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天牌”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天牌”

6月30日,江西会馆新厦落成。会馆唱堂会庆祝,专门请来梅兰芳、杨小楼等著名京剧演员表演。戏一直演到深夜,因为观戏的张勋兴致特别好,又由杨小楼加演了一出。至午夜一点,张勋才乘兴而归。

也就在这天晚上,张勋下令于第二天一早悬挂龙旗。苏锡麟听后暗叫不好,紧急求见张勋,复述了徐州出发前,张文生交代他的那些话:“复辟这件事办不得,是个骗局。他们大家(指督军团)签字赞成复辟,那是假的,请大帅千万不要受骗。”

作为“辫子军”中的一员,苏锡麟也不会觉得复辟不好,只是认为事情难办:“要把国家大权交还给皇上,那是总统和国务总理的事,咱们办不了。请大帅千万别管这件事。”

万事俱备,张勋岂会因为部下的一番话就偃旗息鼓,他说:“大家公推我出来,况且事情已经弄到现在,不办亦不行了。”

如果张勋有政治理想和抱负的话,复辟就是。他向苏锡麟坦承:“我愿意办(复辟),就是他们骗了我,使我为这件事死了亦心甘情愿。咱不能说了不算,咱们要干就干到底。”

苏锡麟知道事情无可挽回,便说:“好,大帅既然下了决心,我就陪着大帅吧!”

张勋决心为复辟这场政治豪赌押注,并且他相信自己一定能赢,而不至于“死了亦心甘情愿”。

在现实生活中,张勋就是个货真价实的赌徒,驻徐州期间经常邀集人在其公馆内聚赌。按说这在民初督军中并不算稀奇,稀奇的是张勋的赌博方式与众不同,他居然能够做到包赢不输。

众所周知,骨牌为三十二块一副,但张勋家的骨牌却是三十三块一副。多出来的这块牌称为“天牌”,打牌时就藏在张勋的手心里——他的手脚特别宽大,手掌心里藏一块牌根本不成问题。

张勋要靠“天牌”作弊,拍他马屁的“牌友”们都知道,不过为了迎合他,不仅假装不知,还总是故意推他坐庄。仗着“天牌”兼坐庄的优势,一旦投骰分牌,张勋手中便有三块牌可供挑选配对,这保证了他每赌必胜。

当桌面上出现“天牌”,或发现少了哪张牌时,“牌友”们全都装傻充愣,视若不见。一巡过后,趁洗牌之机,张勋又把多出来的“天牌”捞上了手。

带兵进京调解,仿佛就是张勋用于政治作弊的“天牌”,而在京城这个范围内,总统黎元洪暗弱无能,总理李经羲又只是个傀儡,无人能对张勋进行有效制约,这就是让他坐庄的意思。加上复辟派“牌友”们推波助澜,张勋便觉得要想不赢都不太可能了。

1917年7月1日天一亮,北京城的大街上就出现了各式各样的龙旗,有的旗面破旧不堪,有的是用黄布画的蓝龙,有的系用黄纸木版印刷。由于准备时间仓促,这些临时亮出的龙旗连形状都不一样,长方形的,三角形的,乱七八糟地飘扬在街头。

当天上午7点,张勋率王士珍、康有为等五十余人乘车进入清宫,拥戴废帝溥仪登基。复辟闹剧由此敲响了开场锣鼓。

第二天,北京商会会长为了讨好张勋这位“复辟功臣”,特地在前门外设宴招待。中午12点,预计张勋要到场了,在同仁堂老板的安排下,梅兰芳等名角开始在台上上演大戏。正演到热闹处,张勋红顶花翎、朝珠补褂地入场了。他一边吃喝,一边听戏,听够了,又到后台同演员们聊天。

张勋终于攀上了个人“事业”的最高峰,那一刻,他以为自己赢定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