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在徐树铮缺席的情况下,章士钊部分代替了他的角色,成为段祺瑞新的军师。不用大总统或大元帅,而以“临时执政”的名义主政,即为章士钊的主张。之所以要采用这一制度设计,主要还是吸取了以往“府院之争”迭起的教训,于是索性将总统、总理的权力合二为一,全部收归“临时执政”所有。

进入组阁和构建班底阶段,段祺瑞在天津本宅设立了办事处,任命章士钊为秘书长,让他和长子段宏业共同负责处理相关事务以及接待八方来客。

就在徐树铮窘迫万状、不知所措的时候,到了下午,香港总督府的态度突然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们派员持请柬登船,邀请徐树铮到总督府参加当天的晚宴。

获得租界当局的许可后,徐树铮搭乘外轮离开了上海。外轮中途需要在香港暂停,香港总督府得知徐树铮在船上,怕得罪直系,因此早早就派人在码头守候并声明拒绝徐树铮上岸。

在认为准备就绪之后,段祺瑞决定启程进京。1924年11月24日,他与作为临时过渡性质的摄政内阁完成交接,正式在京就任临时执政。

通过这几天的闭门静思,徐树铮把先前从政的经验教训都重新过滤了一遍。在他看来,“老总”(段祺瑞)几次当国,对于外交方面都过分地依赖日本,光讲“中日亲善”,在其身边的日本通如曹汝霖、王揖唐等人也数不胜数,而接近英美的却没有几个人。

段祺瑞即将担任执政一事,在让段派欢欣鼓舞的同时,还顺便让段祺瑞曾经的“灵魂”摆脱了困境。原来江浙战争爆发时,徐树铮一直协助卢永祥作战,无奈寡不敌众——苏、皖、赣、闽四省的直军本来就已经很多,后来山东、河南、湖北的直军又源源南下增援,浙沪军孤悬华东一隅,不久就败下阵来。

徐树铮不怕被租界拘留或监视,他怕就怕被引渡给直系,为此,他提出愿意出国游历,以换取租界将其释放。

兵败之后,卢永祥由上海乘轮船逃往日本,一部分浙军残部由徐树铮安排,撤至上海闸北。徐树铮为了鼓舞部队的士气,带着一笔钱,同上海大亨杜月笙等人一道前去慰问。慰问结束,在返回位于公共租界的家中时,闻讯赶来的巡捕房拦车进行检查。当时车上还有一大袋地图,巡捕房即以在租界内从事军事活动,危害租界治安为由予以逮捕,被拘捕的还有同车的杜月笙等人。

徐树铮还清楚地记得,有一次英国人来拜访段祺瑞,急切间找不到懂英语的人。他刚好在那里,虽然对英语不精,但也能应付一二,这才化解了尴尬。

杜月笙等很快就被取保释放,徐树铮被羁押了一天一夜,经疏通方得以取保回家,但仍被巡捕房派人监视居住。

总督府所以前倨后恭,就是因为收到了英国驻华公使从北京发来的电报:段祺瑞已被拥戴为中华民国临时执政!

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拥戴电文一出,各省皆通电响应。北方直奉两系自不待言,由于段祺瑞不再坚持武力统一,而转向与冯国璋相似的“调和统一”政策,长江流域的直系方面,甚至包括西南方面也都不再反对段氏登台。段祺瑞如愿以偿地成为各省一致拥戴的中心人物。

章士钊深感段祺瑞的知遇之恩,办事非常尽心尽力。为了能够随时与段祺瑞商讨有关问题,应付各方面的关系,他干脆搬到段宅,住在楼下,晚上就与段宏业共宿一榻。

自段出山的消息传出后,办事处门前即冠盖如云,来此奔走的政客人山人海,络绎不绝。段祺瑞上了年纪,吃不消喧闹纠缠,便深居楼上,楼下则由章士钊和段宏业负责接待,无论何方人物,必须经二人同意,才能上楼晋见段祺瑞。

徐树铮的出国,虽然使重新组成的段幕少了一位中坚分子,但一位能人的新近加入,多少弥补了这一缺憾,此人就是建议段祺瑞实施“调和统一”的章士钊。章士钊因能文善思,早已蜚声南北,而且他这时的政治见解和理想已完全为段祺瑞所接受,二人再次见面,可谓一见倾心。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