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对等条件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对等条件

就私人感情而言,张、段其实一直相处得不错。从前张作霖每次来京,都要到段公馆和段祺瑞打牌,而段祺瑞对他同样是另眼相看。段祺瑞有严禁收礼的家规,即使是徐树铮、曾毓隽、靳云鹏这样关系相对亲密的部属幕僚也不例外。每年段祺瑞过生日,众人要表示表示,亦只能自行集资,每人拿出三五元钱交给段公馆的厨师,预备两桌酒席,凑一个热闹。若说有超出这个范围的,就是曾毓隽、靳云鹏还曾送过几盆花,给府内作为点缀。

段祺瑞对张作霖的另眼相看之处在于,张作霖每年春节都会送来黄羊、人参等一大堆关外特产,段祺瑞先是不收,张作霖的副官再三请他赏收,他才勉强收两条江鱼,而这对于段祺瑞来说,已经是给了莫大的交情和面子了。

还有一个例子。几年前张作霖进京和段祺瑞谈话,正好段祺瑞六岁的小女儿由女仆领着到后院闲逛,逛着逛着,小女孩儿自己跑进客厅,来到了段祺瑞身边。段祺瑞便指着张作霖对她说:“这是张督军,你来见见。”

论辈分,段祺瑞要高出张作霖一辈,所以张作霖马上对小女孩儿说:“你叫我张大哥。”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钞票:“这是一点见面礼,你拿去买糖吃。”

段祺瑞没有按通常的习惯拒收,而是对他女儿说:“你留着买点东西吃吧!谢谢你张大哥!”

如此种种,都足以说明老段非常看重和张作霖的关系,为此不惜打破自己所定的规矩,为其网开一面;而张作霖一直以来给段祺瑞和除徐树铮外的皖系人员的印象是,他也很重视维护与老段的关系,并没有像徐树铮所说的那样,已经与曹锟“狼狈为奸”。

参与“西伯利亚干涉”的“中国支队”属于魏宗翰的部队,在魏宗翰前往海参崴慰问“中国支队”时,直皖矛盾已经尖锐化。段祺瑞便命令魏宗翰借慰问之机,在路过沈阳时观察张作霖对曹锟的态度。

魏宗翰到沈阳后,张作霖一再向他表示尊重段祺瑞,拥护段祺瑞的武力统一政策,也决不会偏袒曹锟。张作霖还说直皖系相争是两虎相斗,大者伤小者亡,对北洋实力俱有损伤,至必要时,如果段祺瑞同意,他愿以中立的资格出头调解。

离开沈阳时,张作霖的部将吴俊升到站为魏宗翰送行,并赠送两麻袋高粱米,礼数非常周全。接着魏宗翰车抵锦州,驻防锦州的张作霖之子、旅长张学良不仅亲率官兵到车站列队致敬,还亲自上车对魏宗翰说:“我父亲要我来给魏老伯请安。”

张学良走后,魏宗翰对部属们说:“现在看到张学良对我的态度,更可以相信他父亲的话了。”

慰问之旅令段祺瑞、魏宗翰对张作霖不偏不倚和愿意调解的立场均深信不疑,因此魏宗翰不同意扣留张作霖,他向徐树铮表示:“我看张作霖能维持其中立地位。”

徐树铮仍然坚持说:“张作霖见利忘义,狡诈多端,绝不可靠。”魏宗翰见状认为事情太大,他不能做主,必须请示段祺瑞。第十五师师长刘询也同意魏宗翰的意见。

段祺瑞性情耿直,对人对事喜欢直言不讳,向来不主张采取阴谋暗杀的手段。即便他事先知道张作霖与己为敌,也只会当面指斥对方,而不会想到扣留对方作为人质。这也是徐树铮先找魏宗翰,而不是直接向段祺瑞建议的原因。

稍后当徐树铮不得不去请示段祺瑞时,段祺瑞果然不同意。他还责备徐树铮:“各方树敌,非厚道载福之道,应当力戒。”

第二天上午10点,张作霖即在北京谒见徐世昌,随后驱车到团河拜访段祺瑞。

张作霖此行表面是奉总统之命,调停直皖争执,看上去不偏不倚,其实屁股是完全坐在直系这边的。他在谈话中表示,只要段祺瑞接受反皖同盟条件中的三项,就可以不解散国会。这三项分别是:取消中日密约、拥护靳总理以及撤换徐树铮。

对三项条件,段祺瑞一一进行了权衡。他在当国务总理时虽然向日本借了很多款,但并没有什么密约,吴佩孚所谓的“取消中日密约”,与他一贯的高调相符,其实质不过是要以此对皖系进行要挟和攻击罢了。既然原本就没有密约,取消当然也没有任何问题。

在段祺瑞看来,靳云鹏完全是自愿辞职,也没有谁对其进行逼迫。他对张作霖说:“靳翼青(靳云鹏的字)是真心真意要辞职,何必非为难他不可?换个别人,也可以商量。”

三条之中,唯有撤换徐树铮,让段祺瑞觉得难以接受。在段祺瑞看来,徐树铮各方面都做得很好,最近又取消了外蒙古自治,提高了中央威信,怎么会没有功反而有过呢?他实在想不通有什么理由要撤换徐树铮。

段祺瑞最后对张作霖说,可以开去徐树铮西北筹边使一职,改任其为远威将军,留在北京办事,只不过他还有一个对等条件,只有这个条件满足了,他才会全部做出妥协。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