,即行返徐。各省督军自由行动,不能劝止。”

黎元洪这才知道张勋来者不善。虽然国会本身没有武力,但毕竟是全国的代表,而当时黎元洪所能依恃的只有国会,一旦解散,他手里就没有什么牌了。

明知是一剂毒药,可是为了换取张勋的支持,以便在府院之争中赢得头筹,黎元洪还是决定接受对方的条件。

国会解散令一拟好,黎元洪就想让代理总理伍廷芳副署,但遭到了拒绝。于是黎元洪又派人携令赴津,找李经羲副署,然而李经羲也以尚未正式就职为由加以推托。

黎元洪只得召集各部院高级官员开会,让众人拿主意。最后步兵统领江朝宗被公推出来,以代理总理的名义予以副署,国会解散令这才得以发布。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