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狼群2

重返狼群2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9、平原狼窝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9、平原狼窝

泽仁的长围巾把脑袋裹得像粽子,只露眼睛。他骑着一匹栗色马,手中的套绳牵着另一匹刚套来的黑马,嘚嘚跑近。黑马一路偏着脑袋绷套绳,极不情愿地打着响鼻。泽仁弯眼一笑,向我们挥了挥袍袖,让我们把车停在最近的牧道边上。草原湿地看似平坦,其实遍布沼泽、水洞、暗坑、冻胀丘……车子开不进去。

“狼窝就在那边……骑马过去最安全,不留人味儿。”泽仁所指的是狼山前峰方向。

我用望远镜扫视了一下,没有特别的动静。正午的太阳直直投射在草原上,在这片安静之下的某处就躲藏着几只野生野长的小狼,我们将接近正在养育狼崽的狼窝。不知道这些小狼崽有多大个儿,不知道大狼又在哪里窥视着,窝里会有母狼吗?我咬着嘴唇,一颗心像猫抓。

泽仁把配有马鞍的栗色马让给我,自己用套绳结成简单的缰绳绕在黑马嘴上。亦风见黑马不安分,想帮泽仁一把。他刚走到马身后,黑马飞起后蹄踢向亦风腰眼,亦风惊叫退后,泽仁及时拽住马,险些踢中!

“马屁股后面不能走!会踢死人的!”泽仁吃惊不小,亦风的举动一看就是个生手。

“你不会骑马?”我有点意外,因为一直觉得高大的亦风啥都会。

“……会啊,”亦风嘀咕着,“骑马又不用考驾照。”

亦风牵过栗色马,右脚踩上了马镫子,撑上马背才发现上反了,下马换左脚,缰绳又拧盘儿了。还嘴硬!我抿住笑意,拉过缰绳上了马,帮亦风在我身后坐好。亦风捏着我胳膊的双手就像握着方向盘。我咯咯笑着勒转马头,跟着泽仁向草场深处进发。

不久,在一处大土丘旁,泽仁轻轻勒马,一声不吭地指指土丘,示意就在那儿。我一愣,原以为要走到狼山前峰才会见到狼洞,没想到狼洞竟然在如此平缓的牧场中央,而且这么容易被找到。

泽仁打望四周,预防大狼出现。亦风拍拍我的肩,用手指画了一个圈。于是我轻驭马缰绕着土丘外围查看。

半亩地大的土丘西面有一大片人类野餐后的垃圾,土丘前后分布着三个洞口,每个洞口都有篮球大小,洞内肯定是相通的。洞道幽暗深长,一尺之内便再看不见里面的情况。洞口的沙土上留着爬进爬出的新鲜小爪窝,四周散落着不少啃剩下的牛羊下颌骨和腿骨残骸,灰白色的粪便时有发现。

我们只在马上观望,不靠近洞口,也不碰任何东西。忽然,亦风捏着我胳膊的手一紧,点点耳朵,又指指洞道示意我听。我轻轻勒马,安抚马颈使马噤声,闭目侧耳……

“喀咔……叮……”金属叩碰声。洞里的一窝小狼一定是屏住呼吸,竖着耳朵在听马蹄声,也许其中一只小狼正悄悄往洞道深处缩去,碰到叼进洞里玩的空罐头盒,发出轻微的磕响。也许胆小的狼妹妹往胆大的兄弟身边靠了靠。窸窸窣窣,小爪子抓过洞壁的声音,我恍惚觉得小狼崽不是在洞道里匍匐,而是在我的血管里潜行,慢慢地、悄悄地往心室里拱,爬得我心痒难耐。洞里的那几颗小心脏一定也在“怦怦……怦怦……”地跳,大家都不出声,就这么揣测着,僵持着。洞外的生物提心吊胆,洞里的生物惴惴不安;洞外的假装没发现,洞里的假装不在家;洞外的在猜测母狼在不在,洞里的在琢磨这帮人想干啥。

在引起他们怀疑之前,不宜久留,三人使个眼色:撤!

返回的路上,我心里直犯嘀咕,狼性多疑,选窝更是极为讲究。通常来说,狼会选择视野高远人迹罕至的陡峭山坡,在平原筑窝实属反常,这不符合狼的习性。难道这是狼在搬家途中的一个临时据点?可是狼窝周边的诸多残骸和粪便显示,他们在这个洞穴里起码待了一个星期,临时窝点会停留这么久吗?难道还要等着新房装修?又或是山里出现了危险,不得不迁居牧场……一切的猜测只能靠观察找到答案。

我和亦风辞别了泽仁,回小屋拿隐蔽摄像机,准备在狼窝边布控。

泽仁的源牧在狼山前山的西北面,整体呈长方形,占地五六千亩,纵切过两座山、一条大河和一个河心小岛。泽仁牧场的东北边缘有一条牧道,狼窝的位置大概就在长方形牧场的中央。亦风开车在牧道上行进着,似乎就能遥望狼窝所在的土丘。

亦风停车建议说:“如果我们从牧场的两头往中间走,至少得一个多小时脚程,不如从这里拦腰横切过去,估计半小时就能走到了。”

“这条路我们不熟啊!连狼都知道沿着老路走,我可不愿意乱闯。”我话是这么说,但是上午走得太累,能节约半小时的体力那是极大的诱惑,踅摸来踅摸去,管他呢,草原上有方向就行,狼窝就在前面,车子就停在后面,一目了然的地方还怕走丢不成?脚下就是路。走!

步行了半小时,我就后悔了。草原有句俗语叫“望山跑死马”,这种“看起来很近”的错觉本身就是一个迷魂阵,近在眼前的目的地一旦走起来那就是漫漫长路。我们选择的这个方向,跳过泥地是水洞,绕过水洞是暗河,蹚着冰水渡过暗河,发现我们进入了一片沼泽,两人叫苦不迭。可是路已经走了一大半,回头走也遭罪,似乎这片沼泽不算太宽,沼泽上分布着一个个像梅花桩一样的草垛子,用木棍探探,还算结实。我俩咬咬牙,仗着腿长,这儿蹦那儿蹦,好不容易跳完“梅花桩”。等到脚踏实地,太阳已经很斜了,我们不但没有节约时间,反而多用了两个小时。看来,近路不是随便抄的,泽仁带我们绕行是有道理的,等走到狼窝所在的那片草场,我们才发现到处都是相似的土丘,到底哪个土丘才是狼窝,死活找不着了。

我隐隐不安起来:“今天先撤吧,再找下去连回家的力气都没了。我们没带电筒,天一黑会迷失方向。”

亦风不甘心:“肯定就在附近,再找半个小时,找不到我就听你的。”

话说完还不到十分钟,太阳就被乱山吸了下去。我打了个冷战,不祥的预感迎面袭来,我抓住亦风的手:“狼窝肯定找不到了,快给泽仁打电话,再这样下去,我们会出危险!”

“没事儿,不用怕!只要绕过这片沼泽,过了河,你瞧,有灯就有人!放心吧,有我在,不会迷路!”

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亦风执拗地带着我向极远处的牧民家趋光而行。

暗夜里,脚下的湿地越走越松软滑溜,不一会儿我们的鞋子就沾满了泥巴,足有十几斤重,每走一步都要费好大的劲。

没走多远,我脚下一沉,沼泽!泥浆没过了大腿,以缓慢而不可抗拒的速度一寸一寸地把我往下吸!我慌忙后仰,胳膊肘撑住身后的干地,双手揪紧了干草,稳住身体的重心。

漆黑中,亦风还在奇怪:“你怎么躺下了?”

“快救我!沼泽!”

在草原上多次陷入泥沼的经历告诉我们,越是挣扎陷得越快。亦风双臂环过我腋下,箍紧了,一点点往后拖。我赶紧利用泥浆的润滑,从靴子里褪出脚来,趁着光脚还没被泥吸牢,一条腿一条腿慢慢往上拔,上半身一点一点往干燥的地方爬。抽身中,我的膝盖在泥浆里碰到了一大块硬东西,总算有了落脚点。光脚踩上去,这个又大又硬的东西,有毛……有角……脚下那东西慢慢沉降,我借着这一把力总算挣上岸了。

“里面陷着一头死牦牛,要不是他垫底,我就直接下去了。”我抖个不停。

人拔出来了,鞋子没了。光脚踩在牛羊啃过的草茬子上,像踩钉板一样疼。周围尽是泥沼冒泡的轻响。除此之外,草原上一片死寂,静得可以听见血液在脑袋里流动的声音。那些灯光远若浮星,可望而不可即。气温降至冰点,月黑星暗,沼泽环围,狼窝就在附近……

亦风不敢再逞强,拨通了泽仁的电话——我们迷路了。没有星辰,没有标志物,在漆黑一片的草原上,甚至无法说出确切的位置。

泽仁正好从县城开着奥拓车回他的源牧,接到我们的电话,他干脆把车开到一个小山包上,居高望远,闪着车大灯给我们位置信号。我没带电筒,急中生智,打开照相机的闪光灯,半按快门,三长两短给泽仁闪信号。双方总算确定了方位。

泽仁在电话里指路:“你们不要相信远处那个灯光,那是几十公里以外的人家。也不要朝我的车灯方向走,过不来的,全是泥地。你们先退回干燥的地方,找找附近有没有牛蹄踏出的印记。如果找到了,顺着蹄印向迎风的方向走,这是牦牛回家的路;如果发现有摩托车印就再顺着车印走,这是赶牛人的路线……如果走到沼泽河边,你们就别乱动了,原地等我。”

我和亦风照泽仁指引的路线走着,我每走几步就按一下闪光灯标明行进方向。亦风用手机的光亮照着路。走着走着,他猛地站住:“有东西!”他用手机使劲向前照。

黝黑的夜幕下,一对幽绿光拖着光尾缓缓横移,就在十多米外盯着我们。

狼?!我头皮一紧,怕什么来什么!

“后面还有一只!”亦风和我背抵背,把棍子紧握在手中,身体微颤。

天天盼狼不出现,偏偏在我们落难的时候将我们堵个正着。黑漆漆的沼泽地,又不敢乱跑,真是天不时,地不利,狼不和。入夜遇到护窝的狼,完蛋了!

亦风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突然大吼一声,把手中的棍子颠来倒去舞起来。天啊,就凭他那功夫,不舞倒罢了,一舞起来我更恐惧了,颤声道:“别玩花招,狼真要扑上来,也就两秒钟的事。”眼下只能狼不动我不动,千万不能叫板。

“格……格格……格林?”亦风还抱着一线希望,指望遇到的是熟狼,上演神话里才有的认亲桥段。

绿眼睛没有任何亲切的反应,只是游走着太极圈,像飘忽的鬼火冷冷地围绕着我们。难道是在寻找攻击角度吗?那唆鼻的声音吸走了我残余的体温,被别人当宵夜嗅着真不是什么舒服的感觉。我汗湿的额发被冷风吹起,狠狠抽打在眼角,刺痛。

嘀嘀……车声开近。狼眼一晃,嗖呼一下不见了。

泽仁也不知怎么绕来绕去,他就有这本事摸黑把小奥拓开进湿地来,光明的车灯往我们一照,立刻驱散了我的恐慌,我俩像飞蛾一样不顾一切地向灯光扑去。

“你们太笨了!”泽仁边开车边笑,“下午我就望见你们向狼窝走,怎么绕着绕着就跑偏了呢,我还以为你们要去别的地方。我中午才带你们去的,你们咋不记路呢……”

我俩低头搓着裤子上的泥,傻笑,不好意思说我们抄近道,更不好意思说我们还被狼吓得舞了棍子。

泽仁笑够了才宽慰道:“没关系,我到你们城市里一样找不着方向,就算在小区里都会走迷路,各人适应的环境不同。”

说话间车前的地面出现了泥水的反光,我顿时惊叫起来:“快停车,沼泽!”

“放心吧,”泽仁笑道,“草原我熟,这条暗河就只有这个地方的下面是一块大岩石,陷不下去,上了我的车就别担心了。”

第二天一早,泽仁给我们一人准备了一匹马,重新带我们去狼窝附近。我们悄悄布下了三台隐蔽摄像机,分别对着洞口、小狼玩耍的沙土平台和小狼们可能去寻找玩具的垃圾堆。

回家的路上,我们猜测那披着羊皮的狼是不是就是这窝狼崽的家长。

泽仁推测道:“那匹狼舍近求远,不吃我的羊,可能就是因为他住在我的牧场上,兔子不吃窝边草,老狼不宰窝边羊。就像后山那个老狼洞,牧场主的牛羊放到狼洞门口都没事儿,只要地主不动狼的窝,狼就不碰地主家的羊,好像达成协议似的……”

“后山有一窝狼吗?!”

“我说的是两年前的事,那狼窝早就被掏了。”

我的心像被冰刀割了一下,冷痛。泽仁看我俩都盯着他,知道我们想了解原委,回忆了一下,说:“两年前后山迁来一窝狼,狼崽子出窝的时候都有猫那么大了,大狼出外觅食,狼崽们就在山上自娱自乐,人和狼一直相处太平。后来,盗猎的想去掏狼窝,牧场主觉得狼没害人,不让掏。盗猎的就许了他些好处,又说,别看狼现在不动你的羊,等一窝崽子长大了迟早是个祸害!牧场主被说动了。于是盗猎的把炮仗扔进狼窝,炸得小狼满山跑,晕乎乎的狼崽跑不快,被抓进麻袋装在摩托车上。据说路上有只狼崽啃破麻袋钻了出来,不要命地跳车,顺着山坡滚下去。虽然看着小狼重伤肯定跑不远,但坡地太陡,人不敢追下去。大狼回窝以后不见了狼崽,急得到处嗥、到处找。后来有人看见母狼叼回那只还剩一口气儿的崽子,公狼闻着人味儿一直追到公路边,盯着来往的车子看,见到装了东西的摩托就追,人拿狗棒抡他都抡不走。到现在两年多了,那窝狼的事儿早就被人忘了,但村里人还是偶尔会看见那只公狼去路边守车。村民吼他、赶他,以为他疯了,以为他要伤人,但很少有人知道他为什么来。你那个电视节目播出以后,也有人说公路边的狼是格林,因为他不怕人。反正各种传闻都有。”

“那不是格林。”我叹口气,两年前格林才刚离开我们,还不到一岁,不可能成家育后,但那只狼应该是格林回归时狼群里的狼王。狼王尚且如此落魄,格林的命运更是难测。

“我知道。”泽仁说,“所以我以前也没给你们讲过。我遇到过那个狼好几次,我儿子贡嘎开春的时候还见过他。贡嘎当时是骑着摩托车在牧场上赶牛的时候觉得肚子痛,就把摩托停在草场上,自己到山坡上找地方拉屎,等他拉完走回去,正好看见那只公狼像人一样站着,撑在他的摩托上,闻前闻后。贡嘎用手机拍了照,发到朋友圈。他说这个狼太笨了,被人抓走的小狼崽肯定早就死了,就算还有活着的,也长成大狼了,怎么可能还藏在摩托车上。两年多了还在较劲没必要,再生一窝不就行了……”

“贡嘎没当过爹,他不懂。”我对公狼同病相怜。

在父母心里,每个孩子都是不可替代的,多少丢了娃娃的父母,对孩子的记忆就定格在失去他们的那一天,一看见相同的事物就会触动情肠。这匹狼的孩子丢了两年,他就找了两年,带着对孩子们幼年时的印象。或许,他觉得那些小生命还是蜷缩在某个盗猎者的小箱子里,默默等待救援,只要听到爸爸呼唤,他们就会回应。或许在那匹公狼的心目中,他的孩子们还是只会嗷嗷叫的、需要他吐食去喂养的小家伙。

野外的狼平均只能活八年,狼命两年相当于人的十四年已经过去了,这个狼父亲还要去公路边守着。狼失去孩子的痛苦和人失去孩子的痛苦是一样的,会不会有人告诉他,不要找了,找不到了,就算他的孩子还能侥幸活着,也早已是大狼了。

我同情这个狼爸爸,我们寻找格林的心情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只要看见狼,我们都以为他是格林。我好希望那匹公狼的孩子还真的活着,哪怕只剩一个了,我能帮他找回来,亲口告诉他的孩子,“你的爸爸一直在找你。”我期望有朝一日,他真的能找到他的孩子,也许他长大的孩子站在他面前的时候,这个爸爸已经茫然了,当他们终于凭着熟悉的味道相认以后,会不会抱头痛哭?

又有没有狼能告诉我的格林,“你的妈妈在找你。”“那个照片还能找到吗?”

“呃……如果贡嘎没删掉的话,在他朋友圈里应该还有吧,你回头加他微信看看。”

“那对狼后来报复牧场主没有?”亦风追问。

“这倒没有,毕竟牧场主没有参与掏窝。而且母狼还是找回了一只幼崽,虽然是个残疾娃子,但这窝狼总还有点指望。那小狼娃腿脚有点瘸,慢走的时候不觉得,跑快了就是跛的。哦对了,他还是个聋子,他小时候在我牧场上溜达,我侄儿把脸盆敲得震天响,他听不见,直到看见人骑马过去了,才吓一跳,撒腿就跑。我们都以为这又聋又跛的小狼肯定活不了多久,没想到母狼愣是把他拉扯大了。虽然耳朵不好使,但这家伙鬼精鬼精的,经常单独行动,夏天追不上兔子就逮土狗(旱獭),到了冬天捡些死牛死羊也活得下来。他吃过人的亏,警惕性特别高。下了狐狸药的肉从来骗不过他,只要他闻出人味儿,就撒泡尿做记号,其他狼也不会去吃。”

我越听越诧异:“你怎么对这只狼这么了解?”

泽仁咧嘴一笑:“因为他最容易看到,他跟其他狼不一样,他喜欢白天行动。他耳聋听不到危险,不知道从哪儿招了两只鹰跟着他,一有动静鹰就给他报警,有时他还会吐些肉给鹰,保证鹰跟着他能吃饱。因为鹰晚上是不飞的,所以这只狼也白天出没。”

听说过导盲犬,头一次听说狼还有导聋鹰,我猛然想起:“那匹狼是不是脑袋特别大,脖子特别粗,颈毛长得跟狮子头似的。”

“没错!”

哈,原来是他!狮子头。遇见好几次了,这才知道了他的身世。我不由得记起亦风在动物园说过的话:“只要不死就有希望,没有什么比认命更可怕。”狼就是这样,他们保存实力,却从不软弱服输,既然活着就要活得精彩,只要内心强大就没什么困扰得了他。我突然间也放宽心了,一只聋狼都能活得下来,格林肯定不至于饿死,只要不死,我们总能遇见,想到这里,我心情敞亮起来。

亦风则注意到了泽仁说的另一句话:“狐狸药又是怎么回事?”

“那是盗猎的人搞的名堂,把毒药用蜡皮裹起来,糊上羊油去味,塞在死牛羊的肉里。狐狸、狼、草原狗都有被毒死的。尤其是狐狸,狐狸吃肉细嚼慢啃,容易咬破蜡皮,一旦吃下去必死无疑,因此这种药毒死的狐狸最多,所以叫狐狸药。狼喜欢囫囵吞,运气好蜡皮不破,还能整个拉出来,所以中毒的狼很少。有的狼吃了肉觉得不对劲,马上找点后悔药吃下去就没事了。”

“后悔药?真有这种东西吗?”我太稀罕这东西了,这可是人类向往的十大神药之首啊!

“有啊,”泽仁四处看看,指着一丛其貌不扬的草,“那个就是。”

我翻身下马就去采了几株。这狼的后悔药草茎柔韧,不太容易掐断,极细的绒毛将细长的叶片边缘勾勒出若有若无的银色光辉,断口处渗出的草汁有一股让人闻之难舍的清香味。叶片飘逸,十足的仙草范儿。

“人能吃吗?”

“能!”

“管用吗?”

“管用!”

感谢上帝,我这辈子有好多后悔的事呢!我念叨着最近的一件,把后悔药嚼了下去……

仙草的口感像金针菇,纤维绵长挂牙嚼不断……我刚咽了一丝到喉咙口就发觉大事不妙了,那草汁比胆汁还苦,霸道地揪住舌根,而那些柔韧滑腻的茎叶悬挂在喉头与舌面之间,吐不出咽不下,仿佛为苦汁打开了一条通路!苦,长驱直入向胃里冲锋。眨眼间,我眼泪鼻涕全涌了下来,趴在草垛子上搜肠刮肚……隔夜饭留不住了!我恨不得把那条苦透的舌头都拔出来扔了!

我还以为什么灵丹妙药能起死回生呢,狼不就是使个苦肉计强制洗胃嘛。不过在盗猎者防不胜防的草原饭桌上,这“后悔药”确实是狼餐后漱口居家旅行的必备良药!

倒完了一肚子苦水,我苍白着脸爬回马背上。亦风和泽仁笑得牵不住马,亦风觍着脸幸灾乐祸:“后悔药好吃不,管用不?”

我会让他后悔的!

临分别时,泽仁把他的马留下来给我们用,据说这马已经十六岁了,泽仁给他系上脚绊:“他老实得很,平时不用管他,任他到处吃草就行。老马识途,你们就不用担心再迷路了。”

隐蔽摄像机的电池正常情况下能坚持拍摄三到七天,可是刚到第二天我就耐不住性子了,毕竟是第一次在野狼窝边布控,很惦记,摄像机会不会被牛羊踩到了?会不会被狼发现了?会不会没电了?亦风被我唠叨得受不了,就给我找了个活儿,在小屋外的半山坡上架起了大炮筒长焦镜头,让我学习调焦、拍摄,同时观察草场的动静,而他自己则练习骑马去了。

草原上再长的焦距都嫌短。大炮筒算是搜狼的神器了,几千米外泽仁院子里的狗打哈欠都能看见,但它锁定的目标范围很小,对焦不易,要扫视完整个草场至少花半天时间。

第一天,我就在镜头中发现了奇迹——草场上卧着一头大象,我咋咋呼呼地拽来亦风,调清画面一看,那是个沙土堆,土堆的形状确实像一头大象,而且有鼻子有眼的。

“你看清楚再喊我,高原上哪来的大象,动动脑子。”亦风说。

第二天,我又在镜头前张大了嘴巴:“这回是……鳄、鳄鱼,你看不看?”

“逗比。”亦风不理我。

“真、真的,他还在动,脚在爬。”

“啊?”

经再次验明正身,我眼中的“鳄鱼”实则是半包围在旱獭洞口沙土台边的一圈岩石堆,岩石堆在夕阳的投影下,呈现出粗头弯尾的形状,而“鳄鱼”的脚则是两只从洞里探头出来的旱獭,他们边放哨边拱来拱去地吃草,让我觉得那只鳄鱼正在爬。

“你怎么净看见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亦风把“鳄鱼”“大象”当作笑料拍下留念,不过就连他也不得不承认,这确实太像了。

那几天,老天爷就好像是有意作弄我似的,我经常会在镜头里瞄见奇形怪状的东西,亦风觉得我再看下去,脑子会被烧坏的。在亦风对我的眼光彻底失去信心之前,第四天早上还真让我套住一只狼了。

当时那狼正缩着身子在草丛中埋伏着。我原本不可能发现他,我只是在望远镜里看见泽仁的儿子贡嘎把羊群赶出来了,便想看看小羊倌儿放羊的样子,回头给泽仁嘚瑟一下我的“千里眼”。贡嘎是带着新婚媳妇出来的,两人并肩牵着马,采花簪鬓,好一对甜蜜的草原情侣。我没好意思再看,移开镜头时无意中就套住了一对尖耳朵。

好家伙,这狼盯着贡嘎夫妇,一动不动,比我瞄得专注多了,恋爱中的羊倌散步走远,羊群倒是离狼越来越近了。狼埋低了头匍匐前进,羊群还没发现他。贡嘎用毡帽把脸一盖,在暖阳下打起盹儿来。新媳妇趴在草地上,貌似在玩手机,一旁吃草的马正好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是狼,你终于看对眼了。”亦风手动调焦。

“他好像盯上泽仁家的羊了,要不要告诉泽仁一声?”我虽然这样说,但心里却是不愿意干扰狼狩猎的,一边是朋友家的羊,一边是饥肠辘辘的狼,牧民和狼世世代代就是争夺口粮的关系。

亦风明白我的纠结:“给狼机会,泽仁那边我跟他说,买他一群羊,狼吃了算我们的。”

羊群还在吃草,狼已经锁定了羊群边缘落单的一只半大羊。狼收拢后腿,耸起肩胛,头颈低低地向前探出,后背像弓弦一样绷紧,他把身体各个部位调整成富有弹性的弧状,把活动的声息减到最小。

“小心狗棒啊……”我替狼捏了一把汗。

“狗棒”,顾名思义,原本是因为藏区野狗凶猛,牧民用来打狗防身的。自从枪支和刀具被管控以后,狗棒便成了主流杀伤性武器,草原上几乎每个牧民男子都有狗棒,这是杀狼打狗的利器。前几天,贡嘎才给我炫耀了他的狗棒。那是根一尺左右长,一头粗、一头细的四棱形生铁棒,乍一看像烧红以后拉长搓细的秤砣。狗棒粗的一头直径五厘米左右,端头曲线形向外凸出四个锐利棱角;狗棒细的一头直径一厘米左右,开了一个穿孔,拴着一条四五米长的皮绳。这皮绳也有讲究,一定要取自牛脖子的最有韧劲儿的皮,细细编结起来做成牛皮绳。牛皮绳柔软轻巧,可以卷成一小团和狗棒一起塞进怀里;牛皮绳坚韧,即使被狗叼住撕咬也不容易断裂。牧民只要攥住牛皮绳,把狗棒像流星锤一样抡甩,一家伙下去,连牦牛的脑浆子都能砸出来。

我一想起狗棒的杀伤力就直冒寒意,现在这匹狼就在贡嘎眼皮子底下掏羊,一旦被发现……死定了!我和亦风大气不敢喘,仿佛也跟狼一样在伏猎。

落单羊靠狼更近了……

突然,狼激射而出,叼住羊脖子,一甩头,把羊扑倒在草坑里。狼压在羊身上不动,草丛上只见一只羊蹄踢蹬了几次,便软了下去。旁边的羊疑惑地望了望,低头继续吃草,丝毫没察觉少了一个同伴。羊不再挣扎了,狼迅速剖开羊腹,掏弃肠肚,把只剩净肉的羊甩于后背,扭头而行。这时才有其他羊发现了狼,但羊们跑了两步也就不慌了,因为他们看见狼已经有了食物。

这狼身手够利索的,我心中暗赞。狼叼着羊跑了一段距离,翻过一道围栏,放下羊喘口气,回头瞅。羊倌翻了个身,还在做梦。狼塌下后腰小便——哦,是母狼啊,那就不是格林了。我心里想着,她埋伏了半天,这泡尿一定憋坏了。我轻移镜头继续锁定狼,看她往哪儿去。正看到节骨眼儿上,镜头一黑,近处的牛粪堆挡住了视线,关键时候掉链子!我急忙把望远镜架到更高处,再搜时,找不到了。但我仍然激动,因为母狼叼这么大一只羊回去肯定是喂小狼崽,狼窝前的摄像机绝对能拍到母狼回窝喂小狼的画面!

转天一早,谁也摁不住我了,取摄像机!亦风架着望远镜在山坡上放哨指路,我把对讲机的耳麦塞好,根据亦风的指引跳过沼泽朝狼窝直线行进。

“附近没看见狼,大胆去你的吧,我殿后。”

我总觉得亦风的话有点坑,不过现在没工夫拌嘴。越靠近狼窝,我的神经绷得越紧,东张西望走着贼步。

“没狼,放心,我看好你哦。”亦风又在耳机里给我输镇定剂。

我深吸一口气,已经能看见土丘隆起处的一号摄像机了,这个机位正对着小狼玩耍的垃圾堆。前几天布控时,由于草原上没有可安装摄像机的树木或支点,我们带去一根手腕儿粗细的木棍深深压入冻土,只露出半米高的桩头,用来固定摄像机。而现在那根木棍却折断了,摄像机挂在上面摇摇欲坠,木棍下面的冻土被摇磨出锥形的深洞。一号机位被破坏了,我心一沉转而又一喜,多半是狼干的,那这个机器说不定拍到了狼的特写,如果狼啃咬过镜头,没准儿连蛀牙都拍清楚了!我轻手轻脚踮到土丘边,伸脖子一望,还好,另外两个贴地隐藏的摄像机都还在,似乎狼没有破坏那两个机器。我心里更踏实了,三个机位总有一个拍到狼!

我悄悄靠近狼窝,急速取回摄像机里的储存卡,换上新电池和卡,重新摆好机位。闪人!

我一回到小屋首先导出一号机位的拍摄数据,从五天前我们布控到今天收回摄像机,狼窝边都发生过些什么事呢?两人紧盯电脑,最好奇狼是怎么拆机器的。要知道那根木棍子是桃木的,比铁棍都坚硬,我曾经想把它修短做拐杖,刀劈斧砍都削不动,这次竟然被硬生生折断,而且他摇晃木棍能把坚实的冻土旋出一个大洞,什么狼这么神威?

绿色的拷贝时间线刚刚走完,我们赶紧打开视频,等着狼啃摄像机的画面出现。

镜头在晃……长毛?板牙?大鼻孔?牛!一大群牦牛在镜头前晃来晃去,又磨角又蹭痒。草原上没有树,没有大石头,这么结实一个桩头定海神针一样杵在那里真是个“惠牛工程”,牦牛们尽情磨皮擦痒,巴不得把长毛里四世同堂的虱子都蹭掉。折腾到傍晚,咔嚓,棍子终于断了。苦命的摄像机不停地拍摄牛头牛腰牛后,电也耗干了。我们寄予最大希望的一号机位除了痒痒牛啥也没拍到。

“靠!cow……?”分不清亦风是在骂人还是骂牛。

若不是我取摄像机的时候看过狼洞安然无恙,现在看到牛群肆虐,还真得担心狼窝会不会被踩蹋。

“别急,还有两个机器呢。”我给亦风打气儿,接着导出二号机位的数据,这台摄像机是对着狼洞洞口的。

打开视频,两人傻眼了,画面一片模糊!由于摄像机贴近地面安装,湿地的水汽蒸腾潜入机器,镜头全被蒙上了水雾。在光秃秃的草原上要装个摄像机真难,高了被牛蹭,低了被水浸。

三号也是低机位,情况也差不多:头两天的视频也是昏花难辨,到第三天中午,太阳特别烈,竟然把镜头的水雾烘干了,画面逐渐清晰起来。我正在庆幸,却看见狼窝前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一只大狐狸。狐狸在狼窝附近转悠着,嗅着地面走走停停。糟糕!狐狸似乎发现了小狼的气息,耸着鼻子探查洞口。我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母狼在不在窝里,这狐狸一旦钻洞,狼崽们将大难临头。

狐狸的动作警惕而顾忌,歪着头用大耳朵听,守在洞口四处张望。我和亦风死盯着镜头,急切地盼着大狼快点回来保家护子。然而,大狼没出现,狐狸的头却再次伸向了洞口。我急得滑动鼠标,很不得用鼠标把狐狸拖进回收站。

“吆——”狐狸冲洞口叫了一声。没等我回过神,洞里“嗖”地冒出一团金黄的东西,大耳朵、小尖嘴!机灵眼睛,细长腿儿!

“小狐狸?!”我和亦风惊喜得叫了起来,“哟,两只、三只!四只!!哎呀,这居然是个狐狸窝!”是了是了,狐狸才喜欢在平原筑巢,垃圾堆附近老鼠多,正是狐狸钟爱的食物,我早咋没想到呢。

两人凝固的神经顿时被小狐狸萌化了。这些小家伙在土丘上嬉戏打闹,缠着狐狸妈妈要吃的!有一只小狐狸发现了藏在垃圾堆里的摄像机,吧嗒着小眼儿瞅瞅嗅嗅,还有一只小狐狸可能憋屈得太久了,一出洞就撒着欢儿往远处跑,狐狸妈妈急忙追撵过去,把这小淘气押送回家。

四只小狐狸约莫两个月大,两雌两雄。一身橘红的绒毛,唯独尾巴尖是白色的,他们还没长出蓬松的大尾巴,远远看去和小狼崽差不多,难怪泽仁会看错。我们一心寻狼,尽管对这“狼窝”选址起过疑心,可是我们看见洞前的残骨粪便却没往深里想——狐狸粪也是灰白色的。现在回想起来,困在沼泽地那天晚上,把我们吓丢魂的那两双绿眼睛大概也是狐狸吧。

虽然这次找到的不是狼窝,但发现一窝狐狸也是意外收获。狐狸在草原生物链中是仅次于狼的掠食者,既然狼的线索暂时断在狐狸窝前了,我们自然而然地留意起了这窝狐狸。

小萌狐们一天天长大。我们跟踪记录了这一家子的生活。

白天,小狐狸们都躲在洞里,狐狸妈妈凌晨四五点就外出觅食。她先啃吃一点腐肉为即将开始的辛劳积攒能量。到太阳出来,啮齿动物开始活动,她便满草场搜捕鼠兔。露水沾湿了她的皮毛,显得凌乱芜杂,她身形瘦削,不知是曾经受过伤还是有点皮肤病,她的右侧肋部有巴掌大的一块秃斑,“狐媚”这个词并不适合她。

这是个能干的妈妈,每抓到一只草原鼠或者鼠兔,便把猎物咬死就地藏起来,再去寻找下一只,攒够四五只以后,她原路返回,逐一把前面藏的猎物都叼起来,塞了满嘴的食物回窝。每次回家,狐狸妈妈都要反复确定周围安全,才呼唤孩儿们出来放风。新鲜鼠兔是小家伙们最爱吃的,四个小家伙你争我夺,最健壮的小狐狸能抢到最肥美的鼠兔。两月龄的小狐狸食量不大,玩心大,吃上几口就开始嬉戏起来,看来狐狸妈妈从未让他们挨过饿。即使孩儿们有剩食,狐狸妈妈也舍不得自己吃,她用鼻子把食物拱到最瘦小的狐妹妹面前,仿佛鼓励妹妹:宝贝,多吃一点才能像哥哥姐姐一样壮哦。

填饱肚子的小狐狸们喜欢叼来垃圾堆里的空罐头盒抢着玩,就像人类的小孩玩皮球一样。他们会追扑兄弟姐妹的白尾巴尖,练习伏击猎物。摔跤和追逐是他们常玩的游戏,在这种点到为止的较量中,狐姐和狐哥成了“孩子王”。狐狸妈妈坐在土丘高处放哨,时不时低头看看她可爱的孩子们,目光分外温柔。

虽然我们的摄像机架设得很明显,但是狐狸妈妈适应了一段时间后,并不介意这怪东西立在家门口,小狐狸们对摄像机就更不设防了,时常用尾巴轻柔地扫过画面,滴溜着大眼睛杵在镜头前照来照去,自拍似的留下一张张锥子脸。每当这时,亦风总会疼爱地笑骂道:“这些小狐狸精。”

最让小狐狸们眼馋的就是隔壁土丘的旱獭。每当旱獭露头,小狐狸们便跃跃欲试,不过白天狐狸妈妈不许他们离开家。小狐狸们玩半小时左右就累了,等宝贝们进洞睡觉,狐狸妈妈继续外出觅食。她每天奔波于牧场和窝之间,很少有休息的时候。

夜晚是生存训练的时间,狐狸妈妈会带着孩子们到附近的旱獭洞一试身手。狐哥敢大着胆子往旱獭洞里钻,但狐小妹畏惧旱獭的尖牙利爪,刚钻进半个身子,一听见旱獭威胁的叫声就忙不迭地缩出洞来。

我每天一早喂完炉旺,便架着长焦扫视草原,希望能像上次一样发现一匹狼,但那样好的运气再没有降临。

四月进入了下旬,草发芽了,小黄花开了,旱獭兔子越来越多了,狼却仿佛从草原上消失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