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

抗日战争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十四章 中国的斯大林格勒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十四章 中国的斯大林格勒

蒋介石声称要亲赴前线指挥作战。

重庆军事委员会同时电令第五、第九战区发动牵制性进攻,册应第六战区作战。

在常德的西北方向,第七十四军军长王耀武指挥着周志道的第五十一师和张灵甫的第五十八师,顽强阻击着日军第十三师团,羊角山和落马城阵地一度失守,但又被第七十四军重新夺回。日军第十三师团的先头部队伊藤联队,不顾伤亡彻夜冲锋,终在二十日凌晨五时突到了燕子桥,但继续攻击时再次遇到顽强阻击。第十三师团赤鹿理师团长亲自来到该联队指挥所,严令天黑之前必须突破中国守军的阻击向前推进。伊藤联队与第七十四军的苦战,成为日军官兵的一场噩梦:

四、第二十九集团军与第十集团军之作战地境为和尚洞迄笔架山之线。线上属右。

在日军开始攻击的两天内,中国守军的一线阵地全被突破。四日,在第十集团军防御方向,日军突破松滋河继续向西攻击,紧随第三师团的佐佐木支队也加入了作战,当天日军攻占公安。六日,日军第三十九师团攻占茶园寺和佘家桥,然后继续向肖家岩、高桥和朱羊桥推进,其古贺支队抵近安子岭,中国守军节节抵抗,但仍扭转不了溃败的局面,安子岭守军由于伤亡过大放弃了阵地。日军第十三师团一面猛攻中国守军暂编第六师的阵地,一面派部队迂回前进,当晚突进到暖水街的东端,中国守军退向暖水街西南,日军紧追不舍,在如注的大雨中攻势丝毫未减,暂编第六师陷入彻夜的激战。为保住暖水街主阵地,第七十九、第六十六军部队七日拂晓发动逆袭,但未见成效。第九十八师从游家山、第一九四师从方石坪向红土坡、古源头的日军发起逆袭时,虽然日军出现了较大伤亡,但仍不顾一切地推进,第九十八师的一个连孤军奋战,坚守张家厂阵地整整四天,给攻击该阵地的日军佐佐木支队很大的杀伤。暂编第六师的彻夜激战一直打到七日上午,日军抵近红土坡附近,坚守阵地的中国守军一个营伤亡惨重,只剩下六十多名官兵,被迫退守佑圣宫阵地。

实际上,此时王敬久的第十集团军,不但因为前期作战伤亡巨大而战力减弱,且该军发动的册应反击即刻就被留守侧后的日军所压制,部队已经被远远地隔离于常德战场之外;而向常德推进的日军也没有因为补给困难而减弱攻势,各路日军正在对当面的中国守军猛攻不止。

(三)第三师团从王家厂南方地区发起攻击,歼灭所在之敌,经新安、石门附近进入漆家河、田家河附近,以后,再经桃源附近进入常德南方地区,追索南逃之敌或南方来援之敌,捕捉歼灭之。

十八日,飞赴开罗途中的蒋介石对常德战局深感不安,他知道此战发生在他将以一个大国首脑身份出现在世界面前的时刻,胜败关乎声誉,其焦虑之情流露在连续发出的电报中。

(一)第六十八师团(包括配属的户田部队)从鲇鱼须附近九都大河一线发起攻击,消灭南县、安乡、三仙湖市附近之敌。

常德会战至此结束。

彭师长阵亡时年仅三十九岁。

鉴于日军的长驱直入,中国第六战区命令第十集团军和第二十九集团军在正面抗击日军;而在战场的侧背,命令江防军抽调兵力在洋津口附近集结,以册应第十集团军作战;命令第十八军推进到木桥溪、高昌堰和白果坪一带集结,以形成外线的攻击态势。

二十八日拂晓,日军新一轮的攻城开始后,常德东门首先出现危机。日军集中了百余门火炮轰击东门附近的城垣,一股日军从城垣缺口冲到了城内的海月庵附近。中国守军一六九团团附高子白率领四十多名非战斗人员以手榴弹和刺刀反击日军,尽管官兵牺牲殆尽也没能阻挡住日军的深入。余师长命令一六九团退守永安商会、万花街街巷继续抵抗。在北门,城门和城垣工事全部坍塌,余师长命令一七一团退守敬惜堂、玛瑙巷和体育场一带的街巷,巷战中日军第一三三联队代理大队长饭代英太郎、第四中队中队长北田一男以下官兵多人被击毙。东门出现危机后,南门的中国守军被迫两面作战。尽管中美联合空军向城内空投了两万发子弹和炮弹,但是第五十七师的战斗人员消耗殆尽,各级指挥官伤亡达百分之九十五,重武器损失达百分之九十,所剩无几的官兵非伤即病。余师长再次把所有非战斗人员,包括杂役、政工人员和师部所有的勤杂士兵,连同滞留在城内的一个监护班和常德县警察队的四十多名警察集中起来,编成一支战斗部队投入作战,官兵们奋力修筑工事,坚守常德城的东南角。

各路日军大肆纵火,常德城的所有街巷一片火海。

二十五日拂晓,日军在二十多架战机的支援下全面围攻常德。在卓安桥、渔父中学、兴隆桥、船码头、七里桥、三里港、岩凸等阵地前,日军倾尽全力以数路密集队形连续猛冲,与中国守军多次进入白刃格斗状态,第五十七师一七〇团的邓鸿钧营长和一六九团的郭嘉章营长在战斗中阵亡。中美联合空军先后出动二十多架战机飞临常德上空,对攻城的日军实施猛烈的轰炸和扫射,日军第三师团第六联队联队长中畑护一被炸死。然而,该联队依旧强渡沅水,第三大队第十中队作为先头突击队,遭到中国守军炮火的拦截,日军救护队拼死往返渡江抢运伤员。强渡后,这股日军接近常德城墙,城墙外的民房被中国守军浇上汽油点燃,烈火熊熊,加上机枪的猛烈射击,日军在彻夜攻击中再次出现大量伤亡,第十中队中队长武藤被打死。——“直到二十六日黎明,东门附近的城墙上才接连出现了三面日本旗。”日军第一一六师团第一二〇联队绕过黑家垲中国守军阵地,迂回到长安桥附近;在夏家港受阻的第一〇九联队,也迂回到城东,进抵三里港和北门的外街。鉴于日军全面逼近城垣,余程万师长决定缩小正面,把主力移动到核心阵地上,命令一六九团由东门和北门入城,负责防守东门城垣;一七〇团由北门和小西门入城,防守南门;一七一团负责防守北门至大西门城垣;一六九团三营作为师预备队,控制在师指挥所附近的文昌庙。第六战区代司令长官孙连仲电告余师长,增援部队第十军最晚可于明天抵达常德。这一消息大大鼓舞了第五十七师的士气,余师长给各位团长打电话,要求全体官兵以顽强不屈的精神,光大本军之辉煌,奋勇杀敌,固守城池,直至援军到来。

上午,第五十一师敢死队的便衣摸进了城,他们向余师长报告说,第五十一师仍在长岭岗被日军所阻,据悉第十军今晚也无法进城。

中国第六战区共有十二个军、三十五个步兵师,总兵力在二十万以上。至一九四三年十月末,该战区的防御配置是:

五、攻击开始时间为九日五时。的泥窝潭。

十一月十三日从新门寺附近出发,攻占慈利,进入黄石市附近,追索常德西方地区之敌,予以歼灭之。

十一月十三日从元岭附近出发,首先在澧水以北地区急袭,并歼灭进入新安、石门附近以北的敌七十三军主力;其次,经漆家河、田家河附近进入常德西南方地区,寻敌歼灭之。

重庆军事委员会鉴于各部队追击迟缓,再次下达了追击命令。中国军队向停在澧水附近的日军发起攻击,但由于攻击力度不大,各部队之间缺乏协同,在日军短促的抗击和反击下,双方很快形成了对峙。

……这一次常德会战,我们根据各地绅耆民众的报告,一半部队的军风纪都不很好。据报:第十军的第一九〇师师长朱岳,见到前方战况不利,他就潜伏在益阳三塘街逗留不前,并命令一般团长菅长等,回到桃花江一带去打游击。以致当时附属该师的炮兵第一团第四连,因为没有步兵的掩护,损失了卜福式山炮二门……又第三师退出德山经过朱家站时,因当地民众逃散,见一家只有数人在内,怪他不办招待,其连长就火焚民房,这件事不知你们军长师长知道不知道?一定要彻底查究,切实呈报处治勿忽。这次第十军的军风纪,为什么会败坏到这种地步呢?实在痛惜之至!尤其德山方面,此次遗弃伤兵二百余人,后来都遭敌人杀害,此其责任究竟何在?亦要查明究办。还有军部卫生第十三大队,此次转运伤兵,沿途遗弃葚多,已经抢救下来的伤兵,亦往往两三天不替他们换药,不能尽到自己的职责……

(三)作战目的一经实现,即视当时敌在缅甸反攻等形势,适时开始返还,剿灭残敌,恢复原来态势。

二、第三师团

二十九日,日军向常德城内施放了大量的毒气弹和燃烧弹,并分成小股突击部队四处放火。东门附近孙祖庙、三板桥、局北街和后街的巷战一直持续到天黑,所有的房屋全部成为灰烬,第五十七师官兵退到大庆街和高山巷一带抵抗。南门的日军猛轰水星楼,然后反复攀登,一七〇团的彭幼成营长率部在此拼死抵抗,死伤惨重。西门,一七一团官兵与冲锋的日军混战不止,杜鼎团长坚持在城垣上指挥作战,一直到晚上城垣阵地仍在,但团附卢孔文阵亡。这天,中国空军表现英勇。上午,第四大队在日军头上投下了六千三百发炸弹后,又在常德城上空与二十三架日军战机展开空战,击落了四架,第四大队没有伤亡。下午,第四大队再次飞临常德上空轰炸和扫射日军,并空投下大量的药品、食品以及中国民众为血战孤城的第五十七师官兵捐赠的各种慰劳品。

鄂西会战后,交战双方在这一地域再次形成对峙:与中国第九战区部队对峙的日军是第四十师团主力、独立混成第十七旅团、第六十八师团和第三十四师团,与中国第五战区部队对峙的日军是第五十八师团、第三十九师团和第六师团,与中国第六战区部队对峙的日军是第三十九师团、第十三师团和第四十师团一部。

日军各参战师团十月中旬开始向出发地集结。第三师团先头部队十四日出动,二十四日抵达郝穴附近,并对周边进行了“扫荡”;师团主力则昼伏夜出,经过秘密的铁路运输和徒步行军,三十一日清晨分别抵达朱家嘴、吴达河和周家场附近的出击地。第十三师团二十七日出动,在船舶部队的协助下,于太平口附近南渡长江,在弥陀寺附近集结完毕。第三十九师团二十七日出动,由于不断遇到游击队的袭扰,只好边“扫荡”边前进,在限定日期三十一日的最后时刻,终于推进到指定地域涴市附近。第六十八师团从九江乘船到武昌,换乘火车到达岳州,然后徒步行进,于三十一日抵达监利附近集结。第一一六师团从安庆出发,乘船沿长江逆流而上,抵达汉口后,一部分官兵乘船去岳州,主力则徒步行军三百多公里,经汉川、仙桃、峰口和监利抵达新口附近,然后渡过长江,在杨林子周围集结。其余各支队也分别按照限定时间抵达了攻击出发地。

乙、第九战区以两个师兵力,向岳州以东地区敌之弱点深入攻击。

陬市和桃源失守后,常德城的西南面已经敞开。

余程万师长不断给第六战区代司令长官孙连仲和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发电,诉说常德守军弹药告罄,伤亡惨重,恳请援军务必按照计划在二十六日晚抵达,否则他的第五十七师将难以支撑。孙连仲回电说,常德以北的援军已经过了盘龙桥和潘家河,常德以南的援军二十七日可以抵达城南。

常德废墟上的余烟未尽,一九四四年到来了。

但是,一九四三年九月二十七日,日军大本营还是批准了第十一军发动“常德歼灭战”的请求。原因是第十一军提出的另外一个理由:此次作战可以牵制中国军队主力向缅甸方向投入,以配合南方军。基于盟军与日军在缅甸方向的最后决战已进入一触即发的状态,日军大本营确实担心中国军队会从云南方向大规模地突入缅甸。只是,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的高级参谋们认为,这一理由实在勉强,动用几个师团发动一次攻势作战,并不能遏制中国军队反攻缅甸的企图,能够造成中国军队向缅甸的调动有些迟疑就不错了,何况前提是日军必须能够打到常德以西,并且长期占领该地区,从那里以强大的攻击态势向重庆施加更大的军事压力。——明知道占领常德地区不可能,肯定还是打了就要回来,所谓的“牵制”能有几分效力?——“大本营方面只希望这种牵制能做到使昆明的重庆军可动兵力不至于用到缅甸方面,哪怕是暂时限制一下也好”。如果“连仅有的一次对常德的进攻作战都不答应,那将给部队士气带来极为恶劣的影响,而且又有牵制敌人从缅甸反攻这一正当理由,也就无妨同意了”。

确保新安附近要线,掩护军之右侧背。

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三日,常德失守了。

拼死作战总比就地等死强。

日军第十一军按照原定作战计划,攻占常德后立即撤退,恢复了战前的对峙状态。

而此时的余程万师长,根本无暇顾及常德城失守该由谁负责任,他和他的残余官兵完全陷入了惨烈的混战中。

冯治安的第三十三集团军,负责防御转斗湾至大水岭一线阵地,司令部设在南漳。下辖:刘振三的第五十九军,以暂编第五十三师和第三十八师配备在防御第一线,军司令部设在李塚城;何基沣的第七十七军,以第一七九师和第三十七师配备在防御第一线,军司令部设在南漳以南。第五十九军的第一八〇师和第七十七军的第一三二师为二线部队,集结于安家集、报信坡等地。炮兵团在李家冈整训待命。

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职率领副师长、指挥官、师附、政治部主任、参谋主任等,固守中央银行,各团划分区域,扼守一屋,作最后抵抗,誓死为止。并祝胜利。七十四军万岁,委员长万岁,中华民国万岁。

刚刚返回国内的蒋介石,与常德守军第五十七师联系不上了,但他在常德附近与日军决战的计划仍未改变:

一、第二十九与第十集团军之第一线兵团,应依既设阵地逐次坚强抵抗,予敌以重大打击,尽可能确保安乡,主力退守大鲸口、东港、张家厂、街河市、斯家场、洋溪之线坚强抵抗。

撤退中的日军第十一军停在了澧水一线。

在城东的日军第六十八师团部队和第一一六师团第一〇九联队数次攻城无效,从第四十师团借调来的护田义直的第二三四联队奉命增援。第二三四联队从德山方向靠近常德,渡沅江时受到中国军队的顽强阻击,且中国军队在沿途埋设了大量地雷,道路两边的民房上也有中国军队的狙击手,因此行进缓慢。抵达东门附近后,他们的面前不但有块开阔地,城门附近还有坚固的碉堡,日军反复发动进攻都没有成功。在阻击日军的战斗中,一六九团一营营附董庆霞阵亡,士兵伤亡严重,但阵地依旧在一六九团之手。

一、各部队尽管没有人发怨言,但战力已经显著下降,包括部队护送患者、接受新兵等,减员达百分之十八,急需整顿。

侵华日军第十一军为常德作战开列了若干理由:

十一月二十二日,日军分五路扑向常德外围的德山、牛鼻滩、新民桥、七里桥、黄土山和河袱山,第五十七师的外围阵地开始接敌。

(二)关于柄田支队,根据其到达战场时机,再另行决定。

三日早晨,第一八五师当面日军逼近松滋河,暂编第六师和第九十八师当面日军推进到张家台、公安和甘家厂一线。同时,日军第一一六师团和第六十八师团分别突破了中国守军第一五〇师和第一六二师的阵地,两师被迫先退肖家嘴、哑巴渡一线,再退虎渡东河一线。第一五〇师师长许国璋在虎渡河边观察了日军的动向后,决定搞一次伏击。当日军的一个小队乘坐汽艇渡河探路时,第一五〇师官兵突然开火,日军十一人被当场打死,三十多人负伤仓皇后撤,汽艇连同三挺机枪被中国官兵缴获。在缴获的物品中,还有一张五十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图上明确标示着日军的主攻方向是常德,助攻方向是桃源。这张地图被立即送往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部。

(二)我军捡获敌之文件、日记本与其地图标示,敌有进攻常德企图。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