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狼群2

重返狼群2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8、一张羊皮引发的“血案”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8、一张羊皮引发的“血案”

四月中旬,雪化了,嫩草尖儿冒出了点儿春天的意思。亦风的胡子楂儿也像杂草一样爬满了下巴,他苦笑着:“邦客跟咱耗上了,这么长时间,光是在狼山下面就投了八只死羊一匹死马一头死牦牛,别的动物都赏脸了,狼愣是一口不动,想请狼吃个饭咋就那么难呢!”

我们买的死牦牛不可能搬动,通常是就地埋伏隐蔽摄像机。缺少食物的寒冷日子里,我们观察到的悄悄去吃死牛的动物还不少,除了兀鹫、狐狸、野狗这些主力军,还发现有兔狲、狗獾、艾虎和一只不认识的挺大的猫科动物。有的动物吃牛肉,有的则是吃牛尸所引来的昆虫。狼,总是拍不到。很多次以后,有的牧民告诉我们,他们看见狼去吃了的。但是狼总是先远距离观察,迎着风闻味道,死牛身上没有人味儿,附近也没装摄像机的时候,狼才会放心去吃。后来我们就不再装摄像机,也和牧民商量好都不去扰动死牛,几天后去现场确认已经被动物吃掉的残骸。只要狼肯去吃就行,能不能拍到他们不重要。

雪融以后,冻死饿死的牛羊渐渐少了。我们转了好几个村子,都没买到死牛羊。

一天早上,扎西扛来一只垂死的公羊,说是前几天顶架,中了“九羊神攻”,怕是活不成了,干脆给他来个痛快了断,宰了炖一锅,尝尝亦风的手艺。

牧民传统的宰羊方法都是用绳子勒住口鼻把羊闷死。这种不放血的羊肉颜色深,肉质粗硬,有股腥臊血味儿,汉人吃不惯。所以扎西趁着羊还有一口气儿,送过来让我们自己宰。我检查了一下,公羊的三条腿都折了,肋骨也有断的。我把宰羊刀交给亦风,自己进屋和扎西生火、烧水、配菜。

我忙活了半天,就等肉下锅了,却听见羊还在屋外叫唤。开门一看,亦风不但没忍心宰羊,反而拿出碘酒绷带,替羊包扎起来。扎西和我哭笑不得,看来手把肉吃不成了。

扎西饿着肚子走了,我也不怪亦风,毕竟他是连鸡都没杀过的人。

好在当天下午,羊主动“去世”了。我剥了羊皮,肉面朝上晾晒在小屋前二十多米远的牛粪堆上。把羊肉炖了一大锅汤,开车带去扎西家里一起吃晚饭。

扎西的牧场离我们大约十多公里,中间得沿着牧道绕过泽仁和老牧民巴尔加的牧场。我们吃完饭返回时天色已晚,这段时间山上已经没雪了,亦风决定把越野车直接开回小屋。

车刚冲过山坡接近小屋,我突然发现车灯照处,牛粪堆上有什么东西在动?!

我定睛一看:“狼!”

亦风猛踩刹车,开亮远光灯!只见一匹大狼正在我们晒的羊皮上打滚,冷不防被车灯吓了一跳,闪身遁入黑暗中。

一切发生得太快,我们措手不及。亦风最先反应过来:“格林回来了!格林……”

一声呼喊引爆了我全部的思念。我跳下车,边喊边冲着狼消失的方向追赶!漆黑的原野中回应我们的只有两声乌鸦叫。我们打着手电到牛粪堆边看,羊皮翻了个面儿。

“你刚才看清楚了吗?”我问。

“肯定是狼,但具体是谁没看清,咱没把他喊回来,那估计是野狼吧。是不是你羊皮没剥干净,他来啃上面的羊油啊?”

“胡说!放着那么多死羊死马,狼都不吃,他稀罕你那张破羊皮!离家这么近,除了格林谁敢来?”

话是这么说,但如此近的距离,如果是格林早该相认了,如果不是格林,他来做什么?自我们重返小屋以来,狼第一次主动靠这么近,无论来狼是不是格林都让人费解。两个月了,我们挖空心思地投食,没招来一只狼,这会儿随手扔个羊皮,狼反倒来了,这狼口味真清淡。可能狼之前打探过多次,按惯例,我们都是将车停在山下,再徒步回屋,狼算准了听到脚步声再撤离也不迟,谁承想这次我们却是开车直冲上来的,他猝不及防被抓个正着。

今晚惊动了狼,可能他再不敢来了,可惜!但这意外遭遇又给了我们信心——狼在暗地里关注我们。

第二天一早,亦风开车去城里拉煤炭。我在门口洗头,正埋着脑袋冲水,忽觉身侧有东西跑过。我喊了声:“炉旺?”

不像,那东西好像比炉旺个儿大。耳听火燕夫妇在围栏上扑打着翅膀越叫越急,我摸到毛巾,擦擦脸上的泡沫,睁眼一瞄,一匹狼叼着羊皮正钻出围栏。我急忙握着湿头发直起腰来正眼望去,看不见了,印象中只记得一个颠倒看的狼屁股。我激动地喊着“格林”追上去,又赶紧停步,心里犯怵。我在特警部队就错认过一次狼,所幸那是“家狼”才没出什么危险,这次说什么也不敢鲁莽“认亲”。

我喊了好一会儿,狼再没回来。失望之余,我后背微微发凉——这匹狼晚上被我们发现了,白天居然还敢顶风作案,也不知道他在我身边潜伏了多久,专等我埋头闭眼的时机摸过来。如果我是一只被他盯上的羊,刚才埋下脖子那会儿不就玩儿完了吗?我抹了一把冷汗,好在这只狼志在羊皮,无意伤人。

火燕飞到房檐上瞭望了好一会儿,报警声逐渐停下来,他们的危机感比人强得多,以后真得重视鸟邻居的提醒。我这才想起炉旺,正经的保安怎么没上班?我一找,发现他在屋里正打呼噜,这倒霉孩子还没鸟管事儿。

“邦客图腾!狼来了!”亦风刚回来,我就雀跃着喊叫。不知何时起,这句话已经成了最振奋人心的喜讯。

我把早上的情形一说,亦风跳脚喊道:“肯定是格林!格林小时候就喜欢把你画室的羊皮拖来垫窝!开春这会儿正是狼下崽儿的时候。他肯定也是垫窝用呢!”

亦风说的也貌似有几分道理!我们又找了一张旧羊皮放在牛粪堆上,在小屋附近装上监控,就等着“疑似格林”再次出现。我们嘱咐泽仁给附近几个可靠的牧场主都打招呼,如果发现有小狼崽的踪迹,千万别惊动他们,记住位置,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我们供奉着羊皮专门等狼,狼又不来了。

为了守狼,我们几天都没吃过像样的东西了。我们早起给扎西打电话,扎西说他家里正在包羊肉包子。

“包包子?”亦风馋了,“放着我来!”

“来吧,等你!”扎西还没挂断电话就在电话那头冲家里人宣布,“都别忙了,大厨要来了。”

我抹了把口水,跟着“大厨”亦风上扎西家蹭饭吃。

扎西的老婆做饭不太在行,牧民包包子通常不会用发面,肉馅儿也只放淡盐,不加蔬菜、不调豆粉,死面皮里包着一坨梆硬的肉球,那包子结实得扔出去可以把狗打晕。亦风是西北人,特别擅长做面食,他教扎西老婆用小苏打把面发过了之后再包,肉馅儿也用鸡蛋、豆粉、姜葱末加酱油调好,用一小勺热油一炝。蒸出的包子绵软油润,馅儿又是最放心的生态羊肉。羊肉包子成了我们在草原上做的一道美味,所以,只要亦风肯动手,扎西一家特别欢迎,就连扎西家的狗都对亦风格外亲近。

不多时,亦风揭开锅盖,满帐篷都是羊肉香:“你尝尝蒸透了没。”

我抓起一个大包子喜滋滋地换手吹着,趁烫咬了一口:“熟了!好吃!”顺手塞了一个在亦风嘴里。扎西也等不及让老婆把包子盛到盘子里,自己先抓了一个解解馋。

我细嚼之下,发现这次的肉质鲜香,没有一点膻味,竟然比以往扎西家的羊肉细滑多了。我掰开面皮看了看肉馅儿,肉色粉嫩,不似往日泛着凝血的浅棕色。我奇道:“这肉跟平时不一样,好像是放过血的呀?”

“是吗?我和馅儿的时候还没注意。”亦风咬了一口慢慢回味。

“你舌头真灵,”扎西老婆笑着把一大盘包子推到我面前,“被邦客咬死的羊自然是放过血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和亦风同时被扎中了兴奋点:“狼来过?什么时候?!”

“邦客没来我这儿,是去了隔壁巴尔加老头儿的牧场。”扎西漫不经心地把一团酥油化在开水里,用包子蘸着酥油水吃,“大前天中午,巴老头正放着羊呢,老远看见羊堆里多了一只别家的羊,他起初懒得管,谁家的羊丢了,羊主人自己会来找,中午太阳烈,他懒得出帐篷。等他吃完午饭,那羊还混在他家的羊群里,他就走过去看。谁知老头刚走到羊群附近,那只羊摇身一变成了一匹大狼,拖着圆滚滚的肚子,不慌不忙地闪了。巴老头当时就看傻了,回过神再去瞧时,自家一头大肥羊躺在地上,朝天的一面儿已经被狼吃得差不多了,死羊身边竟然还掉落了一张羊皮。他捡起羊皮一看是我家的记号,便拎过来问我。”

“哦呀,”扎西老婆笑着接口,“今天包包子的羊腿就是巴老头割下来给我们的。都说狼咬死的羊,肉要好吃一些,没错吧?”

扎西冲他老婆挥挥手,示意不要打断他,扎西不那么关心肉好不好吃,却一心想继续他感兴趣的话题:“邦客宰羊并不稀奇,可老头愣说那狼是穿着羊皮大衣来的,大家伙儿一听就笑了,因为巴老头今年有很多羊都长得奇模怪样,黑头黑脚黑肚子,背上的皮毛却是白的,那些羊本身看起来就像披着羊皮。巴老头是个近视眼,头天抱孙子把眼镜打破了,还没来得及重新配。他那个眼神,三十米外雌雄同体,五十米外人畜不分,老头说羊变成了狼,那不是眼花就是吹牛。大伙儿一笑,老头急得发誓赌咒,没事儿就上我这儿来解释。虽然狼吃羊属于正常损耗,牧民并不在乎,可老牧民极看重声誉,因为一旦戴上吹牛的帽子,往后在村民中说话就没分量了,但这么邪乎的事儿,谁会信……”

“我信!有些事儿你还不知道!”我听扎西叨叨了半天,早就摁不住自己了,“羊皮在哪儿?快给我看看!”我急于印证心里的猜测。

扎西没料到我对这“笑话”反应这么激烈,又看亦风也同样急切,这才收起了笑容,连忙放下包子,把扔在帐篷外的羊皮提了进来。

羊皮已经干硬了,我蹲下身,小心地把羊皮铺展开。羊屁股上棕色的广告颜料的确是扎西家的记号——草原上的牧民家家都放养着牛羊,为了区分,每家都会用不同的广告色在羊身上画一个记号。这张羊皮的肉面三条腿和肋部有瘀黑的血斑,是死前被顶撞的伤痕。翻过毛面对照,亦风给羊包扎伤口时涂抹的棕红碘酒还残留着淡淡药味。这张羊皮果然是我前几天亲手剥下的。我们的小屋离巴老头的牧场有七八公里,狼早上从小屋“借”走羊皮,当天中午便在案发现场宰了羊,作案时间刚好对上。

我让亦风掀开帐篷的门帘,自己托起羊皮迎着阳光看。干枯的羊油上稀疏粘结着一层换季脱落的狼背毛,鎏金的毛根迎着微风得意地摇晃着。

一张羊皮引发的“血案”水落石出。一直以来,我以为“披着羊皮的狼”只是调侃的形容,没料到狼还真这么干!如此看来,以往领教过狼这种伎俩的定然不止一人,才会将“披着羊皮的狼”的典故盛传至今。我曾看过牧民给抱养的小狗崽找“奶妈”时,便是寻一只死了羔子的母羊,把死羊羔的皮剥下来,披裹在狗崽身上,母羊便当狗崽是小羊羔,任他吃奶。这鱼目混珠的招数不知是人学狼还是狼学人。

总之,和狼的滑头比起来,羊是韭菜馅的脑袋勾了芡的心,特别好糊弄。那偷羊皮的狼非但口味不淡,而且心眼儿多得跟筛子似的,人投的食他不放心,非得自己宰羊才踏实。

按说泽仁的牧场也有羊,狼却宁可舍近求远,难道他也知道泽仁眼尖马快人利索,很难做到羊不知,人不觉?哪像巴老头老眼昏花放羊懒散,眼镜一摘等于睁眼瞎,且有那么多怪模怪样的羊做掩护,机不可失!我当日眼看着狼把皮叼走,却想破了脑袋也猜不到那是狼的易容术道具。新鲜羊皮油多黏度大,不难想象狼换上“马甲”躲在羊群里偷着乐的情形。狼不厌诈,独狼更是能把“诈”字玩儿出花来。

亦风把事情的始末给扎西一讲,扎西呆了好半晌:“狼有这么聪明?!”

这还只是大狼的“花样式捕猎”,如果扎西知道小格林几个月的时候就会自己开电视,用遥控器换节目,还跟着电视里的大狼学抓鱼的事儿,扎西非傻了不可。我也不岔开话题,只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别小看他们。”

亦风说怀疑这狼是格林,想知道他有没有天眼。扎西这才回神拿起电话:“我问问老头。”

巴老头沉冤得雪,在电话那头说话硬气了许多。扎西追问他狼的特征,巴老头却说不清,他没戴眼镜,能看清狼影就不错了。

我也不灰心,摘下羊皮上的狼毛集成一束,装进小塑料袋里。自从再回草原寻找格林以来,收集狼毛已经成了我的习惯,凡是能弄到的狼毛我都用小塑料袋分装,注明发现地点和发生的事件,这是目前唯一能握在手中的线索。格林在我们身边的时候,我曾经留有他的狼毫和他小时候被高跟鞋踩断的一截断趾,哪怕我们走出草原的时候仍然找不到格林,只要其中有一撮狼毛的DNA能跟格林对上号,我都能确信他还活着,只是在莽原中与我们擦肩而过。我在纸条上备注“披着羊皮的狼”,小心翼翼地把纸条放进塑料袋,封口。

亦风还在扎西的翻译下仔细询问巴老头:“狼往哪个方向跑的?”

尽管这消息迟到了几天,但我们还是想知道他的行踪——狼是喜欢走老路的。

巴老头说看见狼是往泽仁的牧场撤退的。我们马上给泽仁打电话,想请他多加留意。谁知还没等我们说事儿,泽仁就抢先开口了:“我正想找你们呢,你们前几天让我留意小狼崽,今天早上我放牛的时候,还真发现了一窝小狼,有猫那么大,老远看见我就钻洞了,那狼窝就在我牧场上!”

今天真是惊喜不断,我恨不得立刻从电话里钻过去:“你看见大狼了吗?!”

“大的没看见,小的还在洞里,我盯着那个窝的,你们快来吧!”

我和亦风急忙跳上车,扎西塞了一袋包子给我,叮嘱道:“要是大狼回来,得赶紧撤退,安全第一,邦客护崽玩命得很!”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