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反手一巴掌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反手一巴掌

面对这一情况,段祺瑞急忙授意再次在天津举行督军团会议,以商讨应对之策。会上督军们在口头上仍坚持要南征,当谈到谁来当前锋时,大家都公推奉军。与会的张作霖一听,马上表示自己只愿当各军的预备队。

各军在前面耗实力,奉军在后面捡现成便宜。其他督军没有一个会犯傻到连这点小心眼都看不出,于是都不乐意了。

与会者吵吵闹闹,始终没有找到一个肯当先锋的人选。不过大家有一点倒是相当一致,就是向北京政府索要军饷。

督军团倒也不是完全在借机要挟政府,自古以来,打仗都不能没有军饷,这跟吃不上草料的马没法跑路是一个道理。于是段内阁又在钱的问题上动起了脑筋。

其实在段祺瑞重新组阁前后,北京政府可以说就是依靠着对日借款而维持下来的。即便这样,一旦遇到计划外的大笔开支,仍然不敷使用,比如这次天津会议,督军团一开口就是一千五百万元。为此,西原提出了一个以“币制借款”为准备金,在中国国内发行“金本位纸币”的设想。

当西原征求时任交通次长的叶恭绰的意见时,叶恭绰问他:“实行金本位,是不是需要铸造金币?”

西原回答:“不必,可以日本金圆做准备。”

叶恭绰认为这就是个问题,因为日本并不是一个产金国家,自己也缺乏生金,以日本金圆做准备并不可靠,同时从中国这一方面来说,“若不造金的硬币,那金纸币所代表的是什么呢”?

接着他又向西原提了一堆“纯技术”问题:例如若以日本金圆做准备,国际比价怎样定法?中国金币和日本金圆的比价又怎样定法?

西原是政治幕僚,不是财政专家或经济学家、银行家,顿时被问得哑口无言。

不过西原的设想还是得到了新交通系首领、时任交通总长兼财政总长曹汝霖的赞同。曹汝霖遂向段祺瑞建议实行币制改革,其主要措施是成立币制局发行金币券(即西原所说的“金本位纸币”),数额为两亿四千万元,同时向朝鲜银行借款八千万元为三分之一的准备金。

有了这两亿四千万元,段祺瑞自然就不愁给督军团发军饷了。他接受曹汝霖的建议,随后就让人拟制金币券发行条例,交冯国璋公布施行。

不料金币券条例公布后,立即遭到了四国银行团的反对,四国银行团认为中国要搞币制改革必须事先征得它的同意,不能单独进行。日本迫于西方国家的压力,宣布对于“币制借款”暂时不做考虑,同时将西原撤回了国内。

因为夭折的“币制借款”,一直以来北京政府都在向日本秘密借款的事也被报界披露出来,一家通讯社还发表了“二万万亡国大借款”的消息。消息一出,顿时举国哗然,人们对于“二十一条”的遗恨被重新勾起,抗议浪潮此起彼伏,对段内阁乃至段本人的声誉造成了极大的损害。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张作霖这次参加天津督军团会议,无意中发现一个惊人的秘密:从段祺瑞重新组阁起,徐树铮一共代领奉军军饷550万元,但奉军只收到180万元。

少掉的那370万元到哪儿去啦?原来都被徐树铮拿去“经营”国会选举和编练“参战军”了。

事情还不仅限于此。六个新编奉军旅有两个旅归参战督办处统辖,徐树铮把这两个旅的旅长位置都给了他的士官同学。有人便向张作霖告状,说徐树铮挖了奉军的部队,“徐、杨(杨宇霆)合谋,内外结成一气,并将部队挖去两个旅,而杨另有所图,乃大患也。”

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虽然徐树铮曾送来一份“大礼”,可账算到最后,自己竟然吃了一个更大的暗亏。张作霖气得直跳脚,他先去段祺瑞面前告状,段祺瑞却很诧异地对他说:“他是副司令,你不在,当然由他行使职权。不然,何必设这么一个副司令呢?”

张作霖被驳得哑口无言,只好又直接把徐树铮找来算账。以为真相败露后,对方会惊慌失措乃至讨饶,没料到徐树铮竟然也表现得理直气壮,毫无愧疚之感。

在徐树铮看来,自己对奉军和他老张算是不错了。奉军自入关之后,就不断地向他要饷,而他不得不为此到处张罗,最紧张的时候曾派人分赴江、浙筹款。可是饷项发了,奉军却又不积极作战。这使他感到奉军实际不起作用,反而成了一个只知要钱的包袱。

二人大吵一通,张作霖吼道:“从现在起,你就不再是副司令了!”随后,张作霖将徐树铮、杨宇霆双双免职。六个新编旅除归参战督办处统辖的那两个外,全部收回。本来他还想向徐树铮索要少掉的那些军饷,经段祺瑞从中说情方才作罢。

就在后院火光遍地的当口,前线也出现了更加不令人省心的情况。1918年8月7日,吴佩孚发表了致李纯的“阳电”。在电文中,他公开打出议和的旗号,痛斥皖系主战派的“武力统一”政策,指责其“耗资数千万、糜烂十数省”,“实亡国之政策也”。

“阳电”如同一篇讨段檄文,对段祺瑞的痛骂程度甚至超过了西南方面和“长江三督”。

8月21日,吴佩孚又联合冯玉祥等十五人通电全国,再次呼吁停战,并要求冯国璋以大总统身份“颁布通体一国罢战之明令”。

对于吴佩孚等人的呼吁,冯国璋当然不便直接答复,但西南方面和“长江三督”都纷纷响应起来,对段内阁造成了极大压力。

面对吴佩孚咄咄逼人的电报战,段祺瑞起初保持沉默,想借助于调解,与吴佩孚达成谅解。尔后见对方的势头越来越猛,只好用老师和长辈的口吻发电斥责吴佩孚,说:“师长职位卑小,不应对时局妄发议论。”同时又退而及己:“尔从吾多年,教育或有未周,予当自责。”

段祺瑞自称老师,吴佩孚却不想给这位“老师”留面子。他在复电中称,他之所以要通电主和,其实就是仿照了“我师”当年通电宣布共和的例子——都是您老教育我这么做的,您现在就别再自怨自艾了。

吴佩孚的反手一巴掌,直接就把段祺瑞的军事指挥权威给扇掉了。8月31日,段祺瑞被迫宣布暂停对南方用兵,他的武力统一政策再次以失败而告终。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