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重新摆一副棋局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重新摆一副棋局

段祺瑞以为自己不当总理,与冯相约共同下野,就可以对冯有个交代,但他想错了,对冯而言,失去总统宝座的“创伤”岂是这么容易就可以抚平的?

段祺瑞走后,冯国璋恨恨地对身边的亲信说:“国璋在北洋军政界混了几十载,倘竟使老段得志,真是枉活一世!”

冯国璋要反击、要报复,竞选场上做不到的,他得从别的地方再找补回来。老段对什么念念不忘?毫无疑问还是南北统一,是主战政策。既然如此,那他冯国璋就要继续推动主和,让老段不能“得志”,而这正是他和直系的优势所在。

当初冯国璋被迫下达“讨伐令”,但冯玉祥一个武穴通电,便让段祺瑞及其主战派陷入了困境。这一事件的直接幕后策划者是李纯,跑到冯玉祥那里指使他发通电的则是陆建章,冯国璋就是要用陆建章来重新摆一副棋局。

陆建章在清末时在段祺瑞手下任协统,由于他脾气傲上,和段祺瑞常闹意见。有一次二人又发生冲突,段祺瑞气愤之余,罚他下跪,陆建章受此屈辱,一怒而辞去了协统之职。

到了袁世凯执政时期,陆建章着实红过一阵,并曾作为袁的心腹出任陕西将军。不久,护国战争爆发,陆建章被逐出陕西,从此失意于政坛。等到段祺瑞掌权,陆建章不甘寂寞,欲顺着段祺瑞这架梯子图谋复出,可是段祺瑞对他印象不好,也没给他机会,这让陆建章非常不满,便常仗着老北洋人的资格,倚老卖老地大骂段祺瑞。

冯国璋与段祺瑞,一个主和,一个主战,府院双方明争暗斗。陆建章毫不犹豫地加入了拥冯反段的行列,开始南下北上地为主和派穿针引线。

冯玉祥原为陆建章的部下,陆建章对其极为器重,不仅将冯玉祥从营长一路提拔到旅长,还将自己太太的侄女许配给冯,与冯结成了姻亲。因为这层关系,陆建章特地跑到湖北,鼓动冯玉祥发出武穴通电,从而打响了反段主和的第一炮。

离开武穴后,陆建章潜往南京,住在其子陆承武的家里,与主和派首领之一、江苏督军李纯秘密往来。李纯送给他十万元,派他到上海活动,以反对北京政府对南方用兵为名,与孙中山派来的南方代表进行接触和联络。

这么一圈跑下来,陆建章已是名声在外,直皖两系都对他不敢小觑。获知督军团即将在天津举行会议,冯国璋便暗中授意陆承武把他父亲从上海请到天津,准备让这位主和派的“运动专家”说服各方,使得督军团会议全面有利于主和,从而给老段一个下马威。

陆建章由沪回津本是一次秘密行动,但民国新闻自由,记者无孔不入。他刚在天津码头下船,就被记者发现了,第二天陆建章到天津的消息已经刊登在报纸上。

当时奉军司令部就设在天津的河北造币厂内。徐树铮的副官长首先看到这一消息,急忙向任奉军副司令的徐树铮报告。徐树铮一听就知道了陆建章所为何来,遂让副官长与陆建章联系一下,说想约对方谈谈。

副官长遵命给陆建章打了电话。陆建章还以为徐树铮不知道自己来津的目的,而且他也想见一见徐树铮,借以观察段派动静,便反过来约请徐树铮到自己的住所来晤谈。

徐树铮听后答复说,因为公务特别忙,无暇分身,只好请“老伯”到云贵会馆一聚。云贵会馆是奉军司令部在津办事处所在地,陆建章的儿媳就劝公公不要前往,免生意外。

陆建章的儿子陆承武与徐树铮是士官学校的同学,陆建章的这个儿媳也就是陆承武的太太,与徐树铮的太太也是同学。此前,由陆承武介绍,陆建章已与徐树铮见过多次,每次见面,徐树铮都是一口一个“老伯”,以晚辈自居,态度很是恭敬。

另一方面,徐树铮虽然已跻身武将之列,可是平时给人的印象都是文质彬彬,一副儒雅气度。这些都让陆建章觉得,尽管双方政见不同,但徐树铮这个“晚辈儒将”还不至于会拿他这个“老伯”怎么样,儿媳妇的担心纯属多虑。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