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狼群2

重返狼群2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3、救狼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3、救狼

草原尽头,偶尔被焰火映红的夜空中布满薄薄的烟云,在流动变化的阴霾中,露着瑟瑟缩缩的星。

我们离开骀嵬若村后,把泽仁送回他的源牧,泽仁的妻子仁增旺姆留我们吃简单的年夜饭,问:“今天你们看见狼了?”

我咬着糌粑点点头:“我们还帮死牛贩子拖牛了,真窝心。可惜还是没有看见格林。”

仁增旺姆边揉糌粑边听我和亦风讲白天发生的事儿,宽慰道:“别着急,慢慢找,只要格林还活着,总会遇见的。哦,对了,你们一直问起的特警部队那只狼听说价已经谈妥,这就要卖给药材贩子了。”

我俩一惊:“什么时候?”

“就这两天了吧。”

狼的糟心事接二连三,我们连年夜饭也咽不下了。

别过泽仁一家,我们开车回县城。

亦风的车在夜幕中越开越慢,终于停在了岔路口,左边是回县城宾馆的方向,右边通向特警部队。亦风趴在方向盘上,问:“去哪儿?”

我叹口气,向右边望去……

车行在路上,夜色中突然响起了带着犬吠腔调的狼嗥声:“花嗷——花花,嗷——花!”

是格林!他发现我们回来了?我内心激震,急忙摇下车窗大喊起来:“格林!我在这儿!嗷——格林!”

亦风也边喊边找,那狼嗥像强力的磁场般把我们吸了过去……

可是,这声音来自特警部队!

哦……原来是那只被拴住的狼发出的呼嗥。两人失望之余又心如刀割。这只狼也是从小和狗一起长大的,以至于“口音”都和格林相似。当他的窝被盗猎者掏毁的时候,他是否也和格林有着同样的悲伤呢?此时,不知是除夕夜的鞭炮声勾起了他被追捕时的恐惧,还是焰火入空的呼啸在群山间的回音酷似狼吟,又或是难以抑制的孤独和对亲族的思念,他大放悲歌。

“花嗷——”他不知道他的亲人在哪儿,是被卖到了异乡还是已经惨遭屠戮,有没有幸存者?还会不会找到他?他努力找回狼的语言,一声声呼唤着:“我在这儿,我在这儿……”孤寂的狼嗥被漆黑的原野吞没,陪伴他的只有裹满冰雪的铁链。凄清的星空下,除了我们,没人在意他。

我们忙于寻找格林的这几天,药材贩子或许已经来过了,或许将他像货物一样查验,讨价还价。他预感到了自己即将来临的厄运。再也等不到下一个春天,他囚困一生的命运就要画上句号,没有同伴,没有亲族,没有自由,有的只是死亡的命运,他为自己唱起了挽歌。

我热血冲头,再也顾不了那么多,抽出匕首,开门下车。

“你要干什么?”

“割断项圈!让他跑!”

“小心藏獒,小心……里面的人……”亦风这话说得很艰难,他是个老实人,从没干过偷狼摸狗的事。我也是个良家女孩儿,从没想过会跟“警察叔叔”作对,可是“良”民生出了“爪”也会变成“狼”。

为了救回狼,我们俩一定都很疯狂。夜晚的藏獒比任何时间都凶猛,而比藏獒更可怕的是里面拿着枪的人。谁要是手持凶器跑到特警部队外面,被当成暴徒挨枪子儿都有可能。

亦风把车停在围墙外的路边接应,我脱下手套,蹑手蹑脚地靠近狼。

黑暗中,那狼似乎早已闻到我们的气息,站在墙边翘首盼望。我掏出两块风干肉,趁着藏獒还没叫出声来,一只藏獒面前扔了一块。我哈口气暖暖冻僵的手,抱住狼身,左手顺着探过来的狼头摸到狼脖子上,两个指头挖起项圈,右手摸黑割下去。刚割了几下,就听旁边铁链声响,两只藏獒早已吞完干肉,咆哮着从两侧扑了上来。狼下意识地左闪,正被左边的藏獒撞个正着,连狼带我摔了一个跟斗,幸而藏獒的铁链都不够长,只能狂吠扑挣,我连忙爬起来,却再也抱不住慌忙闪躲的狼。

特警部队里电筒光晃动,有人吆喝起来:“谁?!站住!”

“快跑!”亦风急喊。

我刚转身就听见砰啪两声枪响,腿一软,跪在地上,顿觉左膝一麻,使不上劲了。我顾不上查看,单腿跳上车,亦风一脚油门。后视镜里,电筒光还在闪,一只藏獒拖着铁链追上了路,人声犬吠被甩远了。我心脏暴跳,裤腿湿漉漉黏糊糊的,用手一摸,血!左膝钻心地痛起来……

“我中枪了!”

亦风脸色惨白,紧握方向盘,一路飙回宾馆。

两人好不容易把气喘匀,亦风哆嗦着手帮我卷起裤腿检查,颤声问:“子弹在不在里面?有没有打碎骨头?赶紧上医院吧……”

大年夜的,哪儿有医院上班?平生第一次遭枪击,两人手足无措。伤口在膝盖头上,我摸摸伤处,好像没异物,弯腿试试,骨头也没事儿,但稍一用力,血就汩汩往外冒,顺着腿肚子淌到地上。亦风看得眼晕,手忙脚乱地打开急救包。

咬牙清洗出伤口,两人都愣住了,这竟然是个寸把长的刀伤!怎么回事?

仔细回想,那两声“枪响”好像是二踢脚,而我慌乱之中跪在了刀刃上?

亦风长吁一口气,蔫坐在地:“这事闹的……”

想起刚才上车就喊“中枪了”,我怪不好意思地哧哧笑起来。

亦风绷着脸:“还笑!刀口再低一点就割断韧带了,万幸你没有被藏獒追上,要不然小命难保。”

一说到藏獒,我更乐了:“哈哈,他四条腿都没追上我一条腿儿的,笨狗!没前途!”亦风常说我是个没心没肺的乐天派,泪点太高,笑点却低得很,要把我揍哭不容易,遇上啥要命的事儿却都能笑得出来。

亦风帮我上药,用棉签一探,骨头露了出来:“这口子剌得大,又在关节上,得缝针。”

“不用。”我撕开几张创可贴,把伤口上下拉拢贴牢,直着腿把绷带抛给亦风,“缠上。”

伤无大碍,丢脸的事儿也笑够了,可是一想到放狼失败,两人的心情又沉重起来。冲动解决不了问题,到底该怎么办?

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宾馆房间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这响动在静得出奇的深夜里特别刺耳惊心。我们吓了一跳,迅速交换眼神,亦风看表,半夜一点多!

“谁?”

“警察!开门!”

我们倒抽一口凉气,心脏狂跳起来,把全身的血都抽上来往脑袋里压,一瞬间脑仁儿都要炸开了!我们的行踪暴露了?!那些人追上门了?他们想干什么?!

“什么事?”

“查房!开门!”

“等一下。”亦风强作镇定,悄声快速地藏起急救包。我一瘸一拐要往厕所躲,亦风连连摆手指指我的床,我赶紧钻进被窝盖住伤腿,悄悄打开手机摄像,以防万一。亦风把他床上的被子也弄乱,吸口气硬着头皮开了门。

进来的三个警察都是生面孔:“证件拿出来!例行检查!”一个警察仔细核对我们的照片登记证件,一个警察把房间查看了一圈,一个警察便开始盘问:“从哪儿来?”

“成都。”

“到这儿来做什么?”

“旅游。”

“冰天雪地大过年的来旅游?”

“是。”

“都去了哪儿?干了什么?”

“草原上到处走走,拍雪景。”

前一个警察把登记完的身份证递给了问话的警察,他接过身份证又对着我们看了一眼:“下面那个越野车是你们的?”

“是。”

“特殊地区,有些地方不该去的就别去。”问话的警察把身份证还给亦风,临出门又转身强调了一句,“记住,不要到处乱跑。”

门关上了,耳听脚步声远,亦风赶紧上锁,两人心里却再也没法踏实。

亦风坐在窗边点燃一支烟:“为什么我们住在这里十多天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今天大半夜来例行检查?就这么个小县城,年三十只有这一家宾馆在营业,要追查两个外地人太容易了,何况我们的车还停在宾馆前面呢。警察最后那句话啥意思……你觉得他们发现我们了吗?”

“不知道啊……”

人一旦紧张起来,便如惊弓之鸟,难道救狼不成,我们反倒被监视了?

冲着警察最后那句话,我们无论如何不敢乱跑了。

清早,我们开车去扎西牧场,刻意用最慢的车速从特警部队门口绕道观望。狼还在,绷着铁链焦躁地走来走去,他就快被做成药材了。据那些人说,趁狼没死的时候把狼舌头挖出来,晒干入药,可以治哮喘。

亦风一面开车,一面向车窗外的狼望了一眼,苦笑着:“我打小就有哮喘,但我不会为了治我的病,要他的命。”

我拍拍亦风的肩:“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想,况且还有不少人是为了治嘴馋。”

我们没敢停车……

一进入扎西牧场,扎西的藏狗们就大叫着冲上来把车包围了。亦风按按喇叭,扎西闻声出来一看:“哈,你们来啦,快快快!里面坐!”抬脚把狗赶开去。

刚下车,扎西就注意到了我的腿:“咋瘸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好不尴尬:“别问了,有酒吗?”

扎西朗声笑道:“有!有!过年嘛,酒肉管够!”

我俩钻进扎西的帐篷一看,帐篷里弄得好喜庆,藏历的新年和春节在同一天,亲戚朋友都要各家各户串门,所以每家的桌上随时都摆满了待客的手把肉、血肠、奶饼等各式各样的藏家美食。

我们席地而坐:“家里人呢?”

“他们都回定居点过年去了,就我在牧场守着牛,你们来了,正好陪我说说话。”扎西拿出青稞酒,摆上三个海碗,“听泽仁说你们来好多天了,天天都在找狼,怎么样,找到格林了吗?”

“没有,不但没找到,发现狼群都少多了。”看着扎西倒酒,我顿时想起格林喝醉的往事,心里又是一酸,“扎西,我们离开的这两年里,你看到过格林吗?”

“看见过,就是我给你们打电话那一次,大概是你们离开草原三个多月的时候。有天早上我开圈放羊,羊死活不出圈,我四处望,就看见一只狼在你投食的地方打滚,还闻你挂在围栏上的旧衣服,一副很陶醉的样子。我觉着眼熟就喊格林,他马上抬头看我,不跑,但也不过来,趴下身子,缩在草丛里瞄我。我老婆在帐篷里听见我叫,也钻出来跟着喊格林,他很激动地站起来,跳前几步,伸着脖子朝她仔细看,看了一会儿像是有点失望,又朝帐篷里打望。我干脆朝他走过去,但是我进他就退,我站住他也站住,继续望帐篷。我走到离他两百多米远的地方,他不再看了,扭头就跑,怎么喊也喊不回来。”

“他头上有‘天眼’吗?”亦风急问。

扎西摇摇头:“隔着两三百米呢,他还鬼鬼祟祟地在草丛里绕来绕去,哪里看得清,我觉得动作和神态很像格林。哦,那时我想起你说再看见他时拍下来,我就赶紧拿手机录了一段视频。你等等。”扎西找出他的旧手机,又翻箱倒柜地找充电器。

我哪里等得及,不歇气地追问扎西:“你看见他吃了投食吗?他往哪儿去了?你能肯定他是格林吗?到底‘像’还是‘是’?”

扎西想了好一会儿:“像……是,只是身形大了点儿,我从前见他那会儿还是个半大小狼呢,那次再看见他就已经是大狼了。从动作看,感觉应该是。你想啊,我的狗一个都没叫,说明多半认识他;再说,围栏上挂人的衣服通常是可以吓唬狼的,那狼不但不避开,反而对你的衣服挺亲近,哪个野狼会这么干;还有,他跑了以后,我过去看了,虽然投食的干肉都没吃,但奶糖一个不剩了,只有糖纸还丢在那儿……”

手机终于开机了,我心跳加速,翻身爬起来看视频,正好跟亦风凑过来的头撞在一起,两人顾不上哼哼,屏住呼吸瞪大眼睛——晃动的视频中,依稀能看见米粒大小的一只狼几次回头后转身跑远。

“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俩拍着桌子叫起来,那身影太熟悉了!化成灰我也认得!

或许对很多人而言狼都长一个样,但是养过狗的人就不难理解这种感觉:哪怕是一大群看似一模一样的狗混在一块儿玩,主人也能一眼分出哪只是自家的“汪”。和狼群朝夕相处就会发现每只狼固有的姿态、眼神、腔调、习惯、动作、气质,甚至抬爪摆尾都各自不同。格林与人相对时透出的亲和感更是野狼所没有的,镜头中的狼不是惊慌逃跑而是怅然离去,留下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自从山梁上最后一别,格林远去的背影便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这段视频是我和格林分别以后第一次看到的他的野外影像。我一遍遍回放,念着他的名字,看得几乎产生了幻觉——幻想格林又回过头向我跑了过来!这坏小子,我多想再抱抱他啊。

“还有吗?他回来过几次?”亦风问。

“就一次。”扎西说,“从那次以后再没见过了。”

看了这段视频,我不但放不下心,反而更担忧起来:“回归狼群三个月后,他为什么落单回来了?是掉队了,饿了,还是被驱逐了?现在又过去两年了,他还活着吗?又回到狼群没有?能不能吃饱?”我猛然记起被死牛贩子拖走的牦牛和狼群的哀嚎,群狼尚且吃不饱,格林一旦落单……我越想越心慌:说不定是他被赶出了狼群,饿得受不了了,跑回来找我们,可是大失所望;说不定他早已饿死在归途中了,搞不好这已经是格林最后的影像了。我越想越惶恐,几乎想立刻上狼山去找他。

扎西笑着摁我坐下:“不要那么悲观,没消息就是好消息啊,别低估了狼的能力!不过你要是这么不放心,我也怪想他的,这样吧,吃饱喝足咱们一块儿上狼山找他去!来,来来!为格林平安干一碗,扎西德勒!”

我心下稍定,赶紧吃肉就酒,积攒体力。平静了一会儿才发现刚才起身用力过猛,膝盖的伤口又撕裂渗血了。扎西见状追问到底怎么回事。亦风边吃边把这些天看到特警卖狼、找领导无门、救狼误伤的经过以及深夜被查房的担忧原原本本告诉了扎西。

扎西盯着我的瘸腿笑岔了气:“原来你就是这么光荣负伤的呀!来吧,吃哪儿补哪儿。”他抓起一根羊小腿塞到我手里,才慢慢止住笑,说:“我跟你说啊,在这个特殊地方,警察查房是常有的事儿,不必那么紧张。你们想救狼,我理解,但方法不对。来了这么多天不找我问问,自己在那儿瞎折腾。特警部队那只狼我知道,他们早些时候从偷猎的人那里没收的。当时偷猎的人已经把一窝狼崽卖得差不多了,就剩那只因腿上带伤没卖掉,被他们缴了回去。收缴了一只活狼,他们也不晓得该咋处理,大草原上又没机构可送,那时候哪怕有个动物救助站也好,可以治好了再野化放生嘛。没辙,特警就把狼当狗养,又怕狼伤人,就一直拴着;狼长大了更让他们头疼,又不好养又不敢放!这几天……估计趁着领导放假,那几个特警就对狼打起了歪主意,救狼变卖狼……哼哼!这帮孙子。”扎西蔑笑着割下一块肉放嘴里嚼,大拇指抹着刀背沉吟了一会儿,掏出手机拨号,用藏语和电话那头“邦客……邦客……”地讲起来。

少时,扎西放下电话,对我们说:“你们放心吧,我已经叫我住在特警部队附近的一个亲戚盯住那只狼了,他们一时半会儿卖不了!至于想救下狼嘛……还是得用正当方法。”扎西摸着络腮胡子,呵呵一笑:“我教你一个招——有困难找政府!部队不能硬闯,你找县长去!要是没上班,你就往家里找!”

“这……这能行吗?”

“不信你试试!违法乱纪的事儿影响不好,政府铁定得管!别拖久了,你俩吃完饭就去。”

“那啥时候去找格林啊?”我两头都惦记。

扎西笑道:“瞧你那瘸腿,咋爬山?再养几天吧。”

饭罢,辞别了扎西,我们依言进城找到了若尔盖一位副县长,她见到我们很高兴:“我读过你的书!”我又意外又感动,赶紧把那只狼的事说了一下。

“部队比我们级别高啊……”县长眉心微蹙,“不过你放心,我一定想想办法,有结果了告诉你。”

担忧了多日的事终于有谱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