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狼群2

重返狼群2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15、大山的精灵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15、大山的精灵

五月十七日,风沙,滚滚阴云。

从昨天发现鹤蛋被盗、狐狸被害,我和亦风的情绪一直很抑郁。

我调出狐狸窝以往的视频看了几段,储存卡里还记录着狐狸妈妈带小狐狸们玩的镜头,画面依然鲜活,里面的生命却不存在了。看着狐狸妈妈温和幸福的脸,我脑子里定格的却是她死不瞑目的眼睛;看着小狐狸无忧无虑的萌态,我眼前闪现的却是他在套索上挣扎的画面和乌鸦啄出他眼珠的情形,越看越想,越想越心如刀绞。我眼一闭,猛然扣下笔记本,把脸埋入臂弯,低声啜泣。

“难受就别再看了。”亦风坐在窗边,头靠着墙壁,呆呆地含着一支烟,没点火,手指把打火机麻木地颠来倒去,过滤嘴在唇齿间被咬得扁扁的,他幽幽地说,“幸好泽仁家那窝狐狸还在,昨天我问过泽仁,他说那些狐狸到他牧场只抓老鼠,不叼羊羔,就是死羔子也不沾一下,很守规矩,人不动她的崽,她不碰人的羊。”

我缓缓抬头,心弦微颤,总算明白经验老到的母狐狸为什么选择和牧民做邻居了。这家的狐狸妈妈是看清了形势的,对育子期间的她而言最大的威胁莫过于盗猎者,只有善良的牧民能庇护他们全家。动物分得清善恶,这是一份以生命相托付的信赖。唉,如果后山那些狼也能如此信赖我们该有多好。

我擦干泪水转移视线,漫无目的地盯着斑驳的墙角、呼呼漏风的顶棚、将熄未熄的炉火……就这样看了一个下午,连墙上拍扁的蚊子都被我数了个遍。几天来,我心里总有一种不安在蠢蠢欲动,却又说不出那到底是什么。

亦风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僵麻的四肢,重新架燃了火炉,摸摸水壶,尚有余温:“泡碗面吧,你也吃点?”

我摇摇头。

“一天没吃东西怎么行,”亦风握了握我的手,“好冰啊,我给你灌个暖水瓶吧,今天降温了。”他打开碗柜,找了个饮料瓶子,灌热水。

看着亦风手里的瓶子,我游离的思绪逐渐聚拢,埋藏在心中的那颗不安的种子似乎突然之间得到了养料,疯狂地生长起来,转眼间用长满利刺的藤蔓将我的心紧紧缠绕。

“瓶子,矿泉水瓶子……狼窝,我在狼窝前看见了矿泉水瓶子!有人去过狼窝,狼窝被掏了!糟糕,我得去看看!”我惊跳起来。

亦风被我吓得一哆嗦,水全洒了,他一把抓住我:“天都要黑了,你上哪儿去?!”

“去狼窝,放开我!”我一个劲儿往外挣。

亦风揪住我脖领子吼道:“冷静点!风沙这么大,你什么都看不见!我们从来没晚上去过狼山!遇到狼群怎么办!不要命啦!再说,狼窝如果被掏,你现在去还有用吗!”

他把我拽回来往椅子上一推:“老实待着!明早我们一起去。”他擦着一袖子的水渍,捡起打翻的瓶子嘟囔道:“幸亏不烫,可惜水了。”

我松着领子干咳,脖子被勒得火辣辣的。

睁眼到大半夜,我只能躺在床上干踢脚。

亦风扔了个空烟盒过来,打在我脑袋上,问:“睡着了吗?”

“睡不着!”

“我想到一个问题,狼窝应该没事儿。如果狼窝已经被掏了,那三只狼还放什么哨,还费劲把我引开干啥?你不是也看见跑进洞的新鲜小爪印了吗?”

对啊!我一时间急晕了头,竟忘了这层。那么狼窝现在到底什么情况呢?矿泉水瓶又是谁留下的呢?既然被人扰动过,生性多疑的狼又为什么不挪窝呢?

五月十八日凌晨,狼山。

还好,今天上狼山时没有遇见狼,但这个“没有遇见”仅仅意味着我们没看见他们,他们是不是早就在暗处盯上我们了呢?难说!

亦风躲在隐蔽帐篷里,用望远镜不断扫描着狼山。我盘腿缩在帐篷角落,尽量给他让出更多地方。我从侧窗里反复观察狼窝,没有十足把握,我们不敢轻易上前探窝。在狼山上遇见狼咱不怕,但在狼窝跟前遇见狼就是两码事了。上次可是有三匹狼在巡山放哨啊,我还清楚记得那道刺鼻的气味墙。万一放哨的狼群杀回来把我们堵在家门口,正好训练小狼捕捉活食。

时近正午,阳光如同激光,四十多度的气温穿透帐壁,闷热不散。

我们不停地喝水降温,我心想如果热死,尸体也会很快馊掉吧。帐篷的纱窗挡不住溜进来的蚊子。我们不敢洒花露水,怕狼闻见;不敢拍蚊子,怕狼听见。

亦风声音轻如蚊鸣:“咱们观察半天了,一只狼都没有,小狼也没出洞,这么热的天,他们不可能滴水不进啊……除非洞里已经没狼了。”

我接过望远镜,更加忐忑,想起狐狸一家的遭遇,不祥的感觉一浪接一浪:“为什么看不到咱们装的摄像机呢……”我咬紧嘴唇,把剩下的半句“不会被人拿走了吧”咽回肚子里去,亦风常说我是乌鸦嘴,我可不想在这个时候“乌鸦”。

又看了一会儿,我再也耐不住:“你在这儿给我放哨,我下去看看。”

我钻出帐篷,伏低身子,像猫一样爬下山坡。穿过气味墙的时候我还耸了耸鼻子,味道远没那天那么浓烈了。

我悄悄接近高危地带,风吹草动都会惊得我身子一缩。

其实草原上的洞挺多的,兔洞、獭子洞、狐狸洞、穴枭洞……但这些洞都不会让人产生恐惧感,只有当你知道洞的主人是狼,才会心生寒意。隐藏在灌木丛后的狼洞很安静,静得让人心里发毛,仿佛随时可能蹿出什么东西,把你拖进洞去。山风旋过洞口,呜呜低吟,好像一个沉睡中的猛兽散发出的生人勿近的气息。

这时,洞口处突然传来几声“嘎嘣!嘎嘣!”的声音,我寒毛顿时立了起来,咽了口唾沫,抬头望向山头上的“哨兵”。

亦风把帐篷平缓地摇了三下,暗号“没事儿”。

我胆大了些,猫着腰缩到狼洞灌木丛前,伸脖子一看,坏了,绑在洞口灌木丛上的一号摄像机真的不见了!我心里一惊,“嗖”地站起来,再看,狼洞下方的二号摄像机也失踪了,连固定机器的短木桩都没了,地上只剩一个窟窿。我脑袋“嗡”的一声!摄像机果然被盗了!

我急忙奔向洞口,趴下一看,洞口斜坡和沙土平台被昨天的大风刮出沙滩般的纹路,上面再没有留下任何狼爪印,我心里一阵慌乱,先前的畏惧心情一扫而空,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我对着洞道,“呜、呜、呜……”用母狼寻子的声音叫唤。

回应我的只有那个让我提心吊胆的矿泉水瓶,扁扁的矿泉水瓶夹在灌木丛缝隙里轻晃,随着风声敲出“嘎嘣嘎嘣”的空响,敲得我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

我打开对讲机,带着哭腔:“亦风,狼窝真的被掏了!摄像机也丢了……你快来啊。”

我揉揉太阳穴,拽出内衣领子擦了把眼睛,让自己清醒一点,我得知道这次又是谁干的。

我低着头仔细搜查沙土地,逐一检查每个狼洞出口,希望能找到盗猎者留下的蛛丝马迹。但昨天一场风沙过后,哪里还有足迹留存。

“喂!我找到这个。”亦风从水源地通道跑来,手里扬着一个隐蔽摄像机,“这个摄像机还在!”

我接过摄像机,咬牙切齿,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来过。

两人的脑袋凑到一块儿,就着摄像机的小液晶屏回放。摄像机记录了几天前我们安装机器的过程,记录了刚才亦风取下摄像机的过程,但中间几天却没有任何记录。

我失望道:“盗猎的根本没有去水源边,如果去了那儿,这个机器也早拿了。”

“这个机器离洞远,在草丛中又不显眼,可能盗猎的没发现它。”亦风说,“再找找周围!”

两人又分头搜寻……

我找到了固定二号机器的短木桩,它被丢弃在狼洞北侧的一处灌木丛边,木桩上还挂着几缕黑色尼龙织带的破丝,这尼龙织带原本是绑摄像机用的,很结实。我当时捆的死结特别紧,估计对方解不开,是硬生生把绳子割磨断的。

“一帮笨贼!”我皱着眉头回到狼洞前。亦风冲我两手一摊,他也一无所获。我蹲在洞口,心乱如麻。

“这洞没有挖掘痕迹,也没有烟熏火烧的痕迹,盗猎的怎么掏的?炸窝?”

我顿时想起前山废弃狼洞里的爆竹纸渣,心里一紧:“手机给我。”

我干脆把头伸进洞去,避开洞外的强光,借着手机的照亮往洞道深处探看。

“风啊,里面有东西……”

“什么东西?活的死的?”

“看不清,死的……”

“啊?!”

“不,物件,死物件。”

我照着亮,亦风找了个支围栏的长铁杆,探进洞去,把那东西慢慢往外钩,刚钩到一半儿,两人喜出望外——是摄像机!我们丢失的两部摄像机都在洞里。

“这帮土贼竟然把它给扔这儿了!”

隐蔽摄像机是个其貌不扬的墨绿色塑料盒子,一点不像值钱的玩意儿。会不会是盗猎者琢磨一番搞不懂,掏完狼窝顺手就扔洞里去了?不管怎样,只要他们动过机器就肯定拍到了他们的样子。这帮盗猎者一直以来神出鬼没,今天总算留下证据了!

我拿起一号机器回放记录,两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然而,狼洞口灌木丛上的一号机位竟然压根儿就没开机,该死!

“是我的错!”亦风一砸拳头,“当时太慌,忘了开机,三匹狼跟着我啊……”

“没事,还有一个。山神保佑!”我把最后一个机器祈祷着在额头一贴,擦掉屏幕的沙土……

可惜!它干脆开不了机!亦风拿着机器又晃又敲,里面的零件叮当作响,机器已经损坏!我的心沉到了肋骨的最后一根。白忙活那么久,三部摄像机却连盗猎者的影子都没拍到。

我颓丧地捡起矿泉水瓶,最后看了一眼狼洞:“回家吧……”

静夜,五瓦的节能灯爱亮不亮地悬在小屋的顶棚上,电流穿过逆变器发出吱吱的微响。

亦风坐在火炉边啃着压缩饼干,揉捏酸胀的腿肚子。饿了一天的炉旺眼巴巴地盯着亦风的嘴。我扔了块风干肉给炉旺,头也不抬地倒弄今天收回来的摄像机,我把电池充电,取出所有的储存卡照例准备格式化。

我喝了一口茶,咦?坏掉的摄像机储存卡里还有数据,难道在它损毁之前还拍下了盗猎者的影像?我放下茶杯,点开文件夹……

才看了几秒钟,我的眼睛就大了,我猛拍着桌子惊叫:“快来看啊!小狼啊!野狼崽啊!”

亦风赤脚冲到电脑前,做梦似的盯着屏幕:“这是我们拍到的吗?这是真的吗?”他使劲挤了挤眼睛再看,千真万确!这是我们第一次在狼山上看到了野生的小狼崽。

“太好了!太棒了!”两个人激动地抱在一起,使劲拍着对方的背,比中了头奖还要幸福。屋檐下的鸟全被惊醒了。

亦风叫嚷着:“快倒回去,从头看!”他一秒也不愿意错过。

这是安装在狼洞下方的摄像机,以仰视的角度对着狼洞口的沙土平台。一只小狼正从平台上冒出头来,一双小眼鬼精鬼精的,伸着脖子向摄像机张望。他溜到灌木丛后面,露出半边脸朝这边看。显然这小家伙一出洞就注意到家附近多了点东西。

“快看,他嘴里叼着个烟斗!福尔摩斯啊。”亦风指着小狼的嘴。

那其实是一小截羊肋骨连着一点胸椎,弯弯地从小狼嘴角探出来,乍一看确实像烟斗似的。再配上他那多疑分析的表情,把亦风逗笑了:“太酷了,我要叫他‘福仔’!”

我抿嘴一笑:“万一人家是个小母狼呢。”

“不对!就是小子!”亦风一敲定格键,指着“福仔”的小肚子,“不信你放大瞧,北京区号!”

“表脸!”我啐道。挥手打开亦风的猴爪子,继续播放。

福仔身后还躲着一只小狼,怯生生地歪着脑袋看镜头。接着,又是一只小狼钻出洞来,只瞄了一眼摄像机,就伸爪子去钩福仔的尾巴,几个小家伙便嬉闹了起来。这些小狼有一个多月大了,小耳朵已经立起来了,毛色比格林小时候浅一些,样子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小狼们玩着玩着就追下了平台,在摄像机前几米处嬉戏,这下看得更清楚了。福仔果然是个小男孩,脑袋大腿脚粗,在打闹中最占优势。而老躲他身后的是个狼妹妹,脸庞略微秀气些,前腿上有一小撮黑色的飞毛,一有风吹草动跑得贼快,我顺口就叫她“飞毛腿”。最淘气贪玩的那只小公狼看起来比福仔还要壮实一些,他左后腰有一块深灰色的毛,小棍儿似的尾巴上半截黄,下半截黑,我们叫他“双截棍”,双截棍应该算这窝小狼中的孩子王,至少个头上看是这样。

“好壮啊,比格林小时候结实多了,肥嘟嘟的。还是野狼妈养得好!”

“那当然,吃牛奶的能跟吃狼奶的比吗?野外多的是地方锻炼!瞧那粗胳膊粗腿儿长得多好!格林抽条的时候就是没地方撒欢儿,天天窝在家里,一根筋挑着个大脑袋,没猎物逮,只好自己个儿抓苍蝇玩。可惜,人养得再好都不如狼养,长大以后格林的个子都比野狼矮。”我想起格林小时候困在家里巴心巴肝盼着上天台的样子,眼眶泛潮。

亦风摸着我的脑袋,像安抚一个小动物:“别说那些丧气话,格林回归的时候不也混出个狼样儿了吗?咱们今儿看到了野外的小狼啊,这么激动人心的时候,怎么反倒心酸起来?格林小时候能看电视,他们行吗?格林热的时候有西瓜和老冰棍儿吃,他们行吗?”

我没有再接茬,我知道亦风其实也想他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打哈哈,不让我看出他也一样伤感。我俩贪馋地看着,隔着屏幕爱抚小狼,简直想把他们从镜头里抱出来,亲个够。

“三只小狼。”

“不对,四只!”我指着屏幕左上角灌木丛中一个米粒大的小狼头,“这儿还藏着一个最小的,其他小狼玩得热火朝天,他却站得远远的,这小不点不太合群啊。”

“也许他是在放哨?”

“不太像,我感觉他就是很担心,怕摄像机。”

三只小狼先是互相追尾巴,然后抢骨头、撕羊皮,你扑我咬,满山坡跑,就没一刻消停。

别看飞毛腿是个小丫头片子,跑起来可比其他两只小公狼都快。她从山腰上拖来半个牛头骨,白茬茬的骷髅头,后脑勺早就被啃开了,骷髅缝隙里或许还有点儿肉味儿让她嘴馋吧。飞毛腿扭着小肥腰人立起来,使出吃奶的劲儿想把骷髅翻个面儿,可是有牛角支棱在沙土里,骷髅推得立起来了也没翻过去。管他呢,反正脑袋壳儿下面露出来了就行,飞毛腿把嘴拱进去啃。福仔和双截棍鬼鬼祟祟地凑了上来,迎面一扑,牛骷髅扑通倒下了,整个扣在了飞毛腿头上,飞毛腿又蹬又踹,挣脱不了。这俩愣小子乐坏了,趁着狼妹妹卡在牛头里,福仔和双截棍轮番跳过来叼这个狼身牛面像的小尾巴。咬一口就跑,挠一爪又跑,就像人类的孩子逮猫猫一样。飞毛腿头重脚轻跌跌撞撞,急得拖着牛头转圈,小眼睛从牛骷髅的眼窝子里往外看,又诡异又滑稽。

“臭小子欺负妹妹不算本事。”我笑骂。

“那可不一定,小孩儿都这样,越喜欢的女娃欺负得越厉害。”难道亦风暗指他自己小时候?

飞毛腿好不容易蜷起身子用后腿蹬掉了骷髅,抖抖一身的绒毛,翻身就向福仔撵去。三个小家伙从左边的洞口钻进去,又从右边的洞口冒出来,蹿进前面的洞口,又从半山腰滚了下来,看得我和亦风眼花缭乱。这洞道这么复杂!

福仔和双截棍的胆子越玩越大,原本还有点顾忌,而现在离摄像机越来越近,俩小子交错着绕机器转了两圈,福仔还凑上来好奇地嗅了嗅镜头。飞毛腿则趴在镜头右前方,抱着一个塑料瓶子舔水喝,看样子渴坏了,她喝完水又把瓶子咬得扁扁的。

“这不是你捡回来的那个矿泉水瓶吗?”亦风说着从背包里摸出那个瓶子,里面还有一些残水,一想到这东西曾被小狼崽舔咬,亦风爱怜地摸着上面的小牙印,似乎这样更能与小狼亲近。突然,他愣住了,拿起桌上的一瓶矿泉水,眼睛瞪得溜圆:“咦,跟我们用的是一个牌子?”再比对瓶底,“我靠!生产日期都一样!这不会是咱们丢下的吧?”

“不可能吧,咱们之前没去过狼洞,而且咱们也从不乱扔垃圾啊。”我话虽这么说,心里也犯嘀咕,太巧了。刚开始时,由于鹤蛋和狐狸被杀事件使我无比紧张,看见矿泉水瓶和摄像机遗失就认定狼窝也被洗劫。须知狼比狐狸警惕多了,一旦老巢被发现是绝对要挪窝的,而眼前小狼崽竟然好端端地在窝边玩耍,证明确实没人来过,难道我朝一个完全错误的方向思考了?

亦风把矿泉水瓶放在桌上:“先别动它,明早我得研究一下。”

“快瞧双截棍!”

孩子王“双截棍”在草丛里突然疯跑起来,好像在追撵什么有趣的东西,福仔、飞毛腿和小不点几颗小狼脑袋齐刷刷地跟着双截棍的动向,双截棍从镜头左边冲到右边,固定镜头无法跟随,我们看不见双截棍了,只能从其余三只小狼观望的表情中判断双截棍忽左忽右跑了一大圈,不多时他乐颠颠地冲了回来,又蹦又跳地奔过镜头前,嘴里衔着一个肉乎乎的东西,他把这东西骄傲地抛向空中,又“噗”地掉在地上,嗬,是鼠兔!原来双截棍刚才在追鼠兔呢,那么敏捷的东西,亏他能抓得到!

几只小狼都兴奋地围了上来,小不点还是对摄像机很顾忌,总是绕在镜头背后,福仔和飞毛腿缩着身子小心翼翼地凑上前,小鼻子一耸一耸地嗅着。那鼠兔还没死透,后腿儿蹬了一下,这小小动作把飞毛腿和福仔吓得连连倒退,镜头下方掠过小不点的后爪子,我估计小不点吓得栽了个跟斗,这可能是小家伙们第一次逮到鼠兔吧,都有点怕怕的。双截棍的胆子大,一副“你们不行我上”的劲头,叼起鼠兔又往空中抛去,鼠兔再次落地,几个小家伙一拥而上,你用爪子挠一下,我用鼻子杵一下,还想让这个小活物动起来。或许他们还不知道这见到活物就想追捕的原始猎性,就是他们今后生存的根本,现在的动作中玩的感觉远大于捕猎,就是好奇。

弟弟妹妹们还没敢下嘴,双截棍更得意了,手舞足蹈地叼起鼠兔一阵瞎抛乱扔,逗得弟弟妹妹们一路扑抢。乱劲儿过后,小狼们低头在地上一找,咦,猎物哪儿去了?抬头一看,鼠兔挂在了灌木丛上。虽然灌木丛只有一米多高,但对小狼而言却太高了,这可急坏了小家伙们,围着灌木丛团团转,那表情就像孩子们玩得正起劲的羽毛球却落在了树梢上,咋办?

飞毛腿绕着灌木丛转圈,急得吱吱叫,竟然爆出一声像小狗一样的吠叫,只是声音沙哑得多。福仔踮着后腿人立起来,小爪子不停地抓挠灌木枝丫,又张着嘴一个劲儿往上蹦,可惜还是够不着,反而老被灌木丛上的小尖刺扎到鼻子和嘴巴,疼得嗷嗷叫。小不点一看,没得玩了,自个儿钻回洞去,趴在洞口,小脑袋无聊地搁在前爪上,只从洞口露出半边脸,睡眼惺忪地看哥哥姐姐们闹腾。在这四只小狼里,小不点显得要瘦弱一些,精力有限,容易犯困。而双截棍要有心机得多,虽然刚才玩鼠兔时最来劲,但这会儿,他却一点都不心急,他安静地站在灌木前,仔细观察挂住鼠兔的枝丫,又顺着细密的枝丫观察这丛灌木的主干。这丛灌木不下三四十根主干,每根主干大约拇指粗细。双截棍叼住一根主干摇了摇,又叼住另一根晃了晃,最后,他似乎确定了一根有用的主干,一口咬定那根主干,蜷起身来,前腿撑住,后腿蹬地,使出吃奶的劲发力撕扯摇晃。只拽了两三下,鼠兔就被摇了下来,鼠兔刚落地,小狼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争抢。

“这孩子聪明,可能是这窝小狼里面最聪明的!小小年纪就会分析!而且他特别活跃。”亦风转头看我,“咱们格林当初是多大的时候会抓鼠兔的?”

“比他们晚得多,格林三个月大了才有机会到草原抓到第一只鼠兔,不过格林两个月大时,在城市里吃过咱家里一只淹死的老鼠,那抢猎物的劲儿,比他们猛多了,他被拴老鼠的绳子吊起来了也不松口。这几个小狼才一个多月就能自己抓到鼠兔,挺厉害的,还是野外的狼崽锻炼机会多啊。”

“呵呵,是我的双截棍抓住的。”亦风自豪地说,他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了,“我最喜欢双截棍,这只小狼有勇有谋,一帮娃娃军都听他指挥,你瞧着吧,双截棍今后是当狼王的料。他这么小就第一个抓住鼠兔,赢在起跑线上了,有出息!”

“你这说法就很猴急,”我咯咯笑道,“哪有在起跑线上论输赢的,每个娃的起点都是一样的,路不同,能坚持跑到自己的终点那才叫赢。我最喜欢福仔,他会维护团队。你瞧,他有吃的不独吞,虽然跟别的小狼撕来扯去,但他总会适当地松松口,给弟弟妹妹留点儿食儿。他很会照顾弟弟妹妹,以后肯定顾家,像咱格林,是个暖男。”

“呵呵,暖狼吧。”

我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评论着喜欢的小狼,宛如在炫耀自家的孩子。

视频录了很长时间,小狼们似乎不知疲倦。我们一直盼望看到这窝小狼的家长回来,想看看是多么威风的狼王父母养出这么壮实机智的小狼崽,可是直到黄昏,大狼也没出现,小狼们却围到了摄像机跟前。

我的鸡皮疙瘩从头皮窜到耳根子,有种被土匪包围的感觉:“他们想干啥?不会是想……”

没错,该玩的都玩腻了,小土匪们要玩机器了!

毛茸茸的小狼嘴一伸过来,画面便像地震一样抖了起来。“咔嚓咯吱……”小獠牙划过机身的刺耳尖叫就像直接在啃咬我们的耳朵。小家伙们轮流换班,你方啃罢我登场,咬完机器咬尼龙织带,摄像机的镜头终于朝天了,看情形尼龙织带已经被咬断,摄像机被拖到了地上。

我哭笑不得,原以为是一帮偷猎的笨贼拆毁了摄像机,让我又懊丧又惋惜,结果现在发现是小狼们干的,我霎时一点都不心疼了。作,可劲儿地作,给你们练牙。看他们咬得一个比一个带劲儿,我终于明白机器是咋坏的了。

一直到天黑,小狼崽们才离开。画面里只有一个萤火虫般大的月亮慢慢爬升。到了半夜里,摄像机前又有动静了,一个毛茸茸的“大饼脸”盖了上来。

我摸着下巴琢磨:“这是什么动物?”

亦风说:“屁股,小狼屁股。不解释!”

我领悟地偷笑,炉旺曾经坐在亦风脸上,这角度的感官体验,没有谁比亦风更有发言权。

小狼坐在这个摄像机上,啃机器的声音继续,甭问,狼洞口的一号摄像机也被他们拿下了。

凌晨,摄像机被小狼玩得侧立起来,啃得正欢实,熟悉的母狼唤子声响起,“呜、呜……”小狼们立刻吱吱回应,丢下机器跑了过去。我心跳加速,大狼回来了!

我侧立起笔记本,睁大了眼睛,按住心跳,怦怦……怦怦……一对荧绿的狼眼飘进了画面。黑暗中,看不见大狼的样子,只依稀辨得清大狼的腿从灌木后走过,小狼们紧跟其后,吱吱乞食的声音渐行渐远。就这么一晃眼,大狼再没出现在镜头里。

亦风失望地叹口气,正要说话,我一摆手:“听!”

我把音量开到了最大——轻灵鬼魅的大狼脚步声绕过摄像机,这声音即使在静夜中也几乎微不可闻,接着不远处传来一阵硬物滚动的声音,“咕咚咕咚”。过了一会儿,那幽灵般的足音又飘近,轻微的喘气声中镜头猛烈晃动起来,在地面拖行,又是一阵“咕咚咕咚”声,画面翻转着滚入了黑暗之中,星月都不见了,四周全是土。

原来是大狼把我们的机器扔进了洞里,大狼不让娃娃们玩可疑物品……无论如何,小狼一家平安就好。

四只小狼——双截棍、福仔、飞毛腿、小不点是我们重返草原以来最意想不到的惊喜。这四只珍贵的狼儿是草原的孩子,大山的精灵!

用户还喜欢