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总理段祺瑞

民国总理段祺瑞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平衡木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平衡木

关税会议的召开,令段祺瑞大为振奋,但是正如曾毓隽所言,与外交及加税相比,裁厘和解决国内纠纷才是真正让人头疼的难题。

在当时国内的政治版图上,虽然南北方的军政实力已呈现出明显的彼长此消之状,但国民党人还未能占据政治中心位置,加之民众有着尊崇正统的心理,作为段祺瑞执政基础的北洋系仍是解决中国政治问题的重心所在,即所谓“北洋为世所重,民党为俗所轻”。

如果北洋足够团结,其实占据两广的国民党和僻处西南一隅的滇唐蜀刘都不难对付。问题就在于北洋早已四分五裂,几次政治摩擦和军事冲突,说来说去削弱的都是北洋自身实力,特别是第二次直奉战争的爆发,对北洋内部而言可谓大伤元气。

站在执政的位置上,段祺瑞不可能有“杯碎时由我全之”的自由和从容,他要确保“杯暂不碎”,便只能使出浑身解数,尽力对北洋系进行整合。具体来说就是取消“安福系”,以“天下共主”的身份来平衡各派势力,避免北洋内部继续发生冲突。

各派之中,最感棘手的自然还是如何摆平冯玉祥和张作霖。作为当时最有实力的两个北洋派别,冯、奉两派不仅均力图左右中央政治,而且彼此之间矛盾尖锐——冯玉祥鄙视张作霖是“胡子”,张作霖则认定冯玉祥是个有野心、难相处的吕布之徒,双方争来夺去,互不相让。

如何对待冯、奉两派,段幕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而且也分成泾渭分明的两个派别,即所谓的“国舅派”和“太子派”。

“国舅”吴光新是段祺瑞的内弟,段公馆的家人称他为“吴小舅子”。“吴小舅子”性格蛮横、脾气大是有名的,嘴里经常不干不净,骂骂咧咧。俗话说,外甥多似舅,段宏业的脾气也很臭,家人们常说段宏业“跟他舅舅似的”。

段宏业是吴光新唯一的嫡亲外甥,可是说来也怪,舅老爷和大少爷的感情却极其恶劣,一对坏脾气更是针尖对麦芒,往往戳在那里互不相让,最后简直形同水火,二人见了面连话都不说。

段祺瑞虽然早年对段宏业这个宝贝儿子深恶痛绝,一向不给好脸色看,但年纪大了以后,不免也产生了常人的舐犊之情,隐隐然已视段宏业为自己的接班人。自天津筹备入京起,他授命段宏业在段幕中负起责任,便有加以培养之意。

被钦定为“太子”的段宏业也渐渐变得跋扈起来。在段幕内,一般人都称他为“大爷”,一般公事都要先向“大爷”请示,“大爷”同意之后,才能请示“执政”。

一位舅老爷,一位大爷,都是段祺瑞的至亲,手中都握有一定权力,偏偏又水火不容,于是段幕人员也无形中分成两派:一派以吴光新出面,称为“国舅派”,主张拉紧张作霖,打击冯玉祥;另一派拥护段宏业,称为“太子派”,主张联络冯玉祥,抑制张作霖。

两派都主张靠拢一方,排斥另一方,彼此观点极端对立,经常一见面就吵。有人觉得这种现象不太好,就请执政拿个主意,但段祺瑞却听之任之,对哪一派都不支持、不反对、不干涉。

段祺瑞自己对张作霖、冯玉祥的态度也很微妙。在张、冯之间,段祺瑞和张作霖的私人交情要更好一些。有一次,段宏业向他请示,说张学良要同他拜把子,结为盟兄弟,应如何回复。段祺瑞说:“他的兵可以同你拜把子,他的儿子却不能同你拜把子。”

段祺瑞极重尊卑长幼之分,他自认比张作霖及其部下要大一辈,所以才让小儿女称张作霖为“张大哥”。按照他的观念,段宏业应与张作霖同辈,比张学良又大一辈,是不能拜把子的。不管段宏业在回复张学良时如何措辞,都有些伤感情,张家父子的脸色也极可能不太好看。有人分析,这与段宏业后来主张抑制张作霖不无关系。

换个角度想想,老段虽讲原则,但绝非食古不化,何况如果段宏业和张学良真的拜了把子,也不至于就会引起什么闲话,这只能说明段祺瑞对与张家距离过近本身就存在顾虑。

实际上,段祺瑞采取的是一种“平衡木”的办法——奉军实力最强,所以不能无冯,否则无以制张;国民军控制着京汉线,所以又不能无张,否则冯将无法驾驭,并对自己构成威胁。

倘若像“国舅派”或“太子派”所主张的那样,完全倾向于冯、张中的任何一方,则段祺瑞所苦心维持的这种平衡势必就要被打破,那对执政府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段祺瑞深知其中玄机,所以他才会站在“不偏不倚”的立场之上,有意无意地利用“国舅派”、“太子派”达成目的,即以“国舅派”拉张,以“太子派”拉冯。

玩“平衡木”并不轻松,执政不到两个月,就有人拿段祺瑞与徐世昌对比,称他“已入十年东海境地”。冯玉祥曾在日记中写道:“段公上台对军事不敢以命令式指挥……凡事均不好办。”连张作霖也讥讽段祺瑞的处境是“北京烤鸭”,两面受到烟熏火炙。

好在段祺瑞政治经验丰富,即便在如此艰难的处境之下,他仍得以把北洋各派放入自己的棋盘,并利用它们之间的矛盾进行制衡,从而促成或维持了各派的“均势”——甚至于长江、西南都成为段祺瑞的砝码,被他用来搞政治平衡。

一名奉军将领这样解释段祺瑞何以能做到这一点:“段以北洋元老的资格,对于北洋军阀,无论哪一个,虽然都吸不住,却都罩得下。”所谓“吸不住”,自然是指段祺瑞缺乏派系实力,无法随心所欲地指挥调度各路兵马。所谓“罩得下”,是说在北洋这个圈子里,无论自居北洋正统的长江直系、从直系中分离出的冯玉祥,抑或力量强大但非北洋嫡系的奉张,还是向被视为“北洋远亲”的西南诸侯,暂时都只能接受段祺瑞,或至少是口头拥段。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