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有一份功劳要送给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有一份功劳要送给你

段祺瑞发火不为别的,就是一直憋着怒气和委屈,不发泄出来心里难受。其实就算张国淦不讲这些道理,他也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以李长泰为例,提的那一堆条件就够他头疼了。直到段祺瑞亲赴马厂督师,李长泰的太太居然还当着他的面替丈夫要官,而且指明得是“九门提督”(即步兵统领)。另一方面,自被黎元洪免职后,虽然段祺瑞一再强调免职令不合法,但他也不能否认自己事实上已处于在野地位,所以在“讨逆檄文”中还要避嫌,强调平乱之后,“即当迅解兵柄,复归田里”。

张国淦的疏通给了双方台阶,段祺瑞马上接见黎元洪的密使并接受了任命。第二天他正式通电就职,在天津成立了“国务院办公处”。由于黎元洪此时已被迫逃离总统府,冯国璋随后也在南京就任代理大总统。

段祺瑞在以讨逆军总司令的身份亲自指挥第八师时,分别任命段芝贵、曹锟为东、西路军总司令。

段芝贵与段祺瑞是同姓同乡,而且据说还是同宗,外界有厌恶北洋系的,便称他们俩为“一刀两段”。两段原先并不熟悉,直到小站练兵时才互相认识。当时一般人按照职分和年龄,称段祺瑞为老段,称段芝贵为小段,后来两段叙过宗谊,论辈分,小段其实还是老段的族叔,比老段长着一辈。以是之故,合肥当地有“老段不老,小段不小”之说。

段芝贵也是袁世凯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在清末官场,他甚至比老段得意得还早一些,后来因为被人参劾,地位就比老段差一头了。袁世凯在世时,两段不仅没有什么特殊关系,在袁世凯称帝一事上还有着严重分歧——老段竭力反对袁世凯称帝,小段却竭力拥戴袁世凯黄袍加身。

小段和老段的个性迥然不同,小段为人机警聪明,善于逢迎。袁世凯死后,见老段执掌了政府大权,小段便与老段日渐亲近起来,并很快得到老段的信任。段祺瑞被黎元洪免职退入天津后,起先就住在段芝贵家的私宅里。

这次小段虽被老段委任为东路军总司令,帐下却无一兵一卒。在讨逆军司令部出任交通处长的叶恭绰前去看望他,问他有何准备,段芝贵无精打采地回答:“没有。”

得知段芝贵犯愁的原因,叶恭绰对他说:“君既为总司令,何至一筹莫展?”

叶恭绰当场出了个主意,令段芝贵为之眼前一亮。

讨逆军要由天津开至北京,路程并不短,其中廊坊为进攻北京的咽喉要道和中心要点。驻扎于廊坊的为第十六混成旅,无论从军事意义,还是地理位置上讲,这支部队都极为重要。

混成旅的原旅长冯玉祥此时已遭排挤被撤换,但他本人恰好还在天津,而且混成旅的将官多倾心于他。叶恭绰建议段芝贵立即用电话把冯玉祥叫来天津,并让冯官复原职,指挥全旅人马讨逆:“廊坊一扼,京津路断,辫子兵将何之?”

叶恭绰还提醒说:“冯为善用机会之人,如他先有所组织,挂出讨张的旗帜,你怎么办?”

段芝贵听了一跃而起,说道:“对,对!”

段芝贵以电话相召后,冯玉祥即来谒见。当时段芝贵尚在楼上,冯玉祥看到叶恭绰在楼下,就问他:“段总司令召我何事?”

叶恭绰卖了个关子:“我不知道,但猜想必定有一份功劳要送给你。”接着又试探道:“人皆知十六旅是你的,今坐听张勋在京复辟,你的声威何在?难道你们十六旅要听张勋指挥吗?”

即便段芝贵不叫他,冯玉祥也在酝酿起事,被叶恭绰这么一激,顿时勃然大怒:“什么话!”

到段芝贵下楼时,叶恭绰已经心中有底,他悄悄地告诉段芝贵:“你开门见山说吧,包管妥当。”

段冯仅谈了十分钟,冯玉祥即回去做准备。随后段芝贵向段祺瑞报告,此前也有别人向段祺瑞献了这一计策,于是段祺瑞不仅欣然表示同意,还临时刻了一颗关防印,并派人专程送到天津车站,当面交给冯玉祥。

任命冯玉祥的次日,段芝贵仍在天津未动。叶恭绰去找他时,见他正在与人聊天,便问道:“总司令何以仍未出发?”

段芝贵笑言:“一个光杆总司令闹什么?”

第十六混成旅虽加入东路军阵营,但段芝贵并不能直接指挥。不过叶恭绰认为这并不等于他只能无所作为:“不是要讲排场装门面,因为主力虽在冯,而你应走在前头,以壮士气。”

段芝贵觉得有道理,不过仍费踌躇:“我到前线,对军队要有些给养同犒赏,现尚无着。”

叶恭绰一拍胸脯:“这容易,你交给我。”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