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豪赌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豪赌

国会解散令发布后,张勋仍未马上启程,而是继续在天津征询各方面对复辟的意见。这时张国淦正在天津,他意识到张勋有企图复辟的危险,而段祺瑞反对复辟,遂向黎元洪建议:在张勋入京之前,赶快免去李经羲的总理职务,重新起用段祺瑞,从而通过段祺瑞的地位和力量来对张勋进行牵制。

张国淦对总统府秘书瞿瀛说:“复辟问题已经不是一个计划而是一个行动了。此时只有阻止张勋带兵进京,才能阻止复辟。”

张国淦既做过府方秘书长,也做过院方秘书长,对上层的权力运作非常了解。他知道这种时候找徐世昌、李经羲已经没有用了,因为徐、李等人其实没有任何实力,没有实力,就不敢对张勋说出什么硬话。

张国淦认定段祺瑞才能扭转乾坤。他郑重地告诉瞿瀛:“能够阻止张勋带兵进京的只有段芝老(段祺瑞)。请你快回北京面劝总统,即日起用芝老为内阁总理,设法催促就职。这是缓解时局的唯一办法。”

瞿瀛回到北京,即将张国淦的建议转达给黎元洪。黎元洪还没说话,他的幕僚们就断言:“张国淦是老段的说客!任何事情都好办,只是不能再看老段的一副丑恶嘴脸!”

在黎幕看来,“复辟可能是一种谣言,今天哪个敢于公然复辟?”退一步说,即便真有其事,“我们宁可断送于张勋之手,也不能再让姓段的来欺负总统!”

“黎菩萨”跟他的幕僚们一样缺乏政治智慧,不知道何者为轻,何者为重,听后居然被打动了,他很兴奋地说:“我们抱定宗旨,不要中别人的诡计!”

张国淦的建议没有被采纳,黎元洪丧失了一个足以让他避开这场政治风险的机会。

就在国会解散令公布后的第三天,张勋终于决定进京,进京之前,他特地到段公馆去向段祺瑞辞行。二人在公馆密谈了半小时,段祺瑞再次叮嘱张勋:“复辟万不可行,余听公便宜从事可也。”

在将张勋送出客厅门口时,段祺瑞问道:“你几时去北京?”张勋答:“今天下午就去。”段祺瑞说:“好吧,你到北京看着办吧!”

张勋当天光着脑袋,拖一个辫子,身穿长袍马褂,持黑折扇,满面风尘,神情很是疲惫,显见得对于即将开始的复辟行动,他也很有精神压力。

在当时的社会政治形势和舆情之下,复辟不亚于一场豪赌,赢了的人自然盆满钵满,输的人可能连穿着裤子走出赌场的机会都不会再有。

在决定为这么大的赌博押注之前,不管新手老手,也不管他原先有多少资本,都不可能不紧张。

1917年6月15日,张勋率部由津北上,“高视阔步,昂昂然抵都门”。督军团见宣布独立和“兵谏”的目的已初步达成,遂于6月中旬陆续返回原任,同时取消了独立。

与督军团和段祺瑞的期望背道而驰,张勋到北京后没有立刻做出驱黎倒黎的任何举动,也未再提让段祺瑞复职的话,相反还与黎元洪会晤多次,并拥护同车来京的李经羲继任国务总理。

人都道张勋是个不通事理的大老粗,其实这货粗中有细,有很狡诈的一面。他引而不发,并不是真的要支持黎元洪或李经羲,而是想先扶植李经羲内阁作为过渡,自己居于幕后,待时机成熟再复辟。

在京期间,张勋每天应酬,异常忙碌,跟他混在一起的都是一些复辟派。苏锡麟等有些头脑的部下怕他终究还是想着复辟,便在背后说:“老头子这样忙,怕要出事,不如请个客,唱台戏,还了情赶快回徐州原防吧。”

部下们通过其他人向张勋提出这一建议,张勋当然不会接受。不过为了照顾众人的情绪,他故意对部下们说了一句:“到北京要办的事都办完了,再过一两天就可以回徐州了。”大家听了信以为真,都很高兴。

张勋籍贯江西,是宣武门外江西会馆的有力支持者。江西会馆要筹建新厦,他一次就捐了二十万元。一天晚上,他正在会馆看戏,秘书长万绳栻突然让他回去开会。

这是复辟派在张勋公馆举行的一次秘密会议。首先在会上发言的是曾积极支持袁世凯复辟的雷震春。他问道:“请皇上复位的事,大家都签了字,这时不办要等什么时候再办?”张勋回答:“这件事得好好商量。”

接着张勋又装模作样地说要请王聘老(王士珍)出来,大家一块儿商量。雷震春很急躁地抢过话头:“事情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还要跟这个商量,跟那个商量,那得商量到什么时候?干脆,要办就办,不办就算了!”

张勋见在座的人都叫得很凶,认为复辟的时机已经成熟,便说:“既然这样,那你们商量着办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