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操盘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操盘手

汪大燮只肯做一个星期的过渡总理,在这一个星期里天天催请冯国璋发表继任人选。

冯国璋不能自食其言,只好再请王士珍出来相助。王士珍还是不肯,但答应帮他物色人选,问题是王士珍所物色的人选都是冯曾经请过的人,自然依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冯国璋急了,对王士珍说:“总理问题且先放下,请看我的老面子,先就任陆军总长吧!”

王士珍一听这话,就像要杀了他似的,头摇得更厉害了。

已经辞职的段祺瑞得知情况后,为免冯国璋下不了台,遂登门拜访王士珍,请他以北洋团体为重,先就任陆军总长。王士珍不肯就职,担心的就是老段有想法,现在老段已经表了态,他也就答应先到陆军部看几天大门再说。

冯国璋这边趁热打铁,把王士珍单独请到家里,要他以陆军总长的名义兼署国务总理,并且对他说:“老聘(冯国璋对王士珍的爱称),你还能看我的笑话吗?”

王士珍见冯国璋实在没有别的人好请,也只好勉为其难地应承下来。

王士珍兼署国务总理后,府院倒是异常和谐,因为主意全是冯国璋拿,他说要和平统一就和平统一,要交好西南就交好西南。唯一一次闹得不愉快,是冯国璋派人去联系陆荣廷,可是又让国务院负责报销这笔“交际费”。

王士珍认为冯国璋太过吝啬,为此难得地大光其火,说:“这件事(指出任总理)还不为的是他,我又不贪图什么!我一天到晚狗颠屁股垂儿似的,我为的是谁?这一点钱,他还不往外拿?”

后来有人提醒说盐务署有一笔按月送来的机密费,可以用于报销,王士珍也就不再和冯国璋计较了。

王士珍如此迁就冯国璋,是抱定了给老朋友帮忙的态度,但冯国璋的逐段之举却大大惹恼了另一个老朋友的部下,这个人就是徐树铮。

徐树铮一生死忠于段祺瑞,段祺瑞辞去国务总理,他马上也跟着辞去了陆军次长一职,之后便成为皖系在幕后行动的主要操盘手。

日本政府因在华利益与段内阁息息相关,所以对段祺瑞辞职一事极为关切。日方代表特地询问徐树铮:为什么段辞职,各省没有进行挽留?

如果照实说,寺内内阁和西原很可能会对段的实力感到疑虑,进而放弃对他的援助。徐树铮回答得很巧妙:“这是以退为进。”

日方疑虑顿消,并表示寺内内阁对华方针不变,仍认定段祺瑞、徐世昌“为中国政局之中心,遇事力尽友谊援助”。为此,日本政府停止或减少了对西南军事力量和其他势力的援助,集中财力、物力,对段祺瑞及其皖系予以全力支持。

实际上,徐树铮对“各省没有进行挽留”的真实原因非常清楚。冯国璋、王士珍、段祺瑞同被称为“北洋三杰”,王士珍的政治倾向基本上与冯国璋一致,也就是说,三杰里面有两个人主张“和平”,只有段祺瑞一个人要求使用“武力”,再加上傅良佐事件和“长江三督”的影响,这才导致各省督军无法在拥段上形成一致的步调。

总结前一阶段的得失,显然段祺瑞在声誉和威望上已经失分不少。徐树铮接下来采取的做法,和现代社会中西方政客们竞选期间的伎俩相仿,那就是开动舆论机器,不遗余力地对段的竞争对手进行攻击和丑化,以期把对方的形象分打压下去,至少不能居于段之上。

徐树铮在北京城内和各省安插了许多眼线,随时收集掌握冯、王的言论行动,同时集合段派的谋臣策士,如曾毓隽、叶恭绰等人,在天津租界里终日开会,针对这些言论行动展开攻击。

虽然民国报界并非娱乐至死,但花边新闻同样为当时的读者所喜闻乐见,政客们若运用得当,其火力和杀伤力甚至远超正规的社论报道。徐树铮便经常亲自操刀,写一些这样的东西,然后在报纸上发表。

在“徐氏花边”中,王士珍被指为“认贼作父”,里面抖的自然都是他忠于清室以及与张勋复辟有染的料。这还不算猛的,相比之下,最让人喷饭的是“总统卖鱼”。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