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此风万不可长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此风万不可长

三督明着只是“清君侧”,但矛头所向,毫无疑问都是段祺瑞及其皖系。到了这个时候,皖系其实已无退路,要么迎战,要么被清算,可是皖系内部仍然和战不定,甚至有些胆小的人还想抛出徐树铮作为牺牲品,以为满足直奉的胃口后就可以万事皆安,只是碍于段祺瑞不敢直接说出来而已。

徐树铮从来都不是一个肯在压力下低头的人。他约齐段芝贵、曲同丰、刘询三名将领,说直皖一战无法避免,战败则罢;若战胜,从直系手中夺过来的直鲁豫三省就是你们的。

三将一听,顿时来了劲头。徐树铮便带着他们去见段祺瑞,表示自愿率兵与吴佩孚一战。

段祺瑞原先就怕将领们不愿打,看到众人都这么积极主动,便立刻应允下来。当天,他在团河召集紧急会议,进行作战准备,皖系的文武将领尽皆与会。

为了进一步提振皖系内部的士气,彰显“大安徽主义”、“北洋正统”,段祺瑞还特地请来毅军统帅姜桂题列席。

姜桂题是安徽人,在当时仍在世的北洋将领中,数他资望最高,其麾下的毅军在清末民国均赫赫有名。段祺瑞对他也非常尊重,平时见着姜桂题,照例都要含笑问一声:“老嫂子可好?”

段祺瑞一向非常严肃,无论对谁都是板着面孔,很少露出笑容,更不会说什么玩笑话。如此亲昵的表现,对他来说绝对是非同寻常的。

姜桂题早年是条汉子,战场上勇猛无比,段祺瑞以为把这位“从长矛子杀到机关炮”的老帅请来,可以让部将们更加热血沸腾,孰料会议却差点儿被他给搅和黄了。

姜桂题是站在徐世昌一边的,他先前仗着老资格,曾跑到保定找曹锟调解直皖之争,结果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他。老头儿一肚子闷气和表达欲,正没地方发泄呢,段祺瑞恰好为他提供了这么一个场所。

在段祺瑞说完开场白后,他摆出北洋元老的姿态,对段祺瑞说:“吴佩孚年纪轻,不懂事,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叫他赔个不是好了。何至于劳动国家的军队,对内开起仗来,让老百姓受罪?”

段祺瑞听了哭笑不得,只好保持缄默。姜桂题还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芝泉,你真要打吴佩孚吗?”

“真要打!”

姜桂题冷笑一声,又问道:“你打得过他吗?”

“打得过!”

姜桂题大概认为段祺瑞也和曹锟一样,不愿自己调解,于是居然开始倚老卖老地当众挖苦起段祺瑞:“这年头的小孩子,可比我们老一辈的厉害多啦!芝泉,你不时常说民国是你首创的吗(指建立共和)?你打胜了吴佩孚,中华民国还可以靠你。万一你败了呢,你叫中华民国靠谁呀?”

就在段祺瑞忍无可忍,几乎就要发作的时候,姜桂题却又突然板起面孔,扭头骂起了徐树铮:“什么坏事,都是你这个小把戏闹出来了!”

徐树铮不敢说什么,段祺瑞忙为他解围:“不管怎样,又铮总是帮着我的。”

姜桂题年纪一大把,还挺敏感,一听就来了火,认为段祺瑞语带双关,是说他不是自己人。当下他勃然色变,站起身就走,一边走一边气呼呼地说:“那你把我请来做什么?”

对把这个姜老爷子请到会场,段祺瑞简直悔青了肠子,然而更让他悔青肠子的恐怕还是当初推举徐世昌为总统的决定。

在发现直、奉两系已经联手向皖系发出挑战之后,徐世昌决定公开偏向直系。1920年7月4日,他首先拿徐树铮开刀,发布命令,特任徐树铮为有职无权的远威将军,同时免去其西北筹边使、西北边防军总司令职务,西北军也着即裁撤,所部由陆军部接收办理。

段祺瑞对徐世昌的这道命令极其气愤。他赶到总统府,当面质问徐世昌:“又铮有功不赏,还免他的职,岂不令人寒心?”又说:“将领不受约束,妄干国政,此风万不可长。”

总统命令已经下达,质问也是多余的。面对直系咄咄逼人的攻势,主动发起反击成了段祺瑞的必然选择。7月8日,段祺瑞在京召开紧急会议,政府阁员及军政首脑百余人参加会议,会上发表了声讨曹锟、吴佩孚等人的通电,实际上是一次讨伐曹、吴的誓师大会。

会前一小时,曹锟派亲信持其亲笔信来谒见段祺瑞,大意是承认错误,并将约束和处罚吴佩孚云云。看了亲笔信,段幕中的大多数人都认为这只是曹锟的缓兵之计,万万不能相信。后来的事实也证明确实如此。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