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揖让一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揖让一堂

安福系应该算是当时北方政坛最好的竞选班子了,但在听取“班子”的报告后,段祺瑞认为还不妥当,必须先向各省督军疏通好,才能确保没有阻力。

督军之中,比较成问题的是“两栖督军”曹锟。此君一向在冯国璋、段祺瑞,主战派、主和派之间摆来摆去,政治态度不太坚定。

可是曹锟也有个“小辫子”被徐树铮抓在手上,那就是想做副总统。徐树铮说:“曹三(曹锟)有什么了不起,许他个副总统,他就摇着尾巴跟我们走了。”

以前为了让曹锟投向主战派一方,徐树铮已经用过这一招,结果曹锟成了最激烈的主战派。如今故技复施,居然也一样有效,曹锟马上同意拥护徐世昌。

搞定了曹锟,段祺瑞仍唯恐有失。他亲自出马,以巡游长江为名,和各省督军挨个秘密交换意见。在全都得到满意答复后,他才放下心来。

1918年9月4日,“安福国会”举行总统选举,到会议员436人,徐世昌以425票当选为新一届总统。

当选总统后,徐世昌还半真半假地一再表示退让。于是乎,各省督军捧场,议员竭诚拥戴,议会电催就职,真的呈现出了一幅“斯人不出,如苍生何”的画面。看到这一情景,徐世昌才应允就任总统职。

总统为国家元首,老徐竟然不费半点气力就唾手而得,可以说全赖段祺瑞、徐树铮之功。他自己也深知这一点,所以一边为了“谢票”,忙着给议员们赠送亲笔所书的对联及签名照片;一边表示,他当大总统只能一次,下次大总统必须由芝泉(段祺瑞)来干。

10月10日,在新旧总统交接典礼上,冯国璋向徐世昌正式交出了权力。当天,段祺瑞遵守约定,辞去总理职务,并声明以后专任参战督办,不再过问国内的兵戎之事。

冯国璋虽然被形势所逼,只能跟段祺瑞共同演出一幕“揖让一堂”的剧目,但他内心其实既不甘心失去总统职位,同时对段祺瑞的相携退出也不完全领情。

典礼一结束,在新任大总统徐世昌的特别交代下,冯国璋仍得以坐着总统专用的汽车返回私宅。这时他对随同的幕僚们说了一句真心话:“这一回,咱们是栽给芝泉(段祺瑞)了。歇两天,将来再看咱们的!”

徐世昌上台后,为了安慰冯国璋,特准其仍节制北洋军的两个师。冯国璋后来又从家乡去北京,表面是处理两师争陆军部军饷事宜,实际是想联络直系,欲图东山再起。不过这次他倒没忘记到段公馆做客,并且跟老段打上四圈麻将。

以冯国璋不甘寂寞的心态,假以时日,未尝不能大显身手,再和段祺瑞上演新一轮府院之争。可惜的是他已力不从心,两个月后就因病在北京的私宅内去世了。

冯国璋死后,段祺瑞赶赴冯宅吊唁。他到的时候,冯国璋还没有入殓,于是便径直走到冯国璋的遗体跟前,把盖在冯身上的“盖帘”掀了起来。

眼前的冯国璋已经不会言动,那一声亲亲热热的“四哥”更是显得无比遥远和陌生——

“四哥快来!”

“你们看,芝泉这个粗!芝泉这个粗!”

……

如果这段对话没有发生,或许兄弟俩就不会在残酷的政治场上将彼此伤害得遍体鳞伤了吧。

没有人知道段祺瑞那向来毫无表情的严肃面容背后,会不会也有几许酸楚和悔意。人们只看到,他在端详冯国璋的面容之后,便把“盖帘”放下,转身离开了。

后来,冯家收到了一副段祺瑞亲拟的挽联,挽词是:“正拟同舟共济;何期分道扬镳”。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