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鲁班面前弄斧头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鲁班面前弄斧头

从多伦至库伦约有两千里路,途中多沙碛,尽管徐树铮事先已在路途上设立交通站、开凿水井,但仍时时会遇到缺乏饮水的困难。这样的话,就算以汽车输送,预计也得五到六天。为了保持军容的整肃,徐树铮又特别多加了一天,规定七日之内到达,他自己的座车则与先头部队一道前行。

10月29日,徐树铮一行到达叨林,此地距库伦尚有140里。他忽然下令停车,并通过电话,与驻库伦的日本武官松井中佐的办事处取得了联系。

徐树铮早在留学日本期间就会说一口流利的日语,与日本人对话用不着翻译。当松井本人亲自接电话时,徐树铮先报出了自己的姓名和使命,然后开门见山地说:“根据我派驻库伦的办事人员报称,贵国派驻库伦的武装部队多达两千余人,请问是否真有此事?”

日本在库伦的驻兵是100余人,徐树铮也已经侦察到了这一情报。他故意夸大其词,只是想诈一诈松井,让他自己承认日本有驻兵在库伦。

松井不知是计,果然急忙申辩道:“你这一情报是不确实的,我这里实在仅驻了120人的武装部队呀!”

徐树铮听罢哈哈大笑,“我并非准备与你们对垒作战,你们的驻军数目多少都与我无关!我所要问的是,你依据中日两国何项条约,公然在中国领土内的库伦驻军?”

松井这才明白徐树铮说话的用意所在,可要否认也来不及了,他支吾半天,才为自己找到理由:“这是我国政府因为库伦地方不靖,怕外交人员的生命得不到保障,才派来少数军队,以策万全,并无其他用意。”

松井“鲁班面前弄斧头”,真是越辩越乱,越乱漏洞越多。两国之间,即便派再少的军队到对方国去,也必须根据事实,征得对方国的同意才行。松井的回答牛头不对马嘴,已经明显越轨。

徐树铮见状也不再跟他客气,遂严正告知松井:“你们现在驻军库伦,既无条约依据,又未得到中国政府同意,显然是违法行为。”

他要求松井必须在三小时之内,将驻兵的武器送缴中方驻库伦的办事处,“倘若超过了时限,则我所率的部队进入库伦时,如双方发生冲突,其一切责任须由阁下负之。”

松井理屈词穷,喉咙里好像有十五个虫子在爬。他又生怕徐树铮真的带来了大批军队,到时无法应付,于是赶紧说:“阁下的要求未免太苛,而且也非我的权责所能答复,必须假以五天时限,等向政府请示后再做答复。”

徐树铮听出松井已有惧意,不过是想借此再拖延一点时间而已。他当即用斩钉截铁的语气说:“此事的根本错误,系出于日方,阁下是代表日本政府的负责人,当然有责任替政府认错,并且也有责任改正这种错误。现在就请你拿出‘负责’的勇气,做一肯定的答复吧!”

松井顿时被噎得脸上七青八黄,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嘴巴对着话筒,一个劲地用干咳进行掩饰。

眼看已经把日本武官唬得腿肚子都转了筋,徐树铮也顺势给他留下一个台阶,说:“我们之间的谈话,就此告一段落。我现在就命令我的部队,将行程向后展延一个小时,希望你在这段时间里,和我的办事处长解决此一问题。我只凭我的办事处长一个电话决定行止。”

说完之后,不等松井回话,他就将话筒一挂,扬长而去。

不到半个小时,库伦办事处的电话来了:“日本武官松井已将驻库伦军队120人的武器,全部缴来。”徐树铮这才下令车队继续向库伦开进。

吓退日本人之后,接下来还得对蒙古人进行心理战。在挥军开入库伦之前,徐树铮做了特别的布置,他要求每一辆卡车限载二十名官兵,每名士兵都将所携武器尽量显露在外,以此给人造成器械鲜明、军容甚盛的印象。

卡车进入库伦市区后,又特意绕着几条繁华街巷徐徐前行,接着才开往库伦西郊的红城军营。

进入军营,士兵一律不下车,而是在军官的监视下,俯伏于车厢之内,加上车身以巨幅帆布覆盖,车外根本看不到车内有人。这些车子在营房内稍事停留,即开到离库伦不远的地方,重新混入新来的兵车行列之内,一同进入库伦市区。

如此来来往往,把库伦城的外蒙古人看得眼花缭乱,不知道西北军究竟来了多少人马。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