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爆发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爆发

冯国璋就任总统不久,就提议要按照袁世凯设置陆海军大元帅统率办事处的成例,在总统府成立一个“统率办公处”,以王士珍为处长。

段祺瑞一听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军权有被分割的危险:王士珍身兼参谋总长,一旦府院遇到不同意见,冯国璋和府方就可以坐拥三分之二的多数。

得知段祺瑞不同意设立“统率办公处”,冯国璋又提议在总统府内设立“参陆办公处”,由参谋总长王士珍和兼有陆军总长职务的段祺瑞共同负责。他还托人带话给段祺瑞说:“请芝泉无须多心,总统作为军队的统帅,对军事不闻不问毕竟是失职嘛。”

段祺瑞闻言不便再拒绝,终于同意设立这样一个组织,但又坚持“参陆办公处”必须附在责任内阁里面才算合法。他这一手的高明之处在于,不仅使得冯国璋实际无法分享国务院的军权,而且还把参谋本部变成了国务院的附属机构,从而最大程度地限制了冯国璋联王抑段的可能性。

这些情况被一些老北洋人看在眼里,令他们早早就看到今后的府院关系存在某种隐忧。时任黑龙江省督军鲍贵卿在小站练兵时期即为管带,他在进京谒见冯国璋后,特地去秘书厅找恽宝惠攀谈。二人先谈了一会黎段相争的情况,接着鲍贵卿便说:“他们老兄弟俩(指冯段)这还有什么说的,当然不会再闹像以前的那些个事……”

说到这里,鲍贵卿欲言又止,随后才用沉重的语调继续说道:“不过,他们老二位的性情各有不同。我和他们相处多年,可以说是相知有素了,希望你和远伯(张志潭的字)设法给他们从中调和弥缝,使得他们不至于闹出任何意见来,那就最好了!”

恽宝惠把这些话分别告诉了冯国璋和张志潭,张志潭又转告段祺瑞。大家都觉得鲍贵卿语重心长,意见很好,也都在口头上表示要引以为戒。无奈这世上的事,往往是你越怕什么就越会来什么——在度过短暂的蜜月期后,府院终于还是又回到了拢不到一块儿的状态,第二次府院之争很快就在傅良佐督湘这个问题上集中爆发出来。

冯国璋虽为北洋大将,但很早就与西南军人有密切联系。唐继尧曾是冯国璋的学生,早在冯住北京的时候,他和李烈钧从南方来京,即留住于冯宅。后来冯国璋到南京,又通过梁启超的关系,和陆荣廷、唐继尧建立了通信往来。那段时间,冯国璋、陆荣廷甚至还拜把子做了兄弟。

冯国璋能在地方上成为一大势力,连袁世凯在世时都不敢轻视,除了拥有地方兵权外,和西南军人的相互呼应也为其一大法宝。当年在袁世凯称帝时期,冯国璋领衔发出的“五将军密电”,更是几乎要了老袁的半条命。

西南军人反段拥冯,冯国璋和陆荣廷等人一直保持着秘密盟友关系。对西南军人完全不同的感情,决定了段冯在这方面的政见存在着根本分歧。概言之,段祺瑞主张武力统一,而冯国璋则力倡和平统一——虽然听上去都是要追求统一,但段祺瑞是真的要统一南北,冯国璋所谓的统一却只是个形式。退一步说,即便西南各省仍然保持独立或半独立的状态,可只要对冯国璋这个总统没有异议,他也可以容忍。

知道段祺瑞打湖南的主意,乃是为了动两广,冯国璋如何能够不予过问。他反对撤换谭延闿,其直接理由是谭延闿在湖南可以作为南北双方的桥梁,换了别人起不到这样的作用。

有一天,国务院秘书长张志潭循例来府盖印。在把需要盖印的命令一件件递给冯国璋的时候,他特地提到了傅良佐督湘的问题,并转述段祺瑞的意见:傅良佐是湖南人,又和湖南省内的军界人物有联系,所以由其督湘一定能够胜任。

冯国璋听后,一边把他已经看过的命令一件一件递给恽宝惠,一边对张志潭说:“恐怕不见得吧!你还是回去跟总理商量商量。”

冯段二人的年纪都比较大了,不像年轻时候那么喜欢到处走动。段祺瑞到总统府的次数不多,冯国璋也一样,就算他不认同段祺瑞的意见,都不肯去找段当面商谈解决,而是直接干脆地予以否决。

冯国璋无疑给段祺瑞出了道难题。傅良佐的父亲与段祺瑞是盟兄弟,傅良佐则是段祺瑞的学生,有着这两重关系,使得他对段祺瑞极为恭顺,见面总称段为“老伯”。同时,傅良佐不仅自日本士官学校读书起就成绩优良,而且本人还有很好的中文根底,写作俱佳,自然而然更得段祺瑞的赏识和提携。

世谊兼学生,亲信兼幕僚,允文允武,还正好是湖南人,人地相宜,段祺瑞就算是打破脑袋,也想不出再到哪里去找这样合适的人选。

可是冯国璋不同意怎么办?这时候段祺瑞想到了另一个人。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